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莫斯科 第241章 布良斯克(三)

小说:红色莫斯科 作者:涂抹记忆 更新时间:2019-05-08 12:50:21 源网站:笔趣读
  没等帕维尔所率领的部队赶到战场,坐在一旁的报务员,忽然有些激动地叫道:“师长同志,我收到了一份奇怪的电报。”

  “奇怪的电报?”索科夫听报务员这么说的时候,眉毛不禁往上一扬,反问道:“什么奇怪的电报?”

  “一份明码电报,”报务员的脸上露出了苦笑:“和上个月收到的那份电报,是同一个频率同一个波段发出的。”

  如果报务员提到上月那份奇怪的电报,也许索科夫压根不会关心电报的事情。但此刻,他却意识到对方可能又有什么重大的情报,需要及时地传递出来,因此才采用了如此极端危险的方式发送。

  索科夫向报务员伸出手去:“把电报给我看看。”

  电报上的内容很简单:“德军的空军,一个摩托化师和两个步兵师,即将赶往布良斯克北面的交战地段。”

  波图金站在索科夫的身旁,歪着头一起看完了电报上的内容后,用怀疑的语气说道:“师长同志,你说这会不会是德国人的阴谋?”

  “如果报务员同志说得没错,这次发电报的人,和上次发明码电报的是同一个人。”索科夫朝波图金扬了扬手里的电报,“我需要立即把这件事向司令员同志报告。”

  师级单位电台能收到的电报,集团军司令部的电台自然也能收到。因此罗科索夫斯基在接到索科夫的汇报后,不以为然地说:“索科夫少校,你们师现在的任务,是突破德军的第二道防线。至于什么明码电报的事儿,你还是把它忘记了吧。明白吗?”

  “明白,司令员同志。”索科夫放下电话后,心里在暗想:如果电报上说的是真的,等德军的大部队一到,苏军所发起的进攻就会立即土崩瓦解。为了防止部队被击溃后,自己的师部也被一锅端,他立即给宾达索夫打去了电话,果断地命令对方:“上校同志,立即把战士们组织起来,在现有的地域构筑防御工事。”

  “这是为什么啊,师长同志。”宾达索夫被索科夫的这道命令搞糊涂了,他不命令一直正在不停进攻的部队,为什么要修筑防御工事,因此不解地问:“要知道我们师如今正在进攻,而不是防御,我认为根本没有必要修筑什么防御工事。”

  “上校同志,”索科夫看不出苏军有任何取胜的希望,他担心德军的增援部队一上来,那么苏军的进攻就会土崩瓦解,今天所取得的战果,也将化为泡影。为了预防德军可能发起的反击,他觉得有必要在事先做好防范措施,因此在电话里对宾达索夫说:“你是否明白,假如我军的进攻受挫,而德国人在这一地区转入反攻,并向我们所在的位置发起了进攻,我们如果没有任何的防御工事,该如何抵挡他们的进攻?”

  宾达索夫虽说在自己的观察所里,也看到进攻部队受阻,但他丝毫不觉得德军有反击的能力,构筑防御工事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多此一举。不过对习惯于服从上级命令的他来说,既然索科夫已经下了命令,就算明知道这道命令是错的,他也要无条件去执行。

  就在第1135团开始构筑工事时,第二道阵地的争夺战正朝着有利于苏军的方向发展。第1139团在得到看第1137团的支援后,顿时士气大振,战士们成功地冲进了敌人的阵地,在战壕里与敌人展开了交火。

  不光近卫第31师取得了进展,就连奥尔洛夫的步兵军也成功地突入了德军的防御阵地,展开了残酷而激烈的战壕争夺战。看到这一幕时,朱可夫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他扭头对罗科索夫斯基说:“看来我们及时将后续部队投入战斗的做法,是完全正确的。”他用手朝近卫第31师所在的位置指了指,有些不悦地说,“你看看那个米沙在做什么?我们的部队已经取得了节节胜利,而他却在后方组织人手修筑工事,简直是乱弹琴。”

