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强少在校园 正文 第561章 步步先机

小说:修真强少在校园 作者:唐箫 更新时间:2019-05-16 05:07:56 源网站:笔趣读
  雷鸣哎呀惨叫一声,却顾不得痛楚,一把抓着胳膊,只见伤口处流出来的鲜血已经变成了黑色,并且仿佛一条小蛇一样,伤口蔓延出许多黑线,向身体其他部位窜去。

  他已经被吓的面无血色了,他太清楚自己兵器的厉害了,这毒性是无药可治的,并且毒药顺着血管向奇经八脉窜起,不一会儿,他就会暴毙而亡。

  并且,他也没有解药。

  “我不能死,不能死!”他就像是筛糠一样,瑟瑟发抖,卡住手臂上方,想阻止鲜血流动,然而确实徒劳,毒性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扩散。

  其他人远远地看着他被吓的魂飞魄散的样子,当真是好奇不已。

  唐铮与武却月不约而同地目光一闪,一起朝雷鸣奔去,当看见雷鸣的伤口后,两人对视一眼,立刻就明白了他为何这样恐惧。

  原来是兵器上染有剧毒。

  唐铮后怕不已,若非自己修炼了混沌金刚诀,方才那一击就会被这兵器所伤,那就真的是死的太冤枉了。

  武林之中的真正高手是不屑于用毒的,毕竟这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手段,而且那些高手都对自己的身手十分自信,何须用毒,自降身份。

  可雷鸣不一样,他是道上混的人,只求活命,所以无所不用其极,恐怕在武器上染毒还是他自鸣得意之作呢。

  不过,经历这次事件倒是给唐铮和武提了一次醒,以后遇见敌人一定要防范对方用毒,否则阴沟里翻船,可就亏大发了。

  另外,唐铮灵机一动还想到一点,这世上是否有万能的解毒丹药,就像是万能钥匙一样,可以解除或者抑制大部分毒药,这在必要的时候将会发挥巨大的作用,就像是当初在十万大山之中,巫族长老炼制的药丸就可以抑制住瘴气的毒性,从而保证人们可以自行在瘴气中穿行。

  “以后一定要仔细琢磨一下这解毒丹药之事。”唐铮默默记了下来。

  雷鸣看见伤口的毒性正在迅速扩散,马上就会命不久矣,忽然,他脸上闪过一抹决绝之色,抓住那条胳膊,用力一扯。

  噗嗤!

  鲜血飞溅,他竟然硬生生地把胳膊扯了下来,鲜血直流,他也痛的直翻白眼,其他人更是看的心头一紧,这雷鸣还真狠,对自己都可以这么狠的人,对别人更是不会有丝毫怜悯了。

  唐铮不禁有些庆幸方才示弱引蛇出洞,把雷鸣这条狡猾的毒蛇给引了出来,否则让他逃脱了,将来唐铮面临的麻烦肯定不小。

  可自己原本是与这条毒蛇井水不犯河水的,这一切都是宋家的干预造成,所以唐铮对宋家的怨念就更深了,绝对不能放秦老离开,必须让宋家为这次的行动付出代价。

  强烈的痛楚令雷鸣的五官扭曲起来,可他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只见断臂伤口处流出来的鲜血也变成了黑色,这说明毒性已经漫延到身体的内脏器官去了,顿时,他面如死灰,自己忍痛断臂却也晚了一步。

  登时,他不停地抽搐起来,恶狠狠地瞪着唐铮,歇斯底里地地吼道:“唐铮,我不会放过你,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哼,这是你自寻死路,咎由自取。若非我实力过人,已经死在了你手中,既然你是混这一行的就应该明白弱肉强食的道理,你主动挑起了这一场战争,你就应该意识到会有这一样的后果。”唐铮冷冰冰地说。

  “我不服,分明是宋家要对付你,要抢夺常衡的地盘儿,为什么死的是我……啊……”忽然,雷鸣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身体高高地挺起,然后猛地一僵,浑身力气仿佛被抽完了一样,重重落地,没有了气息。

  唐铮眼中没有丝毫怜悯,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唐铮早已学会了这一个道理,只是听了雷鸣最后一句话,眼皮一跳,喃喃自语:“原来即便我不对常衡别院动手,宋家也已经决定对付我了,而且还是从常衡下手,若是真让他们控制住了常衡的地下世界,那与我相关的人岂不是就麻烦了。”

