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莫斯科 第157章 以牙还牙以血还血(下)

小说:红色莫斯科 作者:涂抹记忆 更新时间:2019-05-08 12:50:21 源网站:笔趣读
  带着三排从东面进攻的瓦西里,虽然也遭到了德军的阻击,但他们的情况要比正面进攻的部队好一些,德国人在这个方向没有挖掘战壕,而是躲在原村苏维埃所在的房子,从窗口朝外射击。

  瓦西里见状连忙命令三排的八挺mg34机枪一字排开,瞄准两百多米外的木屋射击。在mg34机枪的扫射下,看起来还结实的木板墙壁,被密集的子弹一寸寸地打碎,碎木片像羽毛似的飞了起来。躲在窗后射击的德国兵,只要被子弹击中,运气好的,被拦腰打成两截;运气不好的,则直接被打成了碎肉。

  屋里就只有二十余人,不到五分钟,就有一半的人被德国制造的mg34送去见上帝了,剩下的士兵知道再顽抗下去下去,只能步这些人的后尘,立即果断地选择了投降。

  见德军已经挥舞白旗投降了,瓦西里留下两挺机枪继续监视,自己带着剩下的战士冲上去抓俘虏。等一排长带着人从村南赶来时,正看到投降的德军高举着双手从屋里走出来。

  看到一排长出现在这里,瓦西里的心里明白村庄另一侧的战斗也结束了,但他还是习惯性地问了一句:“村子南面的战斗结束了吗?我们连的伤亡情况如何?”

  “战斗已经结束了,”一排长语气有点沉重地回答说:“伤亡了三十多人,其中牺牲十七人,重伤三人,还损失了一挺机枪。”

  “营长呢?”虽说伤亡情况要比自己设想的少,但瓦西里的心里依旧不踏实,他接着问道:“他没有负伤吧?”

  “没有,营长同志一根毫毛都没伤!”一排长摇着头用崇拜的语气说:“别看他冲在队伍的最前面,但德国人的子弹好像都绕着他走。是他第一个冲到战壕前,用手榴弹将躲在里面的德国兵炸得支撑不住,只能乖乖投降!”

  得知索科夫平安无事后,瓦西里悬在心头的石头才算落了地,他心里很明白,一旦营长在战斗中负伤,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他都是难辞其咎的。“营长在什么地方?”

  “营长带人去了教堂,准备把关押在那里的村民都解救出来。”

  “三排长,”瓦西里等一排长一说完,便冲着站在不远处的三排长喊道:“到我这里来!”

  等三排长来到他的面前后,瓦西里吩咐对方:“我要到教堂去见营长,这里的善后工作,就交给你来处理了。”

  瓦西里在进攻前观察地形时,就看到在村庄的中间有一个圆木建成的教堂,他猜想索科夫此刻应该正在那里,便带着一名战士朝那个方向走去。

  来到教堂附近的广场,他看到索科夫正被上百名村民围在中间。其中一名身材匀称,体态丰满,戴着一条头巾的中年妇女,正握着索科夫的手,情绪激动地说着什么。瓦西里走过去,站在人群的外面,隐约听到中年妇女在说:“……我的好弟兄,谢谢你救了我们全村的命,若是你们再晚来一会儿,我们就会被德国人杀光的……”

  “妇女同志,”索科夫等这位唠叨的妇女说话告了一段落时,连忙插嘴说道:“其实你们要谢,就谢瓦洛佳和安东吧。如果不是他们及时赶来向我们报信,我们还不知道你们遇到了危险呢!”

  “瓦洛佳,我亲爱的儿子,”中年妇女松开了索科夫的手,俯下身体将站在旁边的瓦洛佳,在他的脸上狠狠地亲了两口,“你是好样的,你和安东都是好样的,是你们救了全村人的性命。”

  “营长同志,”站在人群后面的瓦西里,觉得应该趁着瓦洛佳的母亲和孩子亲热时,为索科夫解围,便提高嗓门喊了一声:“我有情况要向您汇报。”围在索科夫四周的村民们,听到瓦西里的声音后,连忙闪向了两侧,为索科夫让出了一条通道。

  索科夫从人群中走出,来到了瓦西里的面前,问道:“上尉同志,你们那里的情况如何,伤亡大不大?”

  “牺牲了两名战士,负伤五名。”瓦西里如实地回答说:“我们打死了十五名德国兵,活捉十一人。”

  索科夫不久前,从瓦洛佳的母亲嘴里得知,对村民进行屠杀的是党卫军,而他所俘虏的德国兵都是国防军,一个党卫军都没有,因此他抱着侥幸心理问道:“上尉同志,你们抓的俘虏里,有没有党卫军啊?”

