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强少在校园 正文 第551章 天方夜谭

小说:修真强少在校园 作者:唐箫 更新时间:2019-05-16 05:07:56 源网站:笔趣读
  大年初一,灵儿就和艾米一起离开了常衡,依照计划,一步步开始了造星计划。

  武接踵而至,依旧占据了唐铮的卧室,并且还没有好脸色看,咬牙切齿,恨不得把唐铮痛扁一顿。

  唐铮原本并不希望带着这个拖油瓶,可知道自己先前的举动有些不妥,所以即便武有所怨气,他也没有争锋相对。

  反正以前武又不是没跟在他身边过,他已经适应了这种生活。

  不过,老爷子对蓝语的离去有些失望,原以为这一对母子会改善关系,看来长路漫漫,并不是那么容易。

  大年初二,唐铮也没有闲着,早早地来到了方诗诗家。

  因为,昨天方诗诗就告诉他父母想和他吃顿饭。

  唯一令人遗憾的是武这个拖油瓶寸步不离,无论他怎么威胁发飙,她都不买账,最后,无可奈何,他只能妥协了。

  武是故意如此,唐铮敢那么对待师父师娘,那就不能事事让他如愿,她很乐于是不是地给他添一点心堵。

  站在门口,武瞥了他空着的双手,撇了撇嘴,道:“大过年上门也不知道带点礼物。”

  唐铮耸耸肩,不以为意地笑了笑。

  门开了,方诗诗惊喜地站在门口,招呼道:“快进来!”

  突然,脸色一僵,看见了唐铮身后的武,尴尬地说:“你也来了!”

  “他要来,我也没办法。”唐铮无可奈何地说。

  方诗诗笑了笑道:“没关系,大过年,大家一起聚一聚,人多还热闹一点。”

  可佘梦琴明显没有这种人多热闹的想法,当看见武后,脸色瞬息万变,心说这唐铮究竟在搞什么幺蛾子,来我家还带个女的来,这是诚心要气我吗?

  当看见唐铮两手空空后,她的脸色又阴沉一点,大过年一点礼物都不带,这是一个晚辈的姿态吗?

  这是根本没把她放在眼中呀。

  虽然佘梦琴已经知道唐铮的身世不简单,也正因为如此,她才主动提议让唐铮来家里作客。

  她对唐铮的态度是变化莫测,每次偶尔看的顺眼一点,唐铮就会搞出一点幺蛾子,可此后又会给她一个大大的惊喜,让她不得不又调整态度,折磨的她疲惫不堪。

  方崇国倒是坦然许多,他对唐铮没有太过强烈的好恶感,虽然唐铮有点很多,缺点也不少。

  虽然佘梦琴脸色不太好看,可唐铮依旧腆着笑容说:“阿姨,新年好。”

  佘梦琴面无表情,掉头就要走。

  “阿姨,这是我带给你的新年礼物,小小心意,不成敬意。”唐铮眼疾手快,连忙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瓷瓶。

  佘梦琴抬起的脚又收了回来,好奇地看着那个瓷瓶,说:“来就来,带什么礼物。“

  不过,心中却腹诽道:“一个小瓷瓶,看起来也不是什么高档货,能够什么好东西。”

  她一脸失望,正想随手放在一旁。

  方诗诗看出了母亲的心思,连忙问:“唐铮,这里面是装的什么呀?”

  她知道唐铮送的东西肯定不一般,所以故意问出来给男朋友涨面子。

  “药丸!”

  “药丸?唐铮,你什么意思,大过年给我送药,你这是要咒我死吗?”佘梦琴听了,立刻发飙。

  方诗诗面露尴尬之色,瞪了唐铮一眼,心说怎么这么粗心,送这东西,但还是连忙为男朋友解释:“妈,他肯定不是这个意思,他就是这么粗心大意,你别介意。”

  “阿姨,这可不是一般的药丸,是药王炼制出来的具有改善体质,驻颜回春,延年益寿的药丸。”唐铮解释道。

  这确实是药王炼制出来的,当初他见识了唐铮炼制续命丹后,又自己琢磨了一段时间,然后就摸索研究出了这种药丸。

  这种药丸当然没有续命丹那么好的效果,但其中不乏许多珍贵药物,又加以特殊的炼制方法,真的是有唐铮所说的效果。

  听见药王的名号,佘梦琴与方崇国面色微变,当初,他们在医院与药王有过数面之缘。

  后来,方崇国就上了心,专门调查了一下药王,这才知晓原来药王竟然有这么大的名头。

  这种高人可不是他们有机会接触之人,如今这小瓷瓶中装的竟然是药王亲自炼制的药丸,那简直就是无价之宝。

  佘梦琴原本还觉得晦气,此刻却马上变脸,喜不自胜地问:“真的是药王炼制的?”

