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莫斯科 正文卷 第428章 营救(上)

小说:红色莫斯科 作者:涂抹记忆 更新时间:2019-05-08 12:50:21 源网站:笔趣读
  “没有任何线索,”崔可夫无奈地说:“早在司令部转移之前,我们就和近卫第13师的指挥部失去了联系。我曾派出好几名通讯兵前往罗季姆采夫的指挥部,可惜都没有下落,我估计是在途中牺牲了。”

  “司令员同志,就算无法和罗季姆采夫将军的师部取得联系。”索科夫继续问道:“那么,近卫第34和第39团的团部总能联系上吧?”索科夫之所以这么问,主要是考虑到,就算罗季姆采夫的师指挥部被德军端掉,失去了统一的指挥,但他手下的两个团,也应该在继续战斗才对。

  “索科夫中校,你有可能不知道,由于近卫第13师渡河很仓促,他们带过来的通讯器材很少,除了师部和叶林团各有一部电台外,另外两个团的作战任务,都是通过电话或通讯兵来传达的。”崔可夫回答说:“正是因为他们没有电台,所以我同样联系不上他们。”

  索科夫心想,罗季姆采夫之所以要给叶林团配上电台,可能是考虑该团部署在工厂区,距离师部太远,有电台的话,便于双方保持联系。就算上级打算让这个团脱离师的建制,罗季姆采夫也能在第一时间得知消息。

  “这么说来,您一点线索都没有。”索科夫从崔可夫的语气中,便猜到对方根本没有丝毫的线索,有些灰心失望地说:“这么说来,我们能否找到近卫第13师的指战员,只能碰碰运气了。”

  “是的,能否找到近卫第13师,我们只能碰碰运气了。”崔可夫继续说道:“我之所以会把这项任务交给你们,是因为假如有幸存的近卫军战士要撤离的话,肯定会从你们所在的马马耶夫岗经过。只要你们能找到几个这样的军人,对我们找到罗季姆采夫他们,是非常有帮助的。”

  “明白了,司令员同志,我会尽力而为的。”索科夫虽然清楚崔可夫交给自己的,几乎是一个无法完成的任务,但既然是上级交给自己的任务,就算明知道不能完成,也只能硬着头皮说:“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打听到近卫第13师的下落。”

  “奉命寻找近卫第13师下落的,不光是你们旅,还有塔纳索洛夫的步兵第92旅。”崔可夫在电话里说道:“我希望你们能相互协作,这样对尽快找到近卫第13师的下落,是非常有帮助的。”

  “同志们,”索科夫放下电话后,对坐在自己面前的西多林和别尔金说道:“上级刚刚交给了我们一个艰巨的任务,让我们尽快找到失踪的近卫第13师。”

  索科夫和崔可夫通话时,西多林和别尔金就多少听到了一些,此刻两人已经把近卫第13师失踪的这个惊人消息消化得差不多了,因此听索科夫这么说,脸上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惊讶的表情。别尔金表情如常地问:“旅长同志,司令部有什么线索吗?”

  索科夫满脸苦涩地回答说:“什么线索都没有。”

  “那就不好办了。”西多林把双手一摊,一脸无奈地说:“什么线索都没有,那我们怎么去寻找,这简直不大海捞针都难。”

  就在三人为难时,忽然听到门口传来一个怯生生的声音:“我可以将进来吧?”

  “原来是阿西娅,”别尔金看清楚站在门口的人之后,脸上露出了惊喜的表情:“你是来找旅长的吧?别站在门口了,快点进来吧。”

  “你们是在开会吗?”阿西娅朝屋里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试探地问道:“我不会影响到你们的工作吧?”

  “瞧你说的,阿西娅,你怎么会影响到我们的工作呢。”西多林也笑着说道:“都是自己人,别太拘束,快点过来吧。”

  “阿西娅,”索科夫招呼阿西娅坐下后,又给她端来了一杯热茶,随后问道:“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旅长同志,”没等阿西娅回答,别尔金就抢先说道:“你和阿西娅先聊着,我和参谋长到外面找个地方去抽一支烟。”

  索科夫知道他说出去抽烟是假,主要还是为了给自己和阿西娅腾出私人空间。便连忙摆了摆手,说道:“政委同志,我和阿西娅只说几句话,不会耽误太长的时间,你们不必离开。”随后转头面向阿西娅问,“阿西娅,你有什么事情吗?”

