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强少在校园 正文 第549章 易主

小说:修真强少在校园 作者:唐箫 更新时间:2019-05-16 05:07:56 源网站:笔趣读
  此刻,唐铮气势如虹,许多人都不敢正眼看他,而就数冯勇就兴奋了,看向唐正的目光充满了崇拜,心说若是我哪一天也这么帅,那就真是此生无憾了。

  鬼手终于稍稍克服了心中的恐惧,催促道:“那我们快点赌吧。”

  他深怕秦老因为他失血过多而死,那他就真的是难辞其咎了,宋家一定会追究他的责任。

  面前这个年轻人明显是来踢场子的,既然他连宋家都不怕,那自己还能说什么?只能使出浑身解数来赌这一局了。

  不过,他的信心已经没有先前那么强烈了,患得患失。

  唐铮眯着眼笑了笑,朝坐在地上的荷官说:“美女,该你发牌了,别怕,我不是坏人。”

  荷官都快要哭了,你还不是坏人,一刀刺穿了别人的手掌还不叫坏人。

  她心中怕的要死,好不容易才克制住腿软的毛病,战战兢兢地站在赌桌前,可看见那染满了大半个赌桌的殷红鲜血,又差点直接晕死过去。

  “发牌吧。”唐正说。

  这次是两个人对赌,并不需要另外加赌注,只需要一次性地全部发完五张牌。唐铮与鬼手面前的赌桌都被鲜血染红了,荷官询问似地望向唐铮,是不是就这样发下去,那样牌就被鲜血弄脏了。

  见唐铮没有反应,荷官只能壮着胆子把牌往那血迹斑驳的地方发去,可当纸牌即将落在赌桌上时,赌桌上的鲜血仿佛有了生命,自动向四周流去,腾出了一个干净的位置,没有让一丝鲜血沾染到纸牌上。

  众人见到这神奇的一幕,啧啧称奇,不知唐铮究竟是怎么办到的。

  可鬼手的牌就没有这种优待了,直接被发在了血泊之中,让鬼手的嘴角一阵阵抽搐。

  五张牌发完,两人的牌面十分诡异,只见鬼手桌面是黑桃10、j、q、k,具有同花顺的牌面,而唐铮的牌面就小许多,而且很杂乱、黑桃2、3、7、9,不过也有同花的可能。

  其他人都瞪大眼珠看着两人的牌面,仿佛想变成透视眼看透二人的底牌,因为,这种牌面太有意思了,有许多种可能性。

  鬼手强忍住心悸和呕吐的冲动,从血泊中起开底牌的一角,其他人也想凑上去看个究竟,却被鬼手很好地挡住了视线,根本不可能看见。

  唐铮也饶有兴趣地看着鬼手,既然这人的赌术如此精湛,而且被称为鬼手,那必定是有一手出神入化的千术,否则,除非像唐铮这种会法术的人,其他人怎么可能想要什么牌就来什么牌。

  唐铮没见过别人出老千,但想一想也不外乎两个手快而已,在别人还没发现的时候就换牌。

  所以,唐铮专门盯着鬼手,想看出一点端倪。

  果然不出其所料,在鬼手起开底牌的一瞬间,一张牌从他的衣袖中滑了出来,而他手指轻轻一勾,牌桌上的底牌就被滑入了他的衣袖中,这一切发生在眨眼间,一般人根本发现不了,也就只有唐铮这种高手才能看破。

  他心中得意地笑了起来,果然不愧是鬼手,真是如鬼魅一般不易察觉,不过,他并没有拆穿对方,在他面前,一切千术都无济于事。

  鬼手顺利换牌,而且见唐铮没有丝毫反应,这才暗地里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换牌成功,他手中的底牌就是黑桃a了,如此一来,就是一副同花顺,即便唐铮手中也是一张黑桃,也足以完胜他。

  唐铮在他换牌的那一刹那就看见了他的底牌换成了黑桃a,所以也知道了他的底牌,即便如此,他也稳坐泰山,没有表现出丝毫异样。

  “常衡别院安全了。”鬼手心中默默地说道,“这人终究是差了火候,我鬼手的称号可不是白得的。”

  唐铮不动声色地看着鬼手,道:“你这么自信,看来是拿了一副好牌了?”

  鬼手矜持地说:“还行。”

  听他这么说,其他人也纷纷猜出了端倪,窃窃私语地议论起来。

  “鬼手的牌不会是同花顺吧?”

  “很有可能,否则他怎么会这么信心十足的样子。”

  “那这么说唐铮输定了,那大家也可以见识一下续命丹究竟是什么样的。”

  “别说了,快看,他们要开牌了。”

  唐铮没有看自己的底牌,只是静静地看着鬼手,说:“既然你这么自信,那我们就一起开牌,揭晓谜底,如何?”

  “好!”鬼手的自信又增加了几分,两人不约而同地抓起底牌,顺势翻转过来,两张牌狠狠地摔在赌桌上。

  啪啪!

