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小说网 www.bq8xs.com

佛山院子二期最新消息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佛山院子二期最新消息》精彩小说

火爆新书《成了女主对照组,拒当炮灰的我翻身了》是由网络作者“执手烟火”所编写的玄幻言情小说。小说内容概括: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 她死了,但是又没完全死。 原因是,她穿越了,成了狗血修仙文中的炮灰小师妹,妥妥的女主对照组。 为了不和女主有过多的竞争,她选择跳槽到了别的宗门,想着惹不起躲得起,谁知新宗门的五个大师兄都是女主的舔狗,还短命的那种。 她扶额:“真是,眼瞎了。” 没办法,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看着女主假意对师兄们示好,她决定要做些什么。 女主救了大师兄的命?她先一步贡献自己的血做药引。 女主:“……” 女主帮二师兄隐去外族气息?她直接送上万界修好百年的契约,让二师兄放飞自我。 女主:“……” 戴着主角光环的女主:“这小师妹,留不得了!” 众师兄们:“你敢!”…

《佛山院子二期最新消息》精彩章节试读

点击阅读全文

凤溪低头看鞋尖儿。

今天是个好日子。

她要嗝屁的大好日子。

要不是她对面的煞笔一直在那哔哔,她的心情可能会更好一些。

“凤溪,你现在跟我去正殿回话。

今天是芷兰的拜师大典,我不希望有不愉快的事情发生。

只要你如实承认你的罪行,我会让杂役堂给你换一份清闲的差事。

如果你到时候胡说八道,后果不用我说,你也应该很清楚。”

说完,对凤溪释放了威压。

凤溪只觉得丹田一阵撕裂般的疼痛,额头瞬间渗出了一层冷汗。

她穿到了一本名叫《团宠修仙小锦鲤》的书里面,成了书里同名的炮灰女配。

凤溪和女主沈芷兰同为混元宗的外门弟子。

在内门选拔试炼中,沈芷兰不但抢走了凤溪采到的凌空草,还一剑刺穿了她的小腹,丹田几近崩裂。

后来沈芷兰更是颠倒黑白,以凤溪残害同门为由将其告到了执法堂。

因为沈芷兰在试炼中成功筑基并且被测出是极品水灵根,执法堂审都没审就直接给凤溪定了罪。

杖责二十,贬为杂役。

不久之前,掌门百里暮尘更是宣布收沈芷兰为关门弟子。

今天,正是收徒大典的好日子。

眼前威胁凤溪的是混元宗掌门百里暮尘的二弟子路修函。

书中,原主不敢违抗他的话,当着所有人的面承认是自己诬陷了沈芷兰,成为众矢之的。

当天晚上,原主就被人给勒死了。

当然了,在外人看来,她是羞愧之下上吊自尽。

多惨!

拍电视剧都活不过一集。

凤溪忍着疼痛抬起头,苍白的小脸上露出一抹苦笑。

“我明白,现在对错已经不重要了,咱们混元宗的声誉更重要,我会以大局为重。”

路修函对于凤溪的回答并不意外,只要不是傻子就知道应该怎么做。

不过,等到收徒大典结束,她也没有活着的必要了,免得将来再出岔子。

芷兰师妹没少因为这件事情掉眼泪,凤溪一死,她也能去掉这块心病了。

凤溪并没有错过他眼里一闪而过的狠辣,看来书中原主的死很可能是他的手笔。

她心里冷笑,面上却有些不好意思的对路修函说道:

“路师兄,我被贬为杂役之后,手头有些紧,你能借我点灵石吗?不用太多,五百枚灵石就行。”

路修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朝我借灵石?还要借五百枚?”

凤溪点头:“没有灵石,我心里就不安稳,心里不安稳就会说错话。”

路修函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你威胁我?”

凤溪笑得很甜:“嗯。”

路修函:“……”

不是,你一个丹田受损的杂役威胁我一个亲传弟子?

你是活腻味了吗?!

他当即想要教训凤溪一通,但是忍住了。

如果这时候把凤溪打伤或者打死了,那就没办法为芷兰师妹正名了。

芷兰师妹,冰清玉洁,心地善良,绝对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污点。

至于之前试炼的事情,她也不是故意的,是这个凤溪太过咄咄逼人,她为了自保才还手。

要怪就怪这个凤溪不识抬举。

不就是要灵石吗?给她便是!

反正等收徒大典之后,也要做掉她,到时候灵石还是他的!

