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莫斯科 正文卷 第583章 隐蔽坦克

小说:红色莫斯科 作者:涂抹记忆 更新时间:2019-05-08 12:50:21 源网站:笔趣读
  苏军占领奥尔洛夫卡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保卢斯的司令部。

  保卢斯看完报告后,并没有勃然大怒,而是盯着地图看了一阵,才转身问站在屋子中间的施密德:“参谋长,搞清楚这支俄军的番号了吗?”

  施密德摇摇头,回答说:“司令官阁下,由于我们还没有派出地面部队进攻,因此暂时无法知晓这支俄军的番号。但根据空军的侦察,固守在这一地区的俄军,大概有五六百人。”

  “俄国人占领了奥尔洛夫卡,是打算在这里接应罗科索夫斯基的部队。”保卢斯语气严厉地说:“我们绝对不能让他们的阴谋得逞。”

  “司令官阁下,”施密德小心翼翼地问:“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

  “立即命令部队恢复失去的阵地,切断这支俄军与其它地段的联系。”保卢斯拿起墙边的一根讲解棒,在奥尔洛夫卡的位置画了一个圆圈:“等他们成为一支孤军后,我们再集中优势兵力发起进攻,务必全歼他们。”

  “明白了,司令官阁下。”施密德恭恭敬敬地回答说:“我这就去布置命令。”

  …………

  半个小时后,坚守在第三和第四道防线里的近卫第120团,遭到了德军猛烈的炮击。顷刻之间,整个防守线被炸成一片火海,弹片四射泥土飞溅。

  团长躲在第三道防线的钢筋混凝土工事里,对着话筒声嘶力竭地喊道:“……师长同志,我们遭到了敌人猛烈的炮击,看样子他们准备向我们发起进攻……”

  古里耶夫得到部队的报告后,盯着面前的地图看了片刻,随后用严厉的语气说:“上校同志,看样子,敌人是想恢复他们失去的阵地。我现在命令你,不惜一切代价守住阵地,一步都不准后退。明白吗?”

  听到古里耶夫的这道命令,团长迟疑了半晌,硬着头皮回答:“明白,我会想办法守住阵地的。”

  “上校同志,”古里耶夫深怕团长对自己的命令阳奉阴违,便特意向他强调说:“一旦你们所坚守的两道防线失守,那么前出到奥尔洛夫卡的步兵第73旅,就有被敌人切断的危险,因此你们必须想尽一切办法,保护他们侧翼的安全。”

  “我明白了,师长同志。”古里耶夫的话,让团长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赶紧说道:“我们会想办法守住这里的。”

  敌人对第三和第四道方向的炮击,都被站在山丘上的索科夫看在眼里。他举着望远镜观察了一阵后,对站在身边的别雷说道:“别雷上校,看样子德国人是想夺回他们丢失的防线。”

  “没错。”别雷对索科夫的这种说法表示了赞同:“一旦他们夺会了这些阵地,那么就可以切断我们的退路,使我们成为一支孤军。”

  “就算德国人切断了我们南撤的道路,在必要时,我们还可以选择向东撤退……”索科夫说到这里,忽然想起别雷回来这么久,自己还没有向他了解东面的防御情况,便连忙问道:“对了,别雷上校,东面的防御阵地部署了多少部队?”

  “古尔季耶夫上校部署了一个营在那里防御。”别雷听到索科夫的问题,随口回答说:“就算敌人向那里发起了进攻,我们也可以及时地赶过去支援。”

  索科夫听说东面的防线部署了一个营防守,本能地以为就算该营伤亡再惨重,但一两百人可能还是有的,只要他们能挡住敌人半个小时,自己就有充足的时间,派别雷的坦克营赶过去支援。但他和别雷做梦都没想到的是,古尔季耶夫手下的这个营,人数只相当于一个排,担任警戒还行,要想挡住敌人的进攻,是根本不可能的。

  在眼前的情况下,索科夫要考虑的是,如何利用自己手里的兵力,在不利于防守的区域,坚守更长的时间,来等待理论上可能出现的援军。他没有再关心东面的方向,而是用手指着西北方向的小村庄,问道:“别雷上校,你派往那个方向的两辆坦克,怎么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啊?”

