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强少在校园 正文 第1014章 栗婆婆行踪

小说:修真强少在校园 作者:唐箫 更新时间:2019-05-16 05:07:56 源网站:笔趣读
  多必失,为了避免引起五爪金龙的怀疑,唐铮带着小白和小月月退出了皇城。

  这次收获颇丰,令他接触到了一个崭新的世界,屠龙士的传说令他心潮澎湃,原来这世界上还有这么强大的人。

  龙族也并非一直高高在上,不可战胜,只要实力足够强,任何敌人都不用畏惧。

  天边露出了鱼肚白,旭日照亮了京城,轩然成了金黄色。

  八月末的京城十分炎热,酷暑难当,即便是大清早也有一种让人恨不得泡进冰水的冲动。

  唐铮早已寒暑不侵,怡然自得地坐在院落里看初升的朝阳。

  小白骑着小月月在院落里走来走去,仿佛是在巡视自己的领地。

  方诗诗去了学校,为迎接新生做准备。柳轻眉去上班。安妮一大早就出去忙活珠宝的事。武也没闲着,在练功房修炼。

  说起练功房,这是几个女人捣鼓出来的东西,整理了一个地下室,然后改造成了练功房,其中有不少兵器,而且还有对战室,几个女人偶尔心血来潮也会对战演练一番。

  唐铮曾经看过一次,不得不承认女人战斗起来真的很彪悍,尤其是女人对女人,可没有多少怜香惜玉的意思,用她们的话说演练就要和实战一样,真刀真枪,这样才能在临阵之时发挥应有的水平。

  恰恰是因为如此,几个女人练功的激情高涨,因为,谁都想在演练中取胜,若是失败了,那下次一定会想办法找回场子。

  看着她们的这股韧劲,唐铮夸奖了几句,惹的几个女人心中更是卯足了劲。

  其实,他们都很清楚,随着唐铮实力的提升,若是他们不提升自己,总是被唐铮保护,而自己无能为力,那就是一个拖累。

  任何人都不想做弱者,她们整天与强者接触,这种观念尤为强烈。

  悠闲时光毕竟是短暂的。

  燕流云风风火火地赶来,看着他悠闲的样子,一屁股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翘起二郎腿,说:“唐少,你这日子也太舒服了。”

  唐铮笑眯眯地看着他,说:“你可是堂堂燕家大少,难道日子不舒服吗?”

  “当然了!你不知道这些天我忙的脚不沾地。“

  “哦,为什么?”

  燕流云瞪大眼珠盯着唐铮,说:“为什么?还不是你交代的事,你不是想找青龙殿尊主的下落吗?我们哪里敢怠慢,几乎把京城翻了一个底儿朝天。”

  “哦,有什么发现?”唐铮好奇地问。

  “你也不看看我是谁,忙活这么久,若是没有发现,我还怎么好意思来见你,当然是有发现。”燕流云洋洋自得地说。

  他与唐铮已经彻底熟络起来,没有家中长辈那种小心翼翼,平辈相交,倒是与唐铮的关系走的越来越近。

  唐铮哑然失笑:“别卖关子。”

  “我辛苦这么久,你不容我炫耀一下怎么行。好,既然你如此迫不及待,那我就告诉你。尊主行踪十分诡秘,我们没有找到他,但我们却发现了另外一个人的行踪。”

  “谁?”

  “栗婆婆!”

  “是她?”唐铮悚然一惊,当初栗婆婆回离宫,没有讨到一点好处,最后带着一些弟子仓皇逃走,没想到竟然来了京城。

  “对,这栗婆婆可是位高人,若是换做以前,我们是真的不敢针对她,可今非昔比,有了你这样一个高手,离宫宫主也跌落神坛了。”

  “别插科打诨,栗婆婆现在在哪里?”

  “你猜猜。”

  唐铮翻了个白眼:“我又不是神棍,难道掐指一算就算出来了。”

  “好,我告诉你,她去过姬无相的棋社。这还幸亏你多次提醒让我们注意这个棋社,所以我们守株待兔才能发现这一点。”

  “棋社?”唐铮悚然一惊,栗婆婆去棋社做什么?

  莫非……她与姬无相也有联系?

  唐铮一直对姬无相十分戒备,主要是这人太离奇了,令他不得不防。

  一个人把自己隐藏的太深,太隐秘,那往往是有不可告人之事。

  姬无相便是如此,他有如此之大的能量,却像是一个透明人一样,这令唐铮着实琢磨不透,自然不敢小觑了他。

  “对,栗婆婆去过棋社,但她从棋社出来后我们却跟丢了,毕竟,她可是武王境界,我们这些人怎么跟的住她。”燕流云遗憾地说。

  “从那以后你们又见过她吗?”