于是,冷着脸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五百灵石给了凤溪。

凤溪把灵石收好,笑得更甜了。

“师兄,我还想要一枚淬灵丹。”

凡是丹药都有余毒,不过是或多或少而已,灵力高的人可以利用灵力将其逼出。

灵力低的人只能服用淬灵丹。

所以,淬灵丹,一丹难求。

混元宗只有亲传弟子每个月才能领到一枚淬灵丹。

路修函恨不能当场就掐死凤溪,但是想到大典会场的那些宗门大佬,只好咬牙切齿的给了凤溪一枚淬灵丹。

等收徒大典结束再弄死她也不迟!

凤溪收好装有淬灵丹的小瓷瓶儿,这才屁颠屁颠蹭了路修函的灵剑到了收徒大典的会场。

路修函行礼:“师父,徒儿复命,杂役凤溪带到!”

百里暮尘摆了摆手,让路修函退到一旁,然后说道:

“凤溪,当日你和芷兰因为凌空草起了争执,今天当着众位同道的面,说说具体是怎么回事吧!”

凤溪低着头,沉默不语。

百里暮尘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凤溪,你……”

话还没说完,凤溪已经抬起头来,苍白的小脸上面是泪水。

“掌门,我真的可以说出实情吗?”

百里暮尘心里就是一沉,隐约觉得事情要朝不可预料的方向发展了。

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玄天宗的掌门萧百道就抢先说道:

“小姑娘,你尽管放心大胆的说出实情,就算你们掌门不给你主持公道,我们也不会坐视不理。”

百里暮尘笑着说道:

“萧掌门,说笑了。

凤溪,说吧,一定要实事求是。”

“实事求是”四个字咬音格外重。

凤溪没有去看百里暮尘,而是看向萧百道:

“萧掌门,您真的愿意替我做主?”

萧百道愣了一下,我就是想看热闹,随口那么一说,你还真当回事了?

但是众目睽睽之下,也只好说道:

“那个,虽然你不是我们玄天宗的弟子,我不好干涉太多。

但若是你有不平之事,本座也可以为你主持公道。”

然后,他就见凤溪眼睛一亮。

“萧掌门,我现在是混元宗的杂役,算不得什么弟子,只要缴纳赎身费就可以脱离宗门。

所以,您能不能收我做玄天宗的弟子?

外门弟子就行,我不挑的。

这样一来,我就是您门中弟子,您可以随便干涉,名正言顺!”

萧百道:“……”

你是属猴的吧?

这杆爬得也太溜了!

萧百道还有些懵的时候,凤溪从储物袋里面拿出来五百枚灵石放到了地上:

“百里掌门,这是杂役的赎身费,我自请离开混元宗,以后我就是玄天宗的人啦!”

百里暮尘被凤溪的骚操作惊着了,正懵的时候,他心爱的二弟子路修函怒吼一声:

“凤溪!这些灵石是我的!是我给你的!”

2.

凤溪眨了眨眼:“对啊,这是你用来收买我帮沈芷兰洗白的钱,但是你给了我,就是我的了!”

众人还没彻底缓过神来的时候,凤溪像竹筒倒豆子似的,把当初的事情一五一十说了一遍。

“我是冤枉的,天可鉴,地可证!

只要混元宗肯拿出当日试炼的留影石,是非曲直,一看便知。

我知道如果不按照路修函所说,我的下场会十分悲惨。

但名誉于我,大过性命,宁愿身死,也不愿蒙受不白之冤。

恳请众位前辈为我做主!”

路修函懵逼了!

他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他被凤溪给坑了。

自己捶自己,结结实实。

他咬牙切齿的指着凤溪:“你胡说八道!你这是污蔑!我……”

还没等他说完,凤溪已经躲到了萧百道身后。

“掌门!混元宗的人要灭口!救我!”

萧百道:“……”

凤溪从萧百道身后露出小脑袋,对路修函说道:

“我怎么胡说了?你不但给了我五百灵石,还给了我一枚淬灵丹,这可是只有你们亲传弟子才有的好东西!”

她一边说一边拿出小瓷瓶晃了晃。

路修函脑子嗡嗡的,他本以为凤溪找他要灵石和淬灵丹是出于贪念,结果她是在挖坑!

活埋他的坑!

此时,凤溪已经把小瓷瓶递给了萧百道。

“掌门,您看,这就是他给我的淬灵丹!

他们师徒为了洗白沈芷兰可算是下了血本了!

虽然极品水灵根很难得,但人品不应该更重要吗?!

就像咱们玄天宗,随便拎出来一个都是人品贵重的谦谦君子,这才是名门大派该有的样子!”

