红色莫斯科 第3章 镇外响起的枪声

小说:红色莫斯科 作者:涂抹记忆 更新时间:2019-05-08 12:50:21 源网站:笔趣读
  林华选定的阻击阵地,是一栋砖混结构的两层小楼,把机枪架在二楼的窗口,火力可以封锁入镇的道路。而且在小楼前方五六米远的地方,还有一道半人多深的战壕,这是战争爆发后,镇里的居民响应上级的号召,所挖掘的工事。

  在部队进入阻击阵地前,林华决定先给大家做个战前动员。等九名战士在自己的面前站成一排后,林华深吸一口气,随后大声地说:“同志们,我现在给你们下达战斗命令:敌人的兵力不详,他们正乘坐摩托车,绕过了第16集团军的防线,朝希姆基镇移动,妄图将这里变成他们的进攻出发点。我方总共有十个人,任务是坚守在这里,阻止敌人冲进镇子。”

  “班长同志,”林华的话刚说完,站在队伍中间的一名挎着冲锋枪的战士,便开口问道:“德国人真的会冲到我们这里吗?”

  根据林华从谢廖沙那里了解的情况,他认出说话的战士叫克里斯多夫,来自切尔内绍夫将军的民兵第18师,该部队已改称近卫步兵第11师,但令人遗憾的是,克里斯多夫早在八月的战斗中,就因为负伤离开了这支英雄的部队。而在伤愈出院后,他被分配到了莫斯科卫戍部队,成为自己班里的一名战士。

  克里斯多夫的问题,也是所有战士的问题,大家都将目光集中在林华的身上,想从他这里得到确切的答案。

  “是的,同志们。”林华无法告诉战士们,自己是如何得知德国人会绕过防线,到达希姆基镇的,他只能含糊其辞地说:“德国人会冲到这里的。而我们的任务,就是坚决挡住他们,一步都不能后退。明白吗?”

  “明白!”战士们异口同声回答道。

  看着战士们一张张严肃的面孔,林华重重地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开始发号施令:“西多林兄弟,你们将机枪架在二楼的窗口,用火力封锁我们前方的这条道路。剩下的人,都跟我进入战壕,我们将在这里阻击敌人。”

  随着命令的下达,战士们各自进入了自己的战斗位置,趴在那儿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前方。谢廖沙低声地问林华:“米沙,德国人真的回来吗?天气这么冷,要是战士们在这里趴上几个小时,没准会被冻伤的。”

  林华没有立即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道:“几点了?”

  谢廖沙又掏出他的怀表看了看,回答说:“两点四十五分。”

  还有一刻钟,德国人就会出现了。一想到这一点,林华的呼吸就变得急促起来。他连忙深吸了两口气,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对谢廖沙说道:“让西多林兄弟注意观察周围的环境,一旦有什么情况,就立即报告。”

  谢廖沙点了点头,站起身冲着楼上的西多林兄弟喊道:“喂,米沙让你们两人注意观察,一旦发现有什么情况,就及时报告。”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林华的心跳也越来越快,他担心自己所知的历史有偏差,德国人到达希姆基镇的时间根本不是下午三点,甚至于他们根本就没有到过希姆基镇。不管是哪一种情况,若是让战士们在雪地里挨了几个小时的冻,但德国人却没有出现,那么自己以后在班里的威信就会受到影响。

  就在林华患得患失时,忽然听到楼上的西多林在喊:“下士同志,远方有几辆摩托车朝我们这边来了。”

  林华刷地一下从战壕里站起身,朝前方的道路望去,果然看到有几个像甲虫似的黑点,正朝着自己的这个方向移动,他扭头冲着楼上大声地问:“西多林,你们能看清楚车上是自己人,还是德国人吗?”

  站在二楼窗口的机枪手西多林,听到林华的问题后,连忙眯缝着双眼,努力地朝远处驶来的摩托车望去,但除了能看清对方穿的是白色伪装服外,根本看不清是自己人还是敌人。他扭头问问自己弟弟,“你能看清楚吗?”

  副射手西多林听到哥哥的问题,摇了摇头,苦笑着说:“太远了,实在看不清楚。”

  机枪手西多林从窗口探出半边身子,冲着下面的林华喊道:“下士同志,太远了,我们看不清楚。”

  听到西多林的回答,韩湛痛苦地想到:“要是有一架望远镜,在二楼的西多林兄弟就能看清来的是自己人还是德国人了。”

  “德国人,来的是德国人!”喊话的是副射手西多林,他声嘶力竭地喊道:“我看到他们架在挎斗上的mg34机枪了。”

  见德国人果然如期而至,林华提高嗓门喊道:“战斗警报!全体听我口令,立即做好一切战斗准备!”

  谢廖沙望着远处越来越近的摩托车,喃喃地说道:“我的上帝啊,德国人还真的来了!”

