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强少在校园 正文 第1130章 审问

小说:修真强少在校园 作者:唐箫 更新时间:2019-05-16 05:07:56 源网站:笔趣读
  玄音负隅顽抗,可最终也不得不低头,束手就擒。

  唐铮淡淡地看了赤月兽一眼,它的攻击就不得不撤下去。

  赤月兽不甘地狠狠跺脚,死死地瞪着玄音。

  玄音得意地瞥了它一眼,又直勾勾地看着唐铮,说:“我可以回答你的问题,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唐铮冷笑:“你认为自己还有提条件的资格吗?”

  玄音决绝地说:“你若是不答应我,我即便是死,你也休想从我口中得到答案。”

  唐铮灼灼地看着玄音,玄音凛然不惧地与之对视,就像是一个英勇就义的烈士。

  忽然——

  “哈哈哈……”

  唐铮大笑起来,脸上满是戏谑,讽刺道:“玄音,你和我放这种狠话,不觉得根本没有意义吗?虽然我对你也不是很了解,但有一点可以确定,你是一个怕死的人,一个怕死的人怎么会有以死相逼的决心和勇气?”

  玄音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似乎这话说中了她的要害。

  这可不是唐铮的无稽之谈,乃是有事实依据作为判断。

  玄音封印自己为了苟活下来,方才又宁愿束手就擒,也不想死在赤月兽手中,这一桩桩事实无不证明她是一个惜命之人。

  所以,她以死相逼,纯粹就是一个笑话,轻而易举地就被唐铮识破了。

  玄音也没有料到自己的谎如此快就被拆穿了,神色极不自然,怔怔地看着唐铮,不知所措。

  “所以,你最好还是合作的好,否则我不担保会不会杀了你。”唐铮恶狠狠地说。

  玄音神色闪烁:“你真的要杀我?”

  唐铮冷笑几声,没有回答,但意思已经不而喻了。

  玄音犹豫许久,没有从唐铮眼中看到半分退缩之意,明白他说的是实话。

  其实,唐铮确实对她没有半分怜悯之心,当年她蛊惑努尔哈,驱逐了所有修者,如此卑劣的手段又怎么可能博取他的同情。

  玄音无可奈何,悻悻地说:“好,你问吧,我只是希望你念在我知无不的份儿上别杀我。”

  “那就要看你合作的态度了。”唐铮并没有给出承诺。

  对于玄音,他确实没有必要给出自己的承诺。

  赤月兽见状,说:“你别被她给蒙骗了,她就不是什么好人。”

  “我知道,但当年许多事确实需要她为我们解开谜团。”唐铮回答道。

  他很清楚玄音是什么样的人,又岂会轻易被她骗了。

  玄音深深地看了赤月兽一眼,难掩眼中的敌意,却又无济于事。

  “我问你,当年你为什么会来这个世界,目的究竟何在?”唐铮率先问出了这个问题。

  玄音不假思索地说:“我来这个世界的目的当然不简单,肩负着重大的使命。”

  “什么使命?”所有人精神一震,直勾勾地盯着她。

  大家意识到这肯定涉及到天外天的某些秘密。

  玄音环视一周,说:“天外天因为某些原因濒临崩溃的边缘,需要注入大量的新鲜能量,才能维持天外天的稳定。可陛下并不打算牺牲自己的子民,所以便想到借用外来的人员办到这一点。”

  “外来的人员?莫非你们就打起了这个世界的主意?”唐铮蹙眉问道。

  玄音点头,理所当然地说:“对于这个世界,我们早就知晓了,这是相距我们最近的世界,当然会打这个世界的主意。”

  众人面面相觑,自己的世界被盯上了,就像是自己被盯上了一样,有一种不爽的感觉。

  玄音似乎也意识到这一点,连忙补救:“这是陛下的主意,不是我的决定。”

  “什么陛下?那个乱臣贼子,叛徒一个,有什么资格被称为陛下?”赤月兽似乎被陛下二字给刺激到了,义愤填膺地控诉道。

  玄音悻悻一笑,不置可否。

  唐铮摆了摆手,示意赤月兽别纠缠这个问题。

  玄音很清楚赤月兽与自己陛下之间的恩怨,避而不谈,岔开话题说:“陛下做这一切都是为了维持天外天这个世界,为了大家的性命着想。”

  “天外天为什么会濒临崩溃?”九天玄女追问道,抓住了玄音话中的关键。

  玄音犹豫了一下,如实说道:“天外天乃是大世界,但当年的大战之中,天外天的根基动摇,后来日积月累,根基愈发不稳固,为了稳固根基,必须做出牺牲。”

  “牺牲就是侵略其他世界吗?”天禅子愤怒地质问道。

  他是修者,与当年那些人中的许多人休戚相关,感同身受,自然十分愤怒。

  玄音沉默不语,无以对。

  唐铮相对冷静,分析玄音话中的意思,追问道:”你说需要新能量的注入,这些修者去了天外天,你们怎样让他们注入新能量?”

