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强少在校园 正文 第509章 暗无天日

小说:修真强少在校园 作者:唐箫 更新时间:2019-05-16 05:07:56 源网站:笔趣读
  “你挡得住我吗?”唐铮并没有被吓唬住,径直朝栗笑天走去,杀气勃发。

  他要杀了她!

  栗笑天并没有后退,嘴角微扬,翘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淡淡地说:“当然!”

  唐铮还未弄明白对方这强大的自信究竟来自何处,脚下就剧烈晃动,地板消失了,一个巨大黑洞出现在脚下。

  除了门口的栗笑天外,所有人脚底悬空了,自由落体,飞速地向下坠落。

  唐铮惊呼一声,飞快地朝门口冲去。

  栗笑天纹丝不动,连嘴角的笑意都不曾减少分毫。

  轰轰轰!

  屋顶出现密密麻麻的枪口,对准几人开火了,枪林弹雨,漫天射向几人。

  唐铮暗叫一声不妙,爷爷是普通人,哪里挡得住这漫天弹雨,他一把抱住了爷爷,却不可避免地朝下坠落。

  错过了这个机会,几人已经下坠了数百米,而且几人无处借力,即便是有天大的本事,却也无可奈何。

  栗笑天站在洞口,朝早已消失的几人摆了摆手,笑眯眯地说:“唐铮,永别了!”

  四面八方都是黑暗,这黑洞仿佛没有尽头,已经不知道下坠多少距离了。

  “大家都没事吧?”

  “唐铮,我没事。”方诗诗连忙说,“咱们这是要落到哪里去?”

  唐铮也不知道答案。

  蔡贵斌长叹口气,说:“真没想到这一切都是一个圈套,对方真是用心良苦啊,我也从来没听说过这里还有一个这样的黑洞陷阱。”

  唐铮也终于相信了蔡贵斌,他是一个被邢锋抛弃的弃子,从此之后,龙组就是邢锋的囊中之物了,再也没有一个异己了。

  “大家别灰心,现在我们还没死,那就还有机会。”唐铮故作镇定,不甘心地劝道。

  唐大海失魂落魄,哽咽地说:“小铮,这都是爷爷害了你,若你不是为了救我,就不会落入这个陷阱了。”

  “爷爷,这不怪你,为了你,我舍掉这条性命又如何,你放心,只要有我在,我就一定会想方设法保证大家的安全。”唐铮知道这次凶多吉少,却还是出宽慰道。

  下方出现了一丝亮光,唐铮大喜,道:“到头了。”

  可当他看清楚下面的景象后,吓的浑身冰凉,大叫道:“不好,下面是融化的岩浆。”

  这个黑洞竟然通向了地底岩浆,难怪栗笑天这么信心十足,即便是宗师境界的高手落入融化的岩浆之中,那也是会变成连骨头渣子都不会剩一点。

  这下怎么办?

  这么多人落下去,那是必死无疑啊。

  吱吱!

  恰在他惊魂未定之计,小白突然叫了起来,十分欢快地冲向了岩浆,仿佛离家的游子回到家乡一样。

  唐铮心中一动,大喜过望:“对呀,我怎么把这一点忘记了。当初小白不就是在岩浆之中孵化出来的吗?岩浆对其他人而很恐怖,但对它而就像是水对鱼一样。”

  “天不亡我,恐怕栗笑天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的小白这样的神奇,完全可以抵御住岩浆。”

  小白抢先一步冲进了岩浆之中,像潜水一样,一个猛子扎了进去,消失了踪影。

  其他人不明就里,大惊失色地惊呼道:“啊,它……被融化了吗?”

  “大家放心,我们得救了。”唐铮连忙安慰道。

  话音方落,小白的身影就从岩浆中窜了出来,溅起一朵朵火红的浪花。

  “小白,快点想办法救我们。”眼见几人就要落入岩浆中了,已经可以感受到炽热的气浪了。

  小白叫了一声,张开小嘴,猛地一吸,火红的岩浆变成了一道细线,迅速地飞进了它的嘴里。

  顷刻间,岩浆就下降了很长一段距离,而小白仍旧孜孜不倦地吸引岩浆,小肚子渐渐鼓了起来,但它却是一副十分享受的模样。

  “龟千岁,变大,驮住所有人。”

  大家下坠的速度很惊人,即便等会儿可以安全着陆,这样的速度也足以让所有人粉身碎骨。

  而龟千岁的防御力是最强的,所以唐铮把希望寄托在了它身上。

  龟千岁连忙变大,几人立刻趴在了龟千岁的龟壳上,急速下坠。

  火红的光芒渐渐变淡,岩浆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少,而小白的肚子越来越圆,眼睛越来越亮,雪白的毛发散发出了一丝丝红光。

  嗖!

  当小白终于把最后一点翻滚的岩浆吸入腹中,它变的像一个小圆球倒在了地上,使劲地蹬了几下腿,却怎么也爬不起来。

  嘭!

