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莫斯科 正文卷 第403章 友军(上)

小说:红色莫斯科 作者:涂抹记忆 更新时间:2019-05-08 12:50:21 源网站:笔趣读
  夜幕降临之后,近卫第42团的部队在河边集结,准备登上停靠在渡口的渡船,前往城内与师的主力部队汇合。渡船在白天被炸沉了几艘,无法一次将近卫第42团的两千多人都运过河。伏尔加河区舰队的官兵,提供了不少的木船或皮划艇,供近卫军战士渡河使用。

  登船完毕后,满载着近卫军战士的船只向对岸进发了。刚开始还一切正常,刚行驶到一旁,天空中忽然升起了几颗照明弹。在其中一艘渡船上的叶林上校,看到天空中的照明弹,不禁皱起了眉头,他问操纵船只的舵手:“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打照明弹,难道不怕德国人发现我们吗?”

  舵手看了一眼缓缓落下的照明弹,苦笑着说:“上校同志,照明弹不是我们的人打的,而是潜伏在岸边的德军炮兵观测员,他们用照明弹为炮兵指示炮击方向。您瞧着吧,要不了多久,他们就要开始炮击了。”

  舵手的话刚说完,空中就传来了接二连三的尖啸声。片刻之后,刚刚还显得平静的河面,被突然而至的炮弹炸开了锅,一根根冲天而起的水柱,让正在河中行驶的渡船开始剧烈的摇晃,叶林慌忙抓住了旁边的栏杆,才在颠簸中站稳了脚跟。

  他眼睁睁地看着前方不远处的一艘木船,被炮弹直接命中,瞬间被炸得四分五裂。船体的碎片、被炸碎的战士身体,在火光中飞上了天。

  叶林紧紧地抓住了栏杆,听任溅起的水花拍打自己的脸庞,他在心里期盼炮击能快点结束,好让自己的团队能顺利地登上右岸的渡口。

  然而随着尖啸声越来越密集,从天而降的炮弹也越来越多,不管是渡船,还是战士们乘坐木船,都无法抵挡炮弹的破坏。伴随炮弹命中船只的猛烈爆炸声,一只只满载战士的木船,冒起了熊熊烈火,使上面的战士不得不仓皇跳水逃生。

  就在叶林以为自己团队所乘坐的船只,无法顺利地通过炮击区域时,他却惊喜地发现,敌人炮弹的落点,已经远远地落在了船队的后面。可能是发现苏军的船队,进入了炮击的死角,隐藏在河边的炮兵观测员们,停止了朝空中发射照明弹,炮击也戛然而止。

  眼看着船只接近了岸边,叶林忍不住扭头朝后面望去,只见原本密集的木船和橡皮艇组成的队形,已经被炮火炸得七零八落,水波荡漾的河面上,飘着还在燃烧的木船残骸,被照亮的河面上,可以看到落水的指战员们,正在冰凉的河水里拼命地扑腾,就像煮熟开的饺子一般浮浮沉沉。

  船只终于停靠在右岸的渡口,叶林刚下船,就听到有一个声音从前方的人群里传来:“叶林上校,叶林上校在哪里?”

  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叶林连忙提高嗓门回答道:“我在这里!”

  一名戴着大檐帽的军官,听到叶林的声音之后,连忙小跑过来。他来到了叶林的面前,在确认了对方的身份之后,挺直身体说道:“您好,上校同志。我是步兵第73旅的警卫排长萨莫伊洛夫少尉,是奉罗季姆采夫将军和旅长索科夫中校的命令,前来这里接应你们的。”

  “你好,少尉同志。”叶林向对方伸出手去,“有你来接应我们,那真是太好了。我刚刚在船上时,还担心上岸之后,不知部队该朝什么地方开拔呢。”

  萨莫伊洛夫和叶林握手时,试探地问了一句:“上校同志,我刚刚看到你们的船队在渡河时,遭到了德军的炮击,不知伤亡情况如何?”

