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莫斯科 第760章河上运输线

小说:红色莫斯科 作者:涂抹记忆 更新时间:2019-08-03 23:49:45 源网站:笔趣读
  ..,红色莫斯科最新章节!

  时间回到几个小时前,叶廖缅科给崔可夫打电话,歉意地说:“崔可夫同志,我给你打电话,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通知你。原定拨给你们的三个步兵师,因为种种原因,暂时不能进入城内了。”

  听到这个意外的消息,崔可夫的心立即凉了半截,他感觉问道:“司令员同志,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大本营考虑,掌握了制空权的德国空军,随时可以对城里实施大规模的轰炸。”叶廖缅科回答说:“如果我们在这种情况下,就把这么多的部队集中在一个狭小的区域,他们将在敌人的轰炸中损失惨重,这将对我们未来的大反攻产生不利的影响。”

  “可是,司令员同志。”听到如此牵强的理由,崔可夫心有不甘地说:“如果要挡住敌人,仅仅靠我们现有的兵力是远远不够的。就算我们想把工人和居民都武装起来,但哪里去找那么多的武器弹药啊?”

  对于崔可夫提出的困难,叶廖缅科思索了良久,才开口说道:“崔可夫同志,我们在东岸囤积了大量的武器弹药和粮食、药品。既然连接两岸的水底浮桥已经搭设好了,我会连夜派车队把你们所需的物资,都运到城里。”

  一旁正在打电话的克雷洛夫,见崔可夫放下电话后脸色不太好看,连忙对着话筒快速地吩咐了几句,便放下了话筒,随后问崔可夫:“司令员同志,出什么事情了吗?”

  崔可夫抬头望着克雷洛夫,苦笑着说:“参谋长,叶廖缅科司令员刚刚通知我,说由于局势发生了变化,原定准备派出城内的三个师,暂时不进入城内了。”

  “什么,他们不进城了?”克雷洛夫听到这个坏消息,眉毛立即拧成了一个疙瘩:“司令员同志,难道您没有告诉他,说我们不光兵力严重不足,而且武器弹药和食物、药品也出现了短缺?”

  “我们的情况如何,难道方面军司令部不知道吗?”崔可夫一脸苦涩地反问道:“就算我向叶廖缅科司令员叫苦,你觉得他会改变自己的初衷吗?”

  克雷洛夫知道崔可夫说的实情,既然上级已经做出了决定,那么不管下面如何叫苦,也不会改变他们的想法。他喃喃地说:“就算不给我们补充兵员,至少要给我们补充各种物资啊。只要有了足够的弹药,我们就能把工人和居民都武装起来,和德国人进行战斗。”

  “叶廖缅科司令员告诉我,等天一黑,他就会派车队,把我们所需的武器弹药和各种物资运进来。”一想到即将运进城市的物资,崔可夫又来了精神,他对克雷洛夫说道:“参谋长,你立即通知军械交换站和给养站的指挥员,让他们在天黑之后,到浮桥边去接收物资。”

  克雷洛夫记录完崔可夫的命令后,又问了一句:“司令员同志,我们接收了物资之后,应该存放在什么位置?水底浮桥的附近,可没有什么适合存放大量物资的地点。”

  “和彼得厂长联系一下,”崔可夫回答说:“红十月厂有不少的地下仓库,此刻应该都是处于空置状态。把新到的物资存放在那里,应该是最安全的。”

  对于崔可夫的这道命令,克雷洛夫没有表示任何意义,他心里很清楚,在如今城北的整个工厂区,最安全的地段,就只有彼得担任厂长的红十月工厂。当初索科夫在这里屡屡击退了德军的进攻,迫使敌人不得不改变了进攻方向。

  他连忙说道:“好的,司令员同志,我立即和彼得厂长取得联系,和他商议存放物资的事宜……”

  “等一等,参谋长。”没等克雷洛夫说完,崔可夫忽然又打断了他:“你还有更重要的工作要做,接收物资和联系存放地点的时候,还是交给后勤部长洛博夫将军来完成吧。”

