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强少在校园 正文 第569章 失控

小说:修真强少在校园 作者:唐箫 更新时间:2019-05-16 05:07:56 源网站:笔趣读
  洪局长审问过许多人,可没有谁像唐铮这样棘手,不过,他有的是手段,进了这扇门,想出去可没那么容易。

  他正准备上手段,一个手下却开门进来在他耳畔低语几句,他脸色微变,狠狠地瞪了唐铮一眼,道:“等会儿我再来收拾你。”

  办公室内,洪局长见到了柳轻眉,立刻挤出一丝笑容,问道:“柳小姐,你怎么来了?”

  “你们究竟把唐铮怎么样了?”

  “他涉嫌杀人,我们正在审讯呢。”

  虽然柳轻眉知道人确实是唐铮杀的,可那是事出有因,分明是他们先来找唐铮的麻烦,想致他于死地,他相当于是自卫而已。

  洪局长眼珠子一转,问道:“柳小姐,请问你和唐铮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男朋友。”柳轻眉脱口而出。

  洪局长愕然,匪夷所思,他知道柳轻眉已经大学毕业了,而唐铮才上大一,这年龄差距也太大了,所以,他才先前才没有往这方面想。

  听见柳轻眉亲口说出这番话,他并没有怀疑,试问谁会不知死活地谎称自己与犯罪嫌疑人是男女朋友关系。

  不过,转瞬,洪局长就心花怒放了,他一直在寻找唐铮与柳长天的联系,好把这两人绑在一起,可唐铮一直不开口,所以他毫无办法。

  但真是人打瞌睡就有人送枕头来,既然唐铮与柳轻眉是男女朋友关系,那也就和柳长天扯上关系了,即便抓不到实质性的证据,也可以叫柳长天喝一壶的了,这算是完成了田书记交代的一半任务。

  洪局长不动声色,继续说:“那柳省长也知道你们俩的关系了?”

  “当然知道。”

  洪局长眼角荡漾开了笑意,道:“那我明白了,柳小姐,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斌公执法。”

  “我要见他。”

  洪局长犹豫了一下,道:“可以,不过只能一会儿。”

  柳轻眉被带到了审讯室,看见唐铮被带上了脚镣手铐,眼睛立刻就红了,恨恨地瞪着洪局长,道:“你们太狠了。”

  洪局长笑眯眯地说:“唐铮身手不凡,我们担心他做出傻事,这也是为了他好。”

  柳轻眉冷哼一声,一把扑在唐铮手中,摸索道:“你怎么样了?他们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唐铮诧异地看着她,没想到她竟然跑来,连忙安慰道:“我没事,你别担心。”

  “你都这样了,我能不担心吗?”突然,她压低声音说,“本来我是叫武和我一起来,大不了咱们逃出去,可那女人根本不顾你的死活。”

  唐铮心中一暖,安慰道:“傻姑娘,别做傻事,他们伤不了我,也管不住我,而且你若是真这样做了,才叫落人口实,中了他们的圈套。”

  “可若是不救你,那你怎么能出去?”

  “放心,山人自有妙计,你且看好就是了。”唐铮自信满满地说。

  柳轻眉将信将疑。

  “柳小姐,时间到了。”洪局长见二人嘀嘀咕咕,连忙催促道。

  “回去吧。”唐铮宽慰道。

  “那你自己一定要多加小心,若是有人敢刑讯逼供,一定不会有好结果。”柳轻眉若有所指地说。

  洪局长面露尴尬。

  柳轻眉刚走出警局,一辆车就停在了他面前,阳少羽急匆匆地下车,关切地说道:“轻眉,你没事我就放心了,方才听我爸说了餐厅内发生的事,着实吓了我一大跳。”

  阳少羽醒酒后,听说了后面的精彩事迹,后悔莫及,自己真是亏大了,错过了这么一场好戏。

  否则,一定要当着柳轻眉的面狠狠地训斥唐铮,不过现在也不错,至少唐铮的伪装被拆穿了,那自己的机会又来了。

  “你来做什么?”柳轻眉没好气地问道。

  阳少羽激动地说:“轻眉,我来保护你。我没想到后来餐厅里发生了那么多事,我一醒来就马不停蹄地来找你了。我早就说过唐铮不是好人,是一个大骗子,对你图谋不轨。幸亏他现在暴露了,还没有酿成大祸。”

  柳轻眉皱起了眉头,道:“你别胡说八道。”

  “我哪里胡说八道了,事实确凿,他可是杀了人,不光是骗人,这种人就应该枪毙,太可恶了。”阳少羽义愤填膺地说。

  却没发现柳轻眉的脸已经阴沉下来,怒喝道:“你说够没有?我没心思听你胡说八道,滚!”