  叶林听到这个问题,脸上的肌肉剧烈地抽搐了几下,随后没好气地说:“现在我哪里有时间统计。少尉同志,快点带我们到驻防地点去吧。”

  “上校同志,我留两个人在这里,等您的部队集结完毕之后,让他们把部队带到指定的地点。”萨莫伊洛夫对叶林说道“我奉命带您到马马耶夫岗去见我们的旅长,他将为你们提供所需的武器弹药。”

  叶林听到萨莫伊洛夫说带自己去见索科夫时,不禁微微皱了皱眉头,心说这个中校的架子还不小,军衔比自己低,还让自己去见他。但听到后面的话,又不由心中狂喜,他的团里几乎都是新战士,有半数的人都没有配备武器,他正为武器的事情犯愁,此刻听说有人专门为自己提供武器,便连忙催促道:“少尉,事不宜迟,立即带我去见你们的旅长。”

  “上校同志,”见叶林什么都没向别人交代,就催着自己去马马耶夫岗,萨莫伊洛夫连忙提醒他说:“您看是否应该向哪位指挥员交代一声,让他在你没在的时候,负责指挥部队。”

  萨莫伊洛夫的话提醒了叶林,他连忙叫过了自己的参谋长,吩咐他说:“参谋长同志,你抓紧时间把部队集结起来,待会儿这位少尉的属下会把你们带到指定的地点。”

  “团长同志,”参谋长反问一句:“您要去什么地方?”

  叶林用手一指萨莫伊洛夫,说道:“我跟着他去步兵第73旅的旅部,旅长索科夫中校说可以为我们提供所需的武器弹药。”

  参谋长听叶林这么说,不禁也喜笑颜开,连忙说道:“团长同志,需要派点人和您一起去搬运物资吗?”

  叶林心想就算步兵旅为自己提供了武器弹药,但如果要搬运的话,还是需要自己派人才行,于是便点了点头,冲跟着他下船的一名指挥员喊道:“德拉甘上尉!”

  “到!”被叶林点名的德拉甘上尉连忙上前一步,响亮地回答说:“团长同志,请问您有什么指示?”

  叶林简短地命令道:“把你的部队带上,跟我走一趟。”

  德拉甘是一营一连的连长,听到叶林的命令之后,他立即冲着刚刚下船的战士们喊道:“一连的战士,过来集合!”

  叶林带着德拉甘的一连,跟着萨莫伊洛夫朝马马耶夫岗走去时,他好奇地问道:“少尉同志,你们在马马耶夫岗驻扎多长时间了?”

  萨莫伊洛夫在心里默算了一下,随后回答说:“我们旅是七月进入的***格勒,从那时开始,我们就一直驻扎在马马耶夫岗。”

  “你们待的时间可不短了。”叶林根据自己的经验判断,这个步兵旅坚守马马耶夫岗长达两个月的时间,伤亡一定非常惨重,没准自己的部队进入城内后,将会去接替他们的防御,因此他试探地问:“部队的伤亡一定很大吧?”

  “我们在保卫马马耶夫岗的战斗中,的确付出了一些伤亡。”想到步兵旅在这两个月内所取得的战果,萨莫伊洛夫心中的自豪感就油然而生:“但我们有着完善的防御工事,敌人的每一次进攻,都是以失败而告终的。”

  部队来到马马耶夫岗附近时,立即被潜伏的暗哨拦住了。萨莫伊洛夫上前对几名潜伏哨说:“我是警卫连的萨莫伊洛夫少尉,是奉旅长的命令,到渡口接友军的指挥员到这里来的。”

  哨兵看了一眼萨莫伊洛夫和叶林身后的那群战士,有些迟疑地说:“少尉同志,在接到上级的命令前,我没有权利放一支陌生的部队进入坑道。”

  “少尉同志,”叶林见萨莫伊洛夫要冲哨兵发火,连忙制止了他:“哨兵同志做得对,他是在履行他的职责。这样吧,部队留在坑道外面,我一个人跟你进去。”见只有叶林一个人,跟着萨莫伊洛夫进入坑道,哨兵没有再阻拦。

  叶林走进指挥部时,看到坐在桌边的三名指挥员都站起了身。他的目光从三人身上快速扫过,见其中一位是政工人员,应该是政委,便将注意力集中在另外两名挂中校军衔的军官身上。看了片刻之后,他快步地走到了西多林的面前,笑着向对方伸出手去:“你好,索科夫中校,我是近卫第42团团长叶林上校!”

