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莫斯科 第756章战地记者?上

小说:红色莫斯科 作者:涂抹记忆 更新时间:2019-08-03 23:49:45 源网站:笔趣读
  ..,红色莫斯科最新章节!

  离开档案大楼之前,索科夫把警卫排的战士都召集到大厅里,对他们说道:“同志们,你们都看到我身边的四个小孩了吗?他们的家人都被德国人杀死了,现在我要带他们一起回马马耶夫岗。在出发前,我想拜托大家,不管我们在路上遇到什么危险,都要确保他们的安全。你们能做到吗?”

  索科夫的话说完后,大厅里的战士们立即响亮地回答:“我们能做到!”

  听完战士们的答复,索科夫满意地点点头,弯腰抱起莉莉娅后,他大声地下达了命令:“出发!”萨莫伊洛夫和另外两名战士上前抱起了三名男孩,紧紧地跟在索科夫的身后。

  当索科夫走进指挥部,正坐在桌边聊天的西多林和伊万诺夫都慌忙起身迎上来:“师长同志,您回来了!”

  “回来了!”索科夫点点头,随口问道:“马马耶夫岗白天的战事如何?”

  “整整一天,敌人都没有进攻。”西多林回答道。

  “什么,敌人没有进攻?”西多林的话让索科夫感到很意外,他惊诧地问:“参谋长,你是说今天整整一天,敌人都没有向马马耶夫岗发起进攻?”

  “正是这样,师长同志。”西多林肯定地回答说:“就连工人新村那里的战斗也不激烈,进攻的罗马尼亚军队是一触即溃,根本无心恋战。”

  西多林汇报完毕后,无意中看到索科夫身后的四个小孩,脸上露出了吃惊的表情:“师长同志,这几个孩子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是萨莫伊洛夫少尉在档案大楼的下水道里找到的。”索科夫牵着莉莉娅的手,把她轻轻地拉到了自己的面前,对站在面前西多林和伊万诺夫说:“他们的父母都被德国人杀害了。”

  “这帮该死的德国佬!”伊万诺夫用力在桌上拍了一巴掌,怒气冲冲地说:“不是欠下了我们多少血债,早晚一天我们会向他们讨还血债的。”

  “会的,副师长同志。我们向德国人讨还血债的这一天,早晚会到来的。”索科夫对伊万诺夫说完这两句话后,直接吩咐西多林:“参谋长,给卫生队打个电话,让阿西娅立即到这里来一趟。”

  西多林答应一声,连忙拿起电话,让接线员接通了卫生队,听到有人说话,他便对着话筒说:“我是西多林,请您转告阿西娅,就说师长从外面回来了,让她立即来一趟。”

  放下电话,西多林看到索科夫招呼孩子们在靠墙的长凳上坐下,并张罗人给他们倒茶。而伊万诺夫则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巧克力,掰开分给了孩子们。见状,西多林连忙叫过一名参谋,问道:“你到后勤去问问,师部还有库存的巧克力吗?”

  “好的,参谋长同志。”参谋点点头:“我马上就去。”

  后勤离师部不远,不到五分钟,参谋就气喘吁吁地跑回来,手里拿着几块黑巧克力,对西多林说:“参谋长,后勤的同志说了,由于上级最近没有向我们提供新的物资,库存的巧克力就剩下这几块了。”

  西多林朝坐在墙边的几个孩子一指,吩咐参谋:“快点拿去给孩子们。”

  参谋刚走开,便有一人从外面闯了进来,嘴里还不停地叫着:“米沙,米沙!”

  西多林定眼一看,原来是阿西娅,便冲她笑着说:“阿西娅,你来了!”

  谁知阿西娅扑过来,一把抓住了西多林的手臂,神情慌张地问:“参谋长,米沙在什么地方,他是不是又负伤了?”

  没等西多林搞明白怎么回事,墙角就传来了索科夫不解地声音:“谁说我负伤了?”

  “米沙!”正一脸惊惶的阿西娅,听到索科夫的声音底气十足,悬在嗓子眼的心便重新放回了肚子里。她快步冲到了索科夫的面前,把他上下打量一番后,诧异地问:“你既然没有负伤,那让我赶到指挥部来做什么?”

  站在一旁的西多林,听阿西娅这么说,才知道是自己刚刚在电话里没有把话说清楚,结果导致阿西娅误会了。只听索科夫对阿西娅说:“阿西娅,我把你叫到这里来,是有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

  索科夫说着把身子闪到一旁,让那几个坐在长凳上的小孩出现在阿西娅的眼前,“这些孩子是我们刚救回来的,正好你带着医药箱,就给他们检查一下,看身上有没有受伤的地方。”

  看到骤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几个孩子,让阿西娅不禁大吃一惊:“米沙,这些孩子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索科夫连忙把这些孩子的来历,以及他们最近所经历的一切,都向阿西娅详细地说了一遍。听完这些孩子们的遭遇,阿西娅的眼泪刷的一下就流下来,她张开手臂,把四个孩子都揽在怀里,激动地说:“孩子们,你们受苦了!”

  阿西娅拥抱孩子们的时候,索科夫没有打断她,等阿西娅开始为孩子们检查身体时,他才开口说道:“阿西娅,待会儿你为孩子们检查完身体,就带他们回卫生队吧。在我找到办法把他们送出斯大林格勒之前,就由你来照顾他们。”

  “放心吧,米沙。”阿西娅回头对索科夫说道:“我会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孩子来照顾,绝对不会让他们受委屈。”

  见阿西娅同意了自己的请求,索科夫在孩子们面前蹲下,对他们说道:“孩子们,待会儿你们就跟着阿西娅去卫生队,由她来照顾你们。知道了吗?”

  “知道了!”四个孩子整齐地回答道。

  安排好了孩子们的事情,索科夫忽然发现自己回来这么久,还没有见到政委阿尼西莫夫,便问伊万诺夫:“副师长,政委去什么地方了,我怎么一直没看到他?”

  “师长同志,中午的时候,我们接到集团军司令部的电话,说有来自莫斯科的战地记者,要到马马耶夫岗来进行采访,让政委同志去接他们了。”

  斯大林格勒保卫战都进行来几个月,来这里采访的战地记者人数也不少,可还从来没谁来过马马耶夫岗。索科夫挠着后脑勺,好奇地问:“我们来斯大林格勒这么久,好像还是第一次有记者来采访我们。对了,政委带了多少人,能确保记者同志们的安全吗?”

  “师长同志,这一点您就放心。”西多林安慰索科夫说道:“我让警卫营长特涅夫少校,带了一百名战士随政委一起行动,就算路上与敌人遭遇,也能确保记者们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