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强少在校园 正文 第520章 顶天立地

小说:修真强少在校园 作者:唐箫 更新时间:2019-05-16 05:07:56 源网站:笔趣读
  唐铮心急如焚,以为方诗诗发生了什么不测,不顾佘梦琴的阻拦,强行冲了过去。

  “不准看!”佘梦琴大叫道。

  唐铮已经看清楚了,松了口气,却哭笑不得,原来大床上玉体横陈,两双白花花的大腿伸在被子外,纠缠在在一起,当真是让人流鼻血的场景。

  毫无疑问,佘梦琴误会了。

  看见女儿和另外一个女孩子这幅模样躺在床上,她肯定以为唐铮昨晚和她们俩一起大被同眠,来了一场锵锵三人行。

  方诗诗和灵儿也被吵醒了,睁开睡眼惺忪的脸颊,尤其是方诗诗面色红润,春-光乍泄,那慵懒样透着无限风情,明显是受到了滋润的模样。

  作为过来人,佘梦琴哪里会不清楚,更是对自己的判断坚信不疑,她恨铁不成钢地瞪了方诗诗一眼,叫道:“诗诗,过来!”

  方诗诗睡眼惺忪,揉了下眼睛,迷迷糊糊地问:“妈,你怎么来了?”

  “你还好意思问,你怎么这样不知羞?”佘梦琴眼睛都红了,自己含辛茹苦二十来年把女儿带大,那是朝标准的千金大小姐,名媛贵族培养的,怎么变成这样了?

  方诗诗一头雾水,还没反应过来,但唐铮却已经恍然大悟了,连忙解释:“阿姨,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亲眼所见还有错码?唐铮,你年纪轻轻,怎么就不学好?不要以为有一点本事就可以玩弄女孩子。”

  唐铮哭笑不得,这顶大帽子扣下来也太狠了吧,自己哪里玩弄女孩子了。

  “主人,她是谁呀,好吵啊,吵的灵儿睡不着觉。”灵儿半眯着眼,像撒娇似地问道。

  “主人?”佘梦琴的眼睛又瞪大了一圈儿,这是玩角色扮演吗?话说老娘这么大岁数了,也没玩过这些。

  这不是玩弄女孩子是什么?

  证据确凿,佘梦琴怒火直冒三丈,恨不得一脚把唐铮踹的生活不能自理。

  方崇国也走到了门口,瞟了一眼,面色变得格外严肃,道:“诗诗,穿好衣服,出来说话。”

  砰!

  房门被佘梦琴直接给关上了,可以听见里面窸窸窣窣的穿衣服声。

  “唐铮,你给我过来?”佘梦琴叫道。

  唐铮委屈地走到二人面前,这叫什么事,自己什么都没干,这也太他妈冤枉了啊。

  “你这也太荒唐了。”方崇国也忍不住说道。

  “我……”唐铮还没来得及开口,就看见唐大海走了出来。

  “小铮,发生什么事了?”

  “爷爷,你怎么起来了?”

  “老爷子,你好。”方崇国起身朝唐大海招呼道,他虽然也生唐铮的气,但对唐大海依旧保持了足够的尊敬。

  “二位是?”一看对方就不是普通人家,唐大海不禁有些局促,小心翼翼地问道。

  佘梦琴正想怒斥唐铮,但唐铮未卜先知一样横了她一眼,她心中咯噔一下,没来由的一阵恐惧,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他们是诗诗的父母。”唐铮柔声介绍道。

  唐大海大吃一惊:“哎呀,贵客,贵客,小铮,你来愣在这里做什么,快点招呼客人,家里菜不够了吧,我先去买菜做饭,你们先坐一坐,就当自己家。”

  唐大海忙碌起来,唐铮想劝,却又停了下来,让爷爷出去,自己才好解释,否则让他听了肯定担心。

  方崇国识破了唐铮的心思,于是也没有劝阻。

  等老爷子离开家,方崇国的脸色又沉了下来,严肃地说:“唐铮,我们不反对你和诗诗谈恋爱,可也不能这么荒唐,我方家虽不是什么名门大户,却也不是胡来的人家,你……”

  他还未说完,方诗诗穿好衣服走出来了,嘟着嘴叫道:“爸,你在做什么呢?”

  她也是一个聪明人,事后也终于想明白父母为何大动肝火了,见唐铮被冤枉了,心疼不已。

  “诗诗,别插话,听你爸说。”佘梦琴说道。

  “你们听我说,你们都误会了,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方诗诗焦急地辩解道。

  “亲眼所见,还能误会?你就不要为他打掩护了。”

  方诗诗恨恨地一跺脚,面红耳赤地说道:“你们怎么就不相信你们女儿呢,真是气死人了。”

  唐铮长出一口气,说:“叔叔,阿姨,我知道你们怎么想的,你们真的误会了,你们看沙发,昨晚我一个人睡这里呢。”

  两人朝沙发看去,还有被子,确实有人睡过的痕迹,先前情急之下,两人都忽略了这一点。

  “你们真的没有三个人睡一起?”佘梦琴半信半疑地问道。

  “妈,你在说什么话呢,我们怎么可能是那种人?”方诗诗羞红了脸,恨不得找一条地缝钻下去。

  唐铮尴尬地咳嗽一声,昨晚自己不是还冒出来个这样龌蹉的念头吗?若真的那样做了,那今天就被捉个现行了。

  “可那个女孩子是谁?”佘梦琴又问,“她为什么叫他主人?”