  “那我给洛博夫将军打个电话,让他立即到这里来一趟。”克雷洛夫说完这话之后,见崔可夫点头表示同意,便拿起了桌上的电话,和后勤部取得了联系,让后勤部长洛博夫立即赶到司令部。

  洛博夫接到电话后,猜想崔可夫这么急着叫自己去指挥部,肯定是想问后勤补给的事情,连忙整理好相关的资料,匆匆赶到了司令部。

  见到崔可夫之后,洛博夫从包里掏出本子,正准备向崔可夫汇报后勤补给方向的情况,却听到崔可夫先开口说道:“后勤部长同志,今天把你叫到这里,是因为今晚我们将接受一批物资,需要你安排存放物资的地点。”

  洛博夫听崔可夫这么说,脸上露出了惊诧的表情,他翻开手里的笔记本看了看,抬头望着崔可夫,用疑惑的语气说:“司令员同志,根据我的记载,今晚舰队最多只能为我们提供五只渡船,用以物资的运输。这么点物资一上岸,就可以给等在岸边的部队分配完毕。我觉得完全没有必要再找什么新的存放地点。”

  “后勤部长同志,今天把你叫来,除了让你另外寻找新的物资存放地点外,还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崔可夫面带着笑容说道:“工兵已成功地在河上架设了一道浮桥,这么一来,我们所需要的物资,就能通过浮桥,源源不断地运进城内。”

  “浮桥?!”洛博夫的脑子里快速闪过那座在搭设过程中,不断遭到德军飞机轰炸的浮桥,不由诧异地说:“司令员同志,可我看到那座浮桥架了不到一半,就被德军的飞机炸毁了,难道这么快就修复了?”

  “你搞错了,后勤部长同志。”崔可夫摆摆手,继续说道:“你说的那座浮桥,是我们用来吸引德国空军的注意力的。而我们真正的浮桥,则架设在北面被炸毁的跨河大桥旁边,是一座水底浮桥。”

  “我的上帝啊,是一座水底浮桥?!”洛博夫吃惊地说道:“浮桥在水底,我们的物资怎么运送过来啊?”

  “桥面距离水面只有四五十厘米,不会淹没卡车的排气管,这样车辆就能顺利地从桥上开过来。”克雷洛夫向洛博夫解释说:“除了车辆能在桥上形势,我们的战士也能从桥上徒涉过河。”

  洛博夫听完后,脸上露出了惊喜的表情:“司令员同志,这么说来,我们以后的兵员和物资运输,就不用再依赖舰队了?”

  “是这样的。”

  “太好了,这真是太好了。”洛博夫掩饰不住他内心的激动,他语速极快地说道:“我前两天还在头疼,随着天气越来越冷,最多再过一个月,伏尔加河就会出现大量的浮冰,到时河上就无法通行船只,我们的物资运输就有可能停下来。如今有了这座浮桥,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崔可夫抬手看了看表,对洛博夫说道:“后勤部长同志,等天一黑,运输物资的车队就会从对岸出发。你现在要做的事情有两件:一是让军械交换站的索卡洛夫中校,给养站的斯帕索夫中校,到浮桥便去接收物资;二是立即和红十月工厂的厂长彼得同志取得联系,借用厂内的地下仓库,来存放接收的物资。”

  “司令员同志,我想提个建议。”洛博夫等崔可夫说完后,开口说道:“我想让车队直接把车开到红十月厂的地下仓库外,这样可以大大地减少搬运物资的人员。要知道,我们后勤部的战士,几乎都在渡口忙碌,假如抽调的人手太多,对卸船的工作会产生不利的影响。”

  “司令员同志,”听到洛博夫提出的人手不足,克雷洛夫想到了一个折衷的办法:“我有一个想法,不知该讲不该讲?”

  “参谋长,你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崔可夫对克雷洛夫这种卖关子的做法很不满意,他有些不悦地说道:“就算说错了,我也不会责怪你。”

  “如今在渡口那里,云集了大量等待渡河到对岸去的居民。”克雷洛夫试探地说:“我们是不是可以从他们中间招募人手,来协助我们卸下船上运载的物资,这样就能把更多的力量调往红十月厂的仓库?”