  “这是他炼制的新药丸,如今就只有你们手中这一小瓶,其他人都没有。”唐铮平静地说。

  “世上仅此一瓶?”佘梦琴的眼睛瞪的浑圆,连方崇国脸上也泛起惊讶与喜色,心说自己还是低估了这药丸的价值。

  不过,既然世间仅此一瓶,却在唐铮手中,那说明唐铮与药王的关系究竟有多好?

  否则,药王怎么会把这么重要的药丸送给他。

  方崇国虽然一直知道唐铮时不时地会给他一个惊喜,却没想到这次的惊喜这么大。

  佘梦琴连忙揣进怀里,仿佛深怕唐铮反悔一样,惹的方诗诗无可奈何地翻了个白眼。

  自己这母亲有时候就是太势利了,令她无可奈何。

  唐铮早知佘梦琴的禀性,不以为意,又掏出一个玉手镯和一个玉观音,说:“这件玉手镯是给阿姨准备的,这玉观音是给叔叔准备的。”

  如今唐铮有钱了,购买的玉器当然不像是以前那么低端了,这两件玉器也各值几十万,即便是落在佘梦琴眼中也算是拿得出手的礼物了。

  唐铮前后反差太大,令佘梦琴有些无所适从,心说你早点把礼物拿出来不好吗,这样大的前后反差真是叫人心脏受不了。

  见父母只是把这两件礼物当做普通的玉器,方诗诗连忙解释道:“爸妈,你们可不要小看这两件礼物,它们的价值不比那瓶药丸小。”

  “别开玩笑了,两件玉器而已,怎么能与这种无价之宝相提并论。”佘梦琴不以为然。

  “真的,这两件不是普通的玉器,它们被用特殊的方法炼制过,所以具有防御的效果,若是有人攻击佩戴者,玉器就会自动抵消这股攻击力,保护佩戴者。”

  佘梦琴与方崇国面面相觑,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一件东西,寺庙中的法器。

  许多有钱人喜欢到寺庙中去请大师开光的法器,认为法器可以消灾解难,可许多人都明白这只是心理作用而已,可没有谁真的因为那件小玩意儿而保住性命。

  此刻听女儿之凿凿,他们不禁觉得女儿有些夸大其词了。

  见他们不相信,方诗诗焦急地说:“这是千真万确,你们别不相信,这是唐铮好不容易才炼制出来的。”

  “他炼制的?”

  唐铮微笑着点头。

  两人并不清楚修者之事,更不知道唐铮的真实身份,半信半疑,道:“好啦,我们相信了。”

  “你们记得一定要随时佩戴在身上。”方诗诗叮嘱道。

  唐铮也不过多解释,虽然两人明显不是太相信这种神奇的作用,他们的更多注意力放在了那小瓶药丸之上。

  佘梦琴询问了详细地服用办法,就迫不及待地跑回房间了。

  经过这么一打岔,原本的尴尬气氛就变成其乐融融了。方诗诗悄悄地对唐铮说:“妈把那药丸锁在了保险柜中,深怕被人偷了一样。”

  唐铮哑然失笑,他浑然没有把这种药丸当成一回事,只是临时起意才拿出来。

  不过,这倒是让他产生了一个念头,既然他想借药王的噱头成立一个制药公司,那这种药丸也可以推入市场。

  这种药丸的功效是毋庸置疑的,肯定会大受欢迎,这相当于多了一条财路。

  没多久,一桌佳肴就端上了桌,几人围坐在一起,方崇国主动要求与唐铮喝几杯。

  唐铮是来者不拒,两人畅饮,酒至酣畅处,方崇国兴起地问道:“小铮,你旗下的产业经历了上次的风波,以后准备怎么办?”

  “重振旗鼓,做大做强。”唐铮简简单单地说出八个字。

  方崇国皱起了眉头,道:“这可不容易。”

  “事在人为。”唐铮微微一笑,充满了信心,方崇国猛地一怔,被唐铮所散发出的强大自信所感染,不禁有些自惭形秽。

  他受到唐铮的牵连,上次龙组的风暴行动中,让他手下的几处房地产都停工了。

  因此,原本许多合作伙伴突然撤资,让他的资金链断裂。

  虽然现在还不至于破产,却也让他不得不忍痛割爱,停掉了许多房地产项目。

  他这个春节其实都没有过好,一个人的时候经常愁眉苦脸,唉声叹气。

  如今,他没有地方筹集资金,假以时日,他的状况只会越来越糟糕,可他却一筹莫展,没有寻找到突破口。

  “你准备怎么做?”方崇国随口问道。

  唐铮没有隐瞒,把自己的商业计划和盘托出,渐渐的,方崇国脸色越来越严肃,最后变成了震惊,手中的酒杯倾斜了,酒水倒在衣服上也没有察觉。

  佘梦琴也双眼微突,不可思议地看着唐铮,仿佛在听天方夜谭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