  “大将同志,”虽说罗科索夫斯基也觉得索科夫的做法有些不妥,但他毕竟是自己的部下,在朱可夫的面前还是要帮他说好话:“反正近卫第31师剩下的部队暂时还不会投入战斗,让他们修修工事,也不是什么坏事。”他抬头望着空中盘旋和俯冲的战机,有些担忧地补充了一句,“我们的战机所携带的弹药,应该消耗得差不多了。”

  对于罗科索夫斯基的担忧,朱可夫却不以为然,他抬手看了看表,自信地说:“如果进攻一切顺利,我们的部队将在半个小时内,夺取敌人的第二道阵地。到时就可以战机返回机场,补充燃料和弹药,而我们的步兵也能趁机休整一段时间,再向第三道阵地发起冲击。”

  然而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切,却超出了朱可夫的设想,大群的德军战机忽然出现在战场上空。正准备撤出战场的苏军机群,见到骤然冒出来的德军战机,不管自身的弹药和燃料不足,勇敢地迎了上去。

  双方的战机在战场的上空展开了激战,它们在不同的高度盘旋、追逐和搏斗,不时有被机枪或机炮击中的飞机,拖着长长的黑烟带从空中坠落下来,落在远处的森林里,腾起一股带着火苗的冲天黑烟后,又传来一声沉闷的爆炸声。

  看到头顶上正在进行的空战,索科夫不禁蹙起了眉头,他的心里很明白,明码电报上所说的德国空军赶到战场了。如果它们早来半个小时,谁胜谁负还真不好说。但此刻苏军的战机弹药已消耗得差不多了,而且油料也非常有限,如果继续在战场上空停留,恐怕就没有什么机会返回机场。

  不过绝大多数的苏军飞行员,心里很明白,一旦自己架机离开,那么德军的飞机就能对地面进攻部队展开屠杀,因此就算弹药和燃料所剩无几,他们依旧勇敢地在这一地区和德军的飞机展开了缠斗。

  有几名勇敢的飞行员,在打光了机载的弹药后,为了阻止德军飞机攻击地面部队,勇敢地驾驶飞机冲向了敌机。在轰的一声巨响后,双双化为一团火球,燃烧的机体碎片如同天女散花般地从空中撒落下来。

  “我们的飞行员真勇敢!”波图金望着空中还在与敌机激战的苏联战机,感慨地说:“就算敌人的飞机比他们多几倍,依旧在勇敢地战斗。”

  “参谋长,他们的确表现得很勇敢。”索科夫望着空中不断落下的双方战机,表情凝重地说:“但是他们的做法不可取。”

  “为什么?”波图金好奇地问道。

  “飞行员不能和步兵相比,一名优秀的飞行员需要大量的飞行时间在培养。”索科夫说道:“在目前的情况下,他们要做的就是先保存自己,这样才有机会消灭更多的敌人。像他们这种以命换命的打法,只会使我们损失大量优秀的飞行员,从而削弱空军的实力。”

  索科夫担心的问题,罗科索夫斯基也意识到了,他对朱可夫说道:“元帅同志,我军战机的弹药和燃料都快消耗殆尽了,如果让他们留在这里继续和德国人战斗,势必会伤亡惨重的。我恳求您,让他们立即撤出战场吧。”

  朱可夫放下望远镜,扭头看了罗科索夫斯基一眼,随后点了点头,神情肃穆地说道:“罗科索夫斯基同志,你的说法是正确的,我们不能让优秀的飞行员就这样毫无价值地牺牲掉。”随后他吩咐通讯参谋,“给空军指挥部发电报,命令他们立即将战场上空的战机撤走。这些战机的弹药和油料即将耗尽,继续留下已没有多大的意义。”

