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莫斯科 正文卷 第402章 人选问题

小说:红色莫斯科 作者:涂抹记忆 更新时间:2019-05-08 12:50:21 源网站:笔趣读
  电话接通后,崔可夫听出索科夫的声音后,立即吩咐道:“中校同志,今天有一支大本营给我们派来的部队,可能会渡河进入城内。你们要密切地监视河面,一旦有什么消息,就立即向我报告。”

  索科夫听到崔可夫这么说,不禁有些愕然,心说难道近卫第13师登陆的消息,渡口的守军没有向崔可夫他们报告吗?

  崔可夫没有听到索科夫的回答,便提高嗓门说道:“中校同志,你在做什么,为什么不回答我?”

  “司令员同志,我现在就可以向您汇报,近卫步兵第13师的先头部队,已经完成了渡河,在从渡口陆续朝城里开拔。”索科夫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罗季姆采夫,又补充说:“罗季姆采夫将军就在我的旁边,他想和您通话。”

  得知罗季姆采夫已经到了索科夫的指挥部,崔可夫也吃了一惊,但他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对着话筒说道:“中校同志,把话筒给罗季姆采夫,我要亲自和他通话。”

  索科夫把话筒交给了罗季姆采夫,并没有离开,想听听崔可夫接下来是怎么安排的。罗季姆采夫在电话里和崔可夫聊了五六分钟之后,放下话筒对索科夫说:“索科夫中校,司令员说了,从现在开始,马马耶夫岗到察里察河一带的部队,都归我统一指挥。”

  索科夫早就猜到崔可夫会把分散在马马耶夫岗附近的部队,交给某一位指挥员来指挥。但对于让罗季姆采夫来统一指挥这么多部队,他心里觉得是不合适的。虽说罗季姆采夫是一名将军,但他刚刚进入城市,可以说是两眼一抹黑,什么情况都搞不清楚,怎么能有针对性地制定出一系列的防御或进攻计划呢?

  不过命令就是命令,有时明知道是错误的命令,也只能硬着头皮执行。因此他挺直身体,对罗季姆采夫说道:“将军同志,我愿意听从您的指挥,请下达命令吧。”嘴里虽然这么说,但他的心里却在嘀咕,假如对方命令自己率领坚守在马马耶夫岗的部队,向德军实施全面反击的话,自己是执行命令呢,还是选择抗命?

  好在罗季姆采夫并没有给索科夫下达这种让他左右为难的命令,而是用商量的口味对他说:“索科夫中校,司令员同志命令我率领部队去夺回被德军占领的专家楼,以及加强中央火车站的防御。他所说的这些地方,我都不知道在什么位置,你能派人给我们做向导吗?”

  得知只需要自己派人做向导,索科夫自然是满口答应:“没问题,将军同志,我会立即抽调得力的人手,去为您的部队充当向导。”

  索科夫的话刚说完,西多林忽然问了一句:“将军同志,既然崔可夫司令员命令您指挥马马耶夫岗附近的部队,那您打算将自己的指挥部,布置在什么位置呢?”

  西多林的问题,让索科夫的心里不禁咯噔一下,要是罗季姆采夫决定将指挥部布置在这里,自己不是只能换地方了吗?想到这里,不禁暗自埋怨西多林,怎么会突然想到问这样的问题。

  谁知罗季姆采夫听后,只是摇摇头,说道:“我打算和我的部队在一起。等我的部队拿下了专家大楼,我就把指挥部设在那里吧。索科夫中校,我有两件事情要拜托你。”

  知晓罗季姆采夫不把指挥部设在马马耶夫岗,索科夫的心里不禁暗松一口气,因此毫不迟疑地说道:“将军同志,只要是我能力范围内的事情,我一定照办。”

  罗季姆采夫有些为难地说:“我的部队虽说有上万人,但还有一千多人没有武器,不知你能否帮我们解决武器的问题。”

  在德军逼近城市之前,索科夫曾多次派部队出去袭扰敌人,特别是克里斯多夫带队出击那次,直接端掉了德军的一个军用仓库,从里面缴获了大量的物资,其中就包括不少的武器弹药。索科夫考虑到来自河对岸的弹药补给,容易出现问题,因此便给旅里的大多数部队,都换成德式装备。此刻听说近卫师有一千多人没有武器,他便爽快地说:“将军同志,正好在我们的仓库里,有一批没人使用的武器,您可以派人去领取。”

