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莫斯科 正文卷 第397章 德军进城了

小说:红色莫斯科 作者:涂抹记忆 更新时间:2019-05-08 12:50:21 源网站:笔趣读
  萨莫伊洛夫只身回到了马马耶夫岗,向索科夫他们报告了集团军司令部的情况。得知崔可夫他们安然无恙,包括索科夫在内的所有人,都不禁长松了一口气。索科夫把报务员叫到面前,吩咐他说:“立即给方面军司令部发报,说崔可夫将军安然无恙,只是因为遭到敌机的轰炸,城里所有的通讯线路都遭到了破坏,因此暂时无法和外界取得联系,请他们放心。”

  虽说得知崔可夫他们没有出事,但作为崔可夫老部下的西多林,心里却始终不放心,他试探地问索科夫:“旅长同志,能让我去一趟集团军司令部吗?”

  “不行,坚决不行。”对于西多林的请求,索科夫毫不迟疑地予以了拒绝:“外面的敌机还在对城市进行轰炸,我不能让你去冒险。”看到西多林脸上失望的表情之后,他又连忙补充道,“萨莫伊洛夫少尉是带着两名战士一起去的城里,然而只有他一个人活着回来,由此可见敌人的轰炸有多么猛烈。”

  叶廖缅科接到了索科夫发来的电话后,不禁长松了一口气,对***说:“索科夫中校来电报了,说崔可夫他们的通讯系统,在敌人的轰炸中遭到了破坏,所以暂时无法和外界进行联络。”

  ***接过了叶廖缅科手里的电报,仔细地看了一遍,确认上面的情报是真实的,便对叶廖缅科说:“司令员同志,我们应该立即把城里的情况,向最高统帅部大本营报告,告诉他们说***格勒没有失陷,我们的部队还在城里坚持战斗。”

  …………

  两天之后,***格勒城内因为轰炸,而燃起的大火开始渐渐熄灭。索科夫接到了克雷洛夫打来的电话,让他立即赶到集团军司令部,说崔可夫要见他。得知崔可夫要见自己,索科夫不敢怠慢,立即带着萨莫伊洛夫和他的三排,匆匆赶往集团军司令部的所在地。

  一进入城内,索科夫就闻到了空气中弥漫着一种令人作呕的刺鼻气味,根据他的经验,这是混合了烧焦的木炭、焦砖的气味和尸体的焦臭味的气味。地上积着厚厚的一层灰烬,车辆从上面驶过之后,立即高高地扬起,让人感觉地面仿佛在冒烟似的。

  街道两侧的行道树,树上没有一根绿枝,都被大火烧焦了。木房子剩下的只是一堆灰烬和孤零零的烟囱吗,就连许多坚固的石头建筑也被烧毁了,楼板塌了,门窗只剩下了一个空框架。偶尔见到一两栋完好的房子,能看到住在这里居民,正忙着把包袱和各种能用的物品搬出,准备带着转移到码头上去。

  索科夫还看到一些战士负责清理废墟的战士,面无表情地坐在路边,吃着面包干和奶酪片。面对从他们面前驶过,扬起了一片灰烬的车队,也仿佛没有看见似的。

  不过车队又向前开了一段距离后,却不得不停了下来,前面街上堆积的砖石瓦砾,已经把道路堵得严严实实,车辆根本无法通行。索科夫只能命令司机留下看守车辆,自己带着警卫排的战士,步行赶往普希金大街。

  虽说得到了在路口执勤的交通管理员指引,但索科夫还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来到已被炸成了一片废墟的普希金大街。门口站岗的哨兵,大概接到了上级的通知,见索科夫带领的小分队朝指挥部所在的位置走来,便立即打电话通知了克里莫夫。

  克里莫夫接到哨兵的电话之后,立即从坑道里走出来,站在路边迎接索科夫他们。等索科夫走近,他连忙上前行礼:“您好,中校同志,欢迎您到集团军司令部来吧。”

  索科夫快速地瞥了一眼克里莫夫的领章,意外地发现对方已经变成了上尉军衔,便笑着说:“上尉同志,恭喜你获得更高的军衔。”

  克里莫夫咧嘴笑了笑,随后对索科夫说:“中校同志,司令员在等您,请吧!”

