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莫斯科 正文卷 第535章 卡拉什尼科夫

小说:红色莫斯科 作者:涂抹记忆 更新时间:2019-05-08 12:50:21 源网站:笔趣读
  两人从指挥部里出来后,维特科夫问索科夫:“旅长同志,你是回马马耶夫岗还是回红十月工厂?”

  “当然是回工厂。”从见面到现在,索科夫始终还没有机会向维特科夫介绍厂区内的情况,此刻听到他问起,便对他说道:“厂区有不少地段的围墙,都在德军的轰炸中被炸塌了。为了防止敌人从这些缺口进入厂区,彼得厂长把坚守组装车间的歼击营调走了。如今我们连民兵在内,只有三百来人,如果我不在那里盯着的话,心里不踏实。”

  得知索科夫手里的兵力如此至少,维特科夫也感到很吃惊。他原本打算开完会,就直接回马马耶夫岗,此刻听到索科夫这么说,他便临时改变了主意:“旅长同志,我随您到厂区去看看吧。”

  索科夫想到自己还有很多事情,要向维特科夫交代,便点点头,说:“好吧,那就随我一起去看看。”

  两人带着随行的战士,朝着厂区的方向走去。虽说此刻天上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但是远处燃烧的建筑物所发出的火光,使他们能看清楚道路。

  在路上,维特科夫再次问索科夫:“旅长同志,我们真的不参与这次进攻吗?”

  索科夫见维特科夫还念念不忘即将开始的反攻,有些哭笑不得地说:“上校,我在会上不是已经说得很清楚,我们的主要任务是坚守马马耶夫岗,确保它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被德国人占领。假如我们将有限的兵力投入了反攻,一旦这次的反攻又以失败而告终,那么我们用什么来守住阵地?”

  “可是,”索科夫所说的道理,维特科夫都懂,但一想到几天后,别的部队都在向敌人发起进攻,可自己的部队却窝在阵地上不动窝,心里就不是滋味:“看到友军都在向敌人发起进攻,而我们却按兵不动,这合适吗?”

  “没什么不合适的。”索科夫说道:“守住马马耶夫岗,确保城内的防线不被敌人割裂开,这对粉碎敌人对***格勒的围攻,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两人说着话,不知不觉地就来到了厂房的附近。看着已经变成了废墟的厂房,维特科夫忧心忡忡地问:“旅长同志,厂房都已经被德军的飞机炸毁了,根本无法构筑坚固的工事,你们接下来打算如何坚守这里?”

  “厂房虽然被炸塌了,但地下室还是基本完整的。”索科夫信心十足地说:“以后这里再遭到德军的炮击或者轰炸时,我就可以让战士们躲进地下室,等敌人的步兵发起进攻时,我们再从地下室里出来,躲在废墟里朝敌人射击。”

  “旅长同志,这里实在太危险了。”维特科夫的心里为索科夫的安全担忧,他试图劝服索科夫随自己回马马耶夫岗:“我看,您还是把指挥权交给布里斯基,然后随我一同回马马耶夫岗吧。”

  “上校,如今这里的兵力有限,我留在这里,多少还能起到鼓舞士气的作用。”索科夫回答说:“假如我在这种时候离开,战士和工人们会怎么想?会不会认为我是一个贪生怕死之辈,只会唱高调,见到形势不妙,就自己逃之夭夭了?”

  对于索科夫的这种说法,维特科夫还真没法反驳。他心里甚至想,假如自己是一名战士,看到指挥员找借口扔下部队离开这里,恐怕对这位指挥员也会感到失望吧。因此他改变了想法,想回去和西多林、别尔金他们商议一下,看能否给索科夫提供一些帮助。

  一行人走进厂房的废墟,忽然从不远处的弹坑里传来一个无比威严的声音:“统统站住,口令!”

  索科夫带头停住了脚步,并伸手拉住了还没搞清楚状态的维特科夫,冲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说道:“我是索科夫,谁在哪里?”

