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莫斯科 正文卷 第658章 战场救火队(下)

小说:红色莫斯科 作者:涂抹记忆 更新时间:2019-05-21 12:36:07 源网站:笔趣读
  ..,红色莫斯科最新章节!

  索科夫关切的话语,让叶尔沙科夫的鼻子一阵阵发酸。他伸手捏住了自己的鼻子,免得自己因为太感动,而当着部下的面流泪。他瓮声瓮气地回答说:“放心吧,师长同志,我们一定会活着完成任务的。”

  放下电话后,叶尔沙科夫冲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三位营长大声地说:“你们都听到师长的话了吗?他要我们都活着回去!”

  “听到了!”三位营长异口同声地回答道,同时因为激动,眼睛都闪烁着泪光。

  “你们要想活着回到马马耶夫岗,那就立即回到各自的部队去,督促战士们抓紧时间抢修和加固工事。”叶尔沙科夫语气严厉地对他们说道:“有了坚固的工事,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你们才有更高的几率活下来。都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

  “都回部队去吧。”叶尔沙科夫朝他们挥挥手,说道:“趁着敌人还没有开始进攻,多修点防空洞和掩蔽所,这样可以有更多的战士,在敌人的轰炸和炮轰中幸存下来。”

  等三位营长都离开后,团参谋长有些担心地问叶尔沙科夫:“团长同志,我们真的能挡住敌人的进攻吗?要知道,第351团在德军的攻势面前,不到一个小时就伤亡了三分之二。”

  “参谋长,别再说了。”叶尔沙科夫虽然知道接下来是一场恶战,自己部队打到最后能有几个人活下来,还是一个未知数,不过他不想让团参谋长的话影响到指挥所里的气氛,便不耐烦地打断了对方:“既然上级命令我们在这里挡住敌人,那我们就要想尽一切办法,把敌人挡在这里,以便我们的友军能顺利地撤退。至于部队的伤亡情况如何,我们可以暂时不予考虑。”

  没等近卫团的战士们修筑好工事,敌人的炮击就开始了。由于没有足够的掩蔽所,以至于大多数的战士只能待在战壕里,他们蜷缩着身体,双手紧紧地捂住耳朵,以防止巨大的炮声导致他们的耳朵失聪。

  德军的炮击只持续了半个小时,便停了下来。各营营长见到敌人的炮击停止了,立即从藏身之处出来,弯着腰在战壕里来回地跑动着,扯着嗓子喊战士们进入射击阵地。然而能立即进入阵地的战士只是少数,大多数人不是被泥土埋住了,就是坐在战壕里发呆,他们都还没有从德军的炮击中清醒过来。

  好在德国人以为经过他们上一轮的进攻,和猛烈的炮击之后,阵地上已经没有剩下几个人了,只需要再发起一次冲锋,就能轻松地突破苏军的这道防线,切断前出到会让站方向的苏军的退路,然后在一点点地把他们吃掉。

  然而德国人很快就发现他们错了,步兵冲到距离苏军阵地还有一百多米时,阵地上的轻重火力就响了起来。冲在最前面的德军士兵,仿佛撞上了一堵透明的墙壁,纷纷在密集的弹雨中倒下。剩下的士兵连忙跳进附近的弹坑,或者躲在尸体后面,以躲避阵地上射来的子弹。

  担任进攻任务的是第389步兵师第546团的一个连,躲在弹坑里的德军连长,看到阵地上的火力,远远地超过了自己的想象,连忙命令蹲在一旁的通讯兵:“立即和团部联系,说俄国人的火力太猛,请求派坦克支援。”

  德军团长接到前沿的报告后,立即向师部报告,请求虎式坦克的协助,却遭到了师长耶内尔的一顿臭骂:“阵地上就几百个俄国人,你们一个步兵连就能把他们解决掉,为什么要用虎式坦克啊?”

