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强少在校园 正文 第979章 众王聚首

小说:修真强少在校园 作者:唐箫 更新时间:2019-05-16 05:07:56 源网站:笔趣读
  酆都城,传送阵突然亮起了光芒,猛地一闪,两个身影凭空出现——唐铮与地藏王。

  两人都没有丝毫伪装,当他们出现后,立刻就引起了周围鬼差的注意力,纷纷大喝道:“你们是谁?”

  唐铮的生命气息太过强烈,看一眼就被吸引住了。

  而地藏王所展现的气势更是令人过目难忘。

  总而之,这一个组合过于拉风,立刻就被大量鬼差团团围住,水泄不通。

  两人根本没有把他们的敌意放在眼中,地藏王轻描淡写地说:“带我去见阎罗王。”

  “大胆,阎罗王是你想见就见的吗?”鬼差纷纷呵斥,他们并不认识地藏王。

  地藏王也不动气,与唐铮对视一眼,平静地说:“我们还是自己过去吧。”

  “好。”唐铮点头应允,与地藏王抬腿就朝外走去。

  “站住!”鬼差纷纷怒喝。

  但在二人看来,这些怒喝声就像是婴儿的啼哭,根本没有丝毫威胁性。

  一股磅礴的力量悄然从地藏王身上扩散开来,鬼差如潮水般地向两旁退开,眼睁睁地看着两人从自己面前经过,大步流星地朝阎罗殿走去。

  眨眼间,他们就消失了身影,但在鬼差中却引起了轩然大波,入侵者的消息不胫而走。

  阎罗王刚刚回到自己的宫殿,屁股还没坐热就听见属下来报,说有入侵者。

  他惊的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欺人太甚,竟然敢直接到他的地盘来闹事,还有没有把他这个鬼界之主放在眼中?

  不过,他心中也有些七上八下,入侵者会是谁?

  莫非是九幽地狱中的来客?

  九幽地狱爆发了声势那么浩大的战斗,究竟是谁与谁在战斗?

  一个个问题在阎罗王心头翻来覆去的跳跃,令他头大如牛。

  突然,宫殿外传来了一阵嘈杂声,阎罗王心头一凛,明白肯定是入侵者闯进来了,自己这么多护卫,竟然都没有拦得住他们,闯到宫殿前来了,才引起这么大的反应,足以说明对方之强大。

  他龙行虎步地走到门口,恰好就遇见了两个入侵者。

  登时,四目相对,阎罗王瞳孔一缩,惊呼道:“地藏王,怎么是你?”

  地藏王双手合十,不悲不喜地说:“阎罗王,一别经年,我们又见面了。”

  ”你……你怎么离开九幽地狱了?你不是发下了重誓吗?”地藏王大惊失色地问。

  “地狱不空,誓不成佛。如今地狱已空,我自然就出来了。”

  “地狱已空?怎么可能?”阎罗王很清楚九幽地狱中的情况,哪里的冤魂厉鬼多如牛毛,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完全度化了他们?

  阎罗王根本不相信,冷哼一声,说:“地藏王,你出尔反尔,违背自己许下的誓。”

  见阎罗王咄咄逼人,唐铮忍不住插话说:“阎罗王,你凭什么指责地藏王出尔反尔?告诉你,他说的是实话。”

  鬼界之中,除了地藏王以及其他阎王,从来没有谁敢这样对阎罗王说话。

  阎罗王浓眉一挑,勃然大怒:“你是谁?还敢在我面前大呼小叫?”

  咦?

  忽然,阎罗王看清楚了唐铮,大吃一惊:“你……是人类!”

  怎么鬼界又跑出来一个人类?

  他着实变成了惊弓之鸟,当初的那个人类令他颜面大失,引起了一番风波,所以对于鬼界又出现大活人这种事,他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阎罗王,不记得我了吗?我们又见面了。”有地藏王在身边,唐铮直接挑破了自己的身份。

  阎罗王愣了一下,直勾勾地盯着唐铮,忽然反应过来,大呼小叫道:“是你!竟然是你,你没死?怎么可能,你落入了冥河之中,怎么可能没死?”

  这一次,阎罗王着实被吓的不轻,因为,这完全颠覆了他的三观。

  即便是他自己跌入冥河之中,也休想活命,这个大活人竟然还可以死里逃生,这……他已经找不到词语来形容了。

  “你们认识?”地藏王好奇地问。

  “不久前,我曾经见过阎罗王一面,我的一件法宝还留在了他这里,相信阎罗王应该收了起来,如今该物归原主了吧。”唐铮表明身份就是为了取回遗落的那支射日箭。

  一旦取回这支射日箭,那他就集齐了九支射日箭,算是了却一桩心愿。

  阎罗王心中一紧,道:“胡说八道,我怎么会要你的东西,肯定早就不知道遗落到哪个角落去了。”

  其实,阎罗王早就研究了射日箭,明白这是一件不可多得的法宝,一直小心翼翼地珍藏着,岂会物归原主。

  见他反应如此激烈,唐铮反而笃定射日箭肯定就在他的手中,于是说:”阎罗王,作为十殿阎王之首,你这撒谎的本事可不怎么样,比宋江王差远了。”

  “你见过宋江王?对,宋江王去了九幽地狱,肯定见过你们,他是不是又在谋划什么阴谋诡计?”阎罗王如临大敌地问。

  “宋江王的心思,我可不清楚,我只想要回我的射日箭。”

  “哼,若是我不给呢?”

