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铮才不想被当成大熊猫似的围观,一手拽着一个,大步流星地朝商场里走去,道:“我对明星梦不感兴趣,别来烦我。”

  “唉,功夫哥,你可千万不能浪费这个机会了,否则以后再包装就难了,况且,当明星很赚钱的。”艾米连忙追上去,不愿让到手的猎物又跑了。

  唐铮置若罔闻,倒是灵儿扭头瞧了瞧艾米,好奇地问:“主人,明星是不是就是电视上那些唱歌的人呀?”

  “唱歌的人是明星的一种。”唐铮随口说道。

  灵儿眼睛一亮,惊叹道:“哇,当明星可以唱歌,真的是太好了。”

  艾米听见这话,大喜过望,小碎步跑过来,说:“美女,你的声音清脆,很有质感,很适合唱歌,将来绝对可以出畅销的歌曲。”

  “真的吗?”灵儿天真地问。

  “我保证!”艾米拍着胸部,“艾米姐说的话,绝对会兑现。”

  唐铮闻,心中一动,艾米以前就喜欢听歌,为此还差点吓着爷爷,莫非她真的对唱歌情有独钟?

  看着她期盼的眼神,唐铮停下了脚步,问道:“灵儿,你真的想当明星?”

  灵儿睁着大眼睛,可爱地说道:“当明星可以唱歌的话,灵儿就想当。”

  唐铮皱起了眉头,灵儿心地淳朴,未经世事,而娱乐圈是一个大染缸,灵儿就像是一块鲜美的美味,娱乐圈的那些饿狼会锲而不舍地紧盯她,很容易吃亏。

  况且,她身份特殊,若是不注意被识破了身份,那就会有更大的麻烦。

  灵儿见唐铮皱起了眉头,以为唐铮生气了,连忙摆手,惊慌失措地说:“主人,灵儿不当明星了,不唱歌了,主人,你不要生灵儿的气。”

  说着,双眼泪汪汪,楚楚可怜。

  艾米大吃一惊,这美女竟然叫功夫哥主人,而且这么在乎他的态度,他们究竟是什么关系啊?

  况且,自己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么一个有潜力的明日之星,怎么能放过呢?

  于是,艾米连忙劝道:“功夫哥,我是真心实意的,一定捧红她。”

  “灵儿,你别伤心,我没有生气。”唐铮握紧了灵儿的手,解释道。

  灵儿如释重负,拍着胸脯,喜笑颜开地说:“那这样灵儿就放心了,以后灵儿就一直陪在主人身边,侍奉主人。”

  这番话特像是古代没有地位的丫鬟对主人的态度,看的艾米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即便方诗诗知道灵儿的来历,见她这么死心塌地的对唐铮,也啧啧称奇。

  “美女,人要有自己的理想和主见,而且这机会千载难逢……”艾米不死心地规劝。

  他就不信这社会上还没有女孩子不想当明星的,又有钱又有名气,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都求不来的好事啊。

  但显然灵儿一次次地打破了他的固有思维,灵儿小嘴一撇,不耐烦地说:“人家都说了,不想当明星,怎么还要劝啊,难道你真想让主人生我的气吗?哼,真是一个大坏蛋,不和你说话了。”

  说罢,赌气似地扭头,似乎不想看到艾米这张脸了。

  艾米瞠目结舌,在这个现代社会,竟然还有人对别人如此俯首听话,他感觉自己回到了旧社会。

  况且,灵儿还是这么漂亮一个姑娘,他心中不坏好意地琢磨,难道功夫哥有什么不同寻常的调教手段?

  若真是那样就真要遭天打雷劈了。

  对这样一个仙女儿一样的人儿也狠的下心去调教,这得多么铁石心肠啊。

  艾米百感交集,沮丧无比,真正的体会到了什么叫挫败感。

  其实,他以前可是娱乐圈的金牌经纪人,就因为某一次得罪了一个娱乐大亨,所以才会变成现在这样惨。

  手中一个艺人都没有,好不容易发掘到了唐铮这一块宝,唐铮又根本没心思进军娱乐圈。

  原本以为今天时来运转,又捡到一块宝,但没想到又要铩羽而归了。

  “不行,我艾米姐不能被那些人瞧不起,错过了这次机会,我就真的没有翻身的机会了,这三人中,我一定要抓住一个。”

  艾米默默地下定了决心,目光一转,又盯上了方诗诗,可他尚未开口,方诗诗心领神会似地一摆手:“不好意思,我对娱乐圈没有兴趣。”

  啊!

  艾米真想大叫一声,还要不要他活了,老天怎么对他这么残酷。

  这就像是一个在沙漠中快要渴死的人,突然看见了一滩水,但走进才发现,原来是海市蜃楼,一切都不是真实的。

  这怎能不令人崩溃。

  艾米失魂落魄,幽怨地看着唐铮,说:“功夫哥,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了吗?”

