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会吗?”江灿惊讶,“你看起来应该是个很有耐心的人。”

  “不。”白芷摇头,“恰好相反,在工作上我是个急性子,后来影响到生活里。所以我跟小孩相处的时候没有耐心,尤其是调皮的孩子。”

  江灿点点头,想了想自家的孩子,笑笑,妍妍确实就是个调皮的孩子。

  “我送你到病房吧。”简单聊了几句,江灿意识到该走了,提议送白芷回病房。

  “不用。”白芷摇头,“我是看今天天气不错,特意出来透透风的。”

  “那低血糖再没事吗?”江灿问,“你最近身体虚弱,应该好好静养。”

  “躺在病房五六天了,有些躺不住了。”白芷道,“打算过几天就出院。”

  “你这算是工伤,不着急上班,好好休养。”

  两人又聊了几句,直到护工拿来了白芷的手机,江灿看有人陪她了,才放心道别。

  霍氏集团。

  总裁办公室里,金浩坐在霍景深办公桌前,手里捧着文件夹,一一汇报着近一周内的工作。

  “意大利那个项目江灿已经取得了实质性的进步,对方早上发来了传真,上面是一些需要我们提供的原材料清单,而且要附成本价格……”金浩说着抬头,却惊讶的发现一向专注认真的霍景深居然在出神。

  “……喂。”金浩好奇的看着霍景深出神的脸,不明所以的顺着他的视线看到办公桌前的一套摆件,他疑惑,喊了他一声。

  “嗯?”霍景深回神,看向他,蹙眉,“你刚刚说什么?”

  “不是吧?”金浩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合住手里的文件,好奇的盯着霍景深的眼睛,“霍总裁,你以前从来不出神的,最近想什么呢?我刚刚汇报了什么,你是不是根本没听进去?”

  “咳。”霍景深轻咳一声,没直面金浩的问题,“其他一点事情,你继续说。”

  “其他什么事情?”这种情况百回难遇,金浩才不会轻易放过。

  “你很好奇?”金浩好奇,但霍景深明显不会说,他蹙眉看着他,眼神墨黑,犀利的像一道光线,危险又摄人。

  “咳,不说算了。”没人能抵抗住霍景深的淫威和那道冰冷的视线,金浩轻咳一声,站起了身,“既然你有事要想,那我也不着急这一时,下午了再过来。”

  金浩刚离开,霍景深的视线又定到了桌前一组招财流水摆件上,看着那个精致的圆孔玉佩,他的脑海里不由自主的闪过了当时乔晚像宝贝一样捧着这个东西到他办公室的场景。

  她喜欢帮她奶奶收集字画,也喜欢帮他搜集好东西。以前他对她送的东西从来不屑一顾,但她总是自作多情,将好多东西都塞给他。

  这套摆件她当时悄悄摆在他办公桌前的,说是招财,风水好。霍景深不信这个,原想着要扔掉,但后来看这东西确实特殊,那几天工作忙,他没时间处理,后来也就任由它摆在了办公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