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莫斯科 第288章 局部反击战(中)

小说:红色莫斯科 作者:涂抹记忆 更新时间:2019-05-08 12:50:21 源网站:笔趣读
  天黑以后,万尼亚率领一营的指战员们出发了。他在出发前,专门给索科夫打来了一个电话:“旅长同志,我们马上就要出发了。您还有什么要嘱咐的吗?”

  听到万尼亚的这个问题,索科夫沉默了半晌,他在心里暗想,好像应该交代的事情,自己都交代过了,没有必要再重复一遍了。想到这里,他对着话筒说:“大尉同志,我在这里等着你们胜利的好消息。祝你们好运!”

  虽说进入七月后,开始变得昼长夜短,但依旧要等到九点以后天才能黑下来,而清晨五点就天亮了。也就是说,万尼亚的部队要在八个小时内,寻找合适的地点,渡过特涅勃拉河,并在天亮前,赶到德军的宿营地附近。

  为了确保部队在行动时,不引起德军的注意,一营实行了无线电静默,以至于在战斗打响之前,索科夫根本无法知道他们在什么位置,是否做好了战斗准备等等。

  别尔金看到索科夫背着手,烦躁不宁地在指挥部里来回地走动着,抬手看了看表,见已经是凌晨一点,便冲着他说道:“旅长同志,你听听,外面是多么地安静。这就说明一营在渡河和向敌人营地靠近的过程中,没有被敌人发现。你在屋里走了这么长的时间,一定饿了吧,我让人给你弄点吃的来。”说完,别尔金就叫过了一名参谋,凑近他的耳边低声地吩咐了几句。参谋等别尔金说完后,点了点头,转身走出了指挥部。

  索科夫在屋里走了老半天,还真有点又累又饿,他在桌边坐下后,望着别尔金说道:“政委同志,虽说万尼亚他们的这次反击,是完全出乎德军意料的,但在战斗打响前,我的心里始终有点不踏实。”

  奉命去找食物的参谋,过了没多久便重新返回了屋内。看着参谋摆在桌上的食物,索科夫有些好奇地问:“怎么,政委同志,如今还是七月,就有玉米了吗?”索科夫在俄罗斯生活了这么多年,自然知道由于气候和维度的原因,玉米要成熟至少需等到九月。

  “我今天出去视察时,看到城北的森林旁边有一片玉米地,便让人摘了几个,回来尝尝鲜。”别尔金拿起了一个玉米,递给了索科夫,笑着说道:“旅长同志,尝尝味道吧。”

  索科夫接过玉米,正准备开始啃的时候,别尔金又将一个装着盐的小碟子递过来,“撒点盐吧。”在食物上撒盐,一直是俄罗斯的传统:面包要撒盐,是款待贵客的礼物;西红柿撒盐,是最好的下酒菜。而玉米撒盐嘛,索科夫的理解是因此口感太差,必须撒盐来掩盖。

  别尔金望着正在啃玉米的索科夫,好奇地问:“旅长同志,你觉得等主力部队到达之后,上级会命令我们实施大规模的反击吗?”

  反击?!听到别尔金这么说,索科夫连忙停了下来,有些哭笑不得地望着别尔金,心说老兄你别开玩笑了好不好,要想从库尔斯克地区实施反击,别说几个步兵师,就算有几个集团军,同样是无济于事。要知道,一年后的库尔斯克会战中,苏军之所以能取得最后的胜利,除了他们前后动用了四个方面军外,还因为盟军在西西里岛发起了登陆作战,迫使德军不得不将一部分主力调走。

  索科夫深吸了一口气,随后对别尔金说道:“政委同志,别看大本营派来的援兵,很快就能赶到库尔斯克,但以我军的实力,只能勉强守住城市,而根本无力发起大规模的反击。我之所以决定在城南方向实施反击,无非是因为那里的敌人兵力薄弱,而且还没有防范,我们的突然袭击才有可能取得战果。”

  两人正说着话,通讯连长马克西姆忽然急匆匆地走了进来,将手里的一份电报递向了索科夫:“旅长同志,这是一营发来的紧急电报。”

  索科夫接过电报时,瞥了一眼腕上的手表,发现还不到两点,距离进攻的发起还有三个小时。而万尼亚居然打破了无线电静默,肯定是发生了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等他看完电报上的内容后,脸上不禁露出了震惊的表情,他真没想到,敌情居然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

  别尔金看到索科夫大惊失色的样子,慌忙问道:“旅长同志,出什么事情了吗?”

