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莫斯科 正文卷 第401章 罗季姆采夫的部队来了

小说:红色莫斯科 作者:涂抹记忆 更新时间:2019-05-08 12:50:21 源网站:笔趣读
  “什么,你们的旅长牺牲了?”崔可夫听到这个消息时,不禁大吃一惊,连忙追问道:“他的遗体在什么地方?”

  “没有了,”战士带着哭腔说道:“当时一群敌人冲到了大楼附近,他亲自带人进行反击,谁知被一颗炮弹直接命中,我们连他的遗体都没找到。”

  崔可夫摘下了头上的大檐帽,神情黯然地望着空地上的那几排遗体不吭声。但站在他身边的克里莫夫,却看到他两鬓青筋都暴出来了。

  战士虽然不认识崔可夫,但却从他菱形领章上的三颗金星,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位中将,连忙试探地问:“将军同志,我们只剩下25个人和一辆坦克,弹药消耗得差不多了,坦克的炮弹也打光了,假如敌人再发起进攻,也许我们就无法挡住他们了。您能给我们派点援兵过来吗?”

  “战士同志,”崔可夫望着这位不认识的战士说道:“必须要挡住敌人,一旦他们占领了车站,就会把我们集团军的防线割裂开来。你们所需的弹药,我会尽快派人送过来;至于援兵嘛,我会尽力把你们找的。”

  “司令员同志,”克里莫夫扭头看了一眼远处的马马耶夫岗,凑近崔可夫的耳边小声地说道:“要不,把索科夫中校的部队调一部分过来?”

  崔可夫望着马马耶夫岗,思索了许久,才摇着头说:“不行,我们不能动马马耶夫岗上的部队。要知道,那里也是德军进攻的重点,只要敌人占领了马马耶夫岗,就可以用炮火封锁整座城市和控制伏尔加河的河上运输线,我们不能冒这个险。”

  见崔可夫否定了自己的提议,克里莫夫心有不甘地说:“可是,司令员同志,您瞧瞧,车站里的守军只剩下25人,而且还严重地缺乏弹药,如果德国人再发起进攻,他们是根本挡不住的。”

  “副官,你所说的这些,我心里都明白。”不管克里莫夫怎么说,崔可夫都不愿意轻易地动用索科夫的部队,他望着克里莫夫说道:“要不,从集团军司令部的警卫营中,抽调五十个人过来加强这里的防御?”

  “司令员同志,五十个人太少了。”克里莫夫原本还想让崔可夫多给点人,但话一出口,他立即就意识到假如从警卫营抽调兵力,那么司令部那里的防御力量就会变得薄弱,因此他连忙改口说:“要是从警卫营抽调了人手,那么负责司令部警卫工作的力量,就会变得薄弱,司令员同志,您是不是再考虑一下。”

  “先抽五十个人过来,加强这里的防御!”崔可夫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今天下午应该有部队进入城内,到时让他们来接替车站的防御,同时再把我们的战士调回去就是了。”

  …………

  在中心火车站西面十几公里外的一个小镇上,驻扎着德军第24装甲师的师部。胸口佩戴着铁十字勋章的师长席尔德少将,面如寒霜地望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第21掷弹兵团的团长伦格克上校。

  良久,他才开口说道:“上校先生,请你给我介绍一下。为什么你们一个团的兵力,对***格勒的中央火车站攻击了一昼夜,却没有得手飞,反而损失了三百多名勇敢的帝国士兵,以及十五辆宝贵的坦克?”

