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莫斯科 正文卷 第575章 迂回

小说:红色莫斯科 作者:涂抹记忆 更新时间:2019-05-08 12:50:21 源网站:笔趣读
  但索科夫的部队朝德军第二道防线发起攻击时,克雷洛夫正在向崔可夫念当天的战报:“……近卫步兵第37师和第39师、步兵第308、第95和第195师所发起的进攻,由于德军的顽强防御,以及他们所拥有的强大火力,我军均未取得设想的战果……”

  崔可夫等克雷洛夫念完之后,皱着眉头问:“这么说来,我们今天所发起的进攻,除了损失了大量的部队外,根本没有取得什么战果?”

  “没错,司令员同志,正是这样的。”克雷洛夫回答说:“虽然我们的指战员在战斗中,表现得异常顽强和勇敢,但由于敌人的火力过于强大,再加上坚固的防御工事,因此取得的战果微乎其微。就算有个别部队楔入了德军防区达四五公里,可所占领的区域根本没有什么像样的工事,一旦遭到德军的反攻,是根本守不住的。”

  崔可夫苦笑了一声,接着说道:“参谋长同志,这么说来,索科夫中校的部队所取得的战果,是我们今天反击战中的唯一亮点了?”

  “司令员同志,可以这么说。”对于索科夫的这种说法,克雷洛夫表示了赞同,不过他满脸遗憾地说:“但是索科夫中校手里的兵力有限,就算在局部战场上能取得胜利,战果也显得不起眼。”

  “只要他的部队能到达奥尔洛夫卡,并在那里设防固守,坚持到友军的到来,就是一个了不起的胜利。”虽然崔可夫的心里很明白,以索科夫现有的兵力,要突破德军剩下的三道防线,是异常困难的,但他还是抱着侥幸心理说:“只要我们能与包围圈外的友军会师,那么战局就会朝着有利于我军的方向发展。”

  克雷洛夫抬手看了看表,对崔可夫说道:“司令员同志,索科夫中校的部队此刻应该在进攻德军的第二道防线。也不知他们的进展是否顺利?”

  …………

  德军的第二道防线的防御,比第一道防线要严密得多,坦克营在损失了七辆坦克,步兵营伤亡了一百多人之后,才勉强夺取了阵地。

  索科夫进入阵地后,一脸怒气地吩咐报务员:“报务员,给空军发电报,问问他们,为什么支援我们的战机,到现在还没有出现?”

  他之所以这么生气,是因为按照事先的部署,空军应该在部队攻击德军第一道防线时,就出现在空中的。谁知如今第二道防线都拿下了,却还没有见到空军的影子,因此他的心里格外生气,便特意命令发电报去质问克霍斯特尼科夫上校。

  克霍斯特尼科夫上校很快就发来了回电,他在电报里说:“由于在好几架飞机的机身内部,都发现了老鼠,它们咬坏了绝缘线路,使飞机上的仪器无法正常地使用,导致无法出动战机为部队提供空中支援。”

  索科夫看完电报后,气得往地上一扔,怒气冲冲地说:“见鬼,这真是活见鬼了。怎么克霍斯特尼科夫上校的飞行团,也会遇到鼠患……”

  雅科夫等索科夫发泄完之后,才试探的问:“米沙,难道就因为有老鼠钻进了飞机的机身,我们的空军就无法为地面部队提供空中掩护了吗?”

  “是的,雅科夫。”听到雅科夫的这个问题,索科夫苦笑着点了点头,说道:“以前就出现过这样的情况,老鼠钻进了飞机的机身里,咬坏了绝缘线路,使飞机上的仪器无法工作,还在飞行员里引起了鼠疫,导致我们的空军在很长的时间内,都无法投入战斗。”

  “那我们怎么办?”雅科夫原以为有空军的掩护,那么突破剩下的两道防线,应该没有多大的问题,谁知此刻才知道空军因故来不了了,心里不免有些慌神:“遭到敌人轰炸之时,我们该怎么办?”

