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莫斯科 正文卷 第481章 谈心

小说:红色莫斯科 作者:涂抹记忆 更新时间:2019-05-08 12:50:21 源网站:笔趣读
  索科夫重新担任旅长职务后,发现由于近期的伤亡过大,部队的士气多少有点受影响,好在果里亚他们的夜袭,取得了巨大的战果,一举端掉了德军的一个团部,彻底打乱了德军的进攻步骤。

  见果里亚他们因为夜袭行动,而获得了勋章,那些即将出发到敌后去搞破袭战的指战员们,顿时变得士气高昂,他们都希望自己返回马马耶夫岗之时,也能获得勋章或嘉奖。

  部队的士气忽然变得高涨,让负责政工工作的别尔金感到了吃惊。他前段时间发现部队的士气不振,就和新上任的政治部主任德米特里一起,带着旅里的各级政工人员,和战士们谈心,做政治鼓动工作,试图提高部队的士气。然而经过几天的忙碌,他却悲哀地发现,自己所做的一切,所取得的效果微乎其微。

  他做梦都没想到,索科夫重新回到旅长岗位之后,只是命令一支小部队深入敌后搞夜袭,就取得了巨大的胜利,参战的几名指战员所获得的勋章,又刺激了一向把荣誉看得比生命更重要的指战员们,从而使部队的士气快速地到达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高度。

  维特科夫默默地看着马马耶夫岗所发生的一切,心里在暗自反思: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为什么我们每次都打退了敌人的进攻,而部队的士气却在不断地变得低落?而索科夫回到指挥岗位仅仅一天时间,部队的士气就重新变得高昂?

  “上校同志,”就在维特科夫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人叫自己,抬头一看,原来是索科夫。索科夫望着维特科夫问道:“能陪我到山岗顶部去看看吗?”

  “没问题。”维特科夫非常爽快地答应了索科夫的请求,但刚站起身,他却看到索科夫的一只手捂住腹部,猛地想起对方的伤势还不曾痊愈,便有些迟疑地问:“旅长同志,你的伤势没事吧?”

  “没事了。”索科夫笑着回答说:“其实我的伤势应该是痊愈了,之所以习惯性地把手放在腹部,可能是习惯性动作,总觉得一走动,伤口就会钻心地疼。”

  别看索科夫嘴里说没事,但离开指挥部后,还是维特科夫扶着他沿着通道来到了山岗的顶部。正在抢修工事的战士们,看到两位旅长忽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连忙停下手里的工作,挺直身体向他们行注目礼。

  两人沿着交通壕朝观察所走去时,索科夫试探地问维特科夫:“上校同志,我向司令员提出要重新担任旅长职务一事,是不是让您生气了?”对于索科夫的这个问题,维特科夫没有说话,只是淡淡一笑。

  索科夫走进了观察所,见只有一名战士正站在瞭望口前,举起望远镜观察远处的情况,便随口问道:“怎么样,看到敌人的踪影了吗?”

  听到索科夫的声音,战士连忙放下了望远镜,转身面朝着索科夫敬了一个礼,回答说:“报告旅长同志,远处的敌人阵地静悄悄的,一点动静都没有。”

  索科夫等战士说完,微微颔首表示自己知道了,随后客气地对他说:“战士同志,你先出去一下,我和副旅长还有话要说。”

  等战士离开之后,索科夫对维特科夫说:“上校同志,我负伤的这段时间,都是您在帮我指挥部队,我要向您表示感谢。”说完,抬手向维特科夫敬了一个庄重的军礼。

  维特科夫看到索科夫的这种举动,猜到他肯定是想和自己谈心,便摆了摆手,故作大方地说:“索科夫中校,你不用客气。其实就算我不来担任这个旅长,上级也会派别人来代替你指挥的。”

  “上校,”索科夫将手放下来后,继续说道:“凭心而论,您在接替我指挥的这段时间内,表现得还是可圈可点,打退了敌人所有的进攻。我之所以没等伤势痊愈,就迫不及待地回到旅长的岗位,完全是因为按照您的打法,我们的部队很快就会被打光,……”

  “索科夫中校,”维特科夫听到这里,忍不住打断了索科夫后面的话,“战争嘛,总是要死人的。为了保卫我们伟大的祖国,打败***侵略者,就算付出再大的代价,我觉得也是完全值得的。”

  “上校,您说得没错。步兵旅的每一名指战员都做好了为祖国、为人民流尽最后一滴血的准备。但是,”索科夫表情如常地说道:“如果保卫马马耶夫岗的指战员们都牺牲了,那谁来保卫高地呢?一旦马马耶夫岗被敌人占领,他们就可以迅速地冲向伏尔加河的渡口,切断城内守军和对岸的联系。若是城里和外界的联系被切断,那么就算有再多的守军,也无法守住这座城市。”

  维特科夫没有发表什么意见,而是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香烟,抽出两支烟,一支扔给了索科夫,一支自己叼在了嘴上。他划燃火柴点燃香烟后,甩灭了火柴,望着索科夫问道:“索科夫中校,照这么说,你之所以急于回到旅长的岗位,完全是因为担心部队由我继续指挥下去,很有可能被拼光吗?”