  “主人,灵儿,是不是又做错什么了?”话音方落,灵儿又忐忑不安地走了出来,小心翼翼地问道。

  这一声主人又让佘梦琴肝火大动,实在是这个称谓在如今这个社会太不常见了。

  “灵儿,你先进去,不关你的事。”

  “哦,好的,有什么事叫灵儿哦,主人。”灵儿朝唐铮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如释重负地退回了房间。

  “他又是去哪里拐骗了这么漂亮的姑娘?”佘梦琴也不得不承认灵儿真的很漂亮,而且有一种灵气。

  “不是拐骗的,一难尽,反正不是你想的那样。”方诗诗解释不通,直接说道。

  见女儿这么维护唐铮,况且,对方不是自己想的那样,佘梦琴的怒火渐渐降了下来,道:“诗诗,你回了常衡,怎么不回家,跑他家来住下,成何体统,这不是让别人戳脊梁骨,说闲话吗?”

  “这是我提议的,这样我可以保护诗诗。”唐铮抢着说。

  “你是说诗诗还会有危险?”方崇国与佘梦琴不约而同地变了脸色。

  先前,他们还以为唐铮已经解决了危机,女儿不会再有危险,原来根本不是这样。

  佘梦琴发飙了,质问道:“唐铮,你说你这是干的什么事,不但连累我们家的生意,现在连我们女儿的生命安全也受到了影响。”

  “阿姨,我也不想这样,但你放心,我保证不会让任何人伤害诗诗。”

  “你保证的了吗?我知道你很厉害,难道对方就是吃闲饭的吗?前几天在常衡闹出那么大动静,你不要以为我们不知道是你,你是单枪匹马一个人,对方是一个组织,是国家,你斗的过他们吗?”

  “他们并没有你说的那么强大,我也没有你想的那么势单力薄,诗诗是我的女人,我会保护好,这是我的责任和义务。”唐铮斩钉截铁地说。

  “你……狂妄。”

  “妈,你就不能少说两句吗?”方诗诗气的直跺脚。

  “我少说两句,你都要信命不保了,不行,必须和我回去,我不管对方是什么来头,唐铮,我告诉你,你必须把这个麻烦解决了,若诗诗真的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变成鬼也不会放过你。”

  佘梦琴是真的急了。

  “爸,你劝妈两句,没她说的那么严重,唐铮很厉害,可以解决这个麻烦。”方诗诗焦急地说。

  方崇国却无动于衷,心中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这个女儿的男朋友,他真的适合与女儿在一起吗?

  他不在乎自己的生意,他最在乎的是女儿的安全,若是唐铮真的威胁到女儿的安全,他不介意做棒打鸳鸯的事。

  “唐铮,我们自己会保护好女儿,这段时间,你暂时不要来找她,等你解决好那些麻烦之后再说。”方崇国沉声说道。

  “爸,你们不能这样,不能拆散我和唐铮。”

  “我这不是拆散你们,而是考验他作为一个男人的能力和责任感,若是一个男人,不能保护好自己的女人,却大谈什么情情爱爱的事,这种人是懦夫,我方崇国的女儿绝对不会嫁给这样的懦夫。”方崇国义正词严地表态。

  “他不是懦夫,他是顶天立地的英雄。”方诗诗反驳道。

  “那就证明给大家看。”

  唐铮没有急于表态,而是在反复咀嚼这句话,不得不承认,作为一个成熟的男人,方崇国这番话并没有说错。

  一个男人不能保护自己的女人,这和懦夫没有区别。

  况且如今情况特殊,自己还要去对付邢锋,也不可能让诗诗以身犯险,与自己同行。

  反而,让他留在父母身边,或许才是最小的目标,会更加安全。

  “叔叔,我同意你说的话,我会证明给你们看,我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诗诗你们就带回去,但你们一定要保护好她。”唐铮说。

  “不行!”方诗诗立刻反驳。

  “诗诗,听话。”唐铮劝道。

  “我要和你一起面对困难。”

  唐铮笑了笑,揉了揉她的头发,说:“相信我,我可以解决这些麻烦,你要对我有信心。”

  看着唐铮坚定的眼神,方诗诗知道他心意已决,自己说再多也没用,于是妥协了。

  方崇国与佘梦琴对视一眼,不禁暗叹口气,女儿长大了,不听他们的话,而对唐铮听计从,作为父母,不禁有一种无力感。

  咚咚!

  敲门声响起,一个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请问这是唐铮的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