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强少在校园 正文 第1358章 凄凄惨惨戚戚

小说:修真强少在校园 作者:唐箫 更新时间:2019-05-16 05:07:56 源网站:笔趣读
  电光火石间,来犯之敌纷纷退避三舍。

  唐铮终于看清楚了,这里确实是宋江王的城池,他大喝一声,道:“叫宋江王来,还敢对我动手了。”

  “宋江王来又如何?地藏王已经下达命令,一旦见你,就必须抓住你。”对方声色俱厉地说。

  唐铮愣了一下,地藏王下这么狠的命令,竟然想抓他,居心叵测。

  “地藏王,我们当初的交情哪里去了,你够狠心,不但困我,竟然还想抓我。”

  对方又准备蜂拥而上,一个身影却疾速飞了过来,大叫道:“住手!”

  宋江王落在了唐铮身边。

  唐铮愤怒地看着他,说:“宋江王,这就是你的手下,哼,竟然敢对我动手,还想抓我。”

  宋江王悻悻地一笑,比哭还难看,尴尬地说:“消消气,今时不同往日了。”

  唐铮眉头一凛,刚想问此话何解,却听一声声怒斥响起:“宋江王,你还敢与他勾结在一起吗?”

  唐铮匪夷所思地瞪大了眼珠,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对方的虾兵蟹将竟然敢对宋江王吆五喝六,这不是反了天吗?

  宋江王唯有苦笑,连忙解释:“鬼界已经变天了,我一会儿再详细告诉你。”

  顿了一下,他直面其他人,说:“此差矣,你那只眼看到我与他勾结在一起了?小心我在地藏王面前告你污蔑。地藏王不是想见他吗?你们若是群起而攻之,让他有个三长两短,你们谁担待的起?”

  对方面面相觑,终于不敢再造次,讪讪地说:“地藏王的命令就是抓住他,我们只是在执行命令而已。”

  “胡说,地藏王与唐铮的关系,难道你们没有耳闻吗?以他们的情谊怎么会抓唐铮,地藏王只是想见他而已,若是你们搞错了,那到时候受罪的可是你们。”宋江王的气势很盛,令对方无以对。

  宋江王趁热打铁,说:“我自然会带他去见地藏王,你们速速退下。”

  对方目不转睛地凝视宋江王许久,这才不情不愿地退下。

  唐铮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宋江王的威信和地位怎么降低了这么多,这鬼界真的变天了?

  宋江王的处境当真可以用六个字来形容——凄凄惨惨戚戚!

  似乎看出了唐铮心中的疑问,宋江王苦笑道:“我知道你有一肚子疑问,你且听我慢慢道来。”

  宋江王一点点把鬼界最近发生的事娓娓道来,唐铮听的心惊胆战,惊呼连连。

  “十殿阎王中竟然就只剩下你一个了?”

  “是啊,若非我见机行事,恐怕也遭了地藏王的毒手,与其他阎王一个下场。”宋江王感叹道。

  唐铮沉默了,他着实被这些消息震撼了,地藏王竟然一改作风,强硬如斯,谈笑间就灭掉了九殿阎王。

  另外,他还强制推行自己的理念,试图度化鬼界众生,却引起了鬼界这大的动荡。

  “栗笑天呢?”沉吟半晌,唐铮又问。

  宋江王感慨万千地说:“你这个女朋友运气真不是一般的好,地藏王把她留在身边,想让她见证自己度化众生,而且传她地藏经,把她当做左膀右臂,连我也望尘莫及啊。”

  “什么,左膀右臂?”唐铮着实被吓了一跳,“地藏王这么做是为什么?”

  “地藏王想证明她和我的质疑是错误的,故意留了我们一命,只是你女朋友的待遇比我好多了。”宋江王苦笑道。

  “但是,我听到风声这次在酆都城中发生了一件事,一切都变了。”忽然,宋江王话锋一转,压低声音,神神秘秘地说。

  “酆都城已经变成一片废墟了,我刚从那里来。”

  “什么,这么严重。”宋江王悚然一惊,“我也只是听到一点风声,还没有来得及去求证。”

  唐铮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问:“什么风声?”