  索科夫让萨莫伊洛夫和警卫排的战士留在街上,而自己则跟着克里莫夫朝坑道里走。一进入坑道,索科夫就有一种头晕的感觉,他在马马耶夫岗的坑道里待的时间不短,立即就判断出,这是缺氧的迹象。

  克里莫夫见索科夫的脚步有些踉跄,连忙扶住了他,歉意地对他说:“中校同志,不好意思,我们这个坑道只有两个出口,又不在一条直线上,空气很难形成对流,因此感到气闷是在所难免的,多待一会儿就能适应。”

  在克里莫夫的搀扶下,索科夫来到了崔可夫的指挥部。崔可夫见到索科夫是在克里莫夫的搀扶下走进来的,连忙关切地问:“索科夫中校,你没事吧?”

  “我没事,司令员同志。”索科夫在桌边找了个位置坐下后,努力在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说道:“我想我很快就能适应这里的环境。”

  崔可夫点了点头,便归正题:“索科夫中校,你来看看***格勒的地图,这座城市是建立在伏尔加河岸边,绵长六十五公里,但宽度最宽的地方只有五公里。如今我们能动用的部队有限,却要分布在如此宽阔的正面进行防御,德军只要集中兵力攻击任何一点,就能将我们在城内的守军截为两段。别的地方丢了,对我们的整体防御来说,影响是非常有限的,但假如德国人占领了马马耶夫岗,那么我军将陷入灭顶之灾……”

  索科夫耐着性子,听崔可夫向自己介绍***格勒当前的形势,心里暗想:崔可夫对我说这么多,无法就是让自己守住马马耶夫岗嘛。其实这种事情,只要一个电话就可以了,何必还要专门把自己叫到城里来呢?

  不过没等他提出自己的疑问,就听到崔可夫说:“上级给我们提供了一批子弹雷,只要敌人踩上去,就能将敌人的脚底板击穿。索科夫中校,你应该知道,有时在战场上打伤一个敌人,比打死一个敌人更好。一名士兵受伤了,他的同伴不可能置他于不顾,为了帮助他离开战场,往往需要几名士兵去协助他,这样一来,就等于让敌人减少了好几人的兵力。

  上级给我们拨了一千个子弹雷,我打算分一部分给你们,让你们用在保卫马马耶夫岗的战场上。这种子弹雷,其战斗部就是一颗子弹,外表类似一颗铁钉,内部是空心的,装有撞针、撞针簧和一个简单的保险机构。使用前,需将雷壳压进地面,然后再将子弹压进雷壳内,听到‘喀’一声,表示撞针已经被压到位,保险机构卡住撞针,当敌人踏到子弹雷时,保险机构释放撞针打击子弹的底火,将敌人的脚板击穿。……”

  索科夫在后世的时候,曾经在一本网络小说里看到过,说子弹雷的使用是相当方便的,只要撒在地上,用土盖上就能使用。然而听崔可夫介绍完子弹雷的安装和使用步骤之后,他发现这种微型地雷属于鸡肋,就算布置在自己的阵地前,也没有多大的用途,敌人的一通炮火,就能将它们大部分扫清。说不定到最后,敌人没炸到,反而把自己人炸了。

  他为了不惹崔可夫生气,便用冠冕堂皇的理由解释说:“司令员同志,这种子弹雷可真是好东西啊,不过我觉得城里的部队比我更需要,还是先分配给他们吧。至于马马耶夫岗的防御,您就不用担心了,我有的是办法对付敌人。”

  “索科夫中校,”见索科夫拒绝了崔可夫的一番好意,站在旁边没说话的克雷洛夫有些不高兴了:“你知不知道上级派人给我们送来了子弹雷之后,有多少的部队抢着要,司令员同志都没给,是特意留给你们的,谁知你居然不要。”

  “行了,参谋长同志。”崔可夫从索科夫说话的语气中,听出他不愿意要这批子弹雷,也没有勉强,而是对克雷洛夫说:“既然索科夫中校不愿意要这批子弹雷,那就留给集团军的直属部队使用。”

  接下来,崔可夫又向索科夫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后,便冲他挥了挥手,说道:“好了,中校同志,这里没你的事情了,你回马马耶夫岗吧。”索科夫答应一声,抬手敬了一个礼,转身地走出了指挥部。

  见到索科夫从洞口出来,萨莫伊洛夫立即迎上去问:“旅长同志,我们回马马耶夫岗吗?”