  “您好,上校同志。”西多林一边和对方握手,一边有些尴尬地解释说:“我是参谋长西多林,旁边这位才是我们的旅长。”

  叶林一边和西多林握手,一边有些诧异地望着旁边年轻的中校,心想:“见鬼,步兵旅的旅长怎么这么年轻啊?”

  大家互相认识之后,索科夫招呼叶林坐下,给他倒了一杯茶之后,问道:“上校同志,你们团在渡河时,伤亡情况怎么样?”

  虽说叶林上岸后,还没有来得及统计部队的伤亡,就跟着萨莫伊洛夫来了这里。但听到索科夫的问题,他还是苦笑着说:“具体的数字不太清楚,但我估计怎么也有三四百人。”

  三四百人?听到这个不确定伤亡数字,索科夫不禁浑身哆嗦一下,他心想白天渡河后,近卫师在敌人的炮火和轰炸中,至少损失了近两千人,如今近卫第42团又伤亡了三四百人,等于部队还没有正式投入战斗,就在伏尔加河里损失了一个团的兵力。

  索科夫连忙岔开了话题:“上校同志,我听罗季姆采夫将军说,你们团几乎都是清一色的新兵,而且有半数人没有武器。”

  “没错,是这样的。”叶林有些难为情地说:“由于部队刚刚完成组建,就被匆忙调到了***格勒,因此很多战士都没有武器。”

  “上校同志,我们给你们准备了一批武器,待会儿您可以派人前来搬。”索科夫朝萨莫伊洛夫努了努嘴说道:“待会儿让萨莫伊洛夫少尉带您的人,到我们的地下仓库领取武器。”

  叶林简短地说道:“中校同志,我来的时候带了一个连,如今他们就在坑道外面。”

  “既然部队都来了,为什么他们还停留在坑道外啊?”索科夫问了这句话之后,没等叶林回答,便将目光转向了萨莫伊洛夫:“少尉同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部署在门口的潜伏哨。”萨莫伊洛夫有些哭笑不得地回答说:“他们说不能随便让陌生的部队进入坑道。”

  “胡闹,简直是胡闹。”索科夫用手一指萨莫伊洛夫,对他说道:“少尉同志,你立即到坑道外面,把近卫师的同志们接进来,带他们去领取我们为他们提供的武器。”

  等萨莫伊洛夫离开后,索科夫将一份早已准备好的清单,交给了叶林。叶林接过清单,只看了几眼,不禁瞪大了眼睛,他快速地看完上面的内容后,吃惊地问索科夫:“中校同志,这些武器都是为我们准备的吗?”

  “是的,叶林上校。”索科夫笑着回答说:“都是为你们准备的。”

  “步枪一千支,轻机枪三十挺,重机枪十挺,以及配套的弹药……”叶林念出了清单上的内容后,感激涕零地说:“中校同志,我原以为你们最多为我们准备四五百支步枪,没想到居然给了我们的这么多装备。”

  停顿了片刻,叶林有些迟疑地问:“中校同志,你为什么要给我们这么多的武器弹药啊?”

  “叶林上校,”索科夫为了消除叶林的疑虑,便开门见山地说:“要想守住***格勒,仅仅靠我们一个旅是远远不够的,我们需要友军的全力配合。假如您的部队武器装备太差,在战场上很容易被德军击溃,一旦你们被敌人击败,那么我们的侧翼就会暴露在敌人的面前,到时仗就不好打了。”

  萨莫伊洛夫把德拉甘的一连带进坑道后,直接去了存放武器弹药的地下仓库。听说自己的部队要去领装备,叶林哪里还坐得住,慌慌张张地跑了过去。

  看到叶林离去的背影,索科夫心里在暗想:“我给你们提供了这么多的武器,相信每名战士都能拿到属于自己的武器。这么一来,希望不要出现电影里那种两个人一条枪、五发子弹,就迎着敌人密集火力冲锋的蠢事。”

  近卫师的战士们还在领取武器的时候,师长罗季姆采夫给索科夫打来了电话,他显然是通过什么途径,知道叶林团已经上了岸,便直截了当地问:“中校同志,叶林上校他们的部队到了吗?”

  “是的,将军同志。”索科夫连忙态度恭谨地回答说:“我的人已经把近卫团的主力带往了指定的地点。而团长叶林上校,此刻正在我的坑道工事里,带着一个连的战士领取我为他们提供的武器弹药。将军同志,您需要我去叫叶林上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