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强少在校园 正文 第1498章 天空之城

小说:修真强少在校园 作者:唐箫 更新时间:2019-05-16 05:07:56 源网站:笔趣读
  皇城,远远地望去,城池恢弘,矗立在天地间,幅员之辽阔,一眼望不到尽头。

  高低错落的建筑层层叠叠,遮挡住了许多视线,并没办法一眼就看清楚所有角落。

  皇城是禁飞区,除了皇族以及禁卫军之外,其他人是禁止飞行的,否则,一旦被发现,将会处以极刑。

  这是为了有效地保障皇城的安全。

  迷雾来过皇城,轻车熟路,好好地叮嘱了几人一番,几人暗暗记在心头。

  野狗虽然在天外天生存的几百年,却只是远远地望过皇城,从来没敢进去过,那是自投罗网,可没人敢如此胆大包天。

  野狗心虚地左右张望,忐忑地说:“前辈,我们就这么进去,太危险了吧。”

  见识了唐铮的种种手段与神通,野狗在他面前更加不敢造次了。

  原来野狗丑陋的面貌总会引起人的侧目,但当快到皇城后,反而没什么人关注他了。

  因为,他的丑陋算是小巫见大巫了。

  路上的行人比他丑陋的多太多了。

  皇城是天外天的核心,往来于此的种族多到数不清,而这些种族中许多并没有完全变化成人形,这就导致他们的外貌千奇百怪,野狗的样子反倒显得顺眼了。

  野狗不由自主地直起了身子,扬眉吐气,浑身的紧张反而显得轻松不少,这个地方不由多了一丝亲切自然。

  迷雾低声交待说:“诸位,皇城中五步一岗,十步一哨,那叛徒虽然夺取了天下,他的后人依旧觉得坐立不稳,防范心极重。”

  “哼,这样提心吊胆的日子过着有什么意思。”唐铮撇了撇嘴,戏谑地说。

  小白双眼冒火地望了一眼皇城,皇城最中间一道光柱冲天而起,光柱顶端,云雾缭绕,似乎有建筑,看不真切。

  “我会让他们接下来的日子更加提心吊胆,甚至,吓破了胆。”小白压抑着愤怒,像是野兽在咆哮。

  唐铮拍了拍小白的肩膀,说:“他们的逍遥日子到头了,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夺回属于你的一切。”

  小白重重点头,指着光柱顶端,那云雾缭绕的地方,说:“那里是皇城的核心——皇宫!”

  唐铮第一次见到这一幕,不禁大为震惊,天外天的皇宫竟然建在云端中。

  “那就做天空之城!”迷雾介绍道。

  天空之城的赫赫威名在天外天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因为,它位于云端,高高在上,俯瞰着天下苍生。

  “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唐铮情不自禁地赞叹,又回想起当初见到的漂浮在半空中的山峰,这天外天的东西似乎都喜欢往天上发展。

  几人小心翼翼,在层层关卡的检查下,他们进了皇城。

  皇城中龙蛇混杂,想要混进去并不难。

  “这检查似乎更严格了。”迷雾疑惑地说。

  “他们当然要严格,因为,他们已经知道皇族归来了,自然如临大敌。”唐铮并不意外地说。

  上次,他和小白神识穿越后,就是用皇族的身份吓退了敌人,那天空之城中的自然也知晓了。

  所以才会如此兴师动众,想要从正道修着哪里得到消息。

  只可惜,那些人也什么也不知道。

  恰恰越是如此,他们才会越担心,未知的恐惧才真的令人害怕。

  街道两侧,商铺林立,但每一张面孔上都带着或多或少的紧张和恐惧,眼角余光不停地扫视,似乎深怕什么来临一般。

  轰轰轰!

  忽然,一阵梯声传来,所有人作鸟兽散,纷纷退到道路两侧。

  迷雾急忙拉着几人退到了角落中,几双眼睛警惕地望着声音来源的风向。

  几个巨大的非驴非马,浑身长满寒光闪闪鳞甲的独角兽,横冲直撞地奔来,而上面骑着几个威风凛凛,浑身裹在铠甲中,人高马大的家伙。

  一个指挥官模样的家伙,手指朝一个方向一指,手下从坐骑上飞起来,蜂拥着落在了手指所指的地方,站在几个路人面前,不问青红皂白,直接就把他们抓了起来。

  “啊,饶命啊,城卫使大人,我们都是陛下的臣民,不是反对派。”那几个哭爹喊娘地叫了起来。

  然而,这根本无济于事,依旧像是拖死狗一样,被他们拖走了,然后挂在坐骑后面,当街拖着。

  没有人敢反抗,反而不停地往角落里缩,似乎深怕霉运降临在自己头上。

  小白见状,攥紧了拳头,已经控制不住怒火,想冲过去制止这一切。

  迷雾连忙拉住了他,焦急地摇头,劝道:“陛下,不要啊,这些都是城卫,负责皇城巡逻,若是招惹了他们,马上就会有大批城卫赶来,甚至,招来禁卫军,那时候,我们几个身陷皇城就危险了。”

  “难道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施暴吗?”小白反问道。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可又有什么办法?将来陛下夺回天外天,这一切自然就可以杜绝了。”迷雾苦口婆心地说,不停地用眼神示意唐铮。

  她很清楚只有唐铮发话,小白才会听命令。

  唐铮却目不转睛地盯着现场,一不发。

  野狗见怪不怪地说:“这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天外天,除了皇族与贵族,其他都是蝼蚁,任由他们生杀予夺,这都持续多少年了。”

  小白狠狠地瞪了野狗一眼。

  野狗心头一凛,连忙缩了一下脖子,嘴硬地说:“我说的就是事实,我走南闯北,见过太多这种事了。”

  唐铮一直沉吟不语,目光灼灼地盯着大街上的那一幕,毫无疑问,看对方娴熟的做派,这确实不是第一次了。

  野狗肯定没有说谎。

  如今这个官方真是肆无忌惮,如此暴虐,既然如此,那更给小白回归打下了坚实的群众基础。

  得民心者得天下,恐怕当权者还没明白这句话的真谛。

  “小白,别意气用事,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做,他们所犯下的罪行,我们会牢牢地记住,正义终究会来临,只是迟到了而已。况且,正义也快降临了。”唐铮终于开口了。

  小白的气势一下子就降了下去,深吸一口气,压下怒火,明白主人深谋远虑,自己太冒失了。

  他咬牙切齿,所有怒火都从脚心传到了地面的岩石中。

  咔咔咔!

  岩石寸寸龟裂,直达地底深处。

  几人为了避免被发现,不着痕迹地从偏僻处离开了这一条街道。

  前脚刚走,那一队城卫就横冲直撞地来到了他们刚站立的位置。

  嗷!

  忽然,那坐骑高高地扬起前蹄,被主人拉起了半个身子,停下了脚步。

  砰!

  城卫使跳下了坐骑,落在了小白站立的位置前,目光炯炯有神,仿佛有电光闪烁,直勾勾地盯着那寸寸龟裂的石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