  “招募居民来帮助我们干活?”对于克雷洛夫的这种说法,洛博夫首先表示了质疑:“这能行吗?”

  “参谋长,”崔可夫觉得以克雷洛夫的性格,不会莫名其妙说起此事,便用手朝他一指,说道:“说说你的想法。”

  “据我所知,有的居民在河边等渡船,已经等到了半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但始终没有机会上船。他们随身所携带食物,差不多消耗完了。”克雷洛夫以前曾经和索科夫聊起过等待过河的居民,对方就给他提了一个建议,此刻见洛博夫面临人手不足的问题,便趁机把索科夫的想法说了出来:“我们可以从中招募人手,参与工作的居民,每人每天可以得到300克面包、50克干肠或奶酪……”

  等克雷洛夫把索科夫当初的想法说出来后,崔可夫和洛博夫都惊呆了。过了许久,洛博夫才喃喃地说道:“参谋长同志,您真是天才,假如我们真的这么做,那么至少可以招募一两千居民为我们工作,就再也不用担心人手不足了。”

  “参谋长同志!”崔可夫很了解克雷洛夫的性格,知道他是绝对想不出这样的办法,便试探地问:“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想法一定是索科夫上校想出来的,对吧?”

  克雷洛夫不是一个随便把别人功劳据为己有的人,听到崔可夫的提问,便点点头,肯定地回答说:“是的,司令员同志。前段时间索科夫上校到司令部来,我和他闲聊时,说道河边渡口天天遭到敌人的轰炸,负责卸载物资的战士伤亡过大。他听了以后,就给我提了这么一个建议,当时因为人手勉强还够用,我也就没有提此事。如今我们要同时在两个方向接收东岸送来的物资,急需要大量的人手,便想到了索科夫上校的这个办法。”

  “他的这个办法很不错,也很有效。”崔可夫对索科夫的办法表示了赞同之后,转身对洛博夫说:“后勤部长同志,你记住,为了不让敌人发现我们新开辟了一条水上运输线,位于红十月工厂里的仓库,只能由后勤部的战士在里面负责装卸。至于河边的渡口,除了留下必要的人手外,其余的人手都从那些登船的居民中招募吧。”

  洛博夫等崔可夫说完后,又问了一个问题:“那每天食物的发放,又该让谁来负责呢?”

  “这还用说么,”崔可夫用手指了指洛博夫:“既然是你们后勤部招募的人手,给他们的食物发放工作,自然由你们后勤部来负责。”

  …………

  晚上十点,一支有五十辆卡车组成的车队从东岸出发,在工兵战士的指引下,驶向了那座水底浮桥。为了避免发生因为前车熄火,而导致的追尾事故,每辆车之间间隔一百米,以时速五公里的速度驶上了浮桥。

  为了防止被隐藏在岸边的德军特务发现,行驶的车辆都没有开车灯。驶上浮桥的头几辆卡车,由于天色太暗,对浮桥的性能又不熟悉,都先后栽进了河里,除了司机侥幸跳车逃生外,卡车和车上的物资都沉进了冰凉的河底。

  站在西岸的洛博夫见此情况,不禁心急如焚,他连忙对给养站的斯帕索夫说道:“中校同志,给对岸发信号,让所有上桥的卡车都开大灯行驶。”

  “部长同志,”听到洛博夫的这道命令,斯帕索夫连忙提醒他说:“如果我们开灯的话,会让隐藏在岸边的德国特务发现,如果他们发信号,指引德国炮兵轰击这段河面,我们的情况会更加糟糕的。”

  “顾不了那么多了。”洛博夫朝那些正在水里挣扎的司机一指,说道:“司机们是第一次使用这座浮桥,根本没有任何经验,如果让他们继续抹黑渡河的话,有可能所有的车都会栽进河里。如果物资不能运过河,,那我们的水上运输线还有什么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