  “天就快黑了,我们必须加快行动速度,否则等天一黑,我们的坦克能起的作用就要大打折扣。”索科夫抬头看了看天空,继续说道:“至于敌人的空袭嘛,等天一黑,他们的空军就起不了多大的作用了。”

  这时,别雷和万尼亚都来寻索科夫,向他请示下一步的行动。见到两人的到来,索科夫冲他们点点头,随后指着搁在壕壁上的地图,开始说道:“万尼亚,用携带的火箭弹,攻击敌人的防御阵地;别雷上校,您率领坦克营,从敌人防线的左翼迂回过去,与万尼亚的部队来个前后夹击,以突破德军的第三道防线。”

  “明白!”万尼亚和别雷齐声地回答道。片刻之后,别雷又接着说:“旅长同志,如今天就快黑了,等我们夺取了敌人的阵地,恐怕就无法继续再向前推进,您看是否可以等明天天亮之后,再向敌人的第四道防线发起进攻?”

  “不行,上校同志,这绝对不行。”对于别雷的提议,索科夫毫不迟疑地予以了拒绝:“我们现在需要的时间,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向奥尔洛夫卡推进。若是把进攻时间推迟到明天天明,一是多给了德军一夜的准备时间,二是我们在白天进攻中,会遭到德军炮火打击和空军的轰炸,势必会付出更大的代价。”

  “旅长同志,”见索科夫拒绝了自己的提议,别雷心有不甘地说:“你也懂得驾驶坦克,自然知道坦克兵待在坦克里,视野是相当狭窄的,在夜晚作战,这种缺点将会更加明显。”

  “我明白您的意思,上校同志。既然是这样,在夺取第三道防线之后,您的坦克营就暂时停下休整。”索科夫的目光转向了万尼亚:“对德军第四道防线的进攻,我看就由步兵来完成吧。”

  “什么,让步兵独立完成对德军第四道防线的进攻?”别雷有些意外地说道:“没有坦克的支援,就让步兵进攻德军防御坚固的阵地,这无疑是一种自杀的行为。”

  “别雷上校,您别担心。”万尼亚咧嘴笑了笑,信心十足地说:“虽说没有坦克的支援,我们在进攻时,会遭到了一些困难,但我们可以利用新式火箭弹,给敌人以沉重的打击。趁着敌人陷入混乱之时,我们就可以趁机冲上去了。”

  “旅长同志,”见万尼亚如此有信心,别雷心中的担忧减少的几分,他望着索科夫问道:“我想问问,我们什么时候发起新的进攻?”

  索科夫抬手看了看时间,对别雷和万尼亚说:“你们两人立即返回部队,在十分钟之后,向敌人发起进攻。”

  “旅长同志,”万尼亚有些担忧地问:“我们把所有的兵力都投入进攻,那谁来保护您的安全呢?”

  “大尉同志,这一点你不用担心。”索科夫用手拍了拍挎在肩膀上的突击步枪,笑着说道:“只要有这支枪在身,十几二十个敌人还是无法靠近我的。而且上级给我们派出了一个营,他们正朝这里赶来,想必要不了多久就能到达,我的安危,你们就不必担心了。”

  别雷和万尼亚离开后不久,一名待在战壕里的战士,忽然冲着索科夫喊道:“旅长同志,在我们的后方出现了一支车队,可能是敌人。”

  听说敌人上来了,索科夫立即把突击步枪端在手里,同时大声地喊道:“准备战斗!”

  战壕里虽然只有十几名战士,可是听到索科夫尔等号令后,还是纷纷把武器架在了壕沿上,做好了战斗准备。而一直负责保护索科夫安全的古察科夫,甚至还架起了一挺mg34机枪,准备等敌人靠近之后,就立即开枪射击。

  索科夫举起望远镜朝远处望去,发现来了一支有十多辆卡车组成的车队。虽然是带篷的卡车,但索科夫还是一眼就认出,这是苏军所装备的卡车,他连忙放下望远镜,朝旁边喊道:“别开枪,自己人!”