  “有的,有三个还是四个,我记不清楚了。”瓦西里转身吩咐给他过来的战士:“你回去告诉三排长,把俘虏的党卫军押到这里来。”

  等战士离开后,索科夫问瓦西里:“你懂德语吗?”

  “不会。”瓦西里红着脸说:“我就会两三个单词,还是跟着阿西娅学的。对了,营长同志,你问这个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当然是审问俘虏,问问他们为什么要屠杀村民。”索科夫在得知瓦西里也不懂德语后,有些失望的说道:“可惜阿西娅和恩斯特都不在这里,负责我们倒可以让他们帮着审问俘虏。”

  在战斗中被俘的德军官兵,很快就被押了过来。当他们走近广场时,不知谁喊了一声:“打死他们,为我们的亲人报仇!”接着,雪球、泥块就如同雨点般朝俘虏们砸去。

  村民投掷的泥块、雪球固然砸中了俘虏,打得他们不得不侧转身子,但也有一些误伤到押着俘虏的战士。索科夫深怕场面失控,连忙高声地喊道:“同志们,冷静,请保持冷静!”但喊声被群情激奋的村民的声音盖住了,幸好旁边的瓦西里帮着吼了两嗓子,激动的村民才停下手。

  俘虏被押到索科夫的面前,一名德军上士走出队列,用蹩脚的俄语说:“少校先生,我们已经放下武器,停止了抵抗,我请求您能给我们一个战俘应有的待遇。”

  听到面前这位德军上士居然懂俄语,索科夫的脸上不禁露出了惊诧的表情,他望着对方,有些意外地问:“你会说俄语?”

  “是的,我是连里的翻译。”

  虽说上士的俄语语法错误百出,用词又不够准确,但索科夫还是能听懂他所要表达的意思。他点了点头,问道:“上士,我可以优待俘虏,给你们一个战俘应有的待遇,但是请你告诉我,你们为什么要对村民进行屠杀?”

  “少校先生,我们并没有对村民进行屠杀。我们是国防军,按照军规,是不能随便屠杀手无寸铁的和平居民。”上士朝眼前愤怒的群众看了一眼后,战战兢兢地回答说:“实施屠杀的是党卫军,与我们无关。”

  “是他,就是他!”一个身材矮小而背有些驼的老妇人,从人群中冲出来,一把从三排押过来的俘虏里,揪出了一个戴着钢盔的德国兵,带着哭腔说道:“就是他带人把我的丈夫带到村外杀害的。指挥员同志,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啊?”

  “你说,”索科夫从对方的领章上,看出他是一名突击队小队长,便走到他的面前,咬牙切齿地问:“为什么要屠杀村民?”说完,他示意站在旁边的德军上士帮自己翻译。

  谁知没等上士翻译,那名突击队小队长就桀骜不驯的说:“我也是奉命行事!”

  “你懂俄语,这真是太好了。”索科夫盯着他冷冷的问:“什么命令?”

  “清除犹太人的命令。”小队长看了一眼旁边的村民,冷笑着说:“犹太人是最低等的民族,应该将他们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抹掉。我接到的命令,就是清除占领区内的所有犹太人。”

  “你这个混蛋,”老妇人听到小队长这么说,一边用拳头砸对方,一边痛骂道:“你们还是人吗?干了这么多坏事,一定会受到惩罚的。”

  “他们不是人,”索科夫在一旁咬着牙说道:“他们只是两条腿的畜生。对待畜生,我们就要用对待畜生的办法。”说到这里,他对瓦西里说,“瓦西里上尉,将所有国防军的俘虏,都关到教堂里去。”

  “那这几个党卫军的俘虏呢?”等战士们押着国防军的俘虏,往教堂走去时,瓦西里指着孤零零站在原地的三名党卫军俘虏,问索科夫:“他们该如何处置?”

  索科夫看了瓦西里一眼,表情如常地说:“把他们交给村民处置,血债要用血来偿。”

  瓦西里听到索科夫这么说,先是一愣,接着便明白过来,他朝自己的部下摆摆手,带着他们朝另外一侧走去。

  小队长看到朝自己围过来的村民,立即意识到不对劲,连忙冲上去抓住了索科夫的手臂,苦苦哀求说:“少校先生,求求您,别把我交给他们。求求您!”

  索科夫一抬手,挣脱了小队长抓住自己的手,面无表情地朝一旁走去。在他的身后,痛失亲人的村民们,叫骂着扑向三个失去反抗能力的党卫军俘虏。在一阵肉体被拳打脚踢的砰砰砰声中,党卫军俘虏的惨叫声渐渐地弱了下去,直到最后彻底无声无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