萧百道:……虽然你的彩虹屁很中听,但我不想蹚浑水啊!

你一口一个掌门叫着,让我骑虎难下啊!

就在这时,万剑宗的掌门路震宽笑着问道:

“萧掌门,这里面真是淬灵丹吗?还别说,你们玄天宗这个小弟子,说话还真有趣。”

御兽门的掌门胡万奎也笑眯眯的说道:“是啊,这小姑娘年纪不大,倒是有几分骨气,实属难得!

你们玄天宗算是捡到宝了!”

萧百道:“……”

你们特么是眼瞎还是脑子有问题?

我还没说收不收,你就给我直接下定论了?

再说,一个丹田受损的小废柴是什么宝?

白吃饱吗?!

萧百道当然知道这两位是什么居心,无非是想让玄天宗和混元宗掐起来,然后坐收渔翁之利。

早知道这样就看看热闹不多嘴了!

从此之后,萧掌门有了人生信条:

吃瓜不多嘴,多嘴不吃瓜!

至于收不收凤溪他还没想好,但是不耽误他给百里暮尘添堵。

这老东西以前没少给他们玄天宗挖坑,也该给他点颜色看看了。

他笑着说道:“确实是淬灵丹,而且纯度还不错,你们也看看。”

他把瓷瓶递给路震宽之后,看向脸色难看的百里暮尘:

“百里掌门,这小丫头说的没错,只要你们混元宗拿出留影石,自然真相大白。

不如把留影石拿出来,让我们看一看。”

百里暮尘脸色更难看了。

倒不是他反应慢,关键是凤溪的骚操作太出人意料,而且说话又快,他根本来不及阻止。

当然了,他也是被他心爱的二徒弟给气着了。

蠢得像头猪!

他稳了稳心神,笑着说道:

“萧掌门,凤溪此人谎话连篇,擅于诡辩,她的话不能作数。”

萧百道笑了笑:“百里掌门,你这是在避重就轻?

还是把留影石拿出来,让我们看看吧!”

路震宽和胡万奎也纷纷附和:

“是啊,百里掌门,说一千道一万,留影石才是关键,反正沈芷兰是清白的,你怕什么?”

“就是,就是,只要拿出留影石,凤溪的话是真是假一看便知。”

百里暮尘咬了咬牙,看向执法堂的葛长老:

“葛长老,把当日的留影石拿来!”

葛长老一脸惭愧:“掌门,因为执法堂弟子保存不当,当日使用的的留影石坏了。

但我可以做证,沈芷兰是清白的,此事全是凤溪咎由自取!”

凤溪闻言,声音发颤:

“作为关键证据的留影石毁了,那我的清白怎么办?

难道想让我背着这个黑锅一辈子吗?!

要么让我和沈芷兰当面对质,要么你们混元宗对我进行补偿,否则我今天就是撞死在这里,也不会善罢甘休!”

百里暮尘面沉似水,后悔得肠子都青了!

早知道这样,他就不让这个凤溪过来了。

这下可好,弄巧成拙,怎么收场?

对质是不可能对质的,毕竟事情真相如何,他一清二楚。

于是,他给葛长老使了个眼色。

葛长老心领神会,对凤溪说道:

“当日发生的事情已经成了定论,没必要再浪费大家的时间。

不过,留影石保存不善确实是执法堂的责任。

这样吧,你自请离宗的赎身费就免了,另外再补偿你五百灵石,此事就此掀过。”

凤溪笑了。

她用手指着自己的小腹:

“我的丹田毁了,我的人生也毁了。

我的一辈子就值一千灵石吗?

葛长老,扪心自问,您不觉得太欺负人了吗?”

萧百道在听到灵石的一刹那,整个人都支棱了!

“咳咳,这小丫头说的没错,你们混元宗家大业大的,只赔偿一千灵石未免太抠门了!

凤溪,你说个数,我来给你做主!”

凤溪眼神微闪,看来她赌对了。

她对着葛堂主伸出了一根手指。

萧百道心说,这小丫头还挺敢要,这是打算要十万灵石啊!

然后就听凤溪说道:“一个亿!”

噗!

萧百道嘴里的茶水全都喷了出来!

继续阅读

相关推荐

书友评论

  1. 小说流畅而又感人,如同一阵微风,轻抚着人的心灵。

    书友1410
  2. 作者笔下的故事令人感到非常真实,无论是情感还是细节都十分传神。

    书友1409
  3. 看完这本小说之后,我才知道原来我只是一只普通的蓝孔雀。

    书友140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