  “师长阁下,请您听我解释。”虽说俄罗斯九月的天气都有些寒意了,但伦格克的额头还是冒出了密密的汗水。他掏出手帕擦了擦冷汗,有些慌乱地解释说:“我们已经集中力量,全力展开进攻,谁知俄国人的抵抗实在太顽强,我的士兵已经几次冲进了车站大楼,但都被他们赶了出来。”

  席尔德觉得进攻中央火车站的失利,对自己来说,简直是一个耻辱,要知道,第24装甲师在这几个月的战斗中,可从来没打过败仗。相反,经常以一个营的兵力,把苏军一个旅甚至一个师打得溃不成军。这次动用了一个团,去进攻只有几百人防御的中央火车站,居然会铩羽而归,席尔德的心里恨不得立即以作战不利的理由,撤掉伦格克的职务。

  席尔德气急败坏地说:“据我所得到的情报,车站里的守军,不过三辆t-34坦克和三四百名士兵,而且他们所使用的装备也比不上我们,为什么还拿不下车站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伦格克再次擦了擦自己额头的汗水后,对席尔德说:“师长阁下,我向您保证,假如能得到更多坦克的支援,我们一定可以把车站拿下来。”

  席尔德听伦格克这么说,没有立即发表自己的意见,而是把目光投向坐在会议桌旁的一名上校:“里贝尔上校,我想问问,你们有多少坦克可以立即投入战斗。”

  这位叫里贝尔的上校,是第26装甲团的团长,听到席尔德的问话后,他连忙从座位上站起身,耸了耸肩膀,把双手一摊,一脸无奈地说:“对不起,师长阁下。在一周内,我想我的装甲团都无法投入战斗?”

  没等席尔德开口,伦格克就抢先问道:“为什么?”

  “还能为什么?!”里贝尔苦笑着说:“我们的坦克没有燃料了,高爆炮弹也打光了。伦格克上校,您总不能让我穿甲弹去攻击俄国人的步兵吧?”

  “海姆上校。”席尔德觉得第21掷弹兵团对中央火车站的进攻失利,多少会影响到部队的军心和士气,于是他望着第26掷弹兵团的团长海姆问道:“我打算把进攻中央火车站的任务,交给你们团来完成。怎么样,有什么问题吗?”

  “师长阁下!”海姆连忙站起身回答道:“我们团目前距离中央火车站太远,假如在这种时候交换防区的话,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混乱。”

  听到海姆的回答后,席尔德不禁冷哼了一声,随后对伦格克说道:“上校先生,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假如在今天天黑之前,你们团还不能夺取中央火车站的话,你将会失去你上校的肩章。”

  …………

  昨晚中央火车站里所进行的战斗,索科夫在山岗顶部的观察所里都看到了。听到从车站里传出的枪炮声,他好几次都忍不住想拿起电话,向崔可夫请示,是否可以派部队去支援车站里的守军。但最后理智战胜了冲动,他明白马马耶夫岗这里接下来的战斗会更加残酷,别看自己如今有五千多兵力,但能否支持到***格勒保卫战结束,还是一个未知数。

  天明时分,他从观察所回到坑道前,吩咐观察哨,不光要注意监视中央火车站方向的动静,同时,还要密切地监视伏尔加河上的动静,一旦看到有大部队渡河,就立即通知他。

  熬了一夜的索科夫,回到坑道里的指挥部,感觉自己的眼睛像灌了铅似的,越来越沉,他便对西多林说:“参谋长同志,我困了,先睡一会儿。如果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再叫醒我。”

  不知睡了多久,索科夫忽然感到有人在使劲地摇晃自己的肩膀,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睡意朦胧地问:“什么事情?”

  耳边传来了西多林的声音:“旅长同志,山岗顶部的观察所打来电话,说河上出现了大量的运兵船,似乎有一支大部队正在过河!”

  听说有部队在过河,索科夫立即清醒了过来,他猛地坐直了身体,一边穿靴子,一边对西多林说:“看样子,是上级给集团军补充的部队到了。我到上面的观察所去看看,这里就交给你负责了。”

  索科夫来到了山岗顶部的观察所时,待在这里的观察哨立即向他报告说:“旅长同志,有一支部队正在渡河。”说完,便将手里拿着的望远镜递了过去。

  索科夫接过观察哨手里的望远镜,朝着伏尔加河的方向望去,果然看到河上有几条渡船,上面挤满了苏军指战员,远远地望去,只能看到一片密密麻麻的钢盔。

  “旅长同志,”观察哨在一旁说道:“渡船上的人有点太多了,要是遇到德军的轰炸,一颗炸弹落下去,至少要炸死炸伤好几十人呢。”

