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员工也不是傻子。

  他们和白家无怨无仇,和王术同样无怨无仇。

  来上班的目的就是挣钱。

  先前被白从军忽悠,嘴里只能答应跟随。

  到了真正的节骨眼,谁肯走啊?

  所以白从军忽悠半天,没人跟他走。

  但是把王术忽悠恼了:“姓白的?你现在想走?晚了。

  你煽动人心,集中闹事,攻击企业领导,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王术先给白从军扣了几顶大帽子,迈步向白从军走来。

  白从军看到不妙,扭头就跑,刚没跑出去几步,王术就到了他的身后,抬手就是一抓。

  是的,一抓。

  嗤啦!

  什么衣服也搁不住王术的爪力,一抓下来,白从军的衣服从里到外,被撕扯下来了,上半身顿时干干净净。

  “妈的,你竟敢在集团内部耍流氓?”

  衣服是扯下来了,王术阴森森的一笑,冷声喝道。

  白从军欲哭无泪,是你把老子的衣服扯下来的好不好,怎么变成了老子耍流氓?

  再说了,这他么大冬天啊,老子耍个屁流氓啊?

  寒风袭来,冻的白从军直哆嗦,光着膀子继续向外跑。

  王术喝道:“你再他妈跑一步,把你的裤子也扒下来。”

  一句话,就像定身术一样,把白从军定在了当地,王术走过去,揪住耳朵又把白从军拎了回来:“说,是谁鼓动你闹事的?”

  白从军一哆嗦:“没人鼓动我。”

  “是吗?”

  王术一撒手,手中的衣服落在地上,但是在手里却多了一张银行卡,把卡拿在白从军的眼前晃悠了两下:“白从军。

  这张卡里有多少钱?”

  白从军摇摇头:“不知道。”

  王术冷笑道:“卡里有多少钱都不知道,这就说明这张卡不是你的,这张卡归我了。”

  “那卡里有500万。”

  500万啊,王术说归自己了,白从军心中大急,一着急说了出来。

  王术嘿嘿一阵冷笑:“500万?白从军,你一个中层干部一个月的工资是多少?

  如果老子猜测不错的话,不会超过1万。

  加上年终奖,以及所有的绩效奖金,你一年的工资大概在20万左右。

  这个卡里的500万,相当于你25年的工资,按照你的年龄计算,不过四十左右,25年前你还是个学生,你给老子说说,这500万是怎么来的?”

  白从军呼吸一滞,我做外快赚的,你管的着吗?”

  做外快赚的?

  王术像是看傻逼一样看了白从军一眼:“你他么一个区区掌管人事的主任,能做什么外快?

  好吧,姑且你是做外快赚的,你做了多少年外快赚的这500万,只要老子一查,什么就知道了。

  柳如烟,给大姐打电话,让大姐查查这笔钱的来历。”

  王术看了看,这张银行卡不是大银行的,是一个小银行的。

  以莫向晚现在的威望,想查一个人的信息,简直不要太容易了。

  柳如烟立刻给莫向晚打了电话,不到10分钟莫向晚的电话就回来了:“小术,卡里有500万,刚存进来的,转账人叫三胖子。”

  三胖子?

  王术眉头一皱。

  这名字一听就不是真名字,看来对方很谨慎,怕自己查出他的底细。尼玛逼的。

  “白从军,你私自收受贿赂500万,等着进监狱吧。”

  王术抬腿就是一脚,直接把白从军踹的倒在了地上,转身向白练秋走去。

  白练秋看到王术走过来,心跳陡然加速。

  因为他兜里也有一张500万的卡,虽然在王术整白从军的时候,把卡塞进裤裆里了,但还是心虚啊!

  王术来到白练秋跟前,没问卡的事,而是一脸笑容:“白练秋,对吧?”

  白练秋强打着精神点点头:“不错。”

  去你妈的白练秋。

  王术左手探出,一把抓住了白练秋的头发,右拳抡起来,接连就是三拳。

  砰砰砰!

  就是普通人,王术没有往死里砸。

  但是就这样白练秋也受不了,早上吃的那点东西全部吐了出来。

  哇!

  王术一闪身,带着酒味的垃圾从他旁边飞了过去。

  看样子早上还喝了点。

  “为什么打我?”

  三拳,把白练秋打懵了。

  原本他觉得自己和白从军一样,大不了把卡搜出来,把自己开除,没想到王术上来,直接就是三拳。

  这货还傻傻的问了一句。

  他不问王术打算停手,一问把王术问急眼了:“王八蛋,不知道为什么打你?

  那老子就提醒提醒你。”

  砰砰砰!

  王术抬手又是三拳。

  这三拳比刚才那三拳狠了点,嘴角出血了。

  王术打完,又追问了一句:“知道为什么打你了吗?”

  这时候的白练秋已经明白了。

  自己教唆门岗的保卫和柳如烟她们闹事,一定是被王术发现了。

  他心里一犹豫。

  咣咣咣!

  王术又是三拳。

  噗!

  九拳下来,白练秋的五脏六腑差点移位,哭着喊道:“别打了,我知道了。”

  砰砰砰!

  王术又是三拳,一撒手,白练秋出溜到了地上,心里差点把王术的祖宗八辈问候一遍:“尼玛知道了还打呀?”

  王术一抬手又把白练秋拎了起来:“说吧,是谁指使你闹事的?”

  白练秋一咬牙,都打成这模样了,自己再承认多冤枉?

  何况卡在自己的裤裆里,这小子总不会搜自己的裤裆吧?

  白练秋一咬牙:“没人指使我。”

  “好!”

  王术笑了,竖了竖大拇指:“作为一个男人,要坚强。”

  老子让你坚强。

  王术抬手一个海底捞月,一把抓住了白练秋的蛋蛋用力一捏:“噗嗤”蛋蛋碎了一个,然后用力一抓,在白练秋的裤裆里抓下来一块衣服,再然后一松手,衣服渣掉在了地上,手里出现了一张银行卡。

  啊……

  白练秋疼的惨叫一声,蹲在了地上。

  王术也不管白练秋的死活,拿着银行卡在白练秋眼前晃了晃:“王八蛋,还需要我查吗?

  如果老子查了以后,你被人收买,老子连你另一个蛋蛋也捏碎。”

  “不用了,我说。”

  白练秋的脸色瞬间变的铁青,咕咚一声倒在了地上,然后把所有事情说了出来。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