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莫斯科 第294章 逃兵风波(下)

小说:红色莫斯科 作者:涂抹记忆 更新时间:2019-05-08 12:50:21 源网站:笔趣读
  别尔金背着手走到了那几名被反绑着的逃兵面前,目光从他们的身上一一扫过,最后停留在一名中士的身上。他冷冷地问:“中士同志,说说吧,你们为什么要当逃兵?”

  “这还用说吗?”站在索科夫身旁的瓦西里气鼓鼓地说:“他们都是一群贪生怕死的胆小鬼,被德国人吓破了,所以才当了可耻的逃兵。”

  “不是的,营长同志。”听到瓦西里这么说,那名中士涨红了脸,他冲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别尔金激动地说:“我们不是胆小鬼,不是逃兵。”

  “旅长同志,”格里萨凑近索科夫的耳边,低声地说道:“这名中士叫叶利扎维塔,前两天德军偷袭我们的阵地,就是被他发现的。”

  索科夫听格里萨这么说,不禁一愣,他想到自己来这里以后,作为当事人的连长,格里萨一直保持着沉默,这有点太反常了,莫非其中有什么隐情不成。

  别尔金听到逃兵在自己的面前喊冤,便轻蔑地笑了一声,反问道:“中士,既然你说你不是胆小鬼,不是逃兵,为什么要擅自离开部队啊?”

  叶利扎维塔中士扭头朝旁边的几名战士看了一眼,鼓足勇气说道:“政委同志,我们都是库尔斯克人,不想离开自己的家园,想留在这里继续打德国鬼子。因此,我们就准备找别的部队收容我们,谁知却被当成了逃兵抓了起来。”

  “你以为军队是你们家开的,你想在哪支部队,就在哪支部队?”瓦西里听到叶利扎维塔这么说,顿时暴跳如雷:“既然做了逃兵,不管你怎么说,都别想再活命。”说完这番话之后,瓦西里拔出了手枪,对索科夫说,“旅长同志,别和他们废话,全部枪毙了吧。”

  索科夫听到叶利扎维塔的辩解,便知道此事闹了一个大乌龙,这几名战士都是本地人,他们听说部队要转移,不愿离开自己的家乡,想去别的部队,但不知道怎么搞的,他们居然被当成了逃兵抓了起来。

  索科夫望着别尔金,有些哭笑不得地说:“政委同志,你看这件事该怎么处理?”

  别尔金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对叶利扎维塔说道:“中士同志,我想提醒你注意,你现在是军人,不是老百姓。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上级让你到哪儿就必须到哪儿,没有丝毫讨价还价的余地。”

  “政委同志,”叶利扎维塔等别尔金一说完,又嘟着嘴说:“可是我们真的不想离开库尔斯克,留在这里一样可以打击***侵略者。”

  “如果你们不想离开库尔斯克的话,可以向上级提出申请,上级会考虑你们的实际情况。”别尔金有些不悦地说道:“鉴于你们擅自脱离部队,造成了不良的影响,因此要对你们进行惩罚。”

  听到别尔金说要对自己等人进行惩罚,叶利扎维塔以为下一步就是宣布枪毙自己,轻轻地叹了口气后,就认命地低下头,紧闭双眼等待死神的到来。谁知他却听到别尔金继续说:“但考虑到你们是初犯,就关两天紧闭。若是再发生类似的情况,别怪军法无情。”

  叶利扎维塔没想到自己居然可以死里逃生,他睁开眼睛抬头望着别尔金,吃惊地问:“政委同志,就关我们两天紧闭,不枪毙我们?”

  “要想被枪毙还不容易,我现在就枪毙了你们。”一旁恼羞成怒地瓦西里,挥舞着手枪就想向叶利扎维塔冲过去,但却被索科夫拦住了。

  索科夫拉住了瓦西里之后,对站在旁边的格里萨说道:“格里萨中尉,命令你的连队解散。另外,再派两名战士,将他们都押到禁闭室去。”

  看着部队解散,几名原本要被枪毙的“逃兵”,也被松了绑,并送往了不远处的禁闭室,瓦西里有些着急了:“旅长同志,就这么放过他们吗?”

