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特么的谁干的好事!”叶教练被当众摔跤,还吃了一嘴沙子,可以说是丢脸到了极点,顿时大为光火。

  霍景深还没等他爬起来,又是狠狠的一脚给踢了上去,叶教练如同一只死狗一样又被踢翻在了地上,爬都爬不起来了。

  “是我。”

  霍景深面无表情,眼中却是一片骇人的阴霾。

  叶教练暴跳如雷,正要辱骂,沈甜见状不对,连忙走过来解围:“这都是误会,误会!叶教练,这位是霍总,希望你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份!”

  沈甜冲叶教练大喝一声,实际却是提醒。

  叶教练身体一震,听到眼前人的身份时,表情一瞬间又是害怕又是震惊,他看了看霍景深,又看了看乔晚,再大的色-心也没有色-胆了,最后爬起来灰溜溜的离开了。

  沈甜咬着嘴唇,神色有些歉意:“抱歉霍总,您刚刚一定是误会什么了,我可以代叶教练向你道歉……”

  “我不认为我有误会什么了。”霍景深一点面子都没给沈甜,直接打断了她,然后越过她朝乔晚走去。

  沈甜有些僵硬的站在原地,表情掩饰不住的难看。

  乔晚还未反应过来霍景深刚刚帮她出了头,人已经被拉着往前走了。

  “你是笨蛋么?碰到这种肮脏的东西也不知道躲?”霍景深看着乔晚的眼神有些嗔怒。

  乔晚反应过来差点没跳脚:“你哪知眼睛看到我没躲?我倒是想躲开,偏偏他就非要缠上来!”

  “那还是你笨,不知道向别人寻求帮助?”

  “喂霍景深,我警告你别太过分了啊,别以为你帮了我,就可以随便对我品头论足!”

  霍景深睨了她一眼,薄唇紧抿,眼底还有一抹未曾散去的怒气,但是面对眼前女孩红扑扑的脸庞,到底是一句重话都说不出来。

  只能一不发的开始手把手教乔晚拖伞。

  “我来教你,谨防任何意外发生。”

  乔晚虽然心头暖暖的,但还是嘴硬:“切,你会吗?”

  “比你会就好。”

  “喂!”

  虽然很不满,但最后还是霍景深成为了乔晚的贴身教练,跟她在一组,江灿跟齐沫在一组,叶教练被赶走之后,沈甜只能跟沈媚分到了一组,虽然这一开始并不是她预想的结果。

  前面两组教习的时候,周围都是粉红泡泡,不过沈甜跟沈媚这组就没那么和谐了。

  目睹了霍景深对乔晚的宠溺,再对比对她的冷淡,沈媚简直要抓狂了,一开始她也只是抱着玩笑之心,想着能跟霍景深有段露水情缘也不错,哪知道人家根本看不上她,却对同一起来的乔晚,爱护有加。

  “表姐,你确定他们离婚了?我怎么看着一点都不像?”沈媚死死地盯着乔晚跟霍景深的那一组,忍不住嚷嚷。

  “我确定。”沈甜的脸色也很不好,但是当初这消息是她从霍萱那里听到的,乔晚跟霍景深也承认了,不可能是假的……

  虽然霍景深当初就表明了立场,他会把乔晚给追回来。

  但是到现在,沈甜才算是真的明白这其中的含义。

  “我是真的觉得乔晚那女人就是个狐狸精,你说她是不是给霍总下了什么降头,不然都离婚了霍总干嘛还这么向着她啊,简直搞笑!表姐,我给你说,这个女人一定是绿茶婊中的白莲花,手段厉害的很,你跟她当朋友,小心被坑!”沈媚愤愤不平的嚷着。

  不过她说的话不知哪点就戳中了沈甜,尤其是“白莲花”“绿茶婊”这样的字眼,沈甜脸色有些扭曲,还强行维持着自己的人设不倒给乔晚说好话:“我都说了不准你这样说乔晚,她是我的好朋友……”

  闻沈媚冷哼一声,终于没说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