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吧小说网 www.bq8xs.com

叶云栖绝代龙帝叶云全章节在线阅读_绝代龙帝叶云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看宫斗宅斗文,千万不要错过黑鸦几里的《穿书按死女主!残废将军日夜娇宠》,主角是叶云栖。主要讲述了:睁眼看着眼前辣眼睛的场景,直呼好家伙。 她这是穿越了?还是标准的女配情节。 她:“行吧,能怎么样呢,忍着呗。” 转手,她就按死了会弄死自己的女主,然后风风光光嫁入了将军府。 将军:“这场仗,不好打。” 她:“什么?夫君你怎么知道我设了战车?” 将军:“这次,不好赢。” 她:“什么?夫君你怎么知道我拔得头筹?” 某将军无语,娘子太强了怎么办,显得他很憨…… 她拍着胸脯:“将军,总有一日你会位居高位,你尽管去,我在后面永相随!…

《绝代龙帝叶云》精彩章节试读

点击阅读全文

【烽火似红日,他银色玄甲着身,踏马而归,手中长枪泛着森冷银光,清朗的眉眼里敛着血色兵戈,铁骨傲然……】

夜深,市中心的二十八层高楼里。

慵懒绵软的声音响起,“这将军倒是很诱人的样子!”

穿着丝绒睡裙的女人正趴在宽大的沙发上看小说。

她边看边自言自语,不时拿一块‘三只鼹鼠’家的芒果干吃上两口。

睡裙下的腰身纤细,露出的小腿白皙笔直,懒洋洋地在身后晃动着。

只不过越看,漂亮的眉渐渐拧紧。

“呃……将军看着挺聪明的,还被小白莲骗了。”

书中将军叫秦执,胜战而归,带回一个为救自己受伤的女子,女子便是书中女主——白碧瑶。

皇帝忌惮秦执胜战,手握兵权、功高盖主,她的出现,本就是皇帝暗中安排。

白碧瑶随秦执回朝,每日在秦执药膳中下毒。

秦执本就身中毒箭,等一路回到国都,意气风发的狠厉将军已成了眼盲腿残的废人。

而后白碧瑶下毒一事被人撞破,禀告圣上,皇帝心虚,在满朝重臣面前,震怒地一剑杀了白碧瑶,血溅当场。

到此,便是书中女主的第一世。

然而,乾坤倒转,白碧瑶死后重生,识清皇帝真面目,发誓要好好对待秦执,不再听命狗皇帝……

第一件事,便是要将赐婚给秦执的叶家二小姐,秦执的正妻——叶云栖。

杀死,取而代之。

???

“咳咳……”

叶云栖一口芒果干卡在嗓子眼里,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赐婚给秦执的妻子竟然还跟自己一个名字。

妥妥的炮灰女配。

唉,上辈子下毒背叛,坏事做尽,这辈子重生,就心中充满悔意,要让男主爱上自己??

一笔勾销?

重生小说都是什么鬼。

叶云栖摇摇头,瞥了一眼墙上的时钟,凌晨三点。

她索然无味地丢了手机,从一地高定礼服间找到路往浴室走去。

她是一个知名设计师,除了设计衣服,也没什么爱好,就看看小说打发时间。

打开热水,宽大的浴室里一下蒸腾出水汽,她站在镜子前,纤细手指随意扯下肩上的丝绒吊带。

红丝绒的睡裙,划过纤细的腰身,缓缓落下,衬得她的皮肤越发白皙。

她看着镜中的自己,齐腰的浅栗色卷发温柔铺陈,上翘的眼尾轻挑,浓颜系的眼眸漾出一丝藏不住的媚意,刚修的野生眉让整个人多了几分张扬美艳。

手指划过锁骨,一颗红痣轻点,勾人忍不住多看……

她照了会儿镜子,转身往浴缸走去,脑子里又想起书里对那将军的描写。

鲜衣怒马、杀伐果决、长枪一出,刀下亡魂细数不尽。

怎么也看不出是个沉迷女色的人,真惨……

身子浸入到温热水中,叶云栖舒服地闭上了眼睛。

为了设计秋季的秀款,她已经连着几天睡眠不足三个小时。

这么一泡,不知不觉就昏昏欲睡。

……

咚——咚——咚——

三生闷响,明明似木头重击的沉闷之声,却在脑中尖锐刺过,让人瞬间清明。

冷!

