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声音,很冷很淡。

  乔晚虽然心头蔓过一秒钟的失落,到底最后还是松了口气。

  她和霍景深之间,实在是不适合再纠缠下去了。

  离婚不就是为了离他远远的,两人还跟以前一样搅和在一起,只怕是对谁都不好。

  虽然对于霍景深那张脸她是半点抵抗力都没有,不过乔晚还是很庆幸,自己在最后一刻找回了理智。

  接下来乔晚就没再说一句话,就一个人缩在角落里,身体绷的紧紧的,整个人处于戒备状态。

  还好,直到她下车的时候,霍景深都没有再靠过来。

  下车之后,乔晚想了想,还是对霍景深说了句谢谢,虽然她并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晚会在齐沫的楼下碰到霍景深,还这么巧的搭上了顺风车。

  但是个中原因,乔晚是不愿意去细想的。

  想明白了也是白搭。

  霍景深半张脸隐在阴影里,乔晚看不清他的表情,只听得他淡淡的说了一句:“很快我们会再见面的。”

  说完他便示意司机,直接把车开走了。

  徒留下乔晚一个人站在原地愣愣的,什么叫很快他们还会再见面?难道她跟他以后还会有很多机会见面?

  简直是天方夜谭!

  乔晚摇了摇头,以后她都得躲着他走,除非他登堂入室找到她住的地方来,她就不信他还能“偶遇”她!

  然而这个fg立了还没多久,乔晚就悲催的发现,她一语中的了。

  因为要补课的缘故,乔晚被乔奶奶叫回了乔家住,说是补习老师都给她安排好了,还是她之前挑好的那几个。

  乔晚也就喜滋滋的赶了回来,宋妈也跟她一块回来了。

  毕竟学习还是要认真学习,这一次乔晚是下了百分百的决心,一定要考入c大中文系最好的班!

  刚开始的几天,学习生活一切都很正常,上课的时候乔晚就认真上,闲暇时间就陪乔奶奶聊聊天,跟齐沫打打电话。

  毕竟江灿的事情之后,齐沫一直情绪都很低落。

  直到,一个不速之客的出现,打了乔晚个猝不及防。

  这一天,乔晚跟乔奶奶在花园聊天附加询问了一波如何把钢琴弹得出神入化的技巧之后,便心满意足的往书房走去,准备开始她下午的补课学习。

  今天要学的是古代文学常识,对于乔晚来说,比较偏理科,相对其他科目来说她比较薄弱的一门。

  俗话说熟人好办事,乔晚给自己找的这门课的老师,还是方奕。

  乔晚走到门口,看了看手表,这个点了方奕应该已经来了吧?她随手把门推开,冲着里面背对着她伫立的那道修长身影径直打了个招呼:“方老师好!”

  那边却迟迟没有回应。

  乔晚把书本都拿出来,眉头皱了皱,往常她别说主动打招呼了,只要她一出现,方奕铁定会上来巴拉巴拉跟她说一大堆,又是昨天课程的作业又是今天课程的任务啊等等等等,可以说是相当有人民教师的责任感了。

  但今天怎么这么高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