  他有些庆幸,自己先下手为强,占据了一步先机,然后就步步抢先,让对方还没来得及实施计划就被自己给一举粉碎了。

  相信经过了这次的事,常衡附近没有哪个不开眼势力的还敢再去常衡兴风作浪。

  “你不服也无所谓,因为,从你与宋家勾结在一起的时候,你就注定了当一个炮灰。”唐铮平静地说。

  即便对方占据先机成功了,那也必定会遭来唐铮的打击,而雷鸣首当其冲就会承受唐铮的怒火,所以,从一开始,雷鸣就是宋家推出来送死的挡箭牌。

  只可惜雷鸣不了解唐铮的实力,完全被宋家许诺的好处给蒙蔽了双眼,才招来这灭顶之灾。

  武看了一眼不动声色的唐铮,心中微动,他似乎越来越像师父了,杀伐果断,对敌人绝不心慈手软。

  她没有感觉害怕,反而有些高兴和欣慰,虎父无犬子,若是师父知晓这件事,肯定会很高兴的。

  当然,她对宋家的怒火也越来越炽烈,她可以讨厌唐铮,甚至狠下心来砍他几刀,可她却不愿意别人来对付他。

  若是换做以前,她早就发动武宗的实力对宋家进行残酷的打击了,可如今武宗分崩离析,她手中也没有了权力和人手,只能够默默地把这件事记在心底,等待时机合适,一定要给宋家致命一击,让宋家知道敢对付唐铮的后果。

  两人走回了众警察面前,所有警察都面露惊恐之色,饶是他们见多识广,甚至也抓了不少犯罪分子,但面对唐铮这种级别的人仍然感到恐惧。

  而且,他心中仿佛无所畏惧一样,即便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杀了雷鸣,他也没有急着逃跑,反而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们。

  啊,莫非他杀了雷鸣还不过瘾,还要杀光他们这些目击证人?

  众人心中咯噔一下,仿佛坠入了冰窟一样,冰寒刺骨,面色惨白地看着唐铮。

  “你……你要做什么?”那个警官嘴唇打架,吞吞吐吐,战战兢兢地问道。

  先前心中尚存的一丝侥幸已经烟消云散了,这人连雷鸣都敢杀,更别说他们了。

  唐铮冷漠地看着他,道:“若不是你们身上穿的这身皮,你们也会去陪他。以后稍做坏事,你们的职责是保护老百姓,而不是当这些人的保护伞,明白吗?”

  对方听说可以活命了,大喜过望,忙不迭说道:“明白,明白,我们一定改邪归正,尽我们的职责保护老百姓。”

  唐铮冷哼一声,掉头就走,巫族战士也纷纷跟上,两辆车风驰电掣,绝尘而去。

  “唉,你还没有解开我,我动不了啊……”警官惊慌失措地大叫道,但汽车已经走远了。

  高速路口,两车停了下来,唐铮交代叶辕送族人回常衡,人太多,目标太大,万一有个闪失,无论损失任何一个人,唐铮都会心痛。

  “使者大人,此地凶险,我们留在你身边保护你。”叶辕坚持道。

  唐铮笑了笑,道:“这玉沙没有人可以伤害得了我,放心吧,带着族人回去。林虎,安排好他们,这些人以后可是给我们的产业保驾护航的。”

  林虎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虽然跟了唐铮已经有些日子了,却并没有经历太多的大事,对唐铮的风格了解的并不彻底,经过这件事,他才真正的明白唐铮的境界远不是他可以想象的,许多他认为的规则或者困难,在唐铮面前都不值一提。

  “唐少,雷鸣都死了,你还留在玉沙做什么?”林虎深吸一口气,好奇地问道。

  “雷鸣只是小角色,秦老才是一条大鱼,解决了这条大鱼,才会让宋家感觉到痛,否则,宋家以后还会做这些小动作。”唐铮淡淡一笑说道。

  林虎似懂非懂。

  武却听明白了。

  如今唐铮没有了叶家这个靠山,而且又是修者身份,所以宋家才会如此肆无忌惮。

  既然没有靠山,那就自己做自己的靠山,把宋家打疼,他就知道忌惮,不会再来这些小动作。

  当然,宋家肯定也会恨死了唐铮,肯定会想方设法地对付唐铮。

  然而,宋家也不会再耍这种小手段了,因为,小手段始终难登大雅之堂,难以撼动唐铮,并且小手段还容易引起唐铮的报复,宋家家大业大,人员众多,唐铮要报复就太简单了,简直就是得不偿失。

  唐铮都武都明白这个道理。

  看着一车人绝尘而去,唐铮与武回到轿车上,唐铮没有让武也回去,因为,他知道对方肯定不会走,自己也命令不动他。

  “现在去哪里?”武问道。

  “雷鸣说这条大鱼躲在了省委书记那里,当然我们要去拜访一下这位封疆大吏了。”唐铮笑眯眯地说。

  启动汽车,朝目的风驰电掣而去。

  此刻,玉沙则是闹翻了天,雷鸣死了,这个消息像春风一样吹遍了大街小巷,但许多人都不知道具体详情,只有一些相关人员才知晓,而那些目击者全部被下了封口令。

  但即便如此,一个龙头大哥之死还是让玉沙风雨飘摇起来,许多势力开始蠢蠢欲动,更多的人是在打听究竟是哪一号猛人竟然做下了这么大的手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