  “你别说,我的人还真见过她,她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去棋社,极有规律。”燕流云疑惑地说。

  唐铮若有所思,忽然问道:“那她下次去棋社是什么时候?”

  “就是今天。”

  唐铮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迫不及待地说:“走,我们去会一会栗婆婆,看看她到底在搞什么鬼。”

  小白与小月月闻声蹿了出来,大叫道:“主人,我们也要去。”

  燕流云被这一幕吓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惊慌失措地叫道:“它会说话!”

  他以前也见过小白,可从未见过它开口说话,如今见到了,当真是被吓的够呛。

  唐铮见怪不怪地说:“拜托,你又不是不知道妖兽,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小白实力提升,可以说话也没什么奇怪的。”

  燕流云爬起来,惊疑不定地看着小白。

  小白鄙视地看着他,说:“胆子这么小。”

  燕流云哭笑不得,被一个动物给鄙视了。

  “那它又是谁?”燕流云指着赤月兽问。

  “你又不是动物学家,就别刨根问底了。小白,你和小月月留在家里,别乱跑,我出去一趟。”唐铮叮嘱道。

  小白并没有勉强,乖巧地骑着小月月走到了一旁去。

  燕流云看着它们的背影,感慨道:“你家的动物都成精了,来你家的人心脏必须要好,否则,会被吓出个好歹来。”

  两人来到棋社对面一条街的隐秘点,守候在此的人连忙迎过来。

  “她来了吗?”燕流云问。

  “禀告燕少,人还没有来,但估摸着也快了。”

  “来了!”唐铮突然打断二人的话,盯着远处一个身影。

  这人正是栗婆婆,根本没有一点化妆掩饰,大摇大摆地走进了棋社。

  “果真是她!”唐铮对栗婆婆太熟悉了,一个人面容可以改变,但那一身气质却极难改变。

  “我们怎么办?”燕流云问。

  唐铮远远地望着棋社的大门,说:“我们也进去。”

  “就这样进去?”燕流云诧异地问道,“我们不是应该一直跟踪,然后探查她的真实目的吗?”

  “呵呵,栗婆婆手段繁多,即便是我,也没有绝对的把握可以跟住她,既然如此,为了避免她溜之大吉,不如我们进去堵住她,看看她在棋社中究竟做什么。”唐铮说。

  见他拿定了主意,燕流云也欣然点头:“好,我们一起进去,自从听你说了这棋社不简单之后,我还真想再进去好好地探一探。”

  “那咱们这次就好好地探一探,看看姬无相的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唐铮说。

  两人大步流星地朝棋社走去,门童并没有拦住二人,反而认出了他们,热情地迎上来。

  “二位,可是要手谈一局吗?”门童引着二人进去,毕恭毕敬地问道。

  唐铮没有说话,暗中展开了神识,立刻就发现了栗婆婆的气息,说:“我们找人。”

  说完,径直朝栗婆婆的方位走去。

  门童的脸色立刻发生了变化,道:“这里面都是棋友,二位是要找谁,我去通知便是了。”

  “没你的事。”燕流云不耐烦地说,与唐铮龙行虎步地来到了大厅之中,远远地就看见了栗婆婆,而她对面站着一个人——姬无相。

  唐铮和燕流云对视一眼,都没有料到会在棋社之中见到行踪飘忽不定的姬无相。

  “栗婆婆,我知道你的实力,可我是一个与世无争之人,平时就喜欢棋艺,对于你说的宏图大业,我一点也不感兴趣。”远远地,就听见姬无相中气十足,彬彬有礼的声音。

  无论何时,他似乎总是这个样子,不温不火,很有绅士范儿。

  “姬总,我这可是给你机会,你背后的靠山已经风雨飘摇,难道你真的认为可以在将来的乱世中自保吗?我这是给你指一条明路,你别不识好歹,别人怕你,我栗婆婆可一点也不怕你。”栗婆婆态度明显十分恶劣,语气不善地说。

  姬无相却并未动怒,温说道:“栗婆婆的本事,我当然很清楚,这话一点夸张的成分都没有,可我姬某人行事,只求顺心,若是不顺心意,即便是死,我也是不会答应的。”

  栗婆婆冷笑起来:“好一个顺心意,有骨气,若是死了,我看你的心意还怎么顺。”

  “我是一个怕死的人,可也想顺心意,难道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姬无相长叹口气,无可奈何地说。

  栗婆婆面色变得狰狞起来,说:“两全其美,世上哪里有这种好事。我三番五次地来找你,本以为你是聪明人,想救你一命,指一条明路给你,如今看来你执迷不悟,那可就怪不得我心狠手辣。”

  “唉,你们青龙殿行事,果真是雷厉风行,见识了。”姬无相摇摇头,仿佛是认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