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赵丽不屑道:“就你认识那几个狐朋狗友,还经营人脉,你经营个屁的人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平时带着他们整天大吃大喝,然后就去会所里找陪酒的继续喝,那八十万,就是这么花掉的吧?臭不要脸的,你当我不知道你是什么德行吗?”

  被这么骂了一通,尤其还是当着姐夫谢长林的面,冯阳的脸上也有点挂不住了,怒道:“赵丽你什么意思?现在是找架吵了是吧?刚才跟我二姐没吵够,那你就追上去继续吵啊,你别在这跟我有能耐!”

  说完,冯阳又看了眼谢长林,说道:“姐夫,你也看见了,这赵丽现在对我是有一百个不满啊!这家我看是没得呆了!”

  谢长林闻,心里微微一动,说道:“行了,跟自己老婆有什么可吵的?赵丽你也是,冯阳是个男人,男人哪有不出去应酬的?这不都是为了以后的发展么?”

  冯阳点了点头说道:“还是姐夫懂我!”

  说着,他又埋汰了一句赵丽:“头发长见识短,啥也不是!”

  赵丽横眉竖眼,正准备再骂几句的时候,谢长林却是一把拉住了冯阳,说道:“走走走,我带你出去散散心,你们家琳琳也快回来了,有什么话别当着孩子的面说!”

  他不由分说,直接拉着冯阳就往外走。

  而冯阳也早就想出去了,半推半就跟着谢长林一起走了。

  等到楼下以后,谢长林看出来冯阳有地方去,偏偏故意说道:“冯阳,要不姐夫带你去喝点?咱们也很久没一起喝酒了,今天来个不醉不休,我也有借口跟你大姐那边交代。”

  冯阳一听,赶紧说道:“姐夫,真不是我不想跟你喝啊,实在是我那边有几个哥们还等着我呢,我刚才说的都是实话,我这些朋友,门路很广,只要打点好了,到时候结交几个富豪不在话下!”

  他讪笑着道:“改天再喝,改天再喝吧!”

  谢长林本来就是随口一说,见状也没有再坚持什么,淡淡道:“那行,那就改天再喝,要不要我开车送你过去?”

  冯阳连连摆手道:“不用了姐夫,真不用。”

  他还急着跟那些朋友去会所玩呢,让谢长林送他过去算怎么回事儿啊?

  谢长林见状,也就不再坚持,点头道:“那你自己小心点,少喝点酒。”

  说完,就把冯阳送到小区外,目送他打车离开以后,踩着猴急的步伐回到了冯阳家!

  赵丽给他开了门,眼神古怪道:“你不是跟冯阳出去喝酒了?”

  谢长林嘿嘿一笑,直接抱住赵丽道:“跟那个窝囊废喝酒,哪有跟你在一起有意思?快快快,刚才被冯丽萍给打断了,可把我难受坏了!”

  说着,他就开始脱赵丽的衣服。

  赵丽笑骂道:“你急什么?又不是不给你!”

  谢长林可不管那么多,拉着赵丽就进了房间,很快,就传出了一阵阵叫声!

  几分钟过去,谢长林躺在床上搂着赵丽,心满意足地抽了根烟,表情美极了。

  赵丽却有点不满意,给自己盖了盖被子,说道:“你别抽烟了,这事儿到底怎么办?冯丽萍的话你可都听见了,三天以后她来要钱,我们哪有钱给她啊?”

  谢长林吐出一口烟雾,表情高深莫测道:“这事儿还不好办,你们当初又没跟冯丽萍打欠条,就算他们真能找到取钱的记录,谁能证明这钱是借给你们了?刚才让你承认下来,只不过是权宜之计,先把冯阳给稳住。等三天以后冯丽萍过来要钱,你继续死不承认就完事了,他们啥办法都没有!”

  他弹了弹烟灰,笑呵呵道:“再说了,都是自家亲戚,拿不出来钱,她还能杀了你们?这种事儿就算去报警,巡查署都懒得搭理,属于家庭纠纷!”

  听到这话,赵丽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她刚才还真没想到这一点。

  然后就有点恭维道:“还是你们这些做生意的人脑子好!”

  谢长林自得道:“当然,就冯丽萍他们家那个水平,也能跟我比?反正我不知道他们家到底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能拿出二百万来,不过要我说,他们家除了苏倾城还有点本事,剩下的都是废物!”

  赵丽点了点头,不无嫉妒道:“说起那个苏倾城,听说她现在都是宋氏的优质合伙人了,手里握着个大项目,谢峰之前是不是也跟宋氏干活来着?”

  提起这件事儿,谢长林的表情就不太好看了,冷哼道:“之前冯春带着谢峰去他们家,就是想找苏倾城帮个忙,看看能不能拿个优质合伙人的身份。这一家子狼心狗肺的东西,有好事儿不知道帮帮亲戚,还在后面使绊子!去了他们家以后,谢峰的项目就被拿掉了,本来那个项目,都有接近一个亿的利润到手里了,这下可好,鸡飞蛋打,全都白玩了!这也就是没有证据,不然我肯定要找冯丽萍好好说道说道!”

  当初冯春带着谢峰登门拜访,最后不欢而散,结果刚回家没几天,谢峰在宋氏那边拿到的项目就丢了,这件事儿怎么想都可疑,冯春和谢长林都怀疑是冯丽萍在背后搞鬼,只不过没有证据而已!

  赵丽也是咬牙切齿道:“这个冯丽萍,真不是什么好东西!要我说,就得找个办法狠狠整她一次!”

  被她这么一提醒,谢长林也是想起了什么,说道:“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你说,冯丽萍这么急着找你们要钱是为了啥?难道她现在很缺钱?二百万那可不是什么小数,她干啥了?”

  赵丽闻,楞了一会儿以后说道:“冯丽萍好像没有什么不良嗜好吧,不过我听说她经常会去打麻将,只是玩的不大。”

  “打麻将?”

  谢长林一听,说道:“你可别这么说,有些麻将局,一把下来的输赢就是好几十万,上百万!只是你接触不到而已!”

  赵丽咂舌道:“那冯丽萍应该没胆子玩这么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