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莫斯科 正文卷 第538章 新建坦克营(下)

小说:红色莫斯科 作者:涂抹记忆 更新时间:2019-05-08 12:50:21 源网站:笔趣读
  “别雷上校,”看到别雷欲又止的样子,克雷洛夫有些着急地催促道:“您有什么话,就尽管说,就算说错了,我们也不会怪您的。”

  “我们旅如今剩下三百多人,但坦克却不到十辆。”别雷有些吞吞吐吐地说:“您看能否让我们去接收这批坦克,在今天后的反攻战斗中使用?”

  对于别雷的提议,崔可夫不禁怦然心动。他心里想,别雷坦克4旅假如能得到这批坦克,部队不需要进行任何训练,就能配合默契,战斗力也绝对比索科夫那七拼八凑的坦克部队强。他差点就一口答应了别雷的请求,但转念一想,不行,索科夫向自己要坦克手去组建坦克部队,是为了更好地防守马马耶夫岗和红十月拖拉机厂,若自己自作主张,把坦克给别雷的部队,而导致马马耶夫岗或工厂失守,到时就得不偿失了。

  想到这里,他摇着头说:“对不起,上校同志,这批坦克一辆都不能给您。”

  别雷原以为自己的请求,崔可夫就算不能完全同意,至少分一半坦克给自己,还是有可能的,谁知却拒绝得如此干脆。他一头雾水地问道:“司令员同志,这是为什么啊?”

  “上校同志,”崔可夫为了不让别雷产生不好的想法,特意向他解释说:“我不否认,把坦克给了你们旅,你们可以在接下来的战斗中派上大用途。可是索科夫要组建坦克部队,是为了更好地坚守马马耶夫岗和红十月工厂。我们的反攻不成功,以后还有机会再来,可要是这两个重要的地方失守,我们要想重新夺回来,需要付出多么惨重的代价。”

  别雷的心里原本很失落,可听完崔可夫的这番话之后,他不禁陷入了沉思,有了这批坦克,自己的部队就能重建,并在即将展开的反攻中起到大作用。可是一旦反击失败,坦克都损失光了,那么红十月工厂的工人们,又用什么样的力量去保卫工厂呢?

  见别雷沉默不语,崔可夫知道对方正在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也就没打扰他,而是扭头问克雷洛夫:“参谋长,派给索科夫中校的那些坦克兵,什么时候能出发?”

  克雷洛夫抬手看了看表,说道:“把他们召集起来,最快要半个小时……”

  “那我给你一个小时。”崔可夫不等克雷洛夫说完,就打断了他后面的话:“务必让他们尽快赶到红十月厂,并尽快地熟悉技术装备,随时准备与冲入厂区的敌人展开战斗。”

  “司令员、参谋长,我有个建议。”别雷在一旁插嘴说道:“不如把我们旅派往红十月工厂吧,这样就不用再派别的坦克兵过去了。”

  对于别雷的这种态度,崔可夫有些不解地问:“派你们过去,为什么?”

  “坦克作战,不是找一群会驾驶坦克,会开炮的坦克手就行了。”别雷振振有词地说:“各坦克之间还需要讲究一个默契,假如索科夫中校的坦克部队是七拼八凑组建起来,在战场上的配合就会不尽人意。而我的坦克旅则不存在这样的问题,只要战士们接收了新的坦克,就能立即形成战斗力。”

  别雷第一次提到自己部队接收坦克后,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形成战斗力,就曾经让崔可夫心动。此刻,他再次提到了同样的问题,不过前提是部队调往红十月工厂。因此崔可夫有些迟疑地问:“别雷上校,虽说索科夫的军衔比您低,但他也是旅长。如果您去了红十月厂之后,是您指挥他,还是他指挥您呢?”

  “司令员同志,”别雷的心里很明白,如果部队被崔可夫调到红十月工厂,自己肯定无法担任最高指挥员,与其提出来遭到拒绝,倒不如索性大方一点,还能给司令员留下好的印象:“既然我们是去配合索科夫中校,那么自然是他领导我了。”

  听到别雷这么说,崔可夫和克雷洛夫不禁相视一笑。别雷看到两人的表情后,好奇地问:“司令员、参谋长,难道我说错了什么吗?”

