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莫斯科 正文卷 第640章 前来督战的上级

小说:红色莫斯科 作者:涂抹记忆 更新时间:2019-05-08 12:50:21 源网站:笔趣读
  ..,红色莫斯科最新章节!

  不到五分钟,格里萨的回电就到了。

  西多林看完电报上的内容后,皱着眉头向索科夫汇报说:“格里萨中尉报告,他们如今有电台两部,战斗人员21人,没有伤员。他们所在的位置和马马耶夫岗之间,大概有一个德军师的兵力,如果要强行返回,恐怕伤亡在所难免。”

  “没有伤员?”索科夫听完西多林的汇报,有些纳闷地问道:“格里萨的部队减员这么厉害,怎么可能没有伤员呢?”

  “我想有两种可能。”西多林解释说:“一是他们把伤员就地安置在当地的村庄,这样等伤员伤势痊愈后,还有机会重新返回部队……”说到这里,西多林忽然毫无征兆地停了下来,他没有继续往下说,只是轻轻地叹了口气。

  见西多林的话说到一半,就莫名其妙停了下来,还在不停地唉声叹气,索科夫不解地问:“参谋长,你怎么不继续说了?”

  “还有一种可能。”西多林表情痛苦地说道:“伤员同志们为了掩护部队撤退,留下来担任断后任务,最后都壮烈牺牲了。”

  对于西多林说的两种可能,索科夫更倾向于第二种,毕竟顿河和伏尔加河之间的这片土地,如今已经在德国人的控制之下,那些该死的党卫军为了切断当地居民与游击队的联系,经常出没在各处的村落和小镇,一旦发现哪里藏有红军的伤员,就有可能把那里的人都杀光。在这种情况下,试问怎么有人敢收留我军受伤的战士。

  索科夫了解的情况,西多林和别尔金的心里也清楚。别尔金见西多林分析完情况后,索科夫一直沉默不语,猜到他肯定是在左右为难,便试探地说道:“旅长同志,要知道卡拉奇附近的村庄和镇子都是德国人,格里萨他们停留在那里不安全。要不,还是让他们想办法返回马马耶夫岗吧,就算沿途有牺牲,但也总比留在那里全军覆灭强吧。”

  索科夫很清楚别尔金为什么会这么说,格里萨他们身处敌人的中间,稍有不慎,就是全军覆灭的下场。而返回马马耶夫岗呢,虽然沿途会有一定的危险,但总不至于一个人都回不来吧?

  “政委说得对,”西多林附和道:“让格里萨他们撤回来,虽然会有一定的伤亡,但总比让他们留在卡拉奇全军覆灭强。”

  索科夫之所以能记住卡拉奇,是因为这个地方在两个月后,成为了德军的逃生之路。随着苏军占领卡拉奇,三十多万德军便被合围在斯大林格勒地区。他心里暗暗想道:“既然格里萨他们返回会有危险,不让就让他们留在卡拉奇,等到大反攻开始时,还能让他们协助友军切断敌人的退路。”

  在下定了决心之后,索科夫对西多林说道:“参谋长,给格里萨回电,让他们不用返回马马耶夫岗,想办法在卡拉奇隐蔽起来。”

  “什么,让他们留在卡拉奇?”听到索科夫的这道命令,西多林不禁愣住了:“旅长同志,如果格里萨他们继续留在卡拉奇,会有全军覆灭的危险。”

  “难道让他们在这种时候返回马马耶夫岗,就没有全军覆灭的危险了吗?”索科夫说完这两句话之后,意识到自己表现得过于严厉,担心西多林受不了,连忙轻轻地咳嗽一声,竭力用平稳的语气向对方解释说:“卡拉奇是重要的交通枢纽,德国人在那里有重兵防御,对格里萨他们来说,的确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不过只要格里萨他们没有什么大的行动,刺激到敌人的话,敌人要发现二十几个潜伏在他们防区里的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说到这里,索科夫端着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水后,继续说道:“还有,我让格里萨他们潜伏在卡拉奇,是考虑到我军的大反攻开始后,也许那里会成为德军唯一的退路,到时就可以让格里萨协助友军占领那里,切断敌人的逃生通道。”

