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秘书。”乔晚出声。

  “嗯?”白芷抬头。

  “作为总裁贴身文秘,平日里应该会接见不少客户吧?”乔晚问。

  “是啊。”白芷回答,不明白乔晚突然问这个是什么意思。

  “那你平日里也是这样待客的吗?”乔晚的眉眼冷了冷,说话的语气却还是带着一抹笑意。

  “夫人的意思是?”白芷微愣,像是没听懂乔晚的意思。

  “平时待客的时候,难道也是端了茶水先递给了自己的老板,然后才会考虑来访的贵客?”

  白芷脸色一白:“当然不是。”

  “哦,不是啊。”乔晚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也没说重话,只是勾了勾唇,有意无意的说了一句,“我刚刚看你明明是我要的咖啡,进门却第一步先递给了自己的老板,我想连我这个霍氏的女主人都受到这样的待遇,还以为你平日里对待来访的客人也这样呢。”

  “……”听着这讽人不带刺的话,站在身后的金浩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却生生压住。

  白芷的脸色有些白,她觉得今日是她从进入霍氏集团以来最倒霉最漫长的一天。不但霍景深不留情面让她调岗,刚刚在茶水间金浩也有意无意的警告自己别涉足霍景深乔晚夫妻二人感情,如今连端杯咖啡,还要受乔晚的一顿讽刺。

  白芷再好的脾气和性格,此时心里也忍不住起了一丝怨恨。

  “夫人。”白芷看着乔晚,为自己说话,“刚刚没第一时间将咖啡递给您是我不对,那是因为我想您跟霍总是夫妻,所以不用遵循那些先来后到的虚礼,这是我的疏忽。”

  乔晚没出声,等着她的下一句。

  果然,白芷又说道:“但作为一个员工,我是尽心尽力的对待我自己的工作,所以您不应该因为这点小事就对我平日的工作态度和专业性进行质疑和抹杀。”

  乔晚笑笑,眸底却有些惊讶,沉默几秒她看着白芷开口;“以前总以为白秘书是个温婉可人、善良直爽的性格,今日一接触,倒是没有想到还会挑拨离间呢。”

  金浩为乔晚突然变聪明感到惊讶,想不到她现在居然还能听出别人的外之意了?

  乔晚想,白芷刚刚那句话可不就是挑拨离间嘛,讽刺她和霍景深感情不好,夫妻之间还讲究虚礼。

  乔晚明明不是这个意思,但被白芷一说,讽刺意味明显,还显得她小肚鸡肠,连喝杯咖啡都要和自己的丈夫争。

  “夫人!”听了乔晚的话,白芷脸又白了几分,看起来无比委屈,却忍着没有发作。

  “行了!有完没完!”

  男人才不会管女人之间那些鸡毛蒜皮的小矛盾,男人也更偏向弱一点的女人。霍景深看白芷脸色不好,只觉得乔晚说的有些过分了,于是说乔晚:“赶紧喝吧,喝完了你先回家。”

  “也行。”乔晚也觉得没意思,反正都要离婚了,霍景深最后会是白芷的,她也懒得提前得罪人,于是点头,“那刚刚说的事情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