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莫斯科 正文卷 第555章 固执的厂长

小说:红色莫斯科 作者:涂抹记忆 更新时间:2019-05-08 12:50:21 源网站:笔趣读
  卡拉什尼科夫走到索科夫的身边,低声地问:“中校同志,我想问一问,假如上级同意把这辆坦克交给我们,也需要安装车载电台吗?”

  “当然,这个坦克肯定要安装车载电台,否则我们怎么和车内的坦克兵联系。”索科夫的眼睛盯着角落的圆球坦克,自顾自地说道:“就算在车后装上了联络电话,但要想找到负责指引的战士,恐怕不容易。因为大家都会担心,圆球坦克在行驶过程中,是否会翻车把自己砸在下面。”

  “中校同志,您所说的翻车情况,不排除有这种可能。”卡拉什尼科夫若有所思地说道:“毕竟雅科夫少校所提到的那些数据,都还只是一些理论数据。这种球型坦克在战场上的表现如何,还需要经过实践检验才行。”

  卡拉什尼科夫的话提醒了索科夫,他走到雅科夫的身边,直截了当地问:“雅科夫,不知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可以和国防委员会取得联系?”

  雅科夫抬手看了看表,随后回答说:“要想说服国防委员会的人,只有请乌斯季诺夫同志出面,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估计他已经休息了。我看还是等明天早晨给他发个电报,如果顺利的话,最快明天晚上我们就能得到这辆圆球坦克了。”

  “什么,最快要等到明天晚上?”索科夫本来以为只要雅科夫出面,给国防委员会发封电报,走个形式,最多两三个小时,这辆坦克就可以归自己所有,甚至最快都要等到第二天晚上,索科夫不免有些着急:“雅科夫,能想办法快点吗?”

  见索科夫如此着急,雅科夫沉默了许久,开口说道:“对不起,米沙,我知道你急于把这辆坦克弄回去,可实在没办法,我不能为了这种小事,去打扰乌斯季诺夫同志的休息。”

  听到雅科夫把获得国防委员会授权一事,称之为小事,索科夫差点蹦了起来,但转念一想:不过是一辆坦克而已,哪怕是全国仅有几辆的样车,对于上面的大人物来说,还真是不值得一提的小事。

  可真的要让索科夫等到明天晚上,才能看到这辆特殊的坦克出现在自己防区内,他的心里就特别不疏忽。为了尽快把坦克运回地下坦克库,他决定实施其它的办法,他走到了彼得的身边,试探地问:“厂长同志,我想和您商量一件事,不知行不行?”

  “索科夫中校,您有什么事情,就尽管说吧。”彼得说完这话后,把目光投向了圆球坦克:“但如果是关于把圆球坦克交付给你们一事,我希望能先得到国防委员会的授权。”

  彼得的一句话,就把索科夫想说的话堵在了嘴里。索科夫挠了挠后脑勺,尴尬地说:“厂长同志,真的不能通融一下吗?”

  “对不起,索科夫中校,真的不行。”彼得态度坚决地回答说:“如果是别的坦克,我二话不说就给您了。可是这辆圆球坦克,是真的不行。”

  “厂长同志,您看这样行不行。”索科夫见彼得态度如此坚决,便用商量的口味对他说:“我能否先把这辆坦克弄回地下坦克库,让战士们先熟悉一下性能,以便让这辆坦克在战斗中,发挥出最大的作用。至于国防委员会那里的授权,在明天天黑以前,我肯定能给您弄来,如此一来,上级就不会知道您在没有获得授权的情况下,就先把坦克交付给我们一事。您看我的这个建议如何?”

  索科夫的话刚说完,别雷就补充说:“没错,厂长同志。圆球坦克早一天运回地下坦克库,我们的坦克兵就能早一天熟悉这种坦克。若是您非要等到授权下达之后,才把坦克交付我们使用,我担心坦克兵们很难在短时间内,掌握这种坦克的操作技术,到时在战场上,没准还会引起不必要的混乱呢。”

  看到索科夫和别雷都试图说服彼得,让他先将坦克交付自己使用,雅科夫觉得自己不能再保持沉默了。他也走到了彼得面前,开口说道:“厂长同志,我也觉得应该先把坦克交付给部队,让他们有个熟悉的过程……”

  说到这里,雅科夫忽然扭头低声问索科夫:“米沙,他的保密权限,是否有资格知道前两天的会议内容吗?”