  “你看看这份电报,”索科夫将电报递给了别尔金,急匆匆地说:“万尼亚报告,说侦察兵发现了一支车队正赶往德军宿营地的方向,据他们的分析,这可能是德国人的增援部队。其中不少的卡车后面,还牵引着火炮……”

  别尔金看完电报上的内容后,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他表情凝重地说:“旅长同志,假如万尼亚大尉的情报没有误的话,敌人的增援部队差不多有两个营,而且还有炮兵。你看,我们是否取消这次的反击任务?”

  “不行,”索科夫毫不迟疑地否定了别尔金的提议:“我们的部队好不容易渡过了特涅勃拉河后,靠近了敌人的宿营地,假如在这个时候撤退,那么一切都前功尽弃了。”

  “可是,旅长同志。”虽然凌晨的天气寒冷,但别尔金的冷汗都下来了:“一营只有一千三百多人,而德军得到援兵之后,总兵力就超过了他们两倍还有多,再加上还有那么多的火炮,我担心我们的部队会吃亏!”

  “在一营出发前,我曾经给方面军司令部发过一份电报,请求上级派空军支援我们。”索科夫用手指轻轻地叩击桌面,皱着眉头说:“罗科索夫斯基将军同意给我们派遣两个飞行大队,但如果德军増兵的话,这点空中力量就显得有些不足。”

  马克西姆等索科夫说完后,小心翼翼地问:“旅长同志,你看需要立即给方面军司令部发报,将我们这里的情报,向他们汇报吗?”

  “时间来不及了,”索科夫摇摇头说:“好在罗特米斯特罗夫将军的指挥部里,有可以和方面军司令部联系的专线电话,我看我还是立即赶到他那里,去给司令员打个电话。”

  “万尼亚大尉那里,我该怎么回复他们呢?”马克西姆简短地问道。

  “暂时不用给他们任何答复,等我将这里的情况,向方面军司令部报告后,再给他们回电。”索科夫交代完马克西姆后,又面向别尔金说道:“政委同志,我现在要立即赶到罗特米斯特罗夫将军的指挥部,这里的一切就交给你来负责了。”

  “放心吧,旅长同志。”别尔金叮嘱索科夫:“假如你做出了什么决定,请立即打电话给我,我会通过电报转达给万尼亚的。”

  五六分钟之后,索科夫所乘坐的吉普车,就在坦克军司令部的门口停下了。门口执勤的军官认识索科夫,见到他深夜来此,虽然心里感到奇怪,但还是立即小跑过来向他敬礼,并客气地说:“中校同志,您好!请问您这个时候过来,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索科夫冲对方点了点头,随后问道:“罗特米斯特罗夫将军在什么地方?”

  “军长同志在睡觉。”军官连忙回答道:“请问您有什么急事要见他吗?”

  “既然将军同志在休息,就让他继续说吧。”索科夫礼貌地问军官:“我有重要的情况,需要立即向方面军司令部报告,不知是否可以借用你们的专线电话?”

  面对索科夫的这个问题,军官苦笑着说:“中校同志,我只是一名执勤的军官,通讯方面的事情,我真的无法帮您。”

  “带我去将军的办公室,”索科夫冲对方说:“我需要立即用他的电话,向方面军司令部进行报告!”