  虽然他提出了这个问题,但心中已经有了一定的想法,只是求证而已。

  “虽然我没有回去,当也可以想象到肯定是把他们抓起来,然后吸光他们的功力,注入天外天的根基之中。”玄音淡然地说。

  唐铮先前便有这个猜测,如今被证实了,勃然大怒:“对于修者而,功力就相当于生命,若是功力不存在了,那就是生不如死。天外天竟然是如此对修者,当真是残忍至极。”

  玄音眼皮一跳,感受到了唐铮的怒气,讪讪地说:“这是陛下的决定,不关我的事。”

  “哼,你也是帮凶,怎么不关你的事?”天禅子面色不善地质问道。

  玄音眼中露出犹豫之色,见众人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似乎想把这一切都算在她的头上,她心乱如麻,最后和盘托出地说:“这真的不关我的事,那次来这个世界的人并不止我一个,而是一个小队,其中还有不少实力强大的人。只是在进入空间之门后,我们遇到了时空乱流,最终只有我一个人来到了这个世界。”

  顿了一下,玄音落寞地说:“至于其他人的去向,我根本没办法知道,所以,我才不得不做下这些事,我在天外天也有亲人朋友,为了他们,我必须这么做。”

  众人骇然失色,没想到其中竟然还有这种秘辛,面面相觑,着实难以置信。

  “你们竟然是不止一人来这个世界?”

  “对!”

  唐铮心中骇然,若是其他人也来到了这个世界,那引起的变化恐怕比现在更大,要知道连一个玄音都驱逐了修者,那其他人来了岂不统治了这个世界?

  唐铮不禁有些庆幸后怕,幸亏那些人遭遇了时空乱流,否则,这个世界肯定早就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了。

  “你在队伍中究竟是什么层次,你的修为与其他人相比,高低如何?”九天玄女一阵见血地问道。

  这个问题令玄音猛地一僵,像是被人抓住了小尾巴一样,脸色讪然,不知所措。

  “我……”玄音吞吞吐吐,欲又止,可见到九天玄女的脸色越来越不耐烦,她立刻说道:“我在队伍中并不算多厉害。”

  “什么,你竟然并不算多厉害?”众人大吃一惊,玄音的修为相对他们而已经十分强悍了,可她在队伍中竟然不算多厉害,那其他人岂不是厉害到天边去了?

  众人心中戚戚,不禁有些悲观。

  “既然你并不算多厉害,那你是怎样办到这一切的,驱逐修者?”

  “我遇到了努尔哈,他是一个天纵奇才,我潜伏在他身边,为他出谋划策,穿搜她高深的武功,花费了许多年才获得他的信任。”

  “那你现在的修为怎么会这般厉害?”

  “我……”玄音神色一僵,下意识地看向赤月兽,神色变得极不自然起来。

  唐铮心中一动,说:“莫非是因为你服下了赤月兽内丹的缘故?”

  玄音的脸色越发不自然,就像是被揭开了伤疤,不由自主地垂下了头。

  众人心领神会,立刻就猜到真实情况。

  赤月兽见玄音被说中了,而且是借助他妻子的内丹来修炼功力,又怒又急,咆哮一声,呲牙咧嘴,虎视眈眈地瞪着玄音,那眼神恨不得立刻就把她给生吞活剥了一般。

  玄音移开目光,不与它对视。

  “既然你当初修为并不高,那你是怎样拿我孩子来威胁道我妻子的?”赤月兽咬牙切齿,迫不及待地追问。

  玄音说:“我虽然杀不了你妻子,可它的行踪已经暴露,被我与努尔哈联手,死死地困住,我总共困住了它几个月,它一直拒不归顺。”

  “后来,一件事打破了这个僵局。我们发现它怀孕了,便用孩子威胁它,虽然我们不能杀了它,却可以杀了它的孩子,无论是人类还是异兽,怀孕时实力本就会降低,又怎么会是那么多人的对手,它若是不答应,根本没办法在千军万马之中保全自己的孩子。”

  众人心中一寒,玄音和努尔哈当真是残忍至极,竟然用一个未出生的孩子来威胁母亲,这真是太残忍了。

  赤月兽眼睛赤红,完全被玄音的描述给激怒的火冒三丈,恨不得立刻一爪子拍死她。

  “赤月兽答应了归顺。”玄音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地得意,这是它的壮举,以弱胜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