  “旅长,是旅长回来。”索科夫的声音刚落,便有两名战士从弹坑里爬出,来到了索科夫面前挺身立正,“旅长同志,我们是哨兵,正在执行放哨的任务。”

  “警惕性蛮高的嘛,”索科夫称赞了哨兵一句后,随口问道:“有什么情况没有?”

  “没有!……不对,有!”哨兵有些慌乱地回答说:“准确地说,有情况发生。”

  “什么事情?”索科夫以为德国人又偷偷地摸进了厂区,便带着一丝疑惑问道:“德国人又偷偷摸进了厂区吗?”

  “不是的,旅长同志。”哨兵摇着头说:“不久前,来了一支七八个人的小部队,带头的是一名少校,说是来找您的。您当时不在,是营长同志接待的。”

  索科夫想到自己刚从集团军司令部过来,这位少校肯定不是崔可夫派出的,他皱着眉头问道:“你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吗?”

  哨兵摇摇头,“不,我不清楚,那名少校并没有标明自己的身份。”

  见从哨兵这里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索科夫只能寄希望于早点见到这些人,便接着问:“他们在什么地方?”

  “都在地下室里。”

  索科夫等哨兵一说完,便加快脚步朝地下室的入口走去。

  他来到库斯托为自己腾出的指挥所门前,借助里面微弱的烛光,他看清楚布里斯基正坐在桌边,和对面两位戴着大檐帽的指挥员交谈。索科夫连忙重重地咳嗽了一声,等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自己后,便迈着大步走了进去,同时嘴里招呼道:“同志们,你们好!”

  “旅长同志,您回来了!”布里斯基连忙站起身,笑着对索科夫说:“他们等您很久了。”

  索科夫扭头朝那两位军官望去,首先看到的是一张熟悉的面孔,他不禁惊呼起来:“雅科夫,原来是你啊!”

  雅科夫把双臂张开,有些得意地说:“可不就是我么!”随后上前一步,给索科夫来了一个热情的拥抱。

  两人分开之后,索科夫好奇地问:“雅科夫,你怎么会到这里来?”问完这个问题,他本能地扭头看跟着自己进来的维特科夫,想问问对方,为什么不把雅科夫的事情告诉自己。

  维特科夫把双手一摊,一脸无奈地说:“旅长同志,您别看我,我可不知道雅科夫少校又来***格勒了。”

  “米沙,”雅科夫亲热地叫着索科夫的小名,对他说道:“我这次离开莫斯科,是为了处理你们和莫斯卡连科将军的冲突。”

  “冲突?!”听到雅科夫这么说,索科夫先是一愣,随后便想起上次火箭弹被莫斯卡连科的部队所扣一事,便诧异地问:“雅科夫,你是说莫斯卡连科将军扣押我们那批火箭弹的事情?但是,这事不是***同志出面后就解决了吗?”

  “没错,当初***叔叔出面,的确暂时平息了这次的冲突。”雅科夫脸上带着一丝怒容说道:“谁知前两天,莫斯卡连科居然去最高统帅部告状,说武器装备部的人厚此薄彼,假如他们能装备这些新式火箭弹,早就打破德军对***格勒的围困了。

  人民委员乌斯季诺夫没办法,只能安排下面的军工厂,为他们生产了二十枚,以便平息他们的怒气。我带人把火箭弹送到了近卫第一集团军之后,想到你这个老朋友还在城内,便顺便过来看看。谁知到了马马耶夫岗,听说你在红十月拖拉机厂里,我便让西多林中校派了两个向导把我带到这里来。”

  “雅科夫,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你就尽快离开吧。”索科夫想到即将开始的反攻,担心雅科夫他们到时想走,可能会遇到各种麻烦。不过反攻计划还处于保密阶段,就算雅科夫是***的儿子,自己的朋友,但此事也不能对他明说,便委婉地说:“要是赶上德军大举进攻,你们要想渡河到对岸去,可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米沙,我也是一名军人,既然你都不怕,我又有什么可怕的?”雅科夫说完这话,把旁边站着的一名军官拉了过来,对索科夫说:“米沙,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坦克手米哈伊尔?季莫费耶维奇?卡拉什尼科夫中尉。”

  刚听说对方是一名坦克手时,索科夫还没有往心里去,但听清楚对方姓卡拉什尼科夫时,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心说:“这位莫非就是被人称为ak47之父的卡拉什尼科夫?”