  “米沙,情况是这样的。”阿西娅捧着杯子回答说:“军医帕夫洛夫刚刚通知我,说准备让我护送一批重伤员到对岸去。”

  “没错,我知道此事。”索科夫点了点头,肯定地说:“帕夫洛夫说假如让重伤员留在坑道里,对他们的伤势恢复不利,甚至还有可能出现大规模的死亡,因此我才恳求崔可夫司令员,请他帮我们安排船只,把重伤员都送到东岸去治疗。”

  “米沙,你别看我一天到晚都待在坑道里,”谁知阿西娅听完索科夫如此轻描淡写的一番话之后,脸上却露出了幽怨的表情:“但我接触的伤员多,很多消息自然也就很灵通。”

  阿西娅的话让索科夫一头雾水,他不解地问:“阿西娅,你听到什么消息了?”

  “如今伏尔加河上的运输情况如何,你以为我不知道吗?要把坑道里的几百重伤员运过去,至少需要两三艘渡船。”阿西娅继续说道:“你们这么急着把伤员送走,是不是担心马马耶夫岗守不住了?”

  “阿西娅,你是听谁说,我们要放弃马马耶夫岗的?”索科夫听完阿西娅的这番话,立即板着脸问道:“难道你不知道,我曾经说过,我们旅只有还有一个人活着,就绝对不会把这里移交给敌人吗?”

  也许是索科夫第一次用如此严厉的语气,对阿西娅说话,以至于阿西娅的眼圈都红了。别尔金有些看不过去,连忙出来打圆场:“旅长同志,你先不要发火,我看这其中可能有什么误会。”

  “这段时间卫生队的伤员人数剧增,”阿西娅红着眼睛解释说:“有不少人都说,再这么打下去,我们旅早晚会拼光,因此放弃马马耶夫岗是早晚的事情。”

  索科夫见自己的妻子,都怀疑自己无法守住马马耶夫岗,其他的指战员就更别说了。他觉得要稳住军心,首先必须要说服自己的妻子:“阿西娅,这件事我不打算隐瞒你。集团军司令部之所以同意为我们转移这么多的伤员,是因为他们给我们布置了一项艰巨的任务。而转移伤员,不过是交换条件而已。”

  “什么任务,会有危险吗?”索科夫的话刚说完,阿西娅的问题就脱口而出。

  “没有什么危险。”关于近卫第13师失踪的消息,是否应该告诉阿西娅,索科夫迟疑了一下,但最后还是决定告诉她,“集团军司令部和近卫第13师失去了联系,上级交给我们的任务,就是找到他们。”

  “近卫第13师?!”阿西娅把这个番号重复一遍后,喃喃地说:“这个番号听起来很熟悉,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说过。”

  没等索科夫或别尔金告诉她更详细的资料,她忽然惊呼一声:“我想起来,昨天我听一名伤员提到过近卫第13师。”

  “什么?你听伤员提过近卫第13师?”索科夫知道坑道卫生队里的伤员,除了本旅的指战员外,有时还会接受一些其他部队的伤员,没准如今躺在卫生队病房里的伤员,就有属于近卫第13师的。他连忙一把抓住了阿西娅的手臂,紧张地问:“他有没有说,他是来自哪支部队的?”

  “那人是一名中士,”阿西娅语气迟缓地说:“前两天负伤后,被送进我们卫生队的,他好像是近卫第34团的,应该是属于近卫第13师的吧。”

  “没错没错,近卫第34团就是隶属于近卫第13师的。”索科夫见对方果然是近卫第13师的伤员,连忙又追问道:“他还说过什么?比如说,他是怎么负伤的?”