  阳少羽愣住了,但立刻又恢复如常,说:“轻眉,我知道你受了刺激,没想到这一切,你放心,以后有我保护你,谁也伤害不了你。”

  说着作势就要抱住柳轻眉的肩膀。

  他这简直就是作死。

  柳轻眉本来就心烦意乱,还见他动手动作,当即就炸了,一脚揣在他肚子上,他嗖的一下倒飞出去,装在车门上,发出嘭的一声闷响,像一条死鱼一样软绵绵地落在地上,翻着白眼,到吸着凉气。

  柳轻眉冷哼一声,大步流星地离开了,她不能坐以待毙,还必须另想办法。

  好半天,阳少羽才缓过劲来,狼狈不堪地爬起来,朝柳轻眉消失的方向吐了一口唾沫,咬牙切齿地说:“柳轻眉,你拽什么拽,老牛吃嫩草,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学生都把你骗的死心塌地,老子就不信我这个花丛圣手还拿不下你,若不是你了省长老爹,老子何须这样扮谦谦君子,哼,不过你等着,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在我身下求饶。”

  洪局长等柳轻眉离去,激动万分地向田书记汇报了新情报,唐铮竟然与柳轻眉是男女朋友关系,这下柳长天就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一省之长的未来女婿却是罪犯,这对于柳长天的前途是一个污点,而且这不就把两次凶案与柳长天联系起来了吗?

  田书记当即指示尽快结案,洪局长心领神会,虽然唐铮没有招供,可这有什么关系,他依旧四处搜寻证据,花费了一整晚的功夫,终于办的滴水不漏,弄出了完整的证据链,保准可以把唐铮钉死。

  天一亮,洪局长顶着一双熊猫眼来到审讯室,唐铮还被铐在椅子上,正眯着眼睛睡觉,听见开门声也没有醒转。

  “哼,你还睡得着,等你吃了枪子儿,你就可以一直睡下去了。”洪局长冷冷地说道。

  唐铮悠悠地睁开眼,似笑非笑地看着洪局长,道:“恐怕你吃了枪子儿,我都还没有。”

  “我不和你说这些没用的,我是老告诉你,你的罪行已经证据确凿,马上就会进入司法程序,你完蛋了。”洪局长得意洋洋地说。

  “哦,真的吗?”

  “那是当然!”嘭!

  门被推开了,一个人惊慌失措地叫道:“局长,这些人要闯进来,我拦也拦不住。”

  洪局长瞪了手下一眼,又微眯着眼睛,虎视眈眈地看着来人,这是一个中年人,器宇轩昂,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你是谁,擅闯警局,你可知道这是重罪?”洪局长怒喝道。

  对方视而不见,直接走到唐铮面前,道:“你辛苦了,我接到你的短信就马不停蹄地从京城赶来了。”

  唐铮笑眯眯地点点头,起身站了起来,而他手腕和脚腕上的镣铐啪啪几声,断成了一块块碎片,活动了一下筋骨,他耸耸肩说:“你来的正及时,晚一点我可就要吃枪子儿了。”

  说着戏谑地看着洪局长。

  洪局长面色大变,警局中最牢固的镣铐竟然能也没能锁住他,原来一开始并非他逃不掉,而是人家就没指望过要逃跑,这是有后手呢。

  可眼前这中年人是谁?

  “吃枪子儿,哼,我看谁有这么大胆子。”中年人故意扫了洪局长一眼,不怒自威地说。

  这眼神令洪局长浑身一个激灵,太恐怖了,这人手中肯定有不少人命,那种凛冽的杀气是装不出来的。

  “你是什么人?”洪局长被无视了这么久,继续追问道。

  “你没资格知道。”对方冷冷地说,“你出去一下,我有话和唐铮说。”

  “这是警局,你……”洪局长本来准备说几句撑场面的话,可看见对方一个冰冷的眼神扫来,仿佛是在看死人一样,令他后边的话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这人肯定是官场中人,但玉沙是肯定没有这一号人的,听方才他的意思是从京城赶来的,莫非他是中央哪位大官?

  唐铮怎么会有这么强硬的背景?

  洪局长带着满腹狐疑,灰溜溜地离开了审讯室,立刻抓住手下的衣领问道:“这人究竟是谁?”

  “他只是在我面前晃了一下证件,好像……是国安局的。”手下小心翼翼地说。

  “国安局?”洪局长悚然一惊,这怎么又牵扯到国安局了?

  国安局管辖的案件都是涉及国家安全的大事件,而且拥有超凡的权利,即便是警方在他们面前都要矮一截。

  由于国安局的特殊性,行事通常十分低调而神秘,洪局长基本没有与之打过交道,但也道听途说了一些事,国安局可不是好惹的。

  国安局为唐铮出面,那他昨晚费尽心机收集的证据似乎作用就不大了。

  他渐渐发觉事情似乎失控了,超过了他的能力范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