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眼见此猛氏兽怒吼咆哮而来。

  刑天和屏翳皆是面露凝重之色。

  而蚩尤则是大笑,伸展双臂做迎接状,喊声道:“百万年不见了!我的老朋友!!”

  “嗷!!”

  回应蚩尤的,亦是一声兴奋的长啸。

  只见这山一般大小的猛氏兽随着冲来,越发的缩小。

  乃至扑到蚩尤的身边的时候,已然只有五丈左右。

  只猛然的,就一头就撞在了蚩尤的怀内。

  一边扭动,一边低鸣不止。

  眼见它那乌黑的招风耳抖动不止。

  黑色的眼圈似乎因为思念的原因,越发的大了一圈。

  嗷嗷叫着,似乎很是可怜。

  蚩尤一把就抱住了它的脑袋。

  轻声叹息道:“百万年的守候,苦了你了。”

  “大哥,这是怎么回事?它居然没死?”

  刑天看着这头猛氏兽,很是疑惑道:“它不是随着大哥你一块战死了吗?”

  蚩尤抚摸着猛氏兽的大白脑袋,摇头道:“当初我让它逃了,它并未随我一起被擒。”

  刑天这才点了点头。

  屏翳倒是哈哈笑道:“这憨货,竟能逃走,也是聪明,如今再次和首领你重聚,当再现首领荣光!骑着它,征战大地!”

  蚩尤叹道:“它也是受了不少屈辱,当初逃走,在神州大地被人类喊杀喊打,逼的它只能吃铁,吃竹子,甚至吃草求活……”

  猛氏兽和蚩尤心神相通,此刻更是嗷嗷大叫,诉说着自己的委屈。

  那它怎么会在这里?”

  刑天又是疑惑问道。

  “自然是因为我头颅被镇压在此地,它一点点的搜寻,循着一丝气息而来,只不过它却没能耐破开炎黄留下的阵法,因此就一直留在了这里,饿了捕食其他凶兽,渴了喝雪水,陪伴了我近百万年!”

  蚩尤拍着猛氏兽的脑袋,沉重的说道。

  猛氏兽嗷的一声,表达了自己的绝对忠诚!

  “对了,我的混元枪呢,我让你保存好,等待我复活,现在,我终于复活了!”

  感慨了一番,蚩尤就摩挲着猛氏兽的缓声说道。

  猛氏兽顿时咆哮一声,腹部一鼓,一道黑光就喷了出来。

  黑光敛去,正是一柄混元镔铁黑枪!

  “走!将这北俱芦洲内的凶兽,整合一番!然后召集现在大地上还有的巫族共聚!我们巫族!要重掌洪荒大地!”

  猛然伸手,一把抓过了这杆长枪,蚩尤便长喝一声,翻身就骑上了猛氏兽。

  “重掌洪荒大地!”

  刑天和屏翳亦咆哮一声,便随着蚩尤远去,要一只只的收服这里的大凶兽!

  北俱芦洲,从此刻开始,动荡了起来!

  而不说这三巫一花熊,在北俱芦洲内搞事。

  且说李清这里。

  他和孔宣一路遁飞,很快就到了汜水关前。

  孔宣依旧是回去悟道,全力找感觉。

  只要一旦感觉来了,他立刻就要证道!

  李清则是淡然看着下方战场。

  陆压和镇元子的回归,自然是让汜水关内军心大振!

  反观西岐阵营,鲲鹏久久不回之下,姜子牙的心也逐渐跌落了下去!

  莫不成,鲲鹏还打不过陆压小狗?

  而随着汜水关内鼓声大起,只见那陆压小狗当真就一脸得意的走了出来后,姜子牙登时就看向了广成子,再无一丝办法!

  自己这边,可没有混元金仙了!

  迈步走到了西岐阵营之前。

  陆压便手一抬,满脸傲然,大声喝道:“哈哈哈!一群逆贼!鲲鹏恶贼已经伏法!如今吾看你们,还有什么法子抵挡!?速速开寨门乞降!否则大军之下,寸草不留!!”

  “陆压,你不过一缩首苟活,卖父求存之辈,也敢在这里狂吠?贫道劝你即刻退下,否则生死无常,你命难存!”

  但闻一声平静话语,却见广成子迈步走了出来,站在高台之上,俯视着陆压。

  陆压一听,登时目中闪烁凶光,抬手一指喝道:“汝乃何人?料你一无名之辈,也敢在吾面前放肆!你下来!吾与你过上几手!若是还不敢战!免战牌也是无用!大军立至!”

  广成子见此,顿时淡然一笑道:“也罢!贫道便与你这胆小鼠辈,过上几招,也让你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

  陆压登时冷笑道:“你一区区大罗金仙,也敢狂妄,等下看吾如何生撕了你!”

  广成子只是淡笑道:“汝道已尽,焉知何为大道?贫道之志,岂是汝能想象?”

  说话间,广成子已然落了下来!

  姜子牙见此,连忙喝道:“擂鼓!”

  当下西岐阵营之中,亦是鼓声大作!

  “无知小贼!你安能明白,大罗与混元的差距!?”

  陆压见他下来,登时脸上露出狰狞之色,身形一动,已然一掌拍了过去!

  李清在虚空之中,嘴角微微翘起。

  这广成子几个月不见,修为倒依旧还是大罗金仙大圆满。

  如此修为,他是怎么敢如此狂妄,要单挑陆压呢?

  但随后,李清就笑了。

  却见广成子只是一挥手,陡然一座金钟就飞了出来。

  只见这金钟当的一声闷响,刹那变大,震的虚空颤抖,直直压向陆压!

  陆压见此钟,直惊的面色大变,忍不住就喊道:“东皇钟!?怎么会在你这里!?陛下呢!?”

  “传闻广成子玉虚宫击响金钟,得元始钟爱,看来那金钟,就是这件宝贝了。”

  李清看的那钟,自语一声,越发觉得好笑。

  因为这钟,的的确确和东皇钟,太像了。

  可惜,它终究不是东皇钟。

  而是元始天尊炼制出来的,道铃。

  这道铃放在玉虚宫内,用来测量弟子的根性,悟性,以及资质。

  而是阐教十二金仙,唯独只有广成子,他击响了这道铃。

  其余十一金仙,皆是击之不响。

  因此广成子也是最得元始天尊喜爱。

  同样的,这道铃,也就成了广成子之物。

  这可是比番天印,还要强上数倍的,圣人也花费大心思制造的,后天至宝!

  伴随着一声钟鸣,陆压陡然尖叫一声,身形一动,就化作一道火光,想要脱离这钟的罩缚。

  但钟的速度显然比他快多了,只是变大的瞬间,就已经来到了他的头顶!

  散发万道金光,直接就摄住了陆压。

  “啊!!”

  陆压怒吼一声,就显化出了原型!

  一只浑身是伤,毛都被拔了一半,到处光秃秃,显得很是滑稽的三足金乌,就显化在了原地!

  无穷太阳真火疯狂燃烧!阻挡着那金钟的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