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强少在校园 正文 第993章 生死挑战

小说:修真强少在校园 作者:唐箫 更新时间:2019-05-16 05:07:56 源网站:笔趣读
  大海之上,茫茫无际,唐铮一行人登上了一艘小渔船,朝大海之中航行。

  几人已经相互熟悉起来,王冠群事先交代了同事不可怠慢了唐铮,虽然众人心中疑惑,却也不敢抗命。

  这一路上柳轻眉毫无疑问地成为了最瞩目的焦点,许多话题都是围绕着她。柳轻眉毕竟是在职场混迹不少时间的人,应对的也算是得心应手。

  她很享受这种有唐铮陪伴的时光,整个人都沉浸在幸福之中。

  渔船载浮载沉,乘风破浪,起伏极大,王冠群关切地问:“外面风大浪大,若是晕船,可以直接去船舱内休息。”

  唐铮笑笑说无妨。

  柳轻眉神采飞扬,站在船头,看着翻滚的海浪,伸开双臂,像是在拥抱大海,十分享受,没有一点晕船的架势。

  王冠群仍然记得自己第一次坐船出海时,吐的天昏地暗,魂儿都快没了,可这两人的反应太离奇了,不禁好奇地问道:“你们经常出海吗?”

  “不是。”

  “那你们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王冠群面色古怪,其他人也是一副看外星人的样子盯着他们,主要是这艘渔船太小了,远不像豪华游轮那么平稳,如履平地的感觉。

  唐铮哈哈一笑,这点小风小浪怎么会让修者有反应?他随口敷衍说:“或许这与人的身体素质有关系吧,我们的身体都很棒。”

  众人心说我们的身体也不差,可就没你们这么潇洒从容。

  小渔船乘风破浪,渐渐驶入了深海。

  望着大海,人不由自主地有一种渺小感。

  远远地,他们看见了一艘巨大的游艇,白色游艇沐浴在阳光下,泛着漂亮的光泽,令人一眼就会被那迷人的身段所深深地吸引。

  王冠群介绍道:“我先前和老板通了电话,老板已经在游艇上了,他专程亲自赶来见你。”

  唐铮不动声色地说:“你们老板不是在国外吗?”

  “他是临时推掉所有事情赶来的,就是为了见你。”王冠群沉声说道,仿佛是为了显示老板对唐铮的重视程度。

  唐铮呵呵一笑:“那真是多谢你们老板的关心,稍后我会当面感谢他这次同意我同行。”

  小渔船靠近了游艇,几人沿着扶梯上了游艇甲板。

  登时,一股富豪的气息就扑面而来,高档游艇与小货轮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差别太大了。

  几人正站在甲板上迎接,看着唐铮和柳轻眉上了游艇,他们就迎了上来。

  走在最前面的人朗声大笑起来,远远地就伸出了双手,几个跨步就来到唐铮面前,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激动地说:“欢迎唐少来到我的船上,今天真是蓬荜生辉。”

  见他这般夸赞,唐铮谦虚地笑了笑,说:“杜总谬赞了,我也很高兴认识杜总。”

  杜奇峰大手一挥,铿锵有力地说:“我这可不是谬赞,而是实话实说,我对唐少仰慕已久,这次得以见到真人,当真是三生有幸。”

  杜奇峰也是一个成功人士,可在唐铮面前姿态的放的极低,因为,他知道唐铮拥有的巨大能量。

  所谓不知者不畏,恰恰因为杜奇峰知晓其中的内幕,才对唐铮越发敬畏。

  其他人见老板这一番做派,震撼不已,不禁久久凝视唐铮,想从他身上看出什么不一样来,可除了镇定自若的气势,其他方面并没有太多不一样。

  “这次叨扰杜总了。”唐铮淡淡一笑,对于他的恭维不置可否。忽然,他目光一转,落在了杜奇峰身后的一人身上,瞳孔猛地一缩。

  “是你!”

  犀利的目光如刀一样落在对方身上,对方感觉头顶仿佛悬着一柄巨剑,随时可能斩落下来,危机四伏。

  他震撼不已,看来与传相比,唐铮有过之而无不及,与当初比起来,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杜奇峰扭头望去,恰好看见了自己的保镖,说起这个保镖,那可是一个能人,身手十分了得,曾经把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他十分器重。