  唐铮看了灵儿一眼,道:“留个电话吧,我回去考虑一下。”

  促使他改变态度的是灵儿那个眼神,她显然太热衷于唱歌了,她修炼这么多年才有机会幻化成人,既然来了这大千红尘,若是不能体验一下某些自己感兴趣的事,岂不是活的太无味了。

  况且,唐铮也还没有想到办法安排灵儿,她虽然化形了,可她的修为并不高,也帮不上他多少忙,何不让她按照自己的意愿开开心心的生活呢?

  没准,她将来还真能成为一个万众瞩目的大明星呢。

  灵儿闻,露出一丝诧异,但眉宇间透着淡淡的喜悦。

  艾米的表情就格外夸张了,欣喜若狂,直接扑向唐铮,那架势真有当场献吻献身的冲动了。

  唐铮眼疾手快,一闪身就躲开了艾米的热情,道:“你回去吧,我们还要逛商场买衣服呢。”

  艾米丝毫不介意,忙不迭点头哈腰:“这是我的名片,你们先忙,记得考虑好了,给我打电话,我这段时间会一直在常衡。”

  唐铮连忙带着两个美女进了旁边的一个服装店,方诗诗和灵儿都是衣服架子,什么衣服都能够穿出特有的气质,所以衣服并不难买。

  看着灵儿进了试衣间换衣服,方诗诗好奇地问道:“你真想让灵儿进军娱乐界?”

  “娱乐界的风评是不好,但若是她感兴趣也未尝不可。”

  “呵呵,你倒是挺迁就她的,不过这样一个美女,确实让人拒绝不了。”

  “你也美啊,对了,说起衣服,我给你准备了一件特殊的衣服,回去给你。”唐铮说道。

  “你还给我准备了礼物?”方诗诗大喜过望,“是什么衣服?”

  “到时就知道了。”唐铮故作神秘。

  “呵呵,还知道吊我的胃口了,是不是在学校的时候也用这招骗其他姑娘啊?”方诗诗掐着唐铮腰上的肉,面带笑意地说道。

  “没,绝对没有。”唐铮心虚,却一本正经地说道。

  “真的吗?”方诗诗似笑非笑,“叶叮当对你可是觊觎已久啊。”

  唐铮神色尴尬,他与叶叮当的事情三两语根本说不清,况且,两人经历了那么多事,感情是真的与日俱增。

  不过,唐铮不是笨蛋,不可能当着一个女孩说另外一个女孩的好。

  “主人,你看我漂亮吗?”突然,灵儿走出了试衣间,在唐铮面前转了一圈儿,喜滋滋地问道。

  “漂……”唐铮本能地想赞美一句,眼神却直了,灵儿外面穿着一件嫩绿色的呢子大衣,而里面是一件打底衫,可打底衫上有两个明显的凸起,异常显眼。

  灵儿姑娘却浑然不觉,反而凑在唐铮面前,追问:“主人,灵儿漂亮吗?”

  凸点了!

  这幅画面太刺激了,况且她本来就颇有胸怀,这下更显突出。

  方诗诗剜了唐铮一眼,连忙说:“灵儿,我们进试衣间,这里有一个大色狼。”

  “什么是色狼?”灵儿天真地问道,却已经被方诗诗拽进了试衣间。

  唐铮松了口气,这是考验他的忍耐力啊,幸亏附近没其他人,否则看见这幅美景,灵儿岂不是吃大亏了。

  “灵儿似乎没有内衣,先前那套裙子有点大,所以看不太出来,如今传了这紧身衣,就原形毕露了。以后必须教灵儿保护自己。”

  不一会儿,方诗诗出来了,脸色绯红,又迅速地把门关上,似乎深怕唐铮偷看,瞪了唐铮一眼,道:“刚才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你们男生真色。”

  唐铮哭笑不得,大叫冤枉,他刚才真的没有旖旎的念头,就是纯粹的吃惊、

  “看着点,我去去就回。”

  “你去干什么?”

  “买衣服。”

  看着方诗诗快步走进了不远处的一个内衣店,唐铮如梦初醒,她是去给灵儿买内衣去了。

  “主人,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了?”灵儿的声音飘了出来,有些忐忑。

  “灵儿,别胡思乱想,你没有做错什么。”

  “那为什么诗诗姐会生气啊,还说我要提防你,你是灵儿的主人,灵儿怎么会提防你呢?”这小丫头的脑袋根本想不通这些问题。

  “别听他胡说,这人类的世界有许多规矩,以后你慢慢习惯就好了。”唐铮敷衍道。

  “哦,灵儿很笨,主人别嫌弃灵儿,灵儿一定会努力学习,不那么笨。”

  唐铮忍俊不禁,灵儿根本不笨,只是欠缺生活经验,又好生安慰了几句,她才终于不忐忑不安,而方诗诗也提着一包内衣进了试衣间。

  唐铮不禁想,没有亲自试穿,她都知道尺寸吗?莫非是用手测量过?

  一想起那血脉偾张的画面,唐铮暗叫一声禽兽,连忙收敛心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