  “他说他是团警卫连的,”阿西娅回忆起了伤员的资料,说话的语速也变得流利起来:“团指挥所遭到了德军的炮击,建筑物倒塌,把指挥所里的人都埋了进去。他的运气好,只是把飞溅的砖石瓦砾砸伤,被路过的狙击小组救了,并送到了我们这里。”

  者无心听者有意,索科夫听到这里时,忽然灵光一闪,顿时想到了罗季姆采夫如今可能所在的位置。连忙一把抱住阿西娅,在她的额头上狠狠地亲了一口,激动地说:“阿西娅,谢谢你。你让我知道要找的人在什么地方了。”

  阿西娅没想到索科夫会当众亲自己,顿时闹了个大红脸,她喃喃地说:“我好像没说什么啊。”

  “你说了什么不重要。关键的是,我已经知道罗季姆采夫将军他们在什么地方了。”索科夫握着阿西娅的手,对她说道:“阿西娅,你还要护送伤员到伏尔加河对岸去,早点回去做准备吧。渡河时,一定要注意安全,我希望你能平安地到达目的地。”

  送走了阿西娅之后,索科夫对别尔金和西多林说:“政委、参谋长,我想我知道罗季姆采夫将军在什么位置了?”

  “在什么位置?”两人一头雾水地问道。

  索科夫用手指着地图上专家楼所在的位置,对两人解释说:“据我所知,罗季姆采夫将军的指挥部,就设在专家楼旁边这栋三层楼的建筑物里。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将军和他的指挥部成员,此刻应该还在这栋楼里。”

  “旅长同志,我不明白。”西多林不解地反问道:“假如罗季姆采夫将军的指挥部,如今还在这栋三层楼的建筑物里,为什么他不和司令部进行联系呢?”

  “假如这栋建筑物还完好无损的话,将军和集团军司令部之间的联系,肯定不会中断。”说到这里,索科夫抬头望着两人:“假如建筑物已经被敌人的炮弹炸塌了呢?将军和他的指挥部成员,都被困在了地下室里,你们觉得他们还能和外界保持联系吗?”

  “就算建筑物被炸塌,罗季姆采夫将军他们被困在地下室里。”别尔金有些不服气地说:“但他们依旧可以通过电台,和外界保持联系啊。”

  西多林要比别尔金有经验得多,听到这里,他已经大致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连忙向别尔金解释说:“政委同志,电台可以设在地下室里,天线却必须架设在室外。如果建筑物都被炮火摧毁了,那么就意味着天线也毁于炮火。电台没有天线的话,等于就是一堆废铁。”

  别尔金搞清楚了罗季姆采夫有电台,为何却无法和司令部取得联系的原因后,又继续问道:“就算近卫第13师的师部被埋在了废墟里,那么他们的部队呢?总不能也全部被埋在废墟里了吧?”

  “政委同志,你刚刚也听阿西娅说了,近卫第34团的团指挥所被德军的炮火夷为平地。”说到这里,索科夫有意停顿了片刻,以观察别尔金的反应,见对方点头表示肯定,他又接着说,“既然第34团的团指挥所被敌人的炮火摧毁,那么近卫第42团,也有可能遭到同样的命运。失去了统一指挥的部队,会不可避免地陷入混乱,没准他们此刻正分散在城里的各个区域作战,暂时无法和上级进行联系,因此集团军司令部才会错误地认为,这支部队从***格勒城内消失了。”

  “旅长同志,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西多林望着索科夫问道:“需要立即把这件事向崔可夫司令员报告吗?”

  “先不要着急,参谋长同志。”见西多林急着见此事上报集团军司令部,索科夫连忙制止了他,“我们所说的情况,不过是自己的分析而已。罗季姆采夫将军的指挥部,是否依旧在原来的位置,还是一个未知数。因此,在得到证实以前,我们不能随便将此事上报。”

  “明白了,旅长同志。”西多林明白了索科夫的意思后,点着头说:“我立即给三营长打电话,让他派一个连到专家楼附近去搜索,看能否找到罗季姆采夫将军的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