好冷!!

刺骨的寒冷,堵塞的唇鼻,窒息的感觉汹涌而来。

不是在泡澡吗?怎么突然这么冷?

叶云栖张嘴想要呼救,一口冰凉的水灌入肺脏。

……

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了?

慌乱和害怕瞬间席卷全身,身体逐渐沉重,耳膜鼓胀。

是噩梦吗?

可是好疼,胸腔被冷水塞满,泛起了阵阵疼痛。

就在她以为自己快要死时,手腕被人紧紧抓住。

隔着冰冷的水,似乎听到了朦胧的声音。

“来人啊,在这里,快来人啊,救救小姐!”

“救命啊!”

接着,是纷纷袅袅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手腕被有力地提起。

叶云栖终于支持不住,陷入昏迷。

……

五更天,叶家侯府。

西苑灯火通明,下人忙着请来了大夫。

大夫人一脸怒色坐在叶云栖的房中,约莫四十的年纪,神色严肃。

即使是半夜被人叫醒,依然穿着繁复华服,发髻梳得一丝不苟。

珠钗满头,雍容华贵。

直到大夫说不出“已无大碍”四个字,她才松了口气,起身离开。

走出房间的时候,回头冷喝一声,“锁门,看好她。”

“是。”

门上落下铜锁,两个下人守在了门口。

要不是叶云栖已被皇上赐婚于当朝将军秦执,这侯府之中,谁会管她死活。

一夜折腾,天光渐亮。

“呜呜呜,呜呜”

小声的抽泣一直在耳边吵着,床上的人皱了皱眉。

“别吵……”

出口的声音哑的自己都吓了一跳,叶云栖缓缓睁开眼睛,入眼便是精致的雕花床顶,鼻端缭绕着淡雅的香味。

“小姐,小姐您醒了!”

小姐?

她顿了几秒,手肘撑床,想要坐起来。

这是什么地方?

自己不是在家里泡澡吗?

柔软的一双手扶着她坐起,还妥帖地拿了枕头垫在她的身后。

叶云栖蹙眉,盯着前面满脸泪痕的……小丫头,又环顾了下周围。

古装秀场?

这小丫头的衣服倒是有些像唐朝服饰,又略微不同。

“小姐,您怎么可以寻死呢?您死了,秋梨怎么办?”

“秋……梨?”叶云栖揉了揉额角,声音沙哑,“这是什么地方啊,你们拍戏吗?”

“拍戏?”小丫头懵懵懂懂地重复了一声,“小姐是想看戏吗,可是只有年节的时候,府里才会有戏台。”

秋梨露出为难的神色,其实,就算有戏台,二小姐也只能偷偷躲着看,是不能入桌的。

“不是啊,我怎么会在这里?”

“啊,您不在自己的房间那在哪里?”

秋梨眨巴着大眼睛,怎么今天小姐说的话她一句也没听懂。

“……”

叶云栖脸色微沉,觉出了一丝不同寻常。

洗澡?落水?

醒来就有个丫鬟等着……

穿书?小说标配?

她正了神色,压抑住心里荒唐的想法,“麻烦给我拿面镜子。”

小丫头年纪不大,看着没什么心思,见她这么说,立刻点点头,去拿镜子。

铜镜被举到眼前,叶云栖看向镜中。

虽然有些朦胧,但也能看清,赫然就是她自己。

只不过气质更显柔和,眉毛细且长,标准的柳叶眉。

眸含秋水,添了一丝柔弱。

这是她,又不是她……

“小,小姐。”

“秋梨,我叫什么名字?”