  既然被识破了心思,阎罗王索性也不再否认,反而嚣张地反问。

  当初他可以逼的唐铮跳下冥河,他如今照样有自信对付他,而且不会轻易让他逃脱了。

  唐铮没说话,地藏王已经抢先说:“阎罗王,你乃是十殿阎王之首,欺负一个后生小辈又什么意思?”

  阎罗王心头一凛,道:“地藏王,莫非你要为他出头?他可是人类。”

  “人类又如何?众生平等。”

  “地藏王,这里乃是酆都城,阎罗殿,你想为他一个人类出头,你未免太不把我酆都城放在眼中了。”阎罗王压抑着满腔怒火,呵斥道。

  地藏王不为所动,淡淡地说:“我们所求的还不止于一件法宝,这次专程来找你是为了生命之树。”

  “生命之树?你竟然为了一个人类要与整个鬼界为敌吗?”阎罗王恍然大悟,立刻勃然大怒。

  “因果循环,当初你们从人间夺走的,今日也到了归还的时候了。”

  “胡说八道,落入我阎罗王手中的东西从来没有归还的道理。”

  “是么,既然如此,那就只有我们自己来取了。”

  地藏王很清楚唐铮不是阎罗王的对手,所以他主动出击,伏魔杖光芒一闪,当头棒喝地打向阎罗王。

  阎罗王怒吼一声,祭起了阎王印,砰的一声,阎罗王飞速后退,撞在了大殿的墙壁上才停下来,而墙壁上留下了一个凹坑。

  “阎罗王,你不要执迷不悟。”地藏王劝道。

  阎罗王心神狂跳,这些年他的功力也进步了不少,可面对地藏王竟然不是一合之敌,但他并不准备就此认输罢休,咆哮一声,阎王印大涨,冲破了宫殿顶部,像是一座大山,朝地藏王压去。

  地藏王摇摇头:“执迷不悟,自取其辱。”

  伏魔杖轻飘飘地向上一挥,顶住了阎王印,那大山般的阎王印便再也难以落下分毫。

  无论阎罗王如何催动功力,阎王印纹丝不动,反而光芒猛地一闪,迅速缩小。

  阎罗王大惊失色,想把阎王印收回来,却发现一只大手已经扣住了阎王印,牢牢地抓在了手心。

  阎王印落入了地藏王手中。

  阎罗王目呲欲裂,却无可奈何,感到一股深深的无力感,一双眼睛怨毒的瞪着地藏王和唐铮,咬牙切齿:“地藏王,你帮助外人,这是与整个鬼界为敌,你不要以为自己修为高强就可以为所欲为。”

  地藏王摇头:“我从来不以力欺人,至于唐铮的诉求,乃是合理的诉求。人类与鬼界相互依存,又何必非要斗个鱼死网破呢?自古以来,两个世界就相安无事,自从你们吸收了人间的本源能量后,鬼界就连生事端,连九幽也从修炼圣地变成了地狱,这就是冥冥之中天道在惩罚你们的所作所为,难道你们还不清楚吗?”

  “哼,别扯这些子虚乌有的事,我不会听你蛊惑。”阎罗王倔强地伸长了脖子。

  忽然,他眼睛一亮,看见宫殿外走来一人,大喜过望,叫道:“转轮王,你来了,我们联手拿下地藏王,让他这个鬼界叛徒无立足之地。”

  转轮王的神色十分难看,他已经看见了方才那一次战斗,明白即便是加上自己,也未必是地藏王的对手。

  况且,这么做了是为阎罗王做嫁衣裳,他又没好处,他已经成了孤家寡人,连城池和子民都不复存在了,不禁有种心灰意冷的感觉。

  见转轮王无动于衷,阎罗王勃然大怒:“转轮王,莫非你也要和地藏王沆瀣一气,背叛鬼界吗?”

  “阎罗王,你口口声声背叛鬼界,其实你才是鬼界的罪人,当年若不是你同意宋江王的主意,吸收人间本源能量,那就不会有今天这事了,放下屠刀吧,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地藏王规劝道。

  “哈哈,放下屠刀?我为什么要放下?地藏王,即便是死,你也休想让我听命于你。”阎罗王疯狂地笑道。

  嗖嗖嗖!

  这时,大殿外又突然飞来几个身影,竟然是余下的八殿阎王,阎罗王眼睛一亮,大喜过望:“地藏王,如今是你要听命于我才对,你们已经被包围,我看你们还怎么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