  “旅长同志,请恕我直。”索科夫的话刚说完,西多林就接着说道:“我知道在几天后,我军将从马马耶夫岗和红十月工厂同时向敌人发起反击,但我认为我军充其量能把敌人击退十几二十公里,要想到达顿河边上的卡拉奇,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听到西多林这么说,索科夫立即意识到对方误会自己的意思了,连忙摆着手说道:“参谋长,你搞错了,我所说的大反攻,并不是指一两天之后展开的反击,而是顿河方面军和斯大林格勒方面军联合行动的大反攻。”

  但见识过太多反击失败的西多林,显然却没有索科夫这么乐观,他望着索科夫表情严肃地说道:“旅长同志,这里没有外人,我想对您说句心里话。从目前的种种情况来看,我对我军能否守住斯大林格勒,是不抱什么希望的……”

  “西多林中校!”一向都习惯充当旁观者的别尔金,听到西多林这么说,立即爆发了:“你这是失败主义论调……”

  索科夫不想自己的两名副手,为了这种事情争论起来,连忙抬手打断了两人,说道:“政委、参谋长,你们都不要说话,都听我说。”

  看到两人都安静下来后,他才接着说道:“没错,自从敌人兵临城下以来,我军曾经展开了多次反击,但无一例外地以失败而告终。失败的原因很多,我在这里就不一一和你们分析了。但我要告诉你们一点,去年这个时候,莫斯科的形势同样危急,以至于大本营不得不把远在列宁格勒的朱可夫大将,调回来指挥西方面军。在经历了无数次的失败反击之后,我军在12月6日发起的大反攻,不是把敌人从莫斯科城外赶得远远的吗?既然我们去年能在准备不足,装备落后的情况下,打败了武装到牙齿的敌人,那为什么同样的历史,不会在斯大林格勒重演吗?”

  索科夫这番慷慨激昂的话语说完后,门口忽然传来了鼓掌的声音:“说得好,说得实在是太好了!”

  众人的注意力立即被门口说话的人吸引了过去,等索科夫看清楚来人后,顿时被惊出了一身冷汗,他连忙跑上前,恭恭敬敬地问道:“军事委员同志,您怎么来了!”

  站在门口说话的人是方面军军事委员赫鲁晓夫,他一边和索科夫握手,一边笑着说:“过两天不是要对敌人实施反击了么?我是专程过来瞧瞧,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忙的地方。”

  索科夫做梦都想不到,赫鲁晓夫会在这种时候到自己的指挥部来,而且还是在白天,冒着敌机轰炸和远程炮火轰击的危险渡河,他不由紧张地说:“军事委员同志,敌人对伏尔加河封锁得很严密,您有什么指示,打个电话或者发个电报就可以了,用不着冒险亲自跑一趟。”

  “假如不是亲自到这里来,我怎么能亲耳听到指战员们的真实想法呢!”赫鲁晓夫抬起右手在索科夫的肩膀上重重地拍了两下后,用赞许的语气说道:“看到你对守住城市如此有信心,我也就放心了。”

  既然是赫鲁晓夫亲自来视察,索科夫自然不能让他老站在门口,连忙把他让进了屋里,随后亲自给他倒了一杯热茶,放在了他的面前。

  而站在一旁的西多林,却已经被吓傻了。他原本只是当着索科夫和别尔金发发牢骚,谁知方面军军事委员却会突然冒出来。他悲观地想道,也许接下来,就会有随行的警卫人员冲进来,把自己从指挥部里带走,然后送上军事法庭。

  赫鲁晓夫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热茶后,望着西多林问道:“中校同志,您在步兵旅里担任什么职务?”

