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强少在校园 正文 第1661章 天禅子的决定

小说:修真强少在校园 作者:唐箫 更新时间:2019-05-16 05:07:56 源网站:笔趣读
  白眉动人与舍命伏法,众人觉得一口恶气从胸腹中倾泻而出,渐渐安静下来,心情也平息了。

  接下来怎么办到?

  大家心中浮起了这个念头,面面相觑,又窃窃私语地议论起来。

  “安静!”小白忽然大吼一声,振聋发聩,所有人扭过头,神色复杂地望着小白。

  小白朗声道:“现在有请我的主人讲话。”

  说罢,主动向后退了一步,让唐铮暴露在了所有人视野中。

  唐铮干咳一声,清了清嗓子,沉声道:“诸位,白眉道人身为正道盟主,却知法犯法,私通外敌,如今已经伏法,大家以为这件事就如此过去了吗?”

  众人心中一凛,不明白唐铮话中的深意。

  “这才仅仅是开始。”唐铮一锤定音地说,“白眉道人勾结了昊天王,而昊天王发兵攻打绝命谷,铩羽而归,你认为昊天王积蓄的这一腔怒火为如何发泄?”

  大家面露狐疑之色,更加糊涂。

  “这一切都是因白眉道人而起,那昊天王自然就会把怒火倾泻到他的身上,白眉道人与诸位乃是同道,昊天王会放过你们吗?”

  掷地有声的问题令大家无以对,深思熟虑后,竟然发现唐铮并非危耸听,昊天王是极有可能迁怒于他们。

  “白眉道人已死,那我们怎么办?”有人按捺不住,大声问道。

  唐铮等的就是这个问题,必须让正道为自己的生存担忧,那他才会好介入其中。

  “你们有自信可以对抗昊天王吗?”唐铮并没有急着回答,而是抛出另外一个问题。

  正道面面相觑,谁也没胆量或者自信说自己可以对抗昊天王,因为,他们确实没这个实力。

  “没有实力对抗昊天王,那就只有一个结果——死!”唐铮轻描淡写地说。

  一个死字令所有人毛骨悚然,面色变得苍白,仿佛昊天王已经杀到了他们面前,死期就在眼前一般。

  野狗灵机一动,大声说:“可你有实力对付昊天王。”

  这句话迅速地点燃了大家的希望,大家热切地望着唐铮。

  野狗继续说:“你揭穿了白眉道人父子的真面目,并且替我们正道清理了门户,将来再由你来领导正道,不就可以对抗昊天王了吗?”

  野狗是聪明人,闻弦歌而知雅意,早已知道唐铮想控制正道,没有切入口,如今这个不正好是切入口吗?

  正道之中唯有野狗与唐铮关系最深,这自然需要他来提出来,否则,让唐铮自己提出来,那不显得太掉价了吗?

  野狗夹缝中还能生存下来,是有自己的一套生存法则,这点规则都摸不清楚,那也无法活到现在了。

  唐铮深深地看了野狗一眼,眼眸深处露出赞许之色,自己果然没有看错人,野狗帮了他的大忙。

  正道这些年早就被打磨了许多脾气,明白乱世之中需要寻找一个靠山,这样才能活下来。

  昊天王和武灵王是何许人,有多么厉害,他们早有体会,所以,必须有人挡在他们面前,他们才能活下去。

  “之有理,唐铮替正道清理了门户,而且修为奇高,没有一个人比得上,他当正道盟主理所应当。”有人附和,附和的声音越来越大。

  “唐铮是众望所归,我们心服口服。”

  白眉道人那些亲信本来就是墙头草,老大都死了,他们哪里还敢聒噪,深怕唐铮追究他们,反而是吼的最欢的。

  当然,正道中也不缺乏有独立思考的人,质疑道:“唐铮不是正道,难道只凭借实力高,就可以当正道盟主吗?若是这样,岂不是昊天王更有资格当盟主?”

  此一出,万籁俱寂,似乎大家都被这翻话给吓住了。

  众人定睛一瞧,这说话之人竟然是清虚门掌门太虚子。

  太虚子好像是豁出去了一般,大义凛然地说:“况且,他与本门叛徒在一起,那就更美资格当正道盟主了。”

  太虚子以前想过投靠唐铮,而且,唐铮还救过清虚门上下,可唐铮与天禅子在一起,天禅子是清虚门的叛徒。

  太虚子为人正直,实在过不去心中那个坎儿,虽然其他人都赞成唐铮当盟主,他却不能坐视不理,胆大包天地提出了反对意见。

  “太虚子,你胡说八道什么?”其他人深怕唐铮动怒,纷纷斥责道。

  唐铮深深地看了太虚子一眼,以前并没有太注意他,没想到他竟然有这个气魄,他并没有动怒,反而有些高兴。

  至少证明太虚子是一个刚正不阿的人。

  太虚子被千夫所指,面色骤变,承受了极大的压力,却还是坚持说道:“我说的是实话,只是你们不敢说而已,况且,这事关清虚门清誉,我不能不说。”

  天禅子看着这一幕,心思极其复杂,他从未没想过这一幕,没想到因为自己会坏了唐铮的计划。

  他很清楚唐铮需要正道这股力量,这是帮助小白夺回天外天的至关重要的一环。

  另外,正道也需要唐铮,若是没有唐铮这个强有力的领导者,那正道必定是一盘散沙,在天外天的日子将会更难过,或许会面临灭顶之灾。

  连他的师门清虚门也没办法例外。

  所有人齐刷刷地望着唐铮,不知道他如何应对,唐铮知道这是一件棘手的事,他必须维护天禅子,那就是站在了清虚门的对立面。

  这是一个无解的死题。

  而唯一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的就是天禅子,可天禅子打死也不说当年的旧事。

  天禅子也很清楚这一切都在他身上了,心中挣扎犹豫。

  太虚子说:“无话可说,那这正道盟主之事就必须以后再议。”

  小白忧心忡忡地望着唐铮,低声问:“主人,要怎么办?需不需要我让太虚子闭嘴?”

  唐铮摇头,若真那样做,他和白眉道人又有什么区别。

  一时之间,原本的大好局势都毁掉了,一个个心头仿佛压下了千钧之力。

  许多正道愤愤不平地瞪着太虚子,恨不得揍他一顿,让他闭嘴,天外天如此危险的环境中,若是没有天禅子出头,那他们的日子可怎么过。

  砰!

  突然,一声脚步声响起,天禅子向前走了几步,站在太虚子面前,沉声道:“清虚门说我是叛徒,因为牵涉当年的旧事,我不愿毁了清虚门的清誉,所以宁愿承受这个骂名。但如今我若是再不说出实情,不但自己要背负骂名,还会连累一直关心我的唐铮。那我今天就让你们知道谁才是清虚门叛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