  挨了耶内尔臭骂的团长放下电话后,觉得自己手下的连长如果不是遇到了困难,是绝对不会向自己求助的。在思索一阵后,决定派出了一个临时配属给自己的坦克连,向苏军的阵地发起进攻。

  待在指挥所里的叶尔沙科夫,看到远处出现了一个个坦克的轮廓,听到隐约传来的坦克轰鸣声,他赶紧在望远镜里仔细地数了一下,发现一共有六辆坦克。想到敌人的一辆重型坦克,就轻松地干掉了己方的七辆坦克,如今一下就来了六辆,自己的部队怎么能挡住。

  就在他焦急万分时,忽然听到一旁的参谋长“咦”了一声,连忙好奇地问:“参谋长,你看到什么了?”

  “团长同志,”参谋长放下望远镜,扭头对叶尔沙科夫说:“敌人怎么出动的都是三号坦克啊?这样一来,我们阵地上的反坦克枪就足以收拾它们。”

  “什么,来的是三号坦克?”叶尔沙科夫听到参谋长这么说,连忙举起望远镜仔细地观察远处的德军坦克,很快他就发现参谋长所不虚,出现在他视野里都是装备50毫米短筒火炮的三号坦克。他不禁喃喃地说:“奇怪,德国人怎么会出动三号坦克呢?难道刚刚就是这些坦克差点把第351团打得全军覆灭?”

  阵地上的苏军反坦克手们,刚看到远处出现敌人的坦克时,心里还像叶尔沙科夫一样担心。等他们看清楚来的是装甲薄弱的三号坦克时,顿时喜出望外,连忙架好了反坦克枪,向驶过来的坦克开火。

  三号坦克一向都是配合四号坦克作战的,而这些出现在苏军面前的三号坦克,则是耶内尔配备给虎式坦克分队的,以防止他们遭到了苏军步兵的袭击。由于耶内尔不愿意动用宝贵的虎式坦克,来对付阻击阵地上的苏军的残兵败将,因此第546步兵团的团长只能把担任掩护任务的三号坦克,用来打主攻。

  阵地上有一个建制完整的独立反坦克连,装备有27支反坦克步枪。子弹上膛后,反坦克手们谁也没有射击,而是静静地等待敌人的坦克进入射程。

  反坦克连的连长是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他的脸庞在不久前结束的炮击中,被硝烟熏得黑黑的。此刻他躲在一个土堆后面,目不转睛地盯着正在接近中的德军坦克,心里暗自计算还有多少时间可以让战斗们开火。

  虽说反坦克步枪可以在三百米距离上,有效地击毁敌人的坦克和装甲车,不过为了稳妥起见,连长一边盯着接近中的坦克,一边对身旁的战士说道:“往下传,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开火!”

  他的命令很快传达到每一位反坦克手的耳朵里,大家都端着长长的反坦克枪,瞄着正在接近中的德军坦克。只能连长一声令下,他们就会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击毁朝自己驶过来的坦克。

  趴在地上的德国兵,看得阵地上忽然没有动静了,还以为苏军被赶来支援的三号坦克吓住了。他们小心翼翼地从地上爬起,端着枪,采用短跃进的战术,快速地朝着苏军阵地接近。

  反坦克连连长见敌人的坦克距离阵地只有两百米,便摘下头上的钢盔,猛地朝下一挥,同时大声地喊道:“开火!”

  他的喊声被枪声和爆炸声盖住了,只有附近的两名反坦克手听到了。他们立即毫不犹豫地面前早已锁定的目标,扣动了扳机。而他们身旁的反坦克手,听到动静后,知道连长下达了开火的命令,也依次开火,朝着前方的坦克射击。

  27支反坦克枪的第一轮射击,就让其中五辆坦克趴了窝。有些子弹没有命中坦克,却击中了几个跟随在坦克旁边的德国兵,顿时在他们的身上钻出碗大的窟窿。看着这些身体几乎被子弹打烂的袍泽,周围的德国兵又呼啦啦地重新趴在了地上。

  而剩下的一辆坦克,丝毫没有察觉到其它的坦克,已经被苏军的反坦克步枪击毁了,依旧在轰隆隆地朝前行驶着,试图快速地冲过苏军的战壕,给坚守阵地的苏军造成恐慌。然而它的企图并没有得逞,它又向前行驶了四五十米,便被十几发穿甲燃烧弹击中,车辆的弹药发生了殉爆,把炮塔直接掀飞,砸在了后面的步兵队列里,当场就有两名倒霉的士兵,被砸成了肉酱。

  看到敌人的坦克都被摧毁了,反坦克连连长兴奋地从藏身处站起,高举着手枪喊道:“同志们,跟我来,把德国人从我们阵地前赶走!”