  “不放过他们,难道还真的把他们枪毙了?”索科夫望着瓦西里说道:“事情已经搞清楚了,这不过是一场误会,他们并不是想当逃兵,而是不愿意离开自己的家。”

  “是不是留下,这事可轮不到他们做主。”瓦西里气呼呼地说:“要是人人都像他们一样,都不愿意离开自己的家乡,那么我们的部队不是乱套了么?”

  “瓦西里大尉,通过这件事,说明了一件事。”别尔金走过来对瓦西里说道:“你们营里的政治宣传工作,做得还很不够。”

  “旅长、政委同志。”听到别尔金这么说,格里萨连忙插嘴说:“部队刚刚由排扩编为连,人数也增加了将近十倍,但却没有给我们配备足够的政工人员。发生今天这种事,我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格里萨中尉,我们暂时无法为你们提供政工人员。但你可以在战士中挑选,他们中的不少人,在参军前应该从事过类似的工作。”今天的“逃兵事件”给索科夫敲响了警钟,他郑重其事地对格里萨说:“有可能要打大仗了,部队可不能乱,明白吗?”

  “明白,旅长同志。”格里萨连忙回答道:“我向您保证,连里绝对不会再出现类似的情况,否则您就撤我的职。”

  几人正说着话,忽然有一名哨兵急匆匆地跑过来,气喘吁吁地向索科夫报告说:“旅长同志,有几辆吉普车正朝我们这里而来,车上好像有大人物。”

  “有大人物?”哨兵的话引起了索科夫的好奇,他连忙扭头朝哨兵所指的方向望去,见三辆敞篷吉普车正疾驰而来。虽说距离远、车速快,但索科夫还是一眼就看到其中一辆吉普车上,坐着总参谋长华西列夫斯基。他不禁喃喃地说了一句:“见鬼,总参谋长同志怎么会到这里来?”说完这话,他扭头朝站在旁边的瓦西里和格里萨望去,心里暗想是他们中的谁,向华西列夫斯基打的小报告。

  瓦西里似乎猜到了索科夫的想法,连忙说道:“旅长同志,不是我。我只向您一个人汇报过,绝对没有向上级报告。”

  “没错,旅长同志,这一点我可以给营长作证。”格里萨连忙帮着瓦西里打圆场:“事情发生之后,营长同志就一直和我在一起,绝对没有和外人接触过。我估计,可能总参谋长同志有自己的消息渠道的吧。”

  对于格里萨的这种说法,索科夫还是非常认同的。看到吉普车离自己越来越近,他连忙整理了一下风纪扣,拉了拉军服的下摆,迈着大步迎着吉普车走了过去。

  车还没有停稳,华西列夫斯基就跳下了车,大步流星地来到了索科夫的面前,厉声地问道:“索科夫中校,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在你的部队里,会出现可耻的逃兵?”

  “报告总参谋长同志,”面对华西列夫斯基的质问,索科夫慌忙态度恭谨地回答说:“没有什么逃兵,不过是一场误会而已。”

  “什么,是一场误会?”华西列夫斯基的脸上露出了惊诧的表情:“可是有人向我报告说,在四连里出现了五名逃兵,你和别尔金政委两人亲自赶来处理此事。怎么一转眼的工夫,又变成了一场误会呢?”

  “是这样的,总参谋长同志。”索科夫等华西列夫斯基说完,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向他简单地介绍了一番,最后说道:“那几名战士因为不愿意随部队离开家乡,因此就采取了错误的方式,试图继续留在这里。”

  “原来是这样啊。”搞清楚怎么回事之后,华西列夫斯基脸上的表情变得柔和起来:“那你是怎么处置他们的?”