  车队在距离战壕两百多米的时候减速,除了第一辆车继续向前开,剩下的车都陆续停下。索科夫见只有带头的卡车开过来,猜到对方可能是怕引起误会,所以只派一辆车过来取得联系,连忙吩咐古察科夫:“古察科夫,你过去看看,来的是哪一部分。”

  古察科夫答应一声,手脚并用地爬出了战壕,小跑着迎向了卡车。当距离卡车还有三四十米时,他冲着对方拼命地挥动双手,同时大声地喊:“停车,快点停下!”

  卡车在距离古察科夫五六米的地方停下,从副驾驶室这边跳出了一名少校军官,他来到了古察科夫的面前,打量了一下他的军衔,开口说道:“中尉同志,我是少校特涅夫,请您去转告索科夫中校,就说集团军司令部的警卫营奉命前来报道。”

  听到特涅夫对自己的称呼,古察科夫不禁老脸一红,别看他被索科夫降为了下士,可他如今佩戴着中尉军衔,以至于特涅夫都搞错了。他连忙解释说:“少校同志,您搞错了,我如今已不是中尉,而是下士了。”

  “啊,你是下士?”特涅夫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对方的军衔,有些吃惊地问:“中尉同志,情况紧急,请您不要给我们开这样的玩笑。”

  “不是开玩笑,少校同志。”古察科夫红着脸向特涅夫解释说:“我因为犯了一点错误,因此被降职为下士,具体的情况,因为涉及到保密条例,因此我不能向你们说得太细,这一点还请您原谅。”

  “放心吧,下士同志,不该问的事情,我是不会问的。”特涅夫对古察科夫改了称呼后,又催促对方:“快点带我去见索科夫中校吧。”

  几分钟之后,特涅夫跟着古察科夫来到了战壕里,向索科夫表明了自己的来意。索科夫握着对方的手问道:“少校同志,你们有多少兵力?”

  “全营在渡河前,刚进行了补充,目前有四百二十五人。”特涅夫回答说:“中校同志,请给我们下达命令吧。”

  “是这样的,少校同志。”索科夫立即把对方带到地图前,用手比划着说:“我的部队即将对德军的第三道防线发起进攻,你们营就暂时在这里待命,等他们拿下了敌人的阵地后,你们再继续朝敌人的第四道方向推进。”

  万尼亚的部队从正面对德军的防御工事发起了佯攻,别雷的坦克部队则从德军防线的侧翼实施迂回。特涅夫听到不远处传来的枪炮声,不禁有些着急地问:“中校同志,我听说您的部队人数可不多,真的不需要我们上去帮他们一把吗?”

  “少校同志,谢谢您的美意。但他们真的没有让你们帮忙的地方。”索科夫现在问特涅夫:“我想问问,你们都装备的是什么武器?”

  “步枪和冲锋枪。”特涅夫回答说:“每个排都有一挺转盘机枪,输出火力算是中等。”

  索科夫朝满是德军尸体的战壕一指,继续问道:“少校同志,你让战士们在这里找找,看能否找到合适的装备?”

  “谢谢您的好意。”特涅夫看了一眼德军尸体旁的武器,摇着头说:“我们营都是清一色的苏式装备,假如再添加一部分德式装备的话,我担心可能会给补给方面增加麻烦。”

  两人正在说话时,报务员忽然叫索科夫:“旅长同志,别雷上校要和您通话。”

  索科夫终止了和特涅夫的交谈,走到了报务员身边蹲下,接过了耳机和送话器,大声地说:“上校同志,我是索科夫,你那里出了什么事情吗?”

  “报告旅长同志,”虽说坦克发动机的轰鸣声很大,但索科夫还是能听清楚别雷所说尔等话:“我们在行进过程中,遇到了一名二十多岁的姑娘。”

  “遇到了一位姑娘?”索科夫听到这里,不禁微微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悦地说:“上校同志,你们营的任务,是快速地冲向敌人的后方,别管什么姑娘了,让部队继续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