  见索科夫如此爽快地答应为自己的部队提供武器,罗季姆采夫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于是又提出了第二个请求:“按照事先的渡河安排,最先随我一同渡河的,是近卫第34和第39团。叶林上校的近卫第42团,可能要等到晚上才能渡河。缺少武器的战士,如今都集中在近卫第42团里,我希望在他们渡河时,你能派人接应一下,把他们妥善地安置好,并为他们提供武器。”

  听说叶林的近卫第42团晚上就要进入城内,索科夫不禁眼前一亮,心脏也不争气地加速了跳动。他心里暗想,假如自己没有记错的话,刚入伍不久的新兵瓦西里?扎伊采夫,应该就在近卫第42团。另外,还有那个坚守巴甫洛夫大楼的巴甫洛夫中士,也是这个团的。如果有可能的话,自己一定要想办法把这两个人挖过来,想必叶林上校也不会有什么反对意见吧。

  索科夫因为想得太入神,以至于没有听到罗季姆采夫后面的话,还是西多林轻轻地拉了几下他的衣袖,才让他从浮想联翩里清醒过来。他连忙摆出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对罗季姆采夫说道:“放心吧,将军同志,我会派人等在渡口,等叶林上校的部队一到,就把他们引到这里来。”

  一刻钟之后,罗季姆采夫派往中央火车站的近卫第39团就出发了。在真实的历史上,这个团一渡过伏尔加河,就对占领马马耶夫岗的德军实施了反攻。此时此刻,因为由索科夫所指挥的步兵第73旅,没有让敌人占领马马耶夫岗,因此这支部队的任务,就由原来的进攻马马耶夫岗,变成了去增援中央火车站。

  索科夫陪罗季姆采夫站在山岗顶部的观察所里,望着远去的部队,心里暗自嘀咕:“如今中央火车站有一个两千多人的近卫团在保守,德国人要想拿下这里,势必会动用比历史上更多的兵力。这么一来,马马耶夫岗所承受的压力就将大大地减轻。”

  西多林从指挥部里打来了电话,向索科夫报告说:“旅长同志,从集团军司令部来了一位指挥员,他说要见罗季姆采夫将军。”

  “我知道了。”索科夫对着话筒说道:“我们这就下去。”放下电话后,索科夫立即地对罗季姆采夫说,“将军同志,从集团军司令部来了一名指挥员,说是特意来见您的。”

  两人离开山岗顶部的观察所,朝坑道里的指挥部走去时,罗季姆采夫忽然问道:“索科夫中校,我想问问,是什么原因,促使你在马马耶夫岗的下面挖掘坑道吗?”

  索科夫自然不可能告诉罗季姆采夫,自己是来自未来的人,知道在整个***格勒保卫战中,这个马马耶夫岗是双方争夺的焦点,如果没有坚固的防御工事,要想守住这里,就只能拿人命往里面填。他迟疑了片刻,用对方可以接受的方式说道:“将军同志,这里是***格勒的制高点,我想肯定会成为德军进攻的重点。由于地质的原因,在山岗的表面,无法修筑坚固的工事,因此我才会想到用坑道工事和表面阵地,来抵御德军的进攻。”

  两人回到指挥部时,看到里面有一名中校正在和西多林聊天。从两人脸上的表情来看,双方应该是熟人。

  见索科夫和罗季姆采夫从外面走进来,那名中校连忙停止了和西多林的交谈,而是走到了罗季姆采夫的面前,抬手向他敬礼后,礼貌的说:“您好,罗季姆采夫将军!我来做一个自我介绍,我是集团军装甲兵主任魏因鲁布中校,是奉命前来配合你们夺取专家大楼的。”

  听说对方是装甲车主任,罗季姆采夫不禁喜出望外,连忙问道:“中校同志,不知你们能提供多少坦克,配合我们对专家大楼的进攻。”

  魏因鲁布伸出一只手掌,有点尴尬地回答说:“将军同志,由于我们的坦克在前期的战斗中,遭受了巨大的损失。因此在配合你们对专家大楼的进攻行动中,我们只能为你们提供五辆坦克。”

  五辆坦克?!罗季姆采夫听到这个数量时,不禁微微皱了皱眉头,但很快就舒展开了:“不错不错,我们部队由于急着进入***格勒,因此没有携带任何重武器。有了这五辆坦克的配合,从敌人的手里夺回专家大楼的把握就更大了。”

  魏因鲁布听罗季姆采夫这么说,不禁暗松了一口气,他原本担心对方会嫌弃自己带来的坦克太少,见对方如此通情达理,他便轻松地说:“将军同志,我们的坦克此刻正在加油,大概半个小时之后,便能到达攻击位置,不如我先陪您去看看地形吧?”

