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强少在校园 正文 第686章 反败为胜

小说:修真强少在校园 作者:唐箫 更新时间:2019-05-16 05:07:56 源网站:笔趣读
  噼啪破碎声越来越响,连绵不绝。

  视线所及,那不停摇摆的翠竹接二连三的轰然炸裂,化成了一节节碎片,随风飘散。

  “这……”

  国师对这一幕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每当成功地参悟了剑法,便会有相应的翠竹炸裂,若是运气够好,翠竹中还会藏有宝剑,从此之后,那宝剑便会属于参悟出剑法之人。

  每当参悟的剑法越高深,那炸裂的翠竹就会更多。

  当年,国师参悟成功后,十八根翠竹不约而同地炸裂,蔚为壮观,乃是一桩奇景。

  纯子参悟后,只炸裂了一根翠竹,这说明她的剑法与国师还有天差地别。

  此时此刻,国师看着那此起彼伏炸裂的翠竹,已经远超十八根了。

  难道唐铮参悟的剑法如此厉害,竟然比他当年炸裂的翠竹还要多?

  那这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剑法?

  登时,他心中又急又怒,毫无风度地嘶吼起来:“住手,快给我住手!”

  唐铮哪里会理会,他心绪起伏,清晰地感受到那些炸裂的翠竹化成了一缕缕剑气,疯狂地涌入战魂剑,然后传递到他的奇经八脉内,刹那间,他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水池,一股脑地涌入了大量的洪水。

  这些剑气迅速地转化为真气,储存在他的体内,真气一节节地迅速飙升。

  与此同时,大部分剑气都被战魂剑吸收了,战魂剑上的光芒越发炽烈,战魂剑黝黑的外表在一点点地发生变化。

  国师额头青筋毕露,咆哮道:“唐铮,我要杀了你!”

  只见他双手飞快地结印,一道手印腾空而起,在他的头顶盘旋起来。

  此前他施展剑诀,根本无需结印,乃是因为他的修为已经到了一定的级别,普通的剑招心念一动,便可施展出来。

  可这次他竟然结印了,说明这一招绝对不简单。

  手印飞快地在他的头顶盘旋,他双手握住了断剑,大开大合,向前一斩,怒吼道:“千杀斩!”

  断剑脱手而去,而他头顶的手印也流行一般地飞了出去,与断剑合二为一,刹那间,断剑发生了翻天福地的变化,那断掉的一截剑身竟然又长了出来,形成一柄完整的剑。

  断剑重生,这一招令栗笑天目瞪口呆。

  唐铮却岿然不动,犹如磐石,口中大喝一声:“爆!”

  啪啪啪!

  漫天遍野的翠竹爆炸声响起,剑林之中,所有的翠竹都炸裂了,化成了一缕缕剑气,而一道道光芒也从某些翠竹中腾空而起,显然是这些翠竹中藏有宝剑,就像是纯子获得的一样。

  这些宝剑光彩照人,却像是划过的流星,竟然也轰然爆炸,化成了一点点光芒,随着滔天的剑气,一股脑地冲入了战魂剑中,一部分被唐铮的身体吸收,转化为真气。

  国师的千杀斩已经到了唐铮面前,强大的剑气在他身上割开了一条条口子,下一刻就似乎要收割他的性命了。

  “破!”

  恰此时,唐铮紧闭的双眼猛地睁开,仿佛有精光迸射,他张开嘴,低吼一声:“天外飞仙!”

  天外飞仙剑法第六招,唐铮终于融会贯通了。

  唰!

  战魂剑从他的手中飞了起来,化作一道电光,击中了那断剑。

  咔嚓!

  一声脆响,断剑新长出来的部分轰然断裂。

  噗!

  国师一口鲜血喷出,单膝跪在了地上,骇然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怎么会?千杀斩还不是他的对手,怎么可能?”

  他喃喃自语,仿佛魔怔了一样。

  可下一秒,他的瞳孔瞪的更大了,因为,战魂剑并未停歇,反而势如破竹一般地又向他飞射而来。

  他凌空向后一翻,躲过了这一击,战魂剑擦着他的头皮飞来过去。

  他还没来得及喘口气,战魂剑在半空中竟然又改变了方向,向他背后刺来。

  如此远的距离,唐铮竟然可以隔空改变方向,他突然意识到了一点,惊呼道:“御剑术,你竟然学会了御剑术!”