“啊,秋梨不能直呼小姐闺名……”

“说,不怪你。”

“叶云栖,”秋梨敛下眉眼,惴惴不安地开口。

指尖捏着锦被,团簇的锦花揉杂在一起,交错凌乱。

叶云栖强迫自己冷静,声音却控制不住带出意思颤抖。

“这几天发生了什么?细细说来。”

“是……”

尽管心头充满疑惑,秋梨还是照做,“三日前,小姐被皇上赐婚给秦将军,您不从,就趁着今夜逃了出去,想要跳湖……自杀。

我出去寻您,在后花园的莲池边发现的,才叫来人帮您救上来。”

说到这里,秋梨又开始掉眼泪,“小姐,您,您别寻死好不好。”

叶云栖叹了口气,狠狠咬了下舌尖,疼痛让她冷静几分。

“秦将军?秦执?”

“是的,小姐”

秋梨泪眼朦胧地看着小姐,觉得她与平日有些不同,又说不出个所以然。

“他瞎了?还能走吗?”

用哪个,啾咪!

2.

“啊?听说是眼盲了,原本将军胜战而归都应骑着战马从红拂长街回朝,但秦将军是坐在马车里回来的,可能腿也受伤了。”

……

问了小半个时辰,叶云栖终于确定,也不得不接受现实。

她确实穿越了,就是那本被自己吐槽狗血的重生文。

叶云栖无奈摇头,现在的书都这么有脾气吗!

说不得,一说就把你拉进去!

她挥手让秋梨退下,才知道门都让锁了,主仆两人谁都出不去。

应该是府中的大夫人怕自己又出去寻死,到时候结不成亲,皇上降罪侯府。

“小姐,我就在这边,不扰着您。”

秋梨识人眼色,乖巧地退到了门边。

叶云栖没再管她,她现在心里除了无语,就是无语。

叶府二小姐,秦执的正妻,在文里就是配角到一笔带过的N号女配!

书里写的甚至还不如秋梨说的清楚。

她叹了口气,打起精神,梳理知道的信息。

这个国家叫燕赤王朝。

东面临海,北接北麓,南下为桑南国,西面是陇西王朝,其余是些较小的国都。

而此次,秦执就是在和北麓接壤的地方打战,连破十多座城池,把妄想入燕赤的狄军打回了漠河以北。

只是最后一战中,中了淬毒的箭。

回燕都的路上,双眼便渐渐不能视物,也走不了路。

这些都在书上详细描写,毕竟秦执是男主,不是自己这样的炮灰女配。

让叶云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书中并未提到过寻死一事,也许后文才会提及吧,只怪自己看了十几章就骂骂咧咧地弃书了。

寻死的原因有些意外,听秋梨说,是为了给心上人,相府家的公子文世倾守住贞洁。

这里边关系错综复杂,她初来乍到只能看到表面,并不知其间深浅,有待商榷,不能轻信。

摆在眼前最要紧的,无非就是她不清楚时间。

不清楚这是在女主白碧瑶重生前的第一世,还是重生后。

第一世自己就是个配角,白碧瑶还是皇帝的奸细,专心给秦执下毒,也没想当这将军夫人,让书中的叶云栖无人问津的活着。

如果是第二世,就糟了。

白碧瑶想要跟秦执琴瑟和鸣,自己大婚入了将军府,便成了她的眼中钉肉中刺,想杀了自己这个将军夫人取而代之。

叶云栖皱眉,昨晚看到这里她就跳着乱看了点后面,然后便弃书了。

现在连自己是怎么被杀的都不知道,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身上还有些乏力,她靠着床头想了许久,就出了神,满眼古色古香。

只希望最好是今晚睡一觉,明天又回去了。

想想自己没画完的设计稿。

想想下个月就要进行的国风秀。

再想想自己尸体就泡在浴缸里,会不会烂掉啊!!

这么一想,时间一下就过去了,门上响起铜锁被打开的声音,雕花木门被推开,发出‘吱呀’轻响。

“刘嬷嬷,您来了。”

秋梨轻声开口,后退一步,让出门口的位置。

看来是侯府的下人,只不过那姿态,看着比自己这个二小姐还盛气凌人。

秋梨说了,自己在府中,连个下人都不如。

想来要不是赐婚给了秦执,烂在西苑都无人在意。

叶云栖靠着软枕没动,掀眼淡淡看向走进来的人。

刘嬷嬷挥了挥手,后面拿着托盘的两个丫鬟就将嫁衣放在了桌上。

“砰”的一声响,托盘砸在红木圆桌,嫁衣滑落了一点。

刘嬷嬷不耐烦地瞥了一眼床上病殃殃的人,还敢寻死,惹得大夫人不高兴,贱婢生的女儿,果然就是贱骨头。

她冷哼一声,布满皱纹的脸露出厌恶的神情,“二小姐,后日一早,自行换上嫁衣。”