  …………

  等罗季姆采夫跟着魏茵鲁布离开之后,索科夫立即吩咐西多林:“参谋长同志,今晚叶林上校的近卫第42团渡河过来,你立即派几名机灵的战士,到渡河去等他们。”

  “他们来了以后,我们应该把他们安置在什么位置?”西多林等索科夫说完后,向他请示道:“总不能让他们停留在空地上,那样等天一亮,他们会成为敌机的靶子。”

  索科夫思索了一阵,随后说道:“参谋长同志,在北岗的北坡,不是有一条克鲁托伊深沟么?是可以直接通往工厂区的。据说沟的两侧,堆满了从工厂里运出来的废渣,是一个非常利于隐蔽的地方。不如就先把近卫第42团安置在那里,等条件有所改善之后,再给他们调整位置也不迟。”

  对于索科夫的这种安排,西多林从心里来说是不赞同的。但他思索了好一阵,发现还真没有什么别的地方,能向克鲁托伊深沟一样,囤积两三千人而不被德军的侦察机发现的。想到这里,他便点了点头,说道:“好吧,旅长同志,就按您说的办。等今晚近卫第42团渡河后,我就让人把他们带到那里隐蔽起来。”

  “对了,罗季姆采夫将军说该团半数以上的指战员,都没有配备武器。”索科夫想起了罗季姆采夫的话,连忙提醒西多林:“等叶林上校上岸之后,让人把他请到这里来,我们要为他们提供足够的武器弹药。”

  “旅长同志,”西多林有些迟疑地对索科夫说:“你刚刚当着罗季姆采夫将军的面,说这些话的时候,我还以为你只是为了摆出一个姿态,没想到真的打算给他们提供武器啊?”

  “参谋长同志,我提醒你注意一点,德国人的实力很强大,就算我们旅的实力再强大,也无法独立打败他们,我们需要友军的配合。明白吗?”索科夫说完这番话之后,见西多林还是一脸茫然的样子,便继续说道:“而且我们旅的指战员如今几乎都是清一色的德式装备,淘汰下来的我军装备只能堆在仓库里。与其让这些武器生锈,倒不如用来支援友军,他们和德国人打得最激烈,我们这里所承受的压力就会越轻。”

  索科夫的话说服了西多林,后者点了点头,说道:“旅长同志,你是对的。反正那些淘汰下来的武器,我们也暂时用不上,倒不如拿来支援友军。这样在战斗打响之后,就有人可以在危急的时候,为我们提供一些帮助,以减轻我们所承受的压力。”

  接下来,是安排到渡口接应近卫第42团的人选。西多林主张派警卫连长谢廖沙上去,但却被索科夫否定了:“不行,谢廖沙还要指挥部队,负责指挥部的安全,不能让他去冒险。参谋长,你还是重新换个人吧。”

  西多林沉默了片刻,又再次提出:“那克里斯多夫怎么样?”

  索科夫依旧摇头反对:“他是侦察连长,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他去做,派人到渡口去接应部队的事情,还是安排其他人吧。”

  见自己连续提出的两个人选,都被索科夫否定了,西多林有些沮丧地反问道:“旅长同志,那你说说,你觉得谁才是执行这项任务的最佳人选?”

  “萨莫伊洛夫。”索科夫毫不迟疑地说道:“警卫连的三排长萨莫伊洛夫少尉,我觉得他是最佳的人选。”

  对于萨莫伊洛夫少尉的能力,西多林也是看在眼里的,见此人是索科夫提出的人选,他也就没有反对,而是点着头说:“好吧,旅长同志,那就派萨莫伊洛夫少尉去接应叶林上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