  “军事委员同志,”索科夫以为赫鲁晓夫要追究西多林的责任,连忙抢先说道:“他是我的参谋长,他刚刚说的话可能有点不恰当。但您也知道,在保卫斯大林格勒的战斗中,我们的前沿指挥员精神都毕竟紧张,有时发点牢骚,也是为了纾解压力……”

  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显然没有索科夫想象的那么悲观。赫鲁晓夫冲他摆了摆手,说道:“行了,索科夫上校,你什么都不用说了。这位中校所说的话,我都听到了,不过我并没有怪罪他的意思。就像你刚刚所说的,为了纾解压力,大家有时会发发牢骚。”

  赫鲁晓夫的话让索科夫的心情顿时变得轻松起来,只要他不追究西多林的责任,就是谢天谢地了,如果真的把西多林带走,自己还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来接替西多林的职务呢。

  虽说赫鲁晓夫说自己只是过来随便看看,但索科夫的心里很明白,在即将开始的反击战中,他将作为领导在这里督战,及时地处理一些突发事件等等。不过作为参与者,索科夫到目前为止,都不知反击在哪天开始,有哪些部队参与,因此他谨慎地问:“军事委员同志,我能问问,我们对敌人的反击将在哪一天开始?”

  “按照叶廖缅科司令员的想法,明天就应该开始对敌人展开反击。”赫鲁晓夫回答说:“可由于东岸的部队尚未集结完毕,以至于我们的反击时间不得不推迟。今天天黑之后,古尔季耶夫上校的步兵第308师就可以开始渡河,然后在红十月工厂集结。另外一个参战的步兵,也会在明晚渡河。”

  一听到308师的番号,索科夫就想起上次从奥尔洛夫卡北面的无名高地突围成功后,该师只剩下了千把人,如果用这些兵力来进攻是远远不够的,不免担心地说:“军事委员同志,古尔季耶夫上校的部队在前期的战斗中,已经严重减员,剩下的总兵力还不足一个团,就算他们参与反击,也不足以对敌人构成什么威胁。”

  “你说的几天以前的308师了。”赫鲁晓夫笑呵呵地说道:“经过几天的补充,该师的总兵力已经达到了九千人,在这次的反击中,将是一支不可小觑的力量。”

  在几天时间内,补充了将近八千人,看似部队的实力强大了,但索科夫却很清楚,部队里的指挥员和战士还没有来得及互相熟悉,就匆忙地投入战斗,恐怕在战场上所发挥出来的实力不免要大打折扣。但见到赫鲁晓夫对这支部队如此看好,他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识趣地闭上嘴巴保持缄默。

  赫鲁晓夫说完了308师的事情,又望着索科夫问道:“索科夫上校,你们旅在这次反击中,能投入多少兵力啊?”

  索科夫沉默了片刻,有些尴尬地回答说:“对不起,军事委员同志,我担心在接下来的反击中,我们旅恐怕无法参加战斗。”

  “为什么!”赫鲁晓夫脸上的笑容渐渐地消失。

  “今天罗马尼亚军队向北岗发起了一次大规模的进攻,由于守军弹药匮乏,在打光了子弹之后,不得不和敌人展开了白刃战……”索科夫把今天的北岗发生的战斗,向赫鲁晓夫进行了详细的汇报,最后说道:“目前能防守马马耶夫岗的部队,只有千把人,要是再抽调兵力去参与反击,那么这里就会变得兵力空虚。一旦我们的反击没能取得理想效果,敌人在我们进攻的区域展开反击,那么马马耶夫岗就有失守的危险。”

  作为方面军军事委员,赫鲁晓夫自然知道马马耶夫岗对守住城市的重要性。他思索了许久之后,开口问道:“索科夫上校,你老实告诉我,假如要让你的部队参与反击,你希望上级给你补充多少兵力?”

  索科夫的心里倒是巴不得上级给自己补充十万八万兵员,可这明显是不现实的,如果着这么说,没准赫鲁晓夫直接端起桌上的茶水朝自己泼过来。索科夫的目光快速地朝赫鲁晓夫面前的茶杯瞥了一眼,隐约可以看到冒出的淡淡白烟,他便小心翼翼地说:“五百不嫌少,一万不嫌多,主要还是看方面军司令部能给我们提供多少兵力了。”

  听完索科夫所说的话,赫鲁晓夫再次沉默了许久。他再次开口时,显得有些犹豫:“上级又给我们派来了一支预备队,不过最快要等到后天晚上才能赶到。如果把这支部队补充给你们的话,就意味着我们的进攻,要推迟到大后天才能进行。”

  “军事委员同志,我能大胆地问一句。”西多林到此刻终于鼓足勇气问了一句:“这支预备队有多少兵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