  一声巨响,龟千岁撞击在地面上,乱石纷飞,巨大的冲击力让龟千岁反弹了一下,才终于落在地面上。

  众人趴在龟壳上依旧承受了不小的冲击力,但所幸并没有危及性命,所以暂时松了口气。

  “龟千岁,你怎么样?”唐铮关切地问道。

  “上仙放心,我没有大碍。”龟千岁说。

  唐铮点点头,扶着爷爷和诗诗跳下了龟壳,当双腿重新站在地面上,感觉是那么的亲切踏实。

  蔡贵斌也跳了下来,四周的光线很暗淡,墙壁上还泛着红光,倒是不至于完全陷入黑暗。

  “小白。”唐铮一眼就看见了四脚朝天躺在地上的小白,连忙冲过去抱起来,却不由自主地痛呼一声,差点撒手扔掉。

  它浑身滚烫,就像是火焰一样。

  看见它双眼神采奕奕,唐铮才放下心来,它明显没有大碍。

  “小白,谢谢你。”

  这次若不是小白,所有人都会死,它当的起这声谢谢。

  吱吱!

  小白得意地眨了眨眼,仿佛在说不用谢,样子颇为可爱。

  放下小白,任由它消化岩浆,唐铮看向其他几人,几人惊魂未定,神色不太好看,尤其是老爷子面色苍白,死里逃生的经历让他的那颗老心脏差点跳出嗓子眼。

  “我们这是在哪里?”唐大海问。

  蔡贵斌苦涩地说:“在地底数千米的地方。”

  从方才下落的时间可以大致估算下坠了多远。

  “咱们怎么上去?”方诗诗问道。

  蔡贵斌苦笑道:“反正我是爬不上去的,只能看你们有不有这个本事了。”

  “数千米的距离,爬上去也并非不可能。”唐铮看了一眼四周的石壁,石壁十分光滑,对于普通人而是一件难事,但唐铮若是要爬上去也并非不可能。

  “大难不死,必有祸福,大家先休息一下,我来探路。”唐铮说道,一纵身就跳上了石壁,十指如刀,抓下一块岩石,稳住身子。

  他就像是一个蜘蛛,沿着石壁迅速地向上攀爬,爬行了几百米,上面已经没有丝毫亮光了。

  “小铮,你小心一点。”唐大海关切地叮嘱道。

  “爷爷,我没事。”

  唐铮心念一动,一团真火从手指尖蹿了出来,照亮了四周。

  啊!

  唐铮大吃一惊,眼前的景象安全出乎他的预料,斜上方有三个洞口。

  “怎么会有三个洞口?我们方才掉落下来的时候根本没感觉到还有其他洞口啊。”

  唐铮糊涂了。

  “不同的洞肯定就是通往不同的方向,走错了洞,那就根本不可能爬上去了。”

  原本唐铮认为是一条直道,所以并没有多担心,然而事实是不止一个洞,这下变的困难重重了。

  “三个就三个,那我也逐个尝试一下。”唐铮并没有死心,准备钻进其中一个洞去探索一下。

  但是,眼角余光却向下扫了一眼,便再也难以移动目光。

  “我靠,见鬼了,下面怎么也不止一个洞口?”

  唐铮方才在黑暗中爬行了一段距离,并没有感觉有其他洞,可眼前的景象却截然不同。

  他是从其中一个洞口爬上来的,这说明方才他就已经选择了许多方向中的一个,现在即便是向上爬,那也极有可能是错误的方向了。

  他欲哭无泪,本来已经认为情况很严重了,原来还是自己低估了。

  他可以预见上方肯定还有无数个岔口,他根本无从选择,也就是说他们虽然活了下来,但找到出口的机会微乎其微。

  “先原路返回,否则等会儿和他们就很容易分开了。”

  可眼前是三个洞口,选择哪一个呢?

  犹豫了一下,他只能凭借感觉选则一个,然后向下爬去,可爬行了百余米,眼前又出现了三个洞口。

  “靠,这是要逼死我吗?选择困难症的来这里岂不是要崩溃发疯了。”唐铮哭笑不得,可也唯有硬着头皮选择一个。

  又爬行一段距离,洞口又出现了,可这次却并非三个洞口了,而是两个洞口。

  “爷爷,诗诗!”唐铮大叫,期盼着他们的声音可以给自己指明方向。

  然而,没有任何回答,这说明他真的走过方向了。

  “这地方四通八达就像是迷宫一样,暗无天日,这让我怎么着啊。难道返回去?”

  他略一沉吟,没有返回,而是选择其中一个洞口爬了下去,既然有这么多黑洞,他倒要看看究竟通往何处。

  爬行一段距离,炽热的气浪就扑面而至,一道红光出现了。

  “又是岩浆。”唐铮骇然,这说明这个黑洞到尽头了。他原路返回,又爬进了另外一个黑洞。

  咦?

  没有热浪,反而有些清凉,前方也有亮光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