  如果索科夫不提醒,别雷差不多已经把此事忘记了,他连忙叫过报务员,用报话机呼叫谢列达。呼叫了好一阵,报务员终于和谢列达上尉取得了联系。别雷对着送话器大声地问:“上尉同志,你那里的情况怎么样?为什么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

  “报告上校…”可能是信号不好,从耳机里传出的声音是断断续续的:“我们…发现敌人…战斗…如今我们…”

  从谢列达这些断断续续的话语中,别***本不知道对方到底在说什么。他连忙冲着报务员问道:“报务员同志,有什么办法,让我听清楚谢列达上尉到底在说什么吗?”

  报务员摇摇头,苦笑着说:“对不起,上校同志,可能这里的信号不好,我无法让通话效果变得更好。”

  听到报务员这么说,别雷气得把耳机和送话器都扔给了他,随后冲着索科夫说道:“旅长同志,谢列达上尉他们迟迟没有回来,我估计可能是遇到了什么麻烦。还是我带人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村庄那里的情况不明,索科夫不愿意让别雷去冒险,便制止了他:“别雷上校,我看还是让瓦连拉中尉的球型坦克过去看看,我再让一个班的步兵,乘装甲车随他们一起过去。”

  别雷对于索科夫的这种安排,倒是没有什么意见,便点头表示同意。索科夫见别雷没有反对,转身吩咐古察科夫:“古察科夫,你立即去通知瓦连拉中尉,让他带一个班的步兵,前往西北方向的小村庄,搞清楚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等古察科夫离开后,索科夫望着西北方向,对别雷感慨地说:“我们这里距离罗科索夫斯基将军的部队,只有十几公里的距离。若是我手里有一支强大的坦克部队,和足够数量的步兵,没准我会直接率部继续北上,想尽办法和他的部队会师。”

  别雷咧嘴笑了笑,说道:“旅长同志,如果别人说这话,我肯定认为他在吹牛。但你说这话,我觉得是完全有可能的。你率领一个坦克营和几百名步兵,在一天时间内,连续突破了四道方向,顺利地前出到了奥尔洛夫卡地区,真是太不简单了。”

  听别雷提起自己的战绩,索科夫的心里多少有些得意。但他高兴了没多久,脸上的表情又重新变得黯淡。凭心而论,他更喜欢的是打运动战,率领部队去攻击德军的薄弱环节,而不是率领部队在这种不利于防守的地域,和德国人拼消耗。

  看到那辆熟悉的球型坦克,和一辆满载着战士的装甲车,朝着西北方向驶去时,他的心里在默默地想:“希望瓦连拉中尉他们能尽快搞清楚,谢列达上尉他们在那个小村庄里到底发生了神事情。”

  索科夫举起望远镜,先看了看硝烟弥漫、炮声隆隆的南面;又望向了东南方向,那里有步兵第308师的指战员,正在抓紧时间抢修工事。他的心里暗想:“我们这里遭到德军的进攻时,古尔季耶夫可以派部队支援我们;而他们遭受敌人攻击时,我们也能为他们提供帮助,总比把所有的部队集中在一个地方,挨敌人的炮击和轰炸强。”

  但他看到停在山丘背后的那些坦克时,不禁又皱起了眉头。坦克停在反斜面的位置,固然可以躲避敌人的炮击。可要是敌人实施空袭,这些坦克就会成为敌机的靶子,必须把它们转移到一个既安全又利于出击的位置。

  想到这里,他转身问别雷:“上校同志,我们的坦克摆在这里,很容易成为敌机的靶子,你觉得应该把它们隐蔽在什么地方?”

  听到索科夫这么问,别雷沉默了许久,最后开口说道:“旅长同志,反正我们的坦克数量已经不多了,倒不如把它们分散开,摆在各处当固定炮台使用?”