  对于观察哨的这种说法,索科夫是非常赞同的,德国人又不是瞎子,苏军的大部队在大白天如此明目张胆地渡河,不引来德军的轰炸才怪了。“没错,要是德军的飞机对他们进行轰炸的话,肯定会造成巨大的伤亡。不过,这没有办法,***格勒城内的形势那么危急,上级只能冒着风险,在大白天把部队送进城里。”

  索科夫的话刚说完,空中就出现了两架敌机,掠过了马马耶夫岗的上空之后,就直奔伏尔加河而去。索科夫见此情形,心里暗叫糟糕,敌机肯定是轰炸运兵船去了。有心帮一把,但马马耶夫岗这里又没有什么高射炮火,而前几天打飞机用的mg34射程也不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敌机对河里的船只进行轰炸。

  敌机朝着河里的渡船俯冲下去,又是投弹又是扫射。一艘渡船被炸弹命中,在一团耀眼的火光中,无数站在炸点附近的战士被炸飞。没被炸飞的战士也好不到哪里去,不少人被横飞的弹片击中,有的当场死去,有的则在甲板上嚎叫着、翻滚着。

  有些船虽然没有被炸弹命中,但飞机所发射的子弹,从人群中犁过后,又有不少的战士应声倒地。许多新战士见到这种情形,顿时被吓坏了,为了不在狭窄的甲板上坐以待毙,他们纷纷跳进了河里。水性好的,还可以朝着城市的方向拼命游来;水性不好,在水里扑腾了几下,便沉入了河底或者被湍急的河水冲向了下游。

  索科夫见到河面遭到轰炸的船队,又不禁想起了《兵临城下》里的镜头,瓦西里所乘坐的渡船,在渡河时,也遭到了德军飞机的轰炸扫射,不少战士因为害怕,纷纷跳水逃生,结果却被船上的政工人员开枪打死。此时此刻,索科夫也看到许多战士跳水逃生,却并没有看到谁站在船边朝水里开枪的情况。

  运兵的十二艘渡船,有两艘被炸沉了,连同上面数以百计的指战员一同沉入了冰凉的伏尔加河河底。另外有三艘被击伤,船上的指战员们伤亡过半。虽说遭受了如此的重创,但所有的船只,还是义无反顾地朝着***格勒城内的渡口驶来。

  船只靠岸后,船上的指战员立即鱼贯下船,沿着被炸得坑坑洼洼的道路,大步朝正在进行战斗的城市走来。索科夫将望远镜还给了观察哨,一声不吭地转身地返回了坑道。

  过了大概十几分钟后,一名身材高大的陌生将军,在谢廖沙的带领下,来到了索科夫的指挥部。没等索科夫开口,将军已经主动开口说道:“你好,中校同志,我是近卫步兵第13师师长罗季姆采夫少将,我想问问,集团军司令部在什么位置?”

  索科夫记得在关于***格勒战役的电影里,罗季姆采夫出现后,都是第一时间向崔可夫报告,此刻之所以会出现在自己的指挥部里,完全是因为自己抢先占据了马马耶夫岗,结果把崔可夫挤到察里察河的地下指挥部去了。

  索科夫连忙上前向罗季姆采夫敬礼,说道:“您好,将军同志,我是步兵第73旅旅长索科夫中校,我旅的任务是坚守马马耶夫岗。至于司令员同志的指挥部,在普希金广场和察里察河之间的察里津地窟里。如果您要见他的话,我可以派人给您当向导。”

  罗季姆采夫摆了摆手,说道:“来不及了,我刚刚登岸时,就听到四处都有枪炮声,看来敌人已经冲进了城里,我的部队需要立即投入战斗。你这里的电话能和集团军司令部进行联系吗?我要立即和崔可夫将军取得联系,请他给我们部署作战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