  “没错。”索科夫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的目地正是如此。

  听到索科夫的回答,维特科夫的怨气多少消了一些,他抽了一口烟后,问道:“索科夫中校,既然你现在已经回到了旅长岗位,我想问问,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坚守马马耶夫岗?”

  “我们的人太少了,而且还要分别坚守南北两个山岗。假如德军再来一次月初那样规模的进攻,我们是根本守不住的。”索科夫从维特科夫的口袋里掏出了火柴,点燃香烟后,又重新塞了回去:“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很多,首先就是补充兵力。”

  “补充兵力?!”听到索科夫这么说,维特科夫忍不住好奇地问:“索科夫中校,你知道如今城里的兵力有多紧张吗?虽说前几天,陆续有近卫第37和第39师进入了城内,但都立即被司令员安排到工厂区去布防。在一个战士恨不得当两个人用的情况下,我想问问,你能从什么地方补充兵力?”

  “要想得到成建制的部队补充,肯定是不可能的。”索科夫板着手指对维特科夫说:“我们补充兵员的途径有三个:一是伤愈出院的伤员,二是城里被打散的指战员,三是把城里还没有来得及疏散的市民武装起来。”

  “嗯,把伤愈的伤员和打散的指战员补充进部队,这倒是不错的选择。”维特科夫等索科夫说完,便主动谈了自己的看法:“但把市民们武装起来,我觉得这个有点不合适,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没有经过专门的军事训练。要知道,在战场上取胜,靠的不仅仅是人数,而是有战斗力的人。”

  “没错,您说得很对。”索科夫接着说道:“市民们是没有经过军事训练,也没有任何战斗经验,但只要我们把他们组织起来,对他们进行培训,让他们掌握基本的军事技能,然后再打上两仗,他们就能形成战斗力。”

  索科夫说到这里,忽然想起了一件事,连忙问道:“上校同志,您来马马耶夫岗上任之前,是负责什么工作的?”

  “我吗?”维特科夫望着索科夫说道:“当时司令员让我负责组织工厂区的防御。”

  得知对方原来是负责工厂区防御的,索科夫便知道接下来的话该怎么说了:“您是不是一直在为守卫工厂区的兵力不足,而犯愁呢?”

  “的确是这样的,”对于索科夫的这种猜测,维特科夫予以了肯定:“你也知道,九月初曾经在城市的北面发起了两次大规模的反击,集团军把所有的力量投入了进去。谁知不光没有取得理想的战果,反而把好不容易积蓄起来的有生力量消耗光了。以至于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不得不依靠各厂的民兵来担任防御任务。”

  索科夫记得德军在得到兵员和武器弹药的补充后,又相继在十月初和十一月初,向***格勒发起了猛攻,他们的进攻重点就是在工厂区。他猛吸了两口香烟,扔在地上用脚尖碾灭后,对维特科夫说:“上校同志,根据我的判断,德军很有可能会在不久的将来,集中更多的兵力和技术装备,向工厂区发起进攻。到时候以我军在那一地区的现有兵力,是根本守不住的。”

  对于索科夫这种危耸听的话,维特科夫不光没有反驳,相反还虚心地请教:“索科夫中校,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既然是工厂区,那里就有几万甚至十几万可以利用的工人,如果能将他们组织起来,那将是一支多么庞大的队伍。”索科夫无法直接向崔可夫提出武装全部工人的提议,只能通过维特科夫这位集团军的副参谋长来转达:“我觉得您可以向司令员同志提出这样的建议。”

  听到索科夫这么说,维特科夫咧嘴笑了笑,说道:“索科夫中校,要知道,我现在可是你的副旅长,怎么能越级向上面报告呢?”

  “上校同志,”索科夫见维特科夫对自己的敌意已经消弭得差不多了,也笑着说:“虽说您现在是步兵旅的副旅长,但司令员也没有解除您的集团军副参谋长的职务啊,您依旧有直接向他提建议的权利。”

  “这事先不急,改天我找个时间,和司令员同志好好谈谈。”维特科夫扔掉手里的烟头后,好奇地追问道:“你刚刚说我们要做的事情很多,补充兵力只是其中一个方面,那其它方面呢?”

  “除了补充兵员,第二件要做的事情,就是修缮工事。”索科夫指着正在抢修山顶环形工事的战士们说道:“除了山顶的环形工事,我还打算让部队重新修缮正斜面的工事,和德军打阵地战。”

  维特科夫默默地记下这一点后,又继续问:“除了这两件事之外,还有别的事情吗?”

  “我们从各营抽调人手,组建了几支小分队,等天一黑,就会悄悄地穿过敌人的防线,深入到他们的后方,去搞破袭战。”索科夫说道:“只要他们能牵制住一部分敌人的兵力,那么我们在马马耶夫岗这里所承受的压力,将会大大地减轻。”

  两人正聊着,一名通讯兵急匆匆地跑了过去,抬手向索科夫敬礼后,有些上气不接下气地报告说:“旅长同志,参谋长请你回指挥部,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和您商量。”

  “走吧,上校同志,我们回指挥部去。”得知西多林有重要的事情要找自己,索科夫便站起身,对维特科夫说:“根据我对西多林中校的了解,假如不是十万火急的事情,他肯定不会派人来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