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透过窗帘缝洒进了屋,一道又一道的铃声打破了宁静。

  吵死了。

  乔晚拍掉了响个不停的闹铃,拱了拱被子磨蹭了十来分钟才起床。

  都怪该死的霍景深,昨晚和他拌嘴,都没好好睡。

  “晚晚你起床了?”乔晚刚下楼,就被楼下的齐沫听到了声响:“早安。”

  齐沫打量了乔晚一番:“你这是要出门吗?”

  本来迷迷糊糊的乔晚差点穿着睡衣下楼,想到这毕竟不是自己家,赶紧换了身外出的衣服。

  乔晚有点不好意思:“显得不那么随便一点啦。”

  齐沫有点好笑:“在我们齐家就跟在自家一样,别拘束,一起吃早餐吧。”

  落座之后,乔晚看了看四周:“齐笑呢?”

  “少爷清晨已经用过早膳,不必等候,请慢用。”见齐沫也在找人,管家忠叔接上了话茬。

  “估计在军队养成的习惯,他起的比我们都早,总是不见人,要不是这次休假回家,半年都难得一见的。”从齐沫的口中听着像是在抱怨,但乔晚却还是能察觉出他俩的兄妹感情很好。

  乔晚微微一笑,心中无端生出羡慕。

  用完早膳,齐沫突然想起来,挽过乔晚:“过来得这么匆忙,都没来得及好好给你介绍这里,走,带你参观参观,熟悉熟悉环境,想去哪看看都可以。”

  齐家虽不及霍家,总比她从霍景深那搬出来后,住着的复式公寓要气派很多。

  不仅布局灵活,风格简洁明快,主人房和客房多间,书房、客厅及饭厅等亦设有两个阳台,南北通透,还设有茶室、球室、休闲区和娱乐区等。

  “这里是练功房,我平时不大爱健身运动,专门给我哥还有父亲准备的……诶,什么声音?”

  行到门口处,隐隐听到里面传来击打的声响。

  “你口中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哥哥正在里面打拳呢。”

  乔晚调笑着进了屋,果然见齐笑穿着拳击裤,认真练散打。

  汗水从他的果露的背上流下,蜜色的肌肤泛着光泽感。

  乌黑发梢滴着汗珠,衬托立体英俊的五官散发的男人魅力更浓郁。眼神较真且专注,似一直翱翔的鹰盯紧了猎物。

  八块腹肌时不时崩紧,技术击打沙袋,回回必中,次次着力,充满了力量美和狂野感。

  真不愧是军人。

  乔晚敬佩的在心底感慨。

  “你们怎么来了?”稳住摇摆不停的沙袋,留意到他们的齐笑拖了拳击手套,甩了甩发梢汗水。

  “带晚晚各处看看,认认路。”

  乔晚有点担心:“我们没打扰你吧?”

  齐笑还没说什么,齐沫就凑上前锤了齐笑一下:“说什么打扰不打扰的,这家伙都不等我们一起吃早饭。怎么一个人跑到这练功来了?”

  齐笑不禁失笑:“虽然是放假,但不想忘了自己的基本功,还是每天练的好。”

  目光一转,落到了齐沫身后的乔晚身上。

  和初次见面时不同,乔晚一身v领棉麻上衣,衬托着她本来就生的好看的蝴蝶骨,森系中裙不显压个,反而多了几分清丽的女人味。

  那张不着粉黛修饰也能显得精致的小巧脸上扬着笑,唇边弯出酒窝,明亮的大眼睛正看着他。

  齐笑面上一热,不自觉移开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