  雅科夫见索科夫盯着卡拉什尼科夫发呆,似乎看到了熟人似的,便好奇地问:“米沙,你以前也认识卡拉什尼科夫吗?”

  虽说索科夫在后世的胜利节,曾亲眼见过卡拉什尼科夫在两名仪仗兵的搀扶下,向克里姆林宫宫墙旁的无名烈士墓鲜花,但来到这个时代后,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位命人。他慌忙摆了摆头,敷衍道:“不认识,以前也从来没见过。雅科夫,我只是好奇,你带一名坦克军官到这里来做什么?要知道,我的部队里可没有坦克。”

  “米沙,你误会了。”雅科夫向索科夫解释说:“卡拉什尼科夫中尉随我到这里来,另外有重要的任务。”

  “重要的任务?”索科夫望着面前的卡拉什尼科夫,心里暗暗地想:“上级把卡拉什尼科夫派到这里来,能有什么重要任务呢?难道打算让他在这里研究新式步枪吗?”

  卡拉什尼科夫到红十月拖拉机厂的事情,不算什么机密,因此雅科夫便饶有兴趣地向索科夫介绍起来:“卡拉什尼科夫中尉在入伍之后,曾经到军械技工技术训练班和坦克驾驶学校学习过,他设计出了一种通过惯性旋转计算原理,记录坦克机枪设计子弹数量的装置;还设计过一种坦克油耗计和新履带,并获得过奖励。

  由于他是坦克兵,又懂得机械方面的知识,因此上级派他到这里来,协助红十月拖拉机厂的工程师,对现役的t-34坦克进行改进。”

  得知卡拉什尼科夫居然是来协助厂里改进t-34坦克的,索科夫不禁吃惊地瞪大了眼睛,他的心里暗暗想:没想到因为自己这支小蝴蝶的出现,居然让后世闻名的ak47之父,不再设计枪械,而是去研究坦克了。他抬手抹了一把汗,不由衷地说:“卡拉什尼科夫中尉,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您可以找我。”

  原本这只是一句客套话,结果卡拉什尼科夫居然顺水推舟地问:“索科夫中校,听说您也会驾驶坦克,不知您能给我什么好的建议吗?”

  “建议吗?”卡拉什尼科夫的问题,让索科夫有些尴尬。别看他会驾驶坦克,但那只是玩票性质,哪里懂得坦克该如何改进,他连忙摆着手说:“对不起,卡拉什尼科夫中尉,我对坦克是外行,无法给你提什么好的建议。”

  没想到他的话刚说完,唯恐天下不乱的雅科夫就插嘴说:“米沙,你就别谦虚,既然你会驾驶坦克,那么根据你的体验,提一两条意见总是可以的吧。”

  “对对对,少校同志说得对。”卡拉什尼科夫赶紧附和雅科夫的话,“索科夫中校,您就随便说说吧。”

  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索科夫明白自己如果不说两句,雅科夫肯定不会放过自己,踌躇了半天后,开口说道:“卡拉什尼科夫中尉,如今我们使用的t-34坦克,用的是76毫米火炮,如果只是对付德军三号、四号坦克,问题还不大。可要是德军推出装甲更厚、火力更强的坦克时,我担心这种口径的穿甲弹,是无法击穿敌人的正面装甲。”

  卡拉什尼科夫用笔记下了索科夫所说的话,抬起头又问:“中校同志,那您觉得应该换成多少口径的火炮呢?”

  “我觉得85毫米比较合适。”索科夫继续说道:“目前的坦克只有四名成员,分别是车长、驾驶员、炮手和装填手,平时车长还兼任炮长的工作,我建议再增加一名炮长,这样可以使车长集中精力指挥战斗。你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