  “紧闭两天。”索科夫简短的回答道。

  华西列夫斯基本来想问为什么不多关几天紧闭,忽然想起这支部队两天后就要开拔了,便及时地变换了话题:“索科夫中校,你们旅在接下来的半个月到一个月时间内,将开始漫长的旅程,假如再出现这样的情况,你打算如何处置呢?”

  “总参谋长同志,请您放心,这次的事件是一个意外。”别尔金看到索科夫一副踌躇不决的样子,连忙帮腔说:“我向您保证,我们会加强宣传动员工作,及时地消除部队里的不稳定因素,却被这次的调动顺利完成。”

  “很好,别尔金政委,你说得很好。”对于别尔金的表态,华西列夫斯基感到非常满意,他点了点头,继续说:“希望到时的情况,真的能像你所说的那么乐观。”

  华西列夫斯基来去如飞,见所谓的“逃兵事件”只是一场误会,和索科夫他们闲聊了几句后,便乘车离开了。

  看着远处的吉普车,索科夫的心里不禁一阵阵打鼓,他没想到发生在四连的事情,居然这么快就传到了华西列夫斯基那里,看来在自己的旅里,肯定有内务部门安插的眼线,自己的一举一动,没准都在对方的监视之下。

  别尔金走到了索科夫的身边,对他说道:“旅长同志,既然这里的事情已经处理完了,我们不如回旅部去吧。”

  索科夫点了点头,同意回旅部,不过在离开前,他又再次叮嘱瓦西里和格里萨:“我们马上要离开库尔斯克了,战士们的情绪可能会有一些波动,你们要注意安抚好他们的情绪。假如再发生类似的事情,我撤你们的职。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瓦西里和格里萨连忙响亮地回答道。

  两人走到半路时,索科夫担心其它连队会出现四连的情况,便和别尔金去进行了巡视。好在令人欣慰的是,虽说也有战士舍不得离开自己的家乡,但在连队政工人员的开导和说服下,他们都转变了思想,愿意跟着部队前往新的地区。

  视察结束后,在返回旅部的途中,索科夫对别尔金说:“政委同志,看来新战士们舍不得离开自己的家园,是一个很普遍的现象,幸好我们及时发现,并进行了补救。否则到了新的战场,面对凶猛的敌人,我们的部队在出现军心动摇的情况,那肯定会打败仗。”

  “旅长同志,你说得对,由于在库尔斯克补充的新战士太多,而我们又没有足够的政工人员,因此在政治思想工作方面,我们做得很不好。今天的事情,对我们来说,就是一个教训……”别尔金说到这里时,忽然停顿了片刻,随后皱着眉头问索科夫,“旅长同志,你刚刚说什么,新的战场?难道你真的认为,我们到了斯大林格勒以后,能捞到仗打吗?”

  “斯大林格勒会没有仗打?”听到别尔金的这个问题,索科夫脸上的肌肉剧烈地抽搐起来,他心里暗想:“等你去了斯大林格勒之后,你就会发现,这一辈子的仗都集中到一起了。”心里虽然这么想,但他还是努力地控制着自己情绪,免得一时激动就说漏了嘴。

  两人乘坐的吉普车在旅部外停下,没等下车,警卫连连长谢廖沙就从建筑物里冲了出来,冲着两人说道:“旅长、政委,你们可回来了。”

  看到谢廖沙这副着急的表情,索科夫好奇地问:“谢廖沙,出身什么事情了?”

  “旅长同志,”谢廖沙说道:“来了几位当地的居民,说有她们是专程来见你们的。”

  “专程来见我们的?”索科夫听谢廖沙这么一说,不禁好奇地反问道:“谢廖沙,你知道她们有什么事情找我和政委吗?”

  “我问过,但是她们不肯说。”谢廖沙有些迟疑地说道:“后来我从一个年轻的姑娘那里套了点话,知道她们来这里是向你们表示感谢的。”

  “感谢我们,有什么可感谢的。”这些不速之客引起了索科夫的兴趣,他冲着谢廖沙一摆头说:“谢廖沙,带我去见见这些当地的居民,我要搞清楚,她们究竟有什么事情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