  “我想应该有。”索科夫也小声地回答说:“不管怎么说,他是这么大一家工厂的负责人,估计我们所知晓的内容,他都有资格知晓。”

  得到索科夫的答复后,雅科夫继续转身对彼得说:“厂长同志,我想您应该知道即将展开的反攻计划吧?”

  “知道。”彼得点头表示了肯定,随后反问道:“但是即将开始的反攻行动,和这辆坦克是否提前交付给你们,好像没有什么必然的关系吗?”

  “怎么没有关系,”索科夫等彼得说完,立即抢着说:“关系大了。”

  索科夫的话引起了彼得的好奇,他问道:“索科夫中校,您能说说有什么关系吗?”

  “在前天的会议上,我旅因为兵力和装备的不足,上级同意不让我们参加这次的反攻行动。”索科夫故作懊恼地说:“谁知这两天补充了那么多的兵员和坦克,使我们具备了向敌人发起反攻的条件。假如坦克兵们能早点掌握这辆圆球坦克的操作,那么我们在战场上取胜的把握就更大了。”

  彼得笑了:“索科夫中校,你们几个人说了这么多,无非就是想让我违反规定,在没有获得国防委员会的授权,就将这辆球型坦克交给你们,对吗?”

  索科夫心想自己费这么多的唇舌,不就是想让你早点把球型坦克交给我们么。因此他也不否认,而是使劲地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的确是这么想的。

  “索科夫中校,说实话,你们说得都有道理,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我也很想帮你们,把这辆球型坦克交给你们。”彼得所说的话,让索科夫他们看到了一线希望,但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他们的心如同坠入了冰窖:“可是不行啊,规定就是规定,作为一个管理两三万工人的厂长,我怎么能随便违反规章制度呢?如果工人们知道了,他们会怎么看我?因此,在得到有关方面的授权之前,我绝对不能同意把这辆球型坦克交给你们。”

  “彼得厂长,我有个建议。”看到局面陷入了僵局,雅科夫忽然开口对彼得说道:“您想听一听吗?”

  “请说吧,雅科夫少校。”彼得面带笑容地对雅科夫说道:“我想听听您的办法是什么?”

  “我想和方面军军事委员***同志取得联系,请他给您一个授权,把这辆球型坦克先借给我们。”雅科夫字斟句酌地说:“等到了明天,我再给乌斯季诺夫同志发报,请他从国防委员会那里获得必要的授权。一旦我拿到了授权,您就可以把球型坦克由暂借变更成交付。您看我的这个建议如何?”

  索科夫在一旁听到雅科夫所说的话,不禁眼前一亮,心里暗想:谁说老毛子是一根筋,不懂得变通,雅科夫不就很懂得钻制度的空子嘛。他连忙紧盯着彼得,看他是如何答复的。

  对于雅科夫的提议,彼得沉思了许久,最后点着头说:“雅科夫少校,您的这个提议真的是很不错,我们可以试试。我办公室里的电话,就可以直接和方面军司令部通话,我们可以到那里去打电话。”

  既然彼得要回自己的办公室,索科夫他们便不能再留在这个仓库里,只能跟着彼得从原路返回。在路上,索科夫好奇地问:“厂长同志,我想问问,你们这么多的物资,是从什么地方运进仓库的?总不可能从这条甬道吧?”

  索科夫这么问,是有道理,甬道只有一米来宽,一个人比较合适,两个人并行就太挤了。如果货物要从这条通道搬运,实在是太不方便了。

  彼得听到索科夫的这个问题,吃惊地瞪大了眼睛:“中校同志,怎么可能从这条秘密通道运送物资呢?仓库东面的那道门打开,你就能看到一个货运电梯和一个斜坡。电梯是运送各种物资的,而斜坡则是为了方便坦克、装甲车或卡车进出用的。”

  “那我再问一句,”索科夫继续问道:“如此重要的仓库,是什么人在把守?”

  “是厂里最可靠的工人,以及两个班的内务部队。”彼得说到这里时,压低嗓门说道:“我今天带你们走的这条通道,是一条秘密通道,您可不能随便告诉别人哦?”

  “放心吧,厂长同志。”索科夫见仓库这一侧的入口,布置得如此隐秘,便知道是为了掩人耳目,因此爽快地答应道:“我绝对不会对任何人说起这条秘密通道。还有,我同行的这几位指挥员,他们也会保守秘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