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强少在校园 正文 第1472章 反对派

小说:修真强少在校园 作者:唐箫 更新时间:2019-05-16 05:07:56 源网站:笔趣读
  一声前辈,叫的其他人糊里糊涂,太虚子毕竟是一派掌门,怎么会无缘无故叫一个陌生人前辈?

  白眉道人的眼神更是变得阴沉起来,不止心中在想些什么。

  唐铮看着太虚子迫切的眼神,已经听出了话中的深意,显而易见,太虚子认出了他就是当初救清虚门的人。

  他淡淡一笑,不动声色地说:“是我!”

  “真是你!”太虚子惊喜的差点尖叫起来,声音都提高了许多分贝,直勾勾地盯着他,舍不得从他身上移开分毫。

  当初,只听到他的声音,从今之后,太虚子要牢牢地记住这张脸,清虚门上下都要记住这张脸,这是恩人呐!

  不但太虚子,其他清虚门人也眼神热切地望着唐铮,把其他人看的一愣一愣的,心说清虚门人怎么一个个跟着了魔一样?

  “前辈,谢谢你上次救了我们。”太虚子真挚地道谢。

  唐铮摆摆手:“举手之劳,何况我们渊源颇深。”

  “什么,太虚子,你是说你们上次被围攻,是他救的你?”白眉道人眉毛一挑,立即就抓住了重点。

  关于清虚门差点遭受灭门之灾的事,大家早已不陌生,况且,传是有神秘人救了清虚门。

  恰恰是因为这个原因,天外天土著对正道怀恨在心,展开了追杀,强度前所未有。

  而且,传救清虚门的高手一直是天外天土著追杀的目标,正道是被殃及的池鱼。

  外界知晓的就是这些内容,却不知道更进一步的详情,这是清虚门绝对保密的内容。

  听了白眉道人的问题,太虚子支支吾吾,望了唐铮一眼,不知该如何回答白眉道人。

  他暗自埋怨自己为何这么激动,情急之下就把这些说了出来。

  白眉道人看着太虚子的态度,勃然大怒:“太虚子,我是命令不动你了吧?哼,你别忘记,我可是正道盟主,难道你有什么小算盘,故意不让同道知道?这次大家都是遭了你的无妄之灾,你必须说清楚,别想再蒙混过关。”

  白眉道人翻脸,气势汹汹,其他人也像是吃了火药一样,都愤怒地围着几人,大有誓不罢休的架势。

  太虚子心中忐忑,却没有退缩,鼓起勇气说:“盟主,我哪里会有小算盘,这顶帽子太大了,我清虚门上下戴不下。”

  白眉道人咬了咬牙齿,说:“你的意识就是我诬陷你们了?所有人都在这里,大家可以评评理,我们哪个不是受了你清虚门的害,你却给我扮神秘,故弄玄虚。”

  见清虚门被如此挤兑,唐铮无法坐视不理,面色一沉,道:“白眉道人,是我救的清虚门,又怎样?”

  “怎样?哼,那说明传是真的,天外天土著一直在追杀你们,他们找不到你,就拿我们开刀,所以,我们才被迫逃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白眉道人阴阳怪气地说。

  唐铮冷笑一声,戏谑地说道:“你不是自诩正道盟主吗?为什么要逃?难道就只有逃跑这一条路可走吗?我看这样逃下去,正道的魂儿都被你逃光了。”

  唐铮左右扫视了一眼,正道上下,确实弥漫着一股衰败的气息,根本没有强者应有的精气神。

  白眉道人被一顿奚落,火冒三丈,呵斥道:“你小子算哪根葱,敢这样和我说话?你来历不明,又让我们被殃及,这笔账,我们应该先找你算清楚才是。”

  唐铮拍拍手掌,说:“那欢迎来找我算账。”

  经历了方才那一仗,他已经对正道上下的实力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自然无所畏惧。

  仅仅是一句话就将了白眉道人的军,他根本没有反抗挣扎的余地,怔怔地站在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左右为难。

  其他人都看着白眉道人,见他没有反应,心中不由暗叹口气,这可是自己选出来的盟主,最终却如此止步不前,着实令人唏嘘。

  白眉道人牙齿都快咬碎了,可他还是没敢动,因为,他知道自己根本不是唐铮的对手,连天罡六合阵都没办法打败唐铮,他还有什么办法?

