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强少在校园 正文 第627章 托孤

小说:修真强少在校园 作者:唐箫 更新时间:2019-05-16 05:07:56 源网站:笔趣读
  其他人已经看呆了,夺路狂逃,唐铮身形疾闪,几个人被他抓住衣领,扔下山崖,和同伙作伴去了。

  其中一人跑的最快,已经逃到了武面前,虽然对方是绝色美女,他却已经没心思欣赏了。

  但他眼中立刻燃烧起了希望的火焰,既然自己不是这人的对手,那就抓住这女人做人质,这样肯定可以保命。

  枪的子弹已经打空了,所以他抽出一把随身携带的匕首,直接抓向武的胳膊,想挟持他。

  然而,这一招竟然落空了,手肘被一股大力撞击,猛地一弯。

  噗!

  匕首快狠准地插入了他的心脏,而他自己的手还死死地匕首。

  他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怎么那么傻,自己刺自己?

  突然,他猛地抬起头,发现对面的美女眼神冰冷,他这才意识到对方哪里是手无缚鸡之力的绵羊,而是一条美女蛇啊。

  当然,这只能是他这一生最后的一个念头了。

  武根本没看对方软绵绵倒下的身体,而是望向唐铮,四目相对,唐铮朝她竖起大拇指。

  武不为所动,径直朝他走来,问道:“怎么办?”

  “走吧。”麻烦已经解决了,唐铮自然不会继续留下来。

  两人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前面那辆车的情况,因为,他们真的没打算理会。

  这种事太这个地方太正常不过了。

  两人抬腿就走,突然,一个苍老的虚弱声音从后面传来。

  “二位,等一等……”

  竟然是华夏语。咦?

  唐铮停下了脚步,身在异国他乡,听见乡音,终究觉得亲切,所以他转身朝对方走去。

  只见那辆车已经变的千疮百孔,鲜血顺着车缝流了一地,前座的两个人已经中弹身亡了。

  后座上老者奄奄一息,身上也被鲜血染红了,而那少年咬着嘴唇,依偎在老者身旁,倒是完好无损。

  不过,精气神明显不佳,显然是被吓怕了。

  老者见两人走来,试图坐直身子,牵动伤口,不禁咝咝的倒吸凉气。

  唐铮按住他的肩膀,劝道:“别动,我帮你检查伤势。”

  老者摇摇头,道:“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我已经不行了。”

  唐铮暗叹口气,确实如此。

  “你们是华夏人?”老者灼灼地盯着唐铮问道。

  “是的。”对于一个将死之人,唐铮没有隐瞒。

  老者抬起头,朝着远方望去,那是华夏的方向,幽幽地感叹道:“华夏啊,回不去的故乡。”

  唐铮心中一动,问道:“你也是华夏人?”

  老者怅然若失地苦笑道:“我……只是一个孤魂野鬼而已,也不知还算不算华夏人。”

  唐铮知道他以前肯定是华夏人,而且,他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只不过不知为何远走他乡,来到了这片土地上。

  唐铮不禁产生了一丝亲切感。

  不过,若是早知道他是华夏人,或许唐铮就会早点出手了。

  但这就是命运吧,强求不得。

  “我要死了,壮士,你可不可以救救我的孙子?”老者翘首以盼地问道。

  “他没有受伤,你别担心。”唐铮安慰道。

  “不,他虽然没有受伤,但没有了我,他也会被仇家追杀,求求你,你带上他吧,只有在你身边,他才会安全,我们一定会报答你的。”老者恳切地祈求道。

  唐铮哑然失笑,你都快死了,哪里可能报答我,不过,看着对方的恳切眼神,又看看茫然无措的少年,他不禁有些心软了。

  若是在国内,这种年纪还在上初中吧,还是无忧无虑的年纪,可他已经经历了战火的洗礼,经历了生离死别。

  他……真的有些可怜。

  唐铮不禁想到了自己当初的情景,还想到了爷爷,自己与爷爷相依为命,不过,这少年比自己还要可怜,连爷爷都要离他而去了。

  他动了恻隐之心,于是点头道:“老人家,你放心,有我在,我一定保护他。”

  “谢谢,谢谢!”老者虽然不清楚唐铮的来头,也没有看见方才唐铮与那些人的厮杀,可从声音判断,他知道这人的实力很强,所以才会如此轻松就解决掉了追兵。

  如今,他的孙子正需要这样的强者保护,才能在这个地带生存下去。

  “可是我不会长久的在这里,我会回国啊。”唐铮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无论你怎么安排他,我都没有意见。”老者倒是不挑剔。