  如果是在别的地方,把坦克当固定炮台使用,索科夫还没有什么意见。但奥尔洛夫卡这里,他压根没考虑过长时间坚守,就完全没有必要把坦克当炮台使用。因此,他的目光朝四处张望了一番,最后停留在西北方向。

  索科夫用手指着球型坦克正驶去的村庄,对别雷说道:“上校同志,我有一个想法,把您的坦克都隐蔽在那个村庄里,等敌人的坦克部队向我们的阵地发起进攻时,你们再从他们的侧翼出击,狠狠地揍他们一顿。您看如何?”

  别雷举起望远镜,朝那个村庄的位置瞧了瞧,心里默默地计算了一下出击所需要的时间,随后点着头说:“旅长同志,那里倒是一个不错的出击地点,可惜我们还不知村里的情况怎么样,只能等瓦连拉的报告回来后,再决定是否把坦克隐蔽在那里。”

  过了半个多小时后,瓦连拉通过车载电台和别雷取得了联系。别雷听到瓦连拉的声音后,立即激动地问:“中尉同志,你们到村庄了吗?”

  “是的,上校同志。”瓦连拉回答说:“我们已经到达了村庄。”

  “村里是什么情况?”索科夫得知瓦连拉他们已经进入村庄,便在一旁迫不及待地说道:“立即向我汇报。”

  “我们进入村庄时,发现谢列达上尉他们驾驶的两辆坦克,都已经被击毁。随同坦克一起行动的步兵,都全部牺牲。”瓦连拉石破天惊地说:“看样子,这里在不久前,曾经进行过一场激战,除了我们牺牲的战士,还有二十几具德军的尸体”

  “谢列达上尉呢?”索科夫得知先期进入村庄的部队,已经全军覆灭了,赶紧又问:“他还活着吗?”

  “是的,旅长同志。”瓦连拉恭恭敬敬地回答说:“谢列达上尉还活着,不过他负了重伤,无法告诉我们,刚刚村庄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立即对村庄展开搜索,看还有没有隐藏的德军。”给瓦连拉下达完命令后,索科夫让古察科夫把特涅夫叫上来。

  等特涅夫来到自己的面前后,索科夫表情严肃地对他说:“特涅夫少校,你立即派一个连的兵力,赶往西北方向的小村庄,协助那里的部队进行防御。”

  “中校同志,”听完索科夫布置的任务,特涅夫有些为难地说:“假如抽调一个连去村庄,那么这里的防御就会变得薄弱。如果敌人发起进攻的话,我担心……”

  “你不用担心,少校同志。”索科夫不等他说完,便打断了他后面的话:“如果所有的部队都集中在这里,敌人的炮击和轰炸,就能给我们造成不小的伤亡。因此,我们要考虑分散兵力,在不同的地区进行防御。”

  说完这几句话之后,索科夫又对别雷说道:“上校同志,您就率领所有的坦克和警卫连,前往那个村庄隐蔽。”

  别雷在得知自己的部下负重伤之后,恨不得立即赶过去瞧瞧,此时索科夫所下达的命令,正和他的心意,他连忙使劲地点了点头,说道:“好吧,旅长同志,我这就率剩余的坦克,和警卫连的战士一同前往小村庄隐蔽。”

  “别雷上校,”看到别雷要离开,索科夫又在后面叮嘱了一句:“等到了村里之后,记得和我进行联系,告诉我村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放心吧,旅长同志。”别雷点点头,回答说:“我会的。”

  说完这几句话之后,索科夫又对别雷说道:“上校同志,您就率领所有的坦克和警卫连,前往那个村庄隐蔽。”

  别雷在得知自己的部下负重伤之后,恨不得立即赶过去瞧瞧,此时索科夫所下达的命令,正和他的心意,他连忙使劲地点了点头,说道:“好吧,旅长同志,我这就率剩余的坦克,和警卫连的战士一同前往小村庄隐蔽。”

  “别雷上校,”看到别雷要离开,索科夫又在后面叮嘱了一句:“等到了村里之后,记得和我进行联系,告诉我村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放心吧,旅长同志。”别雷点点头,回答说:“我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