  “既然不敢动手,那就别叽叽哇哇。”小白嗤之以鼻,“主人,你继续说,若是谁再敢叽叽歪歪,我先让他闭上嘴。”

  小白的气势十分凌厉,叫人根本不敢忽视,何况先前小白露的那几招,明眼人一瞧就明白他是高手,没人敢与他对抗。

  仅仅是两人,就震慑住了这上百人,可见正道这些时间所遭受的打击是多么惨烈,连一点底气有没有了。

  唐铮心中也暗叹口气,唏嘘不已,以前他还对正道抱有很大的念想,可如今发现这些都是不切实际的幻想。

  正道的气魄甚至不如魔族,魔族的进取心远超正道,而且还会自己找办法突围,返回天外天,而正道就一直被困在天外天。

  甚至,内部并不统一,这令人心痛。

  “你不是自诩很厉害吗?那你有本事去找天外天土著啊,在我们面前横算什么?”

  “谁说我不找天外天土著了?”唐铮反问。

  “什么?”

  所有人大吃一惊,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就是要去找天外天土著。”唐铮斩钉截铁地说,这是他事先就绝顶好的,只是对天外天的局势不了解,既然碰见了正道,那自然要向他们打听清楚。

  对于这些正道,他并没有什么诉求。

  况且,看到这些正道,他心中失望极了。

  众人匪夷所思地看着他,觉得十有八九是在说大话,信口雌黄,谁不会呢?

  唐铮也不打算苦口婆心地说服谁,径直向太虚子,问:“你先说一下如今天外天的局势,天外天土著的情况究竟是怎样的?”

  此一出,又引起一阵阵惊呼,谁都没想到唐铮会问这一点。

  毕竟,这算是常识了,没有谁会大费周章地问这种常识问题。

  许多人都猜不透其中的缘由。

  白眉道人却垂下头,若有所思:“这两人的来历十分蹊跷,就像是凭空产生的,这么多年,从来没听说过有这一号人物。毕竟像这么厉害的人,绝对不是籍籍无名之辈,我作为正道盟主怎么会一点音信也没听过?”

  “而且,他们一来就问这个问题,着实太诡异了,那他们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呢?”

  “难道……是从另外的世界来的?”他灵光一闪,冒出一个匪夷所思的念头。

  “这不太可能吧?”他摇摇头,又否定了这个念头。

  毕竟这太骇人听闻了,这几百年来,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谁可以破开空间禁制,来到这天外天。

  关于空间法则之事,白眉道人并不陌生。只是他并没有能力突破空间禁制而已。

  “不可能,不可能!他怎么可能拥有突破空间禁制的能力?肯定是我胡思乱想。”

  可他思考半天,也没想明白唐铮的来历。

  太虚子虽然心中也有许多疑惑,可还是知无不,无不尽地娓娓道来:“天外天的情况十分复杂,以前魔族还在时,总共有四股力量,现在魔族走了,就只剩下三股力量了。”

  “三股力量,怎么会有三股力量?”唐铮大吃一惊,小白眉头一挑,也被吸引住了。

  按照常理判断,现在不是应该只有正道和天外天的土著吗?

  哪里来的第三股力量?

  见二人对天外天的局势真是一点都不了解,许多人心中的疑问更深了,但没有人插话,方才着实被唐铮的气势给震慑住了。

  太虚子接着说:“我们正道自然是其中之一,另外两股力量都是天外天的土著。”

  “天外天土著有两股力量?”

  “对,这两股力量一大一小,而且,我们都遇到过,大的一股力量是我们的死对头,对我们赶尽杀绝,这些是官方势力,小的一股力量与我们相安无事,并不主动挑事,人称反对派。”

  官方与反对派?

  唐铮与小白面面相觑,这确实是一个新消息,这反对派又是什么来头,竟然敢和官方做对。

  以唐铮上次的所见所闻,官方势力十分强大,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去反对他们?

  “其实,我们也很好奇这些反对派的身份,但关于天外天的事,我们这些人终究是外人,这么多年来,还是没弄清楚。”太虚子说罢,向唐铮投去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当初,唐铮虚张声势吓退天外天土著时,只片语中透露过一点信息,他称呼那些人为叛徒。

  所以,太虚子猜到了一点端倪,莫非唐铮与那些反对派有关系?

  唐铮读懂了太虚子的眼神,却没办法回答他,毕竟,他也不清楚这些反对派的身份。

  “小白不是说皇族已经被全族覆灭了吗?赤月兽也说过皇族残余的心腹也全牺牲了,哪里还有人敢反对官方势力?这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吗?”

  唐铮摇摇头,啧啧称奇地说:“看来哪个世界都不是铁桶一块,天外天竟然也分成了两股势力,既然如此,我倒是有兴趣先拜访一下这反对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