  “不,你什么都没说错。”崔可夫向别雷摆了摆手,说道:“我和参谋长两人发笑,是想到前段时间集团军副参谋长维特科夫上校,被派到了步兵第73旅担任副旅长。没想到现在,你这个上校也要去接受一名中校的指挥。”

  好在别雷只要能打击敌人,职务高低看得并不重,他表情如常地说:“只要能取得胜利,别说让我听一名中校的指挥,就算听一名中尉的指挥,我也没有任何怨。”

  “别雷上校,既然您坚决要去红十月工厂,那我就同意您请求。”崔可夫在表示赞同后,又接着说:“但是,您的部队不能全部调走。”

  “不能全部调走?”别雷先是一愣,随后便明白了崔可夫的意思,他点着头说:“明白了,司令员同志,如果我们全旅离开现在的位置,就会使那里的防御变得薄弱。这样吧,我把副旅长和那十辆坦克都留下。您看如何?”

  “好!”见别雷领会了自己的意图,崔可夫点着头说:“那就这样吧。上校同志,您回去安排一下工作,然后尽快赶往红十月工厂。”

  …………

  再说索科夫给克雷洛夫打完电话后,就和雅科夫、布里斯基猜测,集团军司令部能给自己派来多少坦克兵?

  “米沙,”雅科夫首先发道:“你所防御的两个地段都是非常重要的,一旦某个失守,就会让防线被敌人分割。如果我是集团军司令员的话,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同意你的请求。”

  “我看到未必吧。”布里斯基在城里待的时间长,知道各部队减员都非常严重,因此对上级能给自己补充多少坦克兵,是非常悲观的:“参谋长所说的那七十多名坦克手,我估计已经是极限了,再多是不可能的。”

  索科夫等两人都发表完意见后,开口说道:“就算参谋长只能给我们提供七十几名坦克兵,再加上旅里原有的坦克连,我想至少能保证25辆坦克可以用于作战。假如还想让更多的坦克投入战斗,最好的办法,就是请津琴科副厂长帮忙,从厂里抽调一些会驾驶坦克的工人,编入我们新建的坦克旅。”

  “这倒是一个好办法。”对于索科夫的这种说法,雅科夫表示赞同:“让工人们担任坦克驾驶员,而原来的驾驶员就能去担任车长或者炮手的职务,如此一来,我们能使用的坦克数量就更多了。”

  “坦克手倒是有了,”始终没说话的卡拉什尼科夫说道:“可是坦克之间的配合呢?如果不经过一段时间的配合,坦克营在作战时很难形成默契。”

  说到坦克,卡拉什尼科夫是这个屋里最有发权的,听他这么一说,众人不禁又愁上心头。索科夫苦笑着问:“中尉同志,您有什么好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吗?”

  “只有经过长时间的训练,坦克手之间才能形成默契。”卡拉什尼科夫说到这里,忍不住叹了口气:“可惜敌人不会给我们那么长的时间。”

  卡拉什尼科夫的话给索科夫提了个醒,他愁眉苦脸地说:“还有,在参谋长派来的那些坦克兵里,看能否寻出两位能担任营长的军官。旅里的坦克连长阿里泰中尉的能力有限,当一个连长还凑合,当营长可就不够资格了。”

  “米沙,如果你不说,我还差点忘记了指挥员的事情。”雅科夫以前也是在坦克师里干过,虽然当的是炮兵不是坦克兵,但他很清楚,坦克营要想打胜仗,必须有一位优秀的指挥员,那位阿尔泰中尉曾经见过,充其量就是一个连长的料。他把目光投向了卡拉什尼科夫,试探地问索科夫:“米沙,要不,你就让卡拉什尼科夫来担任营长如何?”