  这是国师梦寐以求的法术,可忍术之中并不包括御剑术,他也只是听先辈提及过,一旦修炼了御剑术,那就像是神仙一样,取人首级于千里之外,别提多威风,多厉害了。

  他没想到唐铮年纪轻轻竟然也会这么法术。

  唐铮早就修炼了御剑术,只不过,御剑术对施法者的真气消耗颇大,除非是真的找到一柄飞剑。

  飞剑不同于普通的法宝,其材质特殊,才能够锻造成为飞剑。

  战魂剑虽然已经是天级法宝,却依然不是飞剑,所以唐铮才没有经常施展御剑术,可现在他终于领悟了天外飞仙剑法第六招,一切都有了不小的变化。

  天外飞仙,顾名思义,那就像是神仙从天外飞来。

  这神仙就是剑,手中的剑化作了神仙,如臂指使,指哪儿打哪儿,恰恰与御剑术的精髓完美地契合,合二为一。

  唐铮才可以如此顺利地隔空御剑。

  国师后悔极了,自己没有调查清楚,以致于功亏一篑,损失巨大。

  眼见战魂剑携带着狂暴的气息再次袭来,国师手无寸铁,没有去力敌,心念一动,他就消失了踪迹。

  轰!

  战魂剑斩在地面上,泥土飞溅而起。

  “遁术!”

  唐铮心神凛然,国师有遁术,即便他悟透了天外飞仙第六招,却也无济于事了。

  “他肯定不会这样心甘情愿地遁走,肯定潜伏在某处,伺机以待。”对于国师的阴险手段,唐铮记忆犹新,连忙来到武面面前,深怕国师又捉她为人质。

  武浑浑噩噩,浑身抽搐,双眸翻着白眼,似乎随时都可能送命。

  “怎么办?”他已经可以确定自己的真气只会刺激那蛊虫,让它更快地夺走武的性命,所以根本不敢轻举妄动。

  “武,我一直陪在你身边,你一定要坚持下去,我一定会找到办法救你的。”唐铮在武的耳畔低声说道,也不知她能够听得见。

  栗笑天却没心思理会武的生死,她正惊喜地望着四周,大叫道:“剑林消失了!”

  剑林确实消失了,原本茂森的翠竹已经消失无踪,只留下了一片空旷的荒地。

  不远处的村落也在此映入眼帘,可远处那白茫茫的浓雾却又让她的心瞬间跌入低谷。

  他们虽然脱离了剑林的束缚,可依旧被困在国师府中,那外面的浓雾仍然是难以逾越的屏障。

  “我们快离开这里。”栗笑天催促道。

  唐铮横眉一扫,栗笑天心脏猛地一紧,有一种退避三舍的冲动,惊呼道:“你的修为……”

  唐铮冷哼一声,并没有回答,方才那些剑气涌入他的体内,令真气飙升,一举突破到了辟谷九品。

  从辟谷七品到辟谷九品,两个等次的修为就这样势如破竹一般地突破了。

  这还是一部分剑气,大部分剑气都被战魂剑的剑魂给吸收了。

  可以想象这剑林之中蕴含的剑气是多么强大,简直就是一座宝库,难怪被国师府视为重地。

  只可惜,国师不知道唐铮修炼的天外飞仙剑法的厉害,更不知道战魂剑中藏有剑魂。

  所以让唐铮捡了这么大一个便宜,一股脑地就把剑林中的剑气给吸收走了。

  没有了剑气的滋养,那些原本埋在泥土中的宝剑也香消玉损,化为了一缕缕剑气,融入了战魂剑中。

  此刻的战魂剑已经发生了不小的变化,原本黝黑的剑身出现了斑驳的亮点,就像是蒙尘的珍珠终于露出了冰山一角。

  栗笑天回想着方才心惊胆战的局面,尤其是唐铮最后几剑,逼的国师狼狈逃窜的英姿,她不禁有一种如痴如醉的感觉。

  同样,她也感到深深的无力感。

  她与唐铮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真的就像是横亘了一条鸿沟一样,难以跨越。

  她猜不透唐铮的修为究竟到了何等程度,见他对武无微不至的样子,她甚至情不自禁地想若是子换到武的位置就好了。

  唐铮把武拦腰抱了起来,沉声道:“走!”

  一起朝剑林外走去,一片狼藉的剑林在这静谧的村落中格外吸引人眼球。

  当他们走出剑林时,四面八方,黑压压的人群围了上来。

  “这些人从哪里冒出来的?”

  栗笑天长叹口气,解释道:“国师府的人本来就不少,方才肯定是受了国师的命令,隐而不出,如今,你毁了他们的剑林,他们当然要冲出来找你拼命了。”

  “拼命么?哼,我看是送死差不多。”唐铮浑然不惧。

  修为提升了两级,另外,参悟了天外飞仙剑法,他信心大增,战魂剑在手中发出嗡嗡的剑鸣,不停地颤抖,仿佛有一种饮血的冲动。

  栗笑天却并不乐观,道:“蚂蚁吞象,个人的力量终究有限,虽然他们的实力不及你,可架不住人多,人海战术也会把你给拖死。”

  唐铮情不自禁地记起了皇居中的情况,不屑地说:“岛国都喜欢人海战术吗?既然如此,那就来战吧!你抱着她,若是她再受半点伤害,我唯你是问。”

  说着把武交到了栗笑天手中。

  栗笑天茫然地看着怀抱中的武,心说这怎么又是我的责任了?

  可这个关键时刻,她不得不把满腔怨气藏起来,期待唐铮可以带她摆脱困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