  随着命令的下达,战场上空剩余的苏军战机陆续离开,然而就算如此,这支遭受了巨大损失的空军部队,在很长时间内也难以恢复元气了。

  德军掌握了战场的制空权后不久,在远处又有大批的步兵出现,他们在坦克的掩护下,朝着还处于混战状态的第二道防线冲了过来。

  见此情形,朱可夫的心里不禁咯噔一下,暗说原来那份明码电报说的都是真的,德军的增援部队真的上来的了。但在这种时候,他却不能随便下令撤退,否则很有可能会演变成为溃败。因此他在思索片刻后,命令步兵军在现有的地段构筑防御工事,以便在进攻部队被德军击退后,也能依托这些阵地进行防御。

  罗科索夫斯基让马利宁将命令传达下去后,望着近卫第31师的方向,感慨地说:“这个米沙考虑问题时,似乎总是比我们想得更远更全面。刚刚我们还在批评他命令部队修筑防御工事,是多此一举。如今看来,他似乎早就预料德军可能会对我们实施反突击。”

  “罗科索夫斯基同志,”朱可夫等罗科索夫斯基说完后,开口说道:“德军已经掌握了战场的制空权,而且他们的增援部队也赶到了,在这种时候继续打下去,我们是很难达到预定目标的。”

  “那我们该怎么办?”罗科索夫斯基连忙问道。

  “命令部队停止进攻,暂时撤回被我军占领的第一道防线,”朱可夫艰难地说道:“在那里组织起新的防御。还有,想办法搞清楚发明码电报的人是谁,从某种迹象分析,他应该是我们打入德军内部的情报人员,否则无法提供如此准确的情报。”

  “放心吧,大将同志。”罗科索夫斯基向朱可夫保证说:“我们会搞清楚的。”

  负责左翼进攻的第1137和第1139团,在德军强大的反突击面前,只抵抗了不到二十分钟,就被迫退出了德军的第二道防线,退回被自己占领的第一道防线,准备依托那里的工事,抵抗德军的下一步攻势。

  随着近卫第31师的撤退,右翼步兵军的侧翼就暴露在德军的面前,为了防止部队被从侧门冲过来的敌人切断,奥尔洛夫果断地向部队下达了撤退命令。步兵军的指战员们交替掩护着撤出了第二道阵地,退回了第一道防线。

  看到近卫第31师和步兵军陆续撤回了占领的第一道防线,朱可夫的心情平静了许多。他用手指着前方硝烟滚滚的战场,对罗科索夫斯基说道:“罗科索夫斯基同志,虽说我们现在没有足够的兵力,继续对敌人发起进攻,但我希望你们能将战线稳定在现有的区域内。”

  罗科索夫斯基使劲地点了点头,回答说:“放心啊,大将同志。我们会尽一切可能,将防线稳定在现有的区域内。不过您需要给我们补充武器弹药,否则我们的大炮就是一个摆设,无法为这些和敌人展开阵地战的步兵同志们,提供必要的炮火支援。”

  “放心啊,罗科索夫斯基同志。”朱可夫很清楚假如没有炮兵的支援,第16集团军的部队是很难坚守住这块占领的阵地,便点头表示同意:“你们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得到应有的补给。”

  得到了朱可夫的承诺后,罗科索夫斯基对卡扎科夫说道:“炮兵司令员,你立即选择合适的地点部署炮兵,随时做好为步兵提供炮火支援的准备。”

  一两个小时前,还在为修筑工事一事而怨声载道的宾达索夫,看到进攻德军阵地的部队,在攻击受挫后,不得不退回了第一道防线时,不由吃惊地瞪大了眼睛,他做梦都没有想到,原来占据优势的部队,居然会败得如此迅速。他心有余悸地对一营长杰特罗夫说道:“上尉同志,我不久前还觉得师长让我们在这里修筑防御工事,是多此一举。但此刻看来,师长早就考虑到我军的进攻有可能受挫,因此才会做出这样英明的决定。怪不得别人一个少校,就会被上级任命为代理师长,而我一个上校,只能在他的手下当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