  既然如此,那唐铮也就不能推辞了。

  老者拉着少年的手,叽里呱啦的又说了一通,是当地语,而不是华夏语了。

  少年呜呜的哭了起来,抱着老者的手臂,叽里呱啦的也说了一通。

  老者摸了摸少年的头发,安慰了一下,又严厉的叮嘱了一翻,然后,把少年的手放在了唐铮的手心,郑重其事地说:“壮士,我就把千雨交给你了,千雨,从今以后,你要听他的话,明白吗?要好好的活下去,我们凌家的人,没有一个孬种。”

  少年泪眼婆娑地看了唐铮一眼,点点头。

  “老人家,你就放心吧。”唐铮说道。

  老者笑了,忽然,手臂从少年的头上滑了下来,徐徐闭上了眼睛,了无生机。

  “爷爷……”少年扑在老者身上嚎啕大哭。

  唐铮长叹了口气,与武一起远远地走开,给少年留下独处的时间。

  片刻后,脚步声在两人身后响起,转身一瞧,少年走了过来,眼泪已经擦干了,眼神中多了一丝坚韧。

  不是一般人呐!

  若是普通人哪里会这么快就从悲痛之中走出来,这人显然比同龄人坚强太多。

  “可以帮忙把我爷爷埋葬了吗?”少年平静地问道。

  “你是叫凌千雨?”唐铮问道。

  少年点头,追问:“可以吗?”

  “没问题。”

  唐铮把老者、司机和枪手都抱了出来,来到旁边的一个山头上,道:“就这里吧,风景不错。”

  凌千雨点点头,算是赞同了。

  “我自己挖。”凌千雨用唐铮扯下来的一块车皮倔强地挖起了土,咬紧嘴唇,眼中的瞳孔之色又浓烈了不少,却一直强忍着,再没有落下一滴泪水。

  唐铮很快也挖了两个坑埋掉另外两个人,凌千雨才挖好坟墓,他吃力地抱起爷爷,轻轻地放在了坟墓中,低声说道:“爷爷,千雨会坚强起来,千雨一定会为你报仇。”

  然后,为爷爷盖上土,不一会儿,一个小坟堆就盖好了,凌千雨跪在墓前,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全程一不发。

  “走吧,接下来去哪里?”唐铮暗叹口气,问道。

  凌千雨目不转睛地看着唐铮,道:“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你还有什么亲人吗?”

  摇头。

  “那你有想去的地方吗?”

  摇头。

  “你不是想报仇吗?”

  凌千雨眼神终于有了一丝波动,闪烁着仇恨的火花,点头道:“是,我要报仇。”

  “那带我去找你的仇人,帮人帮到底。”

  岂料凌千雨立刻摇头,眼神坚定,不容置疑地说:“自己的仇,我要自己报,我不想借外人之手。”

  “呵呵,还真有骨气。”唐铮哑然失笑,赞许地点点头,这小子的坚韧很对他的胃口。

  “可我什么都不会,实力太弱了,所以现在需要你的保护,但我会铭记这份恩情,爷爷从小就教我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我将来会加倍报答你。”

  唐铮摇摇头:“从答应你爷爷那一刻开始,我就没指望过什么报答,你只要好好活着,就算是对你爷爷最好的孝顺,对我最大的报答了。”

  凌千雨不置可否,但那一双大眼睛却说明了一切,他的心里肯定依旧坚持己见,并没有被唐铮的这一番说辞给打动。

  唐铮火眼金睛,当然是看了出来,却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套行事原则,强求不得。

  “爷爷说,你是高手,你可以教我武功吗?这样我才能报仇。”他直勾勾地盯着唐铮问。

  “武功吗,也并不是不可以,不过我不会随随便便教人武功,但我觉得时机成熟了,自然会教你。”唐铮说。

  “我可以等。”凌千雨重重点头,没有丝毫怨,只有一股发自灵魂深处的自信。

  武一直默默地观察凌千雨,突然说道:“他是一个学武的好苗子。”

  唐铮哑然失笑,他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可如今他身上的戾气太重,贸然学武并非好事,急于求成之下,走火入魔也是有可能的,那样反倒适得其反。

  凌千雨并没有因为这一句赞扬而表现出丝毫雀跃,反而是一脸平静,就像是他说的,他可以等,一直等下去,直到唐铮认为时机成熟。

  “走吧,咱们上路,天都快黑了。”唐铮说。

  三人翻过山头,远远地看见一个小镇矗立在远方。

  “今晚咱们去那镇上歇一晚。”

  凌千雨欲又止。

  “有话就说,我这里没那么多规矩。”唐铮看了他一眼说道。

  “那是我仇人的地盘。”

  “怎么,不敢去吗?”唐铮故意激将道。

  凌千雨一不发,却用实际行动回答了唐铮——小跑着冲向了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