  沿着街道朝前走的时候,萨莫伊洛夫忍不住好奇地问索科夫:“旅长,不知司令员同志又给您布置了什么任务?”

  “还能有什么任务,”索科夫听到萨莫伊洛夫的问题后,苦笑着说:“还不是让我们想尽一切办法守住马马耶夫岗,不让敌人占领那里之类的话……”

  索科夫和萨莫伊洛夫说着话,转过了一个街角,无意中发起对面出现了一群穿着灰色军服,戴着德式钢盔,端着毛瑟步枪或者mp40冲锋枪的士兵,正成分散队形,朝着自己所在的方向缓缓地搜索前进。

  “是德国人。”索科夫刚喊出这句话,就把挎在肩上的突击步枪握在了手里,抢先朝对面的德军扣动了扳机。仅仅两个点射,就撂倒了走在最前面的一名士兵,其余的士兵连忙蹲下,或躲在了废墟里,以躲避从前方飞来的子弹。

  索科夫的枪声响过之后,萨莫伊洛夫先是一愣,随后也发现了前面的子弹,连忙大喊道:“前面有德国人,消灭他们。”喊完,他拔出腰间的手枪,朝着德军隐蔽的位置开了两枪。

  跟在后面的警卫排,听说前方出现了德国人,也呼啦啦地涌了上来。在这么紧急的情况下,他们根本没有想到借助地形隐蔽,而是下意识地用手里的武器,朝敌人藏身的地方开火,指望依靠己方的火力来压制和消灭对方。

  德国人已经找好了隐蔽的地方,面对警卫排的枪林弹雨,他们的伤亡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相反,拥挤在一起的警卫排战士,却成为了他们射击靶子,一阵排枪响过之后,索科夫身边顿时倒下了七八名战士。

  索科夫见势不妙,连忙大喊道:“快点往后撤,找地方隐蔽。”

  听到索科夫的喊声,警卫排的战士边打边慢慢地朝后面退。而索科夫留在了最后面,他一边倒退一边射击,利用突击步枪强大的火力,来掩护战士们撤退。

  退到了拐角之后,索科夫突击步枪的子弹也打光了,他躲在一堵断墙后面,从容不迫地换上了一个新的弹夹,然后吩咐萨莫伊洛夫:“少尉同志,立即派人去通知集团军司令部,就说德国人进城了,我们正在进行阻击,请他们尽快转移或者做好战斗准备。”

  萨莫伊洛夫派出的战士刚刚离开,德军就发起了进攻,他们深怕苏军躲在拐角后面打冷枪,因此在冲锋之前,先从拐角的另外一侧,扔过来几颗手榴弹。索科夫见到冒着白烟的手榴弹,接二连三地落在地上,连忙高喊一声:“手榴弹,快隐蔽。”喊完,他就快速地蹲下,躲在了矮墙之后。

  连续的爆炸声中,索科夫听到了不远处传来的惨叫声,应该是那些没有隐蔽好的战士,被手榴弹炸伤了。但在这种时候,他根本无暇去关注伤员的情况,等爆炸一结束,他就立即站直身体,将枪口对准了拐角处。见烟雾中有几个影影绰绰的人影,他就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连着打了好几个点射。

  那几个人影应声倒下后,四周又响起了爆豆般的枪声,是警卫排的战士在朝着企图冲过来的德军进行射击。五十多支冲锋枪、步枪所组成的密集火力,封锁住了拐角处,德军只要从拐角处一冲出来,肯定就会被乱枪打成筛子。

  “旅长同志,”萨莫伊洛夫冲到索科夫的身边,对他大声地说道:“这里太危险了,您还是先到集团军司令部去避一避,这里的敌人交给我们来应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