  反坦克连连长带头冲锋,连里那些没有操作反坦克步枪的战士,也端着武器,跟着他们的连长朝前冲。看到反坦克连的指战员都在冲锋,坚守这一段阵地的一营指战员,哪里还按捺得住,而已纷纷跳出战壕,勇敢地冲了上去。

  那些趴在地上的德国兵,看到已方的坦克被击毁后,原本就是心惊胆战,如今看到阵地上的苏军如潮水般涌过来,哪里还敢恋战,连忙从地上爬起来,调头就朝回跑。也有少数的士兵,一边朝后退,一边朝冲上来的苏军开枪,试图减缓战士们的冲锋速度。

  这些开枪的士兵人数有限,无法阻止战士们的冲锋。不一会儿的功夫,他们不是被乱枪打死,就是被刺刀捅死。担任进攻的这个步兵连,除了七八名腿脚快的逃出了生天,剩下的都横七竖八地躺在了这片战场上。

  在指挥所里的叶尔沙科夫,看到敌人的六辆坦克被反坦克连击毁后,正在暗自欢喜,忽然看到一营的指战员向敌人发起了反冲锋,他不禁火了。他冲到电话机旁,让通讯兵接通了一营的指挥所,怒气冲冲地问一营长:“一营长,我给你们营的任务是坚守阵地,谁给你的权力,让战士们去实施反冲锋的?”

  战士们为什么会发起冲锋,一营长此刻也是一头雾水。受到叶尔沙科夫的批评后,他连忙辩解说:“团长同志,我没有下达反冲锋的命令,也不知道战士们为什么会突然向敌人发起进攻……”

  “立即搞清楚是怎么回事,然后向我报告。”叶尔沙科夫正准备放下电话时,忽然想起反击部队尾随逃窜的敌人,冲进了被351团丢失的部分阵地,又补充说:“既然你们已经恢复了一部分丢失的阵地,那你立即调整部署,在这些阵地上重新布置防御。”

  一营长没想到叶尔沙科夫居然会让自己接收那些丢失的阵地,只能苦笑着回答说:“明白了,团长同志,我立即安排人手,去加强那里的防御。”

  能恢复一部分丢失的阵地,对叶尔沙科夫来说,是一件好事。毕竟一个团的两千多人,都拥挤在长宽不过两百米的狭窄区域,假如敌人的炮火密度再大一些,部队将出现非常惊人的伤亡。

  他结束和一营长的通话后,又给二营长打了个电话,命令他把多余的兵力,都调到一营空出来的地段去加强防御力量。

  也许是一营的反击,让团参谋长看到了胜利的曙光。他有些激动地对叶尔沙科夫说:“团长同志,既然一营实施的反冲锋,能恢复一段丢失的阵地。那么等敌人下一次进攻时,我们再实施一次反冲锋,没准能把351团丢失的阵地全部夺回来。”

  “参谋长同志,”看到自己的参谋长如此盲目乐观,叶尔沙科夫觉得自己有必要敲打啊一下,便表情严肃地说:“一营的这次反冲锋进行得很突然,别说德国人没回过神,就连你我都没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这种事情,德国人只要吃过一次亏,下次就会吸取教训了,没准他们会找出对付我们反冲锋的办法。因此,还是不要随便冒险,只要能挡住敌人的进攻,对我们来说,就是一个了不起的胜利。”

  “我明白了,团长同志。”听完叶尔沙科夫的这番话,团参谋长立即意识到自己是过于乐观了,刚刚反冲锋的成功,的确带有极大的侥幸因素。如果真的依瓢画葫芦再来一次,德国人没准就会直接炮击实施反冲锋的部队,用炮火把战士们都消灭在冲锋的路上。“虽然我们打退了敌人的进攻,但不能掉以轻心,没准他们接下来的进攻会更加猛烈,我们要做好必要的应对措施。”

  “参谋长同志,”见参谋长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叶尔沙科夫伸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说道:“不管怎么说,我们都取得一场胜利,可以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师里,让师长他们也高兴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