  “中校同志,请您在这里等一会儿,我立即向值班的领导汇报一下。”军官说完后,看到索科夫点头表示同意,才奔向了门口的值班室,给上级打电话汇报。

  过了没多久,军官重新回到了索科夫的面前,客气地对他说:“中校同志,值班的军官已经通知了将军,他很快就会前往他的办公室,您请随我来吧。”索科夫跟着军官,走进了建筑物内,前往罗特米斯特罗夫将军的办公室。

  来到办公室门前,房门敞开着,索科夫站在门口可以看清楚里面的一切,只见罗特米斯特罗夫将军正坐在办公桌后,手忙脚乱地穿着衣服。索科夫抬手在敞开的房门上敲了两下,随后冲着抬头望向自己的罗特米斯特罗夫问道:“将军同志,我可以进去吗?”

  “进来吧,中校同志。”罗特米斯特罗夫有些不悦地说:“我想知道,你半夜把我从睡梦中吵醒,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将军同志,能借您的电话用一下吗?”索科夫礼貌地问:“有重要的情报,需要立即向方面军司令部报告,电报里说不清,所以我只能借用您的专线电话。”

  罗特米斯特罗夫将军嘟囔了一句,拿起话筒,说道:“我是罗特米斯特罗夫将军,立即给我接方面军司令部,我有重要的情报要汇报。”

  方面军司令部里值班的参谋,听说是罗特米斯特罗夫将军打来的电话,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连忙叫醒了刚睡下不久的马利宁。睡眼朦胧的马利宁走到桌边,拿起听筒贴在耳边,有气无力地问:“我是马利宁,罗特米斯特罗夫将军,您这个时候打电话来,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参谋长同志,很抱歉打扰了您的睡眠。”罗特米斯特罗夫望了一眼站在自己面前的索科夫,干巴巴地说道:“是索科夫中校,他说有重要的事情,需要立即向您汇报。因为电报里说不清楚,所以只能到我这里来借用专线电话。”

  “把电话给他。”马利宁的心里很明白,索科夫绝对不是那种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就随便给上级打电话的人,连忙吩咐罗特米斯特罗夫将电话交给了索科夫。等听到索科夫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时,立即开门见山地问:“索科夫中校,有什么要紧事吗?”

  索科夫听到马利宁称呼自己的姓氏和职务,便公事公办地回答说:“参谋长同志,情况是这样的,我派出的反击部队在行进途中,发现了大量的德军援兵,正赶往城南方向。总兵力大概有两个营,同时还有不少火炮。”

  听完索科夫的汇报,马利宁震惊不已:德军的编制比苏军人数多,两个营就是两千多人,再加上原来的驻军,德军的总兵力至少有四千。他连忙问索科夫:“索科夫中校,你们实施反击的那个步兵营,有多少人,有些什么样的装备?”

  “一营现在有一千三百多人,装备了二十多挺mg34通用机枪,以及五门50毫米迫击炮……”索科夫简短地说明重装备的数量后,特意向马利宁强调说:“我们不光在人数上处于劣势,装备更加并不是敌人。”

  马利宁很了解索科夫,知道他对自己说这些,肯定有自己的想法,便试探地问:“索科夫中校,你需要我们帮你们做什么吗?”

  “是这样的,参谋长同志。”索科夫等马利宁一说完,连忙接着说:“根据原来的计划,上级将派出两个飞行大队,为我们的进攻提供空中掩护。但如今看来,这点空中力量是远远不够的,您看能否再给我们提供更多的帮助。”

  “索科夫中校,这件事我无法做主,需要向司令员同志请示。”马利宁慢吞吞地问道:“如今敌情有了变化,你打算怎么做?”

  “很简单,命令部队趁着德军援兵立足未稳之际,向他们发起突然的袭击。”索科夫胸有成竹地说:“敌人的援兵赶到,搞清楚状况,在我军的打击下,肯定会陷入一片混乱。等到天明,他们勉强回过神时,赶到战场的空军,又能对他们进行狂轰滥炸,从而使敌人彻底陷入混乱……”

  马利宁听完索科夫的计划后,点了点头,说道:“中校同志,既然你已经有了完整的计划,那就去执行吧。等到天明时,我们会给你们提供更多的空中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