  林华趴在战壕里,举枪朝德军的摩托车瞄准,嘴里对旁边的谢廖沙说:“往下传,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开枪。”虽说他早就打过招呼,为了防止暴露目标,在得到他的命令前,谁也不准开枪,但此刻他的心情过于紧张,又忍不住把命令重复了一遍,以便使自己能保持镇定。

  “一辆,两辆,三辆……”谢廖沙在传达完命令后,低声地数起德军的摩托车数量来:“……七辆,八辆。米沙,德国人有八辆摩托车,每辆车上有三人,一共有二十四人,比我们多一倍,能挡住吗?”

  在了解了德军的准确人数后,林华的脸色一变,他连忙叫过一名战士:“你立即赶到派出所,去找所长和镇苏维埃的人民委员,告诉他们,说有二十几名德国人,正乘坐摩托车朝镇子而来。请他们尽快派民兵来支援我们。”

  那名战士答应一声,提着枪出了战壕,拔腿就朝着镇子里狂奔而去。

  谢廖沙望着战士的背影,心情复杂地说:“希望仪表厂的民兵部队,能尽快赶到这里,否则我们就全完了。用九个人对付二十四个武装到牙齿的德国人,这几乎就是一件不可完成的任务。”

  “没错,敌人是比我们强大。”对于谢廖沙的这种说法,林华点着头说道:“仅仅凭我们的力量,要想挡住他们,是根本不可能,但不挡住他们也是不行的。因为,我们的身后,就是红场和克里姆林宫,我们已经无路可退。我们在这里所进行的战斗,就是为民兵部队的赶到,争取宝贵的时间。”

  由于道路上有积雪,德军的摩托车行驶得很慢,过了七八分钟后,他们才到达了距离阻击阵地一百米的地方。林华以前曾经跟着一帮军迷朋友玩过莫辛拉甘步枪,因此对这种武器非常熟悉,他用准星锁定了坐在第一辆摩托车挎斗里的机枪手,屏住呼吸扣动了扳机。

  坐在挎斗里的德军机枪手身体一震,在他的左胸上绽开了一朵雪花。在子弹巨大的惯性作用下,他的身体往后一仰,随后便歪坐在挎斗里。

  枪声就是命令,阻击阵地上的两支冲锋枪、五支步枪,以及二楼上的机枪,同时向德军的摩托车队开始射击。第一辆摩托车上的摩托车手顿时被乱枪打成了筛子,失控的摩托车猛地撞在了一旁的雪堆上。幸存的德国兵还没来得及找个地方隐蔽,就身中数枪,手捂住胸口一头栽在了雪堆里。

  虽说苏军的突然射击,消灭了第一辆摩托车的德国兵,还将后面摩托车上的德国兵也打死了几个,但大多数的德国兵却躲在摩托车或雪堆后面,开始进行还击。

  镇子北面响起的枪声,惊动了在派出所里的柯切托夫,他猛地站起身,隔着窗户朝外面望去,同时皱着眉头问道:“怎么回事,哪里打枪?”

  所长走到他的身旁,朝枪响的方向望去,但由于建筑物的遮挡,他什么都看不到。他只能叫过屋里坐着的那名民警,吩咐他说:“你立即出去看看,那边究竟出了什么事情。”

  没等民警离开,林华派来报信的战士已气喘吁吁地冲进了所长办公室。他上气不接下气地对所长说:“中…尉同志,在…砸镇子的北…北面,发现了德国人……”

  战士的话,让所长和柯切托夫都大惊失色:“什么,德国人?”

  战士连喘了几口后,比划着说道:“有二十四个,都是乘坐摩托车来的。”

  “见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柯切托夫听后,冲着战士吼道:“德国人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柯切托夫那要吃人的表情,将战士吓住了。好在还是所长及时地为战士接了围:“战士同志,我听到镇子北边传来了密集的枪声,是不是有人在和德国人交手?”

  “是的,中尉同志。”战士点着头说:“是我们的班长米沙下士,带着全班的战士,在阻击德国人。但德国人的人数比我们多,所以下士同志派我来向你们求援。”

  “米沙,这名字听起挺熟悉的?”柯切托夫皱着眉头问所长:“我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过?”

  听到柯切托夫这么说,所长苦笑了一下,说道:“人民委员同志,难道您忘记了,我们正在吃饭时,有个下士跑到这里来,说有德国人要冲到希姆基镇,请求你派民兵去加强那个方向的防御。”

  经所长这么一提醒,柯切托夫顿时响起了米沙是谁:“原来是他啊!”不过他很快提出了自己的疑问,“他是怎么知道德国人会在今天冲到希姆基镇的呢?”

  “人民委员同志,”所长对于米沙的未卜先知,心中也存在疑问,但他听到外面传来的密集枪声,也顾不得深究此事,连忙催促柯切托夫:“米沙他们的人少,可能无法挡住德国人的进攻,我看还是立即给仪表厂打电话,请他们派民兵来支援吧。”

  柯切托夫点了点头,走到桌前,先抓住电话的摇柄使劲摇了继续,拿起话筒贴在耳边,听到里面有接线员的声音响起后,立即大声说道:“我是镇苏维埃委员柯切托夫,立即给我接仪表厂,找他们的军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