  “唐少,你们认识?”杜奇峰好奇地问。

  “当然认识,大名鼎鼎的冷面杀手箫晓冷,我怎么会不认识。”唐铮嘴角一勾,真是没想到竟然还会在这里遇见他,他几乎快忘记这个人了。

  当初,在去滇南的火车上,他就遇到过箫晓冷,由于栗笑天居中挑拨,他差点被箫晓冷所杀。

  后来,龙腾宇派箫晓冷刺杀沐红颜母女,被唐铮击败,沐红颜求情之后,他放走箫晓冷回去传话,箫晓冷曾说一定会再来挑战唐铮,为师父正名。

  但从此之后,箫晓冷就像是人间蒸发了,杳无音讯,从来没出现过。

  唐铮的境界越来越高,几乎忘记了这个人,如今再次见到,自然十分惊讶。

  “哦,没想到唐少如此博学,连我这个保镖的来历也知道。”杜奇峰愕然,对于自己的保镖,他当然调查的很清楚,知道他曾经干过的活计。

  恰是因为他这番经历,所以令杜奇峰对他另眼相看,因为是杀手,才会更有效的防范其他杀手的刺杀,让他做保镖最保险。

  箫晓冷的神色十分复杂,他被唐铮放走之后,他醉心于剑术,希望可以想出破解唐铮之法,为师父正名,可后来关于唐铮的传闻越来越多,令他的信心几乎土崩瓦解。

  他逐渐明白自己被唐铮远远地超越,拍马也不可能击败他了,心灰意冷之下,他直接离开了杀手行业,恰逢杜奇峰,也就转做了保镖。

  万万没想到,难道是天意,又让他遇到了命中的克星。

  他目光闪烁,不敢看唐铮的眼神,可最终,他依旧抬起头,双目闪烁着精光,灼灼地盯着唐铮。

  一时之间,气氛有些怪异,杜奇峰也是人精,立刻就察觉到了端倪,左看看,右瞅瞅,忙问:“唐少,难道这其中有什么隐情吗?”

  唐铮还未回答,箫晓冷已经抢先一步,跨到了杜奇峰身前,直面唐铮,冷冰冰地说:“唐铮,我要挑战你。”

  挑战?

  所有人都悚然一惊。

  其他员工不知道唐铮的底细,却听说了不少关于老板这个神秘保镖的传闻,据说几个杀手来刺杀老板,都被这个保镖一一击杀,厉害到了极点。

  他主动挑战唐铮,这不是倚强凌弱吗?

  简直就是谋杀。

  王冠群也是这种想法,一想到唐铮是自己的师弟,若是有个三长两短,自己怎么向恩师交代,连忙站出来劝阻:”老板,这怎么行?我师弟就是一个普通大学生,怎么会是箫晓冷的对手?这不是让他送死吗?”

  杜奇峰心头纳闷,眉头也拧了起来,他可不像员工那么天真,当看到唐铮与箫晓冷的反应,便知两人肯定有过节,自己原本是想攀上唐铮这一条线,如今看来适得其反了。

  他懊恼不已,若是这次没有带箫晓冷,不就不会遇到这种尴尬事了吗?

  他左右为难,一时间举棋不定。

  唐铮却云淡风轻,若是以前,面对箫晓冷,他还会如临大敌,如今却一点波澜也掀不起来了。

  “挑战?呵呵,难道你真有这个信心?你的剑法真的已经练到这种境界吗?”唐铮笑眯眯地问。

  箫晓冷并没有多少底气,却也没退缩,道:“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有时候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有些事不得不做。”

  “呵呵,倒是比以前增加了几分胆识和气魄。”唐铮戏谑地笑道。

  “一人做事一人当,这是我们俩的恩怨,请你不要牵涉到杜总身上,他对我有知遇之恩,不能因为我而害了他。”箫晓冷深怕迁怒于杜奇峰,于是事先说道。

  “箫晓冷,你……”杜奇峰心中一动,一时之间,不知该怎么说,没想到他如此仗义。

  箫晓冷朝杜奇峰拱拱手,说:“杜总,你的知遇之恩,我只有下辈子再报答了。”

  杜奇峰心中思绪万千,讷讷地说:“别这样说,你还有大好年华,何必做傻事呢。”

  杜奇峰听了太多关于唐铮的传闻,那一个个彪炳的战绩就像是一枚枚胜利勋章挂在他的胸前,令人根本无法视若无睹。

  “有些事,即便是死,也必须去做。”箫晓冷斩钉截铁地说。

  其他人被他这种气势所感染,心不由自主地悬了起来,紧张地看着二人,这一出变故令人大跌眼镜,都猜测恐怕接下来将会是血溅五步的画面了。

  “箫晓冷,你不能这样欺负人,唐铮是我的师弟,一个普通学生,和你有什么仇,什么怨,你要这么狠,非得取他性命?”王冠群面红耳赤,气呼呼地质问道。

  箫晓冷根本没有看他,只是直勾勾地盯着唐铮。

  唐铮拍拍王冠群的肩膀,安慰道:“王哥,你别担心我。”

  王冠群心急如焚,像是热锅上的蚂蚁,道:“师弟,都是我不好,把你带来这里,这让我以后怎么在恩师面前交代?”

  看着他焦急的样子,唐铮不禁哑然失笑,虽然认识才没多久,他对这位师兄的好感大增,不由分说地轻轻拽了一下他,他发觉身体一晃,就已经被拽到了唐铮身后。

  唐铮与箫晓冷面对面,剑拔弩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