  两声轻响,鬼手的底牌落在了血泊中,溅起几朵血渍,而唐铮的底牌依旧落下去后,赌桌上的鲜血自动退散,没有丝毫污损。

  众人瞪大了眼珠看着这两张底牌,惊呼声四起:“哇,怎么会是这种牌?”

  秦老不但盯着鬼手,更紧盯唐铮,想看他有没有出老千,可他看见了鬼手出老千,却没有发现唐铮有丝毫违规的动作,因为,从始至终,只有最后翻底牌时,他才接触过底牌,其他时候,双手都没在赌桌上,根本没有出老千的机会。

  可当看见赌桌上翻开的底牌后,秦老愣住了,眼珠都快掉出来了,这是搞什么鬼?

  底牌是两张a,一张黑桃,一张梅花,可黑桃是唐铮的底牌,梅花才是鬼手的底牌。

  鬼手的脸猛地僵住了,难以置信地看着底牌,那梅花染了鲜血,异常刺眼。

  他大惊失色,状若疯狂地叫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的底牌分明是黑桃a,怎么会变成梅花a?”

  唐铮笑眯眯地看着他,说:“大家可不是瞎子,连黑桃与梅花都分不清楚了吗?大家看看,究竟谁胜谁负?”

  毫无疑问,当然是唐铮赢了,他手中的牌是同花,而鬼手的牌则是顺子,同花比顺子大,当然是赢了。

  “哇,真是精彩,谁也没想到唐铮的底牌会是黑桃a,这胜的太险了。”

  “鬼手不是一直说自己的底牌是黑桃a吗?为什么会是梅花a?莫非是老眼昏花,梅花看成黑桃了?”

  “很有可能,输就是输,赢就是赢,这么吵吵闹闹,一点风度都没有。”

  人群议论纷纷,但更多的人是期待地看着几人,因为,唐铮胜利了,那常衡别院就要易主了,可唐铮真的会如愿以偿吗?

  许多人依旧持怀疑态度。

  鬼手已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忘记了叫喊,目瞪口呆地看着唐铮,喃喃自语:“不可能,不可能……”

  他出老千已经无数次了,从未失手,怎么可能把梅花看成黑桃,所以只能是唐铮的赌术比他还要高明,所以调换了底牌。

  唐铮当然没有调换底牌,一个小小的幻术就可以让两人的底牌发生彻底的变化。

  鬼手如丧考妣,因为,他知道自己死定了,输掉了常衡别院,宋家怎么可能放过他。

  唐铮站起来,朝众人拱了拱手,道:”今天多谢诸位的见证,常衡别院从此以后就改姓唐了,希望以后大家多多支持。”

  “唐铮,你休想!”秦老咬牙切齿虚弱地说道。

  唐铮戏谑地看了他一眼,道:“今天是一个大喜的日子,我不想杀人,所以你最好闭上嘴,否则,明年的大年初一就是你的祭日。”

  秦老心头一颤,还想再说几句硬气话,却硬生生地憋住了。他已经明白唐铮是真的敢杀人,挑衅他,最终吃亏的会是自己,况且,鲜血一直流个不停,他的身体已经变得很虚弱了。但他依旧狠狠地瞪了鬼手一眼,道:“输掉常衡别院,你就等着去死吧!”

  鬼手闻,浑身猛地一颤,彻底崩溃了,惊慌失措地从地上爬起来,尖叫道:“我不想死。”然后,挤开人群,慌忙朝外逃去,在门口跌了一跤,又爬起来,也顾不得伤势,转眼就消失了踪影。

  唐铮没有理会对方,这是小角色,宋家都不会放过他,哪里需要他动手。

  唐铮向四周战战兢兢的护卫招了招手,这些护卫如临大敌,在他们心目中,秦老就是天人一般的存在,可秦老在唐铮面前如土鸡瓦狗一样不堪一击,那他们就更加不是对手,所以没有人去做那自寻死路的行为。

  “带着他,给我滚,从此以后,若敢踏足常衡别院一步,这就是下场!”话音方落,唐铮一掌拍在赌桌上,只听咔嚓一声,赌桌四分五裂,变成了一块块碎片。

  几乎所有人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心中涌起了一股难的恐惧,与此同时,心中也牢牢地记住了唐铮的这张脸,以后回去一定要告诫亲朋好友,在常衡千万别招惹这个叫唐铮的家伙,否则真的会死的很惨很惨。

  “另外,回去告诉宋玉,他暗地里做的那些事,别以为我不知道,我会一件一件地加倍奉还。”唐铮补充道。

  护卫忙不迭点头,如蒙大赦地带着几乎快昏迷的秦老离开了,然后唐铮就安排林虎与火凤凰接受常衡别院,两人对这种产业并不陌生,立刻行动起来,而客人也纷纷意犹未尽地离开了,毫无疑问,常衡很快就会传开常衡别院易主的消息。

  新年伊始,唐铮以彗星般闪烁的姿态进入许多人的视线,闪亮的让人睁不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