  “让卡拉什尼科夫担任坦克营长?”听到雅科夫的这个建议,索科夫盯着站在一旁的卡拉什尼科夫,心里暗暗地想:随着自己这支蝴蝶的出现,他再想当ak47之父可能不太现实了。原打算让他去当一名武器工程师,但如今坦克旅长职务空缺,他倒是一个合适的人选。

  卡拉什尼科夫见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在自己的身上,立即猜到他们的心里想的是什么,连忙摆着手说:“我不行,我的能力也不能胜任这个坦克营长的职务。”他抬起因为受伤而无法弯曲的右手,继续说道,“你们看看,我的手都成这样了,还能继续当坦克手吗?”

  索科夫看了看卡拉什尼科夫的手,觉得以他现在的情况,的确不适合再担任坦克手,便叹了口气,对他说道:“中尉同志,虽说您现在不能再当坦克手,但您有更重要的工作。”

  “更重要的工作?”卡拉什尼科夫的脸上露出了迷茫的表情:“什么重要工作?”

  “难道您忘记了,我刚刚说过的坦克电话。”索科夫见卡拉什尼科夫一时没回过神,便提醒他说:“地下坦克库里有四十多辆坦克,我希望您能在三天之内,给它们都安上电话。怎么样,能做到吗?”

  卡拉什尼科夫迟疑了片刻,随后回答道:“中校同志,假如您能给我足够的人手,我一定可以在三天之内,给所有的坦克都安上电话。”

  “等一等,米沙。”可能是看到两人的谈话有点太随意了,雅科夫出来提醒索科夫:“不如先安装一部试试效果如何?如果好的话,自然给每辆坦克都安电话;可要是达不到理想的效果,我看还是不必折腾了吧。”

  “雅科夫少校说的对。”布里斯基接着说:“我们先按一部试试,如果效果好的话,再给所有坦克安电话也不迟。如果不行,就不要浪费我们现在宝贵的资源了。”

  “中尉同志,”见雅科夫和布里斯基都提议先试试效果,索科夫便没有固执己见,毕竟给坦克安装电话,也是自己在书里看到的,具体是否适用,还需要事先进行验证才行,因此他对卡拉什尼科夫说道:“您今晚就辛苦一下,找一部坦克安上电话,我们明天去试试效果如何。”

  “好的,”卡拉什尼科夫答应得非常爽快,“只要您给我安排助手和准备工具,我现在就可以动手。”

  “大尉同志,”索科夫见屋子里只有布里斯基可以为自己跑腿,便对他说道:“你去把库斯托找过来,让他为卡拉什尼科夫中尉安排几位助手。”

  布里斯基离开屋子不久,桌上的电话铃声就响了起来,索科夫以为是布里斯基打来的,拿起话筒贴在耳边就问:“怎么样,是不是有好消息告诉我?”

  打电话的人听到索科夫这么说,不禁沉默了片刻,接着哈哈地笑着说:“索科夫中校,你是不是会算命啊,居然知道我有好消息要告诉你。”

  “您好,参谋长同志。”索科夫听出说话的人居然是集团军参谋长克雷洛夫,不由被吓了一跳,慌忙问道:“请问您有什么指示?”

  “索科夫中校,我给你打电话,是想告诉你。”克雷洛夫在电话里说道:“经过我和司令员同志的研究,那些坦克兵就不派给你们了。”

  听到克雷洛夫这么说,索科夫的心猛地往下一沉,慌忙问道:“为什么?”

  克雷洛夫先是呵呵地笑了两声,随后说道:“这就是我要告诉你的好消息,坦克第84旅旅长别雷上校主动提出,愿意带一部分坦克兵到红十月拖拉机厂,参加你的坦克营。怎么样,欢迎吗?”

  “欢迎,当然欢迎。”索科夫有些慌乱地回答道。停顿了片刻,他想起别雷的军衔比自己高,便为难地问:“参谋长同志,别雷上校的军衔比我高,他来了这里以后,我们该听谁指挥啊?”

  “还能听谁的指挥,当然是你了。”克雷洛夫说道:“既然是你在指挥保卫工厂的战斗,去配合你作战的人,都要听你的指挥了。”

  “这不太好吧!”得知别雷上校要归自己指挥,索科夫的心里不禁乐开了花,但嘴里还是不由衷地说:“他的军衔比我高,怎么能让我一个中校去指挥上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