  “地藏王身上似乎发生了变化,这变化非同寻常,但具体怎么回事,我还不知道。”宋江王说。

  唐铮心中一动,道:“酆都城中那些人是见证者,早知如此,我就该找他们问个清楚了。”

  当时,他心系栗笑天的安危,没敢多耽搁,否则,肯定要问个一清二楚才离开。

  “地藏王已经传下命令,见到你就要抓你,并且告诉你一个消息,若是想栗笑天安然无恙,就乖乖地去见他。”宋江王一脸狐疑地说,“这与地藏王以前的作风大相径庭,真是搞不懂。”

  唐铮却眼皮直跳,地藏王竟然撂下这番狠话,肯定不是心血来潮,而是有不可告人之目的。

  地藏王肯定已经知道他脱离了苦海,所以才会用这个办法,想让他自投罗网。

  “没有了苦海,他还能怎么对付我?杀了我吗?”唐铮心中一凛,揣测起来。

  “你要去见地藏王吗?”宋江王好奇地问。

  “当然要去。”唐铮不假思索地说。

  “恐怕凶多吉少,你要三思而行啊。”宋江王劝道。

  唐铮决绝地说:“栗笑天在他手中,纵有千难万难,我也必须赴约,他抓住了我的软肋,很聪明。”

  “我觉得地藏王有古怪了,你最好考虑清楚。”宋江王还是很犹豫。

  唐铮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说:“你不是想弄清楚地藏王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么?直接去见他就是最好的办法,简单直接,比你胡乱猜测更有效。”

  宋江王连忙摆手:“不行,我才不去。”

  他现在对地藏王是避之唯恐不及,能不在他面前晃悠,他就绝对敬而远之。

  他深怕自己吸引了地藏王的注意力,然后,地藏王像对付其他阎王一样对付他。

  宋江王先前还存有反抗的念头,如今这股念头是越来越弱了,他几乎看不到希望。

  看着宋江王恐惧的样子,唐铮皱起了眉头,短短时间,宋江王的变化怎么如此之大,与十八层地狱中的宋江王有天壤之别。

  难道,环境的威力这么大,足以令一个人改变这么大?

  “你害怕了?”唐铮直接了当地问。

  宋江王吞吞吐吐,点头说:“是,我真的怕了,鬼界早已不是当初的鬼界了,变天了,我能不怕吗?地藏王有无数信徒,他一声令下,唾沫星子都可以把我淹死。”

  唐铮灼灼地盯着宋江王,确信他不是在演戏,心中不由感叹。如今鬼界之中就只有一个熟悉的宋江王,并且还没有被度化,唐铮肯定必须拉上他。

  于是,他不由分说地拽着宋江王,宋江王试图挣脱,甚至,催动了功力,却发现根本没办法脱离唐铮的手。

  登时,他震惊地盯着唐铮,问:“你……你的功力……”

  唐铮颔首,道:“我已经是大乘境界了。”

  宋江王眼睛一亮,欣喜若狂地说:“哇,大乘境界,你竟然突破到了大乘境界。”

  “对不起,原谅我的失态,这实在是一个惊人的消息,这么说来你可以与地藏王一战了?”宋江王期待地问。

  “你击败地藏王,让他明白自己所谓的普度众生的计划就根本不可能实现,然后把鬼界还原成以前的样子。”

  唐铮似笑非笑,道:“你这么迫不及待地想我对付地藏王,是不是想坐收渔翁之利啊?毕竟,其他阎王都已经死了,只剩下你一个阎王。一旦地藏王失势,鬼界就是你一个说了算。”

  宋江王脸色一僵,尴尬地说:“你怎么会怎么想我呢,我怎么会是那种人。”

  唐铮深知宋江王足智多谋,最善于用计。

  当年就是他一个句话引诱地藏王发下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重誓,从而逼走了地藏王,让鬼界得意保持原状无数年。

  如今,宋江王不敌地藏王,他未必没有借刀杀人的心思。

  唐铮心思缜密,岂会放过这么大的一个破绽。

  “唐铮,你真的误会我了,你若是击败地藏王,让鬼界恢复原貌,走上正规,我宁愿推崇你为主。”宋江王拍着胸脯,大义凛然地说,似乎自己真的没有半分私心。

  唐铮干笑一声,说:“我不是鬼界一员,又怎么可能成为鬼界之主,我怎么服众?你这番话说了相当于没说。”

  “这个……总有办法解决的,咱们应该首先解决地藏王这个问题才是。”宋江王吞吞吐吐地说。

  唐铮也不去追究,直接说:“你必须跟我去见地藏王,这个由不得你,你应该知道他在哪里吧。”

  宋江王明白自己的胳膊拗不过唐铮的大腿,唯有妥协,无可奈何地点头。

  宋江王启动了传送阵,传送阵亮了起来,光芒冲天,几人沐浴在光芒之中,眨眼间,消失了踪影。

  下一秒,光芒消失,两人出现了另外一个城池之中,哗啦啦,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二位立刻就被黑压压的身影给围住了。

  显然,地藏王的准备非常充分,一旦唐铮现身,那就不会让他有逃脱的机会。

  宋江王看着黑压压的身影,面色惨白,咕哝道:“这都怪你,拉我一起来,以身犯险,你一会儿可要保护我。”

  唐铮充耳不闻,向前猛地跨出一步,气势如虹,对方下意识地后退一步,大声呵斥:“站住!”

  “我要见地藏王。”唐铮掷地有声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