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莫斯科 第309章 施工问题

小说:红色莫斯科 作者:涂抹记忆 更新时间:2019-05-08 12:50:21 源网站:笔趣读
  索科夫和阿西娅到城里,所花费的时间,前后不过一个小时。但等他回到马马耶夫岗时,发现南坡的战壕已经初具雏形了。

  阿西娅抬头看了一眼山丘上的工事,对索科夫说:“米沙,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回卫生队去了,那里还有很多伤员等待我的照顾呢。”

  “可是,阿西娅。”见阿西娅急着离开,索科夫有些茫然地问道:“你的队长不是安排你,在这里进行监护,随时为施工时负伤的战士进行治疗么?”

  “米沙,你自己都说了,那是队长看我工作太累,而有意照顾我的。”阿西娅凑近索科夫,快速地在他的脸上吻了一下,随后说道:“我先回卫生队了。想我的时候,记得到卫生队来看我哦。”

  别尔金从旁边走过来,望着阿西娅离开的背影,冲着索科夫问道:“旅长同志,你们刚刚到城里逛街去了?”

  听到别尔金的这个问题,索科夫淡淡地一笑,说道:“政委同志,大战在即,斯大林格勒城内到处都在挖战壕,修掩体,就算想逛街,也没地方可去啊。”他说这话时,看到别尔金的脸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便补充道:“我是到城里去看看防御工事的修筑情况。”

  别尔金知道眼下有不少的部队,正通过各种交通工具奔向斯大林格勒,大战一触即发,因此他对于城内的防御工事修筑情况,也是极为关心:“旅长同志,情况怎么样?”

  “非常糟糕。”索科夫望着别尔金说道:“虽说到处都在挖战壕、修掩体,但有不少做的都是表面功夫。比如说,我们去的百货大楼,那里的二楼天台,假如修建防御工事的话,可以封锁住一整条大街。但我上去查看时,用于堆砌工事的沙袋到处扔的是,却没有人想着把它堆砌成工事。”

  两人正说着话,满身泥泞的奥佐尔走了过来。他一边抬手擦着额头的汗水,一边对索科夫说:“中校同志,您可回来了,我正有事情要找您呢。”

  索科夫心想:难道是我派出的人手不够,他想再找我要点人?连忙在脸上挤出笑容问道:“奥佐尔少校,什么事?”

  奥佐尔说道:“中校同志,既然您打算将部队都驻扎在坑道里,我想提醒您,有不少问题,必须在施工前就要考虑好。免得建好之后再返工,那我们的工程量就大了。”

  索科夫虚心地向奥佐尔请教说:“少校同志,都有哪些问题,是需要我们事先考虑的?”

  奥佐尔扳着手指对索科夫说道:“第一,是弹药、食物和饮水的储存问题。如果打起仗来,部队要在坑道里坚守的时间一定不短,因此要开辟出专门的区域,存放所需的弹药、食物和水。”

  索科夫掏出本子,将奥佐尔的话记下来后,对他说道:“少校同志,你说得没错。一旦战斗打响,情况会比你想象得更加严重,我们必须开辟出专门的区域,用于弹药、食物和水的存放。除此之外,还有别的问题吗?”

  “通讯!另外一个要注意的问题,就是通讯。”奥佐尔继续说道:“坑道内没有信号,导致报话机无法使用。而敷设电话线的话,很容易被敌人的炮火炸断。一旦电话线被炸断,你们与外界的联系就会中断。”

  对于奥佐尔所提出的通讯问题,索科夫努力地回忆了一番,记得发明坑道工事的志愿军们,是采用在洞口安装天线的方式,来解决报话机在坑道里信号不好的问题。想到了办法之后,他对奥佐尔说:“少校同志,你所担心的问题,都可以得到解决。我们可以在山丘背面的工事出口处,安装一个天线,以解决报话机在坑道里信号不好的问题。至于电话线嘛,我觉得还是应该敷设的,毕竟报话机不是随时都靠得住,我们要做好最坏的打算。你担心电话线会被敌人的炮火所炸断,这不成问题,我们只需将电话线敷设在山丘的背面就可以了。敌人的炮火再厉害,要想越过山丘炸毁几条电话线,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索科夫说出自己想出来的解决办法后,反问道:“少校同志,您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了。”奥佐尔摇摇头,说道:“我现在就回去布置一下。”

  看到奥佐尔要走,索科夫连忙叫住了他:“少校同志,请等一下,我还有一件事要向您交代呢。”

  “什么事?”奥佐尔停下了脚步。

  索科夫弯腰在地上画了一个坑道入口的简图,对奥佐尔说:“少校同志,我想告诉您的是,坑道入口不能是直的,而应该是弯曲的。”

  对于索科夫的这种奇怪要求,奥佐尔好奇地问:“为什么?”

  “少校同志,假如我们的坑道入口是直的,德军只要在坑道架上一挺机枪或者一支喷火枪,就能让坑道里的指战员损失惨重。”索科夫比划着说:“假如是入口处是弯曲的,敌人的机枪就无法对坑道里的战士造成太大的威胁。同时,这样的坑道,会让他们的前进速度放慢,以便我们的指战员有更多的应变时间。”

  “我记住了,中校同志。”奥佐尔望着索科夫笑着说:“我觉得假如您来当工兵的话,一定会有更多的奇思妙想。”奥佐尔说完,抬手向索科夫敬了一个礼,转身朝山丘上走去,大概是准备向他的部下布置任务。

  别尔金望着索科夫好奇地说:“旅长同志,我有时在想,你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懂得这么多,甚至连专业的军事工程师都对你佩服得五体投地。”

  “政委同志,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我就是有时能想出一些鬼点子,把别人唬得一愣一愣的。但假如真的让我负责某件事,没准我还会把事情搞砸呢。”索科夫抬手看了看表,笑着对别尔金说:“政委同志,午饭时间早过了,可我还没吃午饭呢。走,陪我再去吃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