叶云栖勾唇一笑,作威作福作到自己头上。

想来原主在这个侯府,平日只会被欺负地更惨,现在这内里已经换了芯子,便没有让个下人在跟前拿乔的打算。

“皇上亲赐云栖为秦将军的正妻,”她眼眸轻挑,声音略带清冷,却是不卑不亢,‘正妻’两字故意加重几分声音。

“将军退狄军,守护燕赤王朝,战功赫赫,受百姓爱戴,万民敬仰,刘嬷嬷就是这样对待将军府送来的嫁衣?若是将来我不小心跟将军说漏了嘴,怕是不好吧。”

“你……”

像是没想到平时唯唯诺诺的人突然敢顶嘴,刘嬷嬷脸上的肥肉气得抖了抖,就想像往日一样破口大骂。

但一想到秦执在燕赤是出了名的狠厉、睚眦必报,听说早年间,有人瞎了眼,打了他府上一条狗,就被那阎罗将军扒了皮,血肉模糊地丢到乱葬岗。

如今虽然残了,可战功是实打实的在那,将来怎样,都不好说。

思及此处,她喉咙一滚,咽下骂人的话,虚伪道:“是老奴的错,二小姐莫同老奴一般见识,便先试试这嫁衣,若有不合适的地方,再同老奴说。”

叶云栖这才从床上下来,秋梨上前扶住了她。

慢慢走至桌边,她伸手摸了下桌上火红的嫁衣,倒是上好的料子。

漂亮的眼眸横了一眼刘嬷嬷,自顾在桌边坐下,冷声道:“那后日呢?”

“后日……后日自然会有下人来为您梳洗打扮,二小姐嫁入将军府这样的大事,大夫人很是重视。”

叶云栖看着她变脸的速度,嗤笑一声,“不必,说说而已,秋梨帮我梳妆就好,这两日吃食准备的好些,这样我到了将军府也能记着你们的好。“

一口一个将军府,让跟前的人敢怒不敢言,只得应下,找了个借口匆匆离开。

直到几人出了房间,还能听到长廊里小声的说话。

“嬷嬷,这小贱人今日怎么还敢同您这般说话。”

刘嬷嬷心情极差,只想回去告状,横了小丫鬟一眼,“闭嘴,少说你的。”

……

声音渐远,秋梨拿过衣裳给叶云栖披上,“小姐,您,您今日好像不太一样。”

约莫是秋日,空气中还带着桂花的香味,是有点冷。

叶云栖抬眼看了下小丫头,展颜一笑,“大抵是连死都不怕了,也不想同前面十几年一样忍气吞声,不好吗?”

如果说穿书的好处在哪里,就是原主现在才十八,燕赤女子十六便可成婚,她已经算老姑娘。

但比起自己原本二十五的年龄,还是占了便宜,白得了几年花期正好的娇俏年龄。

“好,小姐这样真好,不会像以前一样被欺负。”

小丫头伸手揉了揉眼睛,叶云栖耸了下肩,得了,自己这丫鬟还是个哭包。

宽松的袖子露出她手腕一圈红,磨破了皮,渗着微微凝结的血。

“你这手怎么了?”叶云栖伸手拉过她。

秋梨立刻把袖子往下一遮,“不碍事的,不小心磨到了。”

“说实话。”

继续阅读

相关推荐

书友评论

  1. 这部小说对人性的描写很让人动容。

    书友1622
  2. 作者的人物塑造非常逼真,让我感到他们就在我身边。

    书友1621
  3. 我反复思考了一下,怀疑作者是不是在写我和我家人的故事。

    书友1620
  4. 故事情节紧凑,文笔流畅,读起来舒服得很。

    书友1619
  5. 文字间流淌着一种温柔而真挚的